仙誓

章节三三八一剑

三三八 一剑

沈言忽的站起身來,而后冷笑看着面前的胡玉,

他沒想到这齐云镇的镇主居然是这样一个人物……进门时的下马威也便罢了,沈言本就懒得与他计较,也便沒有在意,

但到了现在,胡玉居然直接扔出了所谓的,这个客卿长老你当也得当,不当也得当的话來,沈言如何还坐得住,

他冷笑两声之后,甚至连一秒钟都不想多呆……更沒有去询问如果我不当会怎么怎么样这类的白痴问題,

对方既然今天请他上门,而且还如此威逼利诱,摆明了便是鸿门宴,

他若是真的不想当这个胡家的外姓长老,只怕最后的结局都摆明了是一个死字罢了,

“好胆,”胡玉见沈言竟真敢说走便走,也不知他哪里來的这份自信,旋即便是愤怒的一拍桌子站了起來,而后大喝道,

“诸位长老,给我拿下,”

胡玉打的算盘很好,他是炼髓境五重天的修为,加上胡家诸多炼髓境一二层修为的长老相助,就算沈言是炼髓境九重天,只怕也是稳操胜券的,

他之所以能做出这个决定,自然是知晓,面前的青面男子独身一人,不出自于某个世家,既然是独行侠,拥有入品战技的可能性便很小,否则他也不会草率做出决定,

胡玉之所以和云睿的想法不同,其实还是基于一个实力的对比罢了,

云睿是炼髓境初段,自然比不得他五重天的修为,而且云家长老们的实力,也大多处于锻骨境巅峰,炼髓境修者不过寥寥几人而已,

如此一來,云家想要以数量取胜自是沒有希望的,况且云睿和胡玉两者的地位不一样,面对事情的处理方式必定也不一样,

前者是一家之主,自然事事要为家族考虑,他做任何事都要求稳,而胡玉却是一镇之主,这里的统治者,他行事的手段,激烈和直接一些,也就不足为怪了,

沈言猛然退后一步,双眼微微眯起,身周竟是瞬间从四处跃出了二十余人,

单是炼髓境的气息,就有着十余道,也就是围着他的修者,竟然有着十余人都是炼髓境的强者,剩下的修者,方才是锻骨境修为,

沈言站在原地,居然沒有露出丝毫的惊慌之色,反而一脸平静的看着前方一脸玩味的胡玉,后者的神情似乎也有些僵硬,

他沒想到这个青面男子在这样的情况下,居然还能露出这么平静的神色……他依仗的东西是什么,他哪里來这么大的勇气,

但胡玉根本不担心这些,沈言面无惧色,他同样也有这个底气,

纵然好言相劝,沈言答应他的可能性也是很大的……但胡玉却不想和他平辈相处,他想让这青面男子臣服,这才是他的目的,

所以他起先是吩咐仆人绝不敢怠慢,但之后听闻侍卫回报沈言在云睿家门口唯唯诺诺的神态之后,便下定了决心,上门便要给对方一个下马威,

沒想到,这青面郎君居然连生气和斥责都沒有……也真难为了他,竟然能将仆人的低声咒骂,不小心泼向他的污水,硬生生的当做沒有听到,沒有发生,

“胡玉……你我无冤无仇,受你之邀來这府上,我也并未有任何他念,权当瞻仰一番你这齐云镇主的威严,”

周围二十余人的真气翻腾起來,整个大厅之中,都慢慢的卷起气浪來,

沈言目光如炬,看着胡玉沉声道,仿佛沒有察觉到身周这些剧烈的真气波动一般,

“不若我就此离去……你依旧走你的阳关道,我还是过我的独木桥,行否,”

胡玉似乎先开始还有些略微的谨慎,但听到沈言到了此刻,居然说出了半服软的话來,心头那一丝忌惮,终究是彻底烟消云散开來,

到了这个地步,居然还妄图着和解和相安无事的修者,只怕根本就是一个懦夫……原本胡玉还怕沈言拼死一搏,让自己损失巨大,但现在看來,似乎根本沒有那个担心的必要,

也许自己应该想想,到底这个家伙可以在这么多人凌厉的攻势之下撑上多久,胡玉森然而笑,旋即沉声喝了出來,

“就此离去,我胡玉的颜面何存,”

“如此说來……”沈言接下來的话还沒有说出口來,胡玉便哈哈大笑着打断了他,

“不错,來得去不得,进得出不得,想要离开,我看你是……痴心妄想,,,”

沈言双眸瞬间冷彻了下來,体内真气瞬间沸腾了起來,他缓缓抽搐身后从万剑宗带出來,配备给弟子的青锋剑,

剑尖在一声铮鸣中出窍,一道寒光乍现,将围着他的一众修者眼神晃得一阵炫目,

“我本无意陷入千般世事万种局,但他逼我,那些人逼我,现在……你又逼我,”沈言眸中的冷光窜动,似在呢喃,

身周众多修者的剑,几乎已经从四面八方彻底的锁定了他身躯的每一寸角落,无处可逃,几乎已是必死之举,

远处的胡玉沒想到,这青面男子竟然自负到此等地步,也不知道他是傻还是太过于骄傲,竟然在这么多修者的剑光封锁之下,连避都不避,这是什么心态,他在求死么,

“是啊……我逼你,我逼你又如何,”

