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三九神还是魔

三三九 神,还是魔?

朔云城,八百里尸横遍野,血雾弥天。

这一次朔云城的反叛原本只是朔云城周边的几个大镇,以及朔云城内的世家联手密谋的一次事件。

但沒有想到,朔云城城主居然在战争快要收尾的时候,破死关而出,成功突破到了换血境界。血脉入灵,肉身之力暴增,战局顷刻逆转。

其他各大世家以及周边大镇最顶尖的强者,必须要联手,才能堪堪拖住以妖兽赤纹虎血脉入灵的朔云城主。

如此一來,朔云城城主手下的修者竟然渐渐的控制住了局势。

打到现在,竟然已经到了如火如荼的地步……死亡和重伤在朔云城周边,几乎是天天要上演的事情。

有些小镇被波及,直接便是在数名强大修者,以及大队士兵的争斗下,成了一片废墟。这些成了废墟的镇子,到处都是残桓断壁,或者燃烧尸体过后,引燃无数房屋,到了现在还沒有熄灭的细微火焰。

现在除了有些因为被战火波及到,伤势过重,连逃都不想逃在原地等死的伤者之外,离朔云城最近的几座小镇,几乎已经沒有什么人烟了。

至于那些大镇,既然他们发动了这一场战争,那自然不可能挑选离自己镇子近的地方作为战场,所以此刻的战火,还沒有蔓延到那些大镇去。

损失最严重的,其实还是朔云城本身。

朔云城毕竟是一座城,就算再小,也还是城……在城主闭死关的时候,余下的将士虽然拼死抵抗,但依然让战场往前推移了不少。

整个城池,几乎毁损了三分之一有余。

若不是数日之前朔云城主直接破关而出,以一己之力,和各大世家以及周边大镇的强者缠斗在一起,只怕这些士兵,已经沒有了抵抗的勇气。

……

宜云镇。

这是靠近朔云城的一个小镇,一月有余的战火,已经让这座原本的城池化为了一座死城。到处都是断壁残垣,尸体和将灭未灭的火焰。

一个身着淡蓝色素衫的身影,有些蹒跚的走进了这个镇子。她的眸子里满是凄楚和悲天悯人的神色,看起來似乎落过不少的眼泪。

“又死掉了这么多人……”

沈如烟喃喃自语,看到路旁一具具的尸体,竟是忍不住颤抖着闭上了双眼,然后抱着自己的双腿蜷缩起來。

她有些不敢直视这满目的尸体,有些尸体甚至支离破碎,有些尸体只被焚烧了少半……这些人的逝去虽然与她无关,但沈如烟却感觉到自己的心刺痛无比。

甚至刚刚踏入这里的时候,她感觉自己的腿都软了下來,连一步都走不出去。

就这样在地面上蹲着抽噎了半响,沈如烟方才站了起來。她沒有去做如同经过前几个镇子的时候的傻事,这些尸体,根本不是她一个弱女子能埋完的。

沈如烟只是强忍住心头的悲戚,经过每一个死不瞑目的尸体面前,都会伸出手去,将对方的双眼合上。

若不然,便是找些能蔽体的东西,将那些被士兵施暴后赤~身~裸~体的女子遮掩起來。

她一路往前走去,身后的沒一具尸体,都被她摆放的端端正正。那些支离破碎的,也被她用东西遮盖了起來。

沈如烟做这些事情,心头除了悲伤和无奈,竟是沒有丝毫的恐惧。

随着她走的越來越远,身后居然变得比先前整洁了许多。最起码再來一个人,不会看见一具具的尸体睁大着眼,死死瞪着自己。

也不会看见一具具裸~体的女尸徒惹心酸,这条街道变得仿佛不是不久之前经历了战火,而是战争停止了许久之后,无数收拾战后事宜的人有条不紊的将尸体收敛和整理了起來。

当沈如烟走到镇子另一端的出口之时,天色早就暗了下來。半个时辰以前,她就是在夜色中借着星月的光辉坐着这些重复了无数遍的事情。

她沒有再往其他的小巷道走去,第一个镇子她不但将主道收拾了一遍,还在每一条小巷子中查看了一番。

但她发现小巷之中的尸体并不多……只要那些百姓能逃窜进这些四通八达的巷道之中,实际上只要不是太倒霉,大多都能逃出去。

尸体最多的地方,还是每一个镇子的主街道,兵士來往冲杀,破镇之后行杀施暴……天怒人怨,言而不耻。

沈如烟站在宜云镇的镇尾,缓缓的抬起早已经脏乱不堪的衣袖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她面庞之上被泥土和炭弄得黑不溜秋,根本不会惹人注目。

擦完额头的汗水之后,她缓缓的跪倒在地,面对着身后那摆满了一条条街道,成千上万的尸体叩下了三个响头。

直磕的额头渗血。

周围静谧的让人恐惧,让人心中寒颤不已。这毕竟是一座死城,无数的尸体单是看上一眼便叫人望而生畏。

但沈如烟从地上爬起來之后,就这样怔怔的站在原地,眼角忍不住的再度滴落两滴晶莹。

“莫非天定?生死无常……但敞若这些人不争名夺利,不发动这次战争,也许这些人就都不会死……都不会死……”

沈如烟看着雾蒙蒙的冷月,低声呢喃道。

“我要走了,那么诸位……晚安了!”沈如烟突然露出一个让人心中酸楚的笑容,然后对着身后的镇子大喊了一声晚安。

他们……也许只是睡着了而已,是的,睡着了。

沈如烟心中如是想着,心头也轻松了不少,也不在这里停留,再度起身,朝着那看不真切的夜幕之中走去。

宜云镇内,只有夜风轻轻掠过的声音,但奇怪的……每一具尸体身上那种修者都可以察觉到的怨怼和憎恨,似乎都消逝到了微不可查的地步。

……

青莲净火,炫寂天火……在这虚无之中燃烧沸腾,在这无尽的黑暗中,只有无量星辰之光,但每一丝光线只能持续少顷,便要被这虚无死寂的黑暗吸收殆尽。

那躺卧在虚空之中的巨大身影,只好在每一次星辰之光被吸收殆尽,下一次光芒还沒有迸射出來的时候,用手指捏碎几颗巨大的星辰。

这一瞬洒满虚无的星辰光斑,才能将身影映衬出來。长达不知多少万丈的头发盘旋在整个虚空之内,每一根发丝都如同一条吞云吐雾的神龙。

除了长发不断的在飘动,这身影的动作一直都重复如一。抬手,捏碎数颗星辰,落手,等待那碎裂,洒满虚空的星辰光辉消散,而后再度抬手……

周而复始,亘古如斯。

“神?还是……魔?”这身影在某一刻正要捏碎手中星辰的瞬间,却陡然睁开了双眸,这无尽的死寂中,星辰和天火尽皆颤抖了起來。

这声音经历过太虚,跨越了亘古,一种苍茫和岁月的意味在其中萦绕着。

……

黑暗,冰冷,死寂,空虚,杀戮,欲~望,贪婪以及堕落……人世间所有能想象到的恶,在这一望无际的,黑暗的空间中,都能感觉到。

一眼望过去,只怕瞬间便会将灵魂堕落,永不超生。

在这所有的负面堆积在一起,纠缠着,怒嚎着的黑暗中心,有着一处白的耀眼的区域。那区域之中,所有的恶都不能侵蚀半分。

无论是杀戮,亦或是贪婪,只要不小心蔓延进这一处白色的区域之内,便瞬间被同化,什么都剩不下。

这种感觉,不是善,而是无。

无有的无,不存在的无。

在这白色的区域之中,盘膝坐着一个黑色衣衫,一脸平静的男子。后者仿佛一座雕塑,千万年來从未有过任何动作。

但在这一刻,他的嘴角却是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而后双眸睁开。

无尽的光芒刺破了所有的恶,抹去了他眼神所望着的地方的一切。那里甚至已经连恶念纠缠在一起,凝聚出的黑暗都已经消失不见了。

他目光中透露出來的这一道巨大光线之中,除了无,还是无。

“神?魔?重要么……”

重要么?他喃喃的自语仿佛在说给谁听,但片刻之后,他的眸子再度紧闭上,自己却在心中又询问了自己一遍。

那从他眸中射出的贯彻这空间的光芒随着他的眸子再一次紧闭起來,终归是消散开來。

这条光线上被抹去的恶念,再一次浮现了出來。只有男子所在的地方,能看到一片散发着虚弱光芒的白。

白的刺目,白的耀眼。

……

雪云边境,某处。

空间散发出一阵剧烈的波动,而后从中跌落出一个身上披着兽皮的壮硕少年。

少年刚刚落地,一阵若有若无的气息便寻到了此处,触摸到了这渐渐合拢的空间缝隙之后,这气息便向少年探去。

但少年的体内却陡然散发出一种恐怖的霸气,一种无双之意凝聚出來的霸,直接将少年所散发出的气机尽皆掩藏了起來。

不知从何处探來的气息,碰触到少年的瞬间,只察觉到了一种无匹的霸道,却发现同先前那空间缝隙渗透出來的气息并不相同。

那道探寻到少年的气息微微一颤,旋即消散了开來。

与此同时,遥远的帝都监天阁,紧闭着双眼的老天尊不由的睁开了双眼,发出了一声轻咦。但转瞬间,却再度阖上自己的双眸。

他不相信,这大宋王朝还能有人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蒙蔽天机。

所以将所有的疑惑以大定力打散,觉得先前的空间裂缝,应当只是时空乱流不小心将空间撕裂了一个口子。

若是那盘膝坐在冰封王座之下的垂暮老者尚在,只怕会不屑的对老天尊说一声,小娃娃……你还是太年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