胡玉看见沈言眼中的无奈,感觉心头舒畅之极,面前这个男子那副佯装出來的平静,实在有些太过让他憎恶,

听闻对方口中的呢喃自语,他竟然是撇了撇嘴,一副你能奈我何的模样,

“既然如此……”沈言嘴角缓缓扯出一个弧度,旋即手中青锋剑扬起,而后低下了头颅,呓语般的念出了最后几个字,

“那就为此付出代价吧,”

他不惹事,但也不会惧事,即便是來到这胡玉的府邸,刚刚进门便差点被一盆脏水给从头淋到尾,

而后从府邸门口往大厅的一路之上,却又听见胡玉府邸那些最低贱的小厮和仆人,不断低声的咒骂着他,

说到底,不过是胡玉一次又一次的在试探他的底线罢了,而今他面前试探出來几分,那自然要为此付出血的代价,

“那么这是,凌云冲霄,,”

沈言心头沉吟一声,身形随风而动,整个人在四周那漫天剑光及体的一瞬间,竟然是留下了一个残影在原地,

当那二十余名修者手中的剑光顷刻间绞碎那残影,正要爆发出其内汹涌澎湃的力量之时,所有人手中的灵剑,倏然间失去了光芒,碎裂成两半后跌落在地,

下一秒,有些跃上半空,有些身形舞动于地面……无论做出怎样动作的修者,喉头尽皆闪现一抹血痕,而后身躯轰然倒塌在地,

至死,他们的眸子里,甚至都依然还是自己的剑尖快要触碰到沈言身躯之时,那志得意满,运筹帷幄的神色,

凌云冲霄剑道,而且是大长老传承,领悟了剑之真意的凌云冲天道,

纵沈言使剑的次数不多,但对付这些连入品武技都不一定拥有的乌合之众,也已经足够,这剑,不动则已,一动便是宛若惊鸿,

这剑,快的有些渗然,

不,比惊鸿更快,已不能用单纯的快字來形容这夹杂着凌云真意的一剑,

胡玉离得远,沒有在第一时间遭遇这一切……他的眸子几乎是顷刻间变得震惊和恐惧无比,他瞬间将右手放在了自己的剑柄之上,

胡玉仿佛要用尽全身的力气,将自己的长剑从剑鞘之中抽出來,

铮,,

一声剑吟响起,胡玉的神色顿然一松,长剑已经离鞘三分之一,余下的剑身只需要瞬息便能完全抽出來,

风拂过,

胡玉感觉自己的脖子上酥酥麻麻的,身体内的力量也在瞬间消失着,目光之中最后的景象,是开始倾斜的大厅,

而后便是重物坠地的声音,以及青锋剑归鞘时发出的轻微响动,

沈言神色平淡之极,仿佛眼前的一切都不过寻常而已,

杀与不杀,一念之间,他不是善人,也讨厌伪善,将自己所能做到的,最大限度的去做到,既然别人不讲道理,那么他自然也就只能不讲道理,

这胡玉既然因为他不愿意投诚胡家,便打着将他用武力降服的念头,难道他还能站在原地,让别人打一顿之后,再说我还是不愿意加入你胡家么,

沈言两世为人,只是看到的更多,懂得更多之后,学会了忍让而已,又不是变傻了,变成一个是非不分道理至上的白痴了,

能忍的,他自然会忍,忍不了的,那就无须再忍,

有些人和他说道理,只会换來对方的鄙夷和嘲笑,你所需要做的不是用更多的道理來说服他,只需要一拳过去,一切就都解决了,

沈言无奈的摇了摇头,旋即转过身躯,步伐轻轻踱在地面上那洁白如玉的地面上,发出轻微的声响,

他的身形穿过走廊,庭院……而后走出了胡家的府门,至始至终,沈言都沒有再回过头去往一眼那齐云镇最强悍的家族,

不……只是曾经最为强悍而已,

对于沈言來说,齐云镇也好,紫云城也罢,都不是能让他目光为之停顿的地方,

神州太小,天元太大,他的目光却沒有因为修炼体系变得完善,世界变得更为庞大而变得畏畏缩缩起來,反而比前世更为深远,

一只蚂蚁若是不小心抬头看到了天上的明月,它便会知道,地面之上挡住自己道路的石块是怎样的渺小,

胡玉不会让他止步,齐云镇不会让他止步,上云城是他的一个目标,欧阳岚是拦在他面前的一座高峰,但沈言的步伐却不会因此而停滞不前,

看见了明月,又岂会在意高峰,因为不小心知晓了太多,所以沈言的眼界,已经高到了一种让欧阳岚,让凌霜都只能仰视的地步,

逆天而上,打上九十九重凌霄宝殿,问一个是非因果,讨一个黑白公道,这才是沈言心底深处,最大的野心,最不可琢磨,最难实现的梦,

PS:可能有人觉得沈言一剑秒杀二十多人,加上胡玉有些变~态,但我打个比方,你修为和别人差不多,他照着秘籍连了几招家传剑术,你却是碰见了独孤求败,他亲自教导你独孤九剑,其间的差距自然不能比,

加上登天九步中白云无定身法的飘忽,秒杀只是因为速度比这些沒有接触过高深战技和步法的修者快上了太多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