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四一取赤金蛟血

章 节三四一 取赤金蛟血

“东來,你有沒有发现……”

雪云边境某处,一个临时开辟出來的洞府,丹老一袭长衫站立在洞府之前,迎着满面的夹杂着穴的风,对身后的叶东來道,

他话还沒有说完,叶东來便有些疑惑和不解的点了点头,

“的确……如果领城想要彻底洗牌,沒道理在各方齐聚的情形之下还沒有任何动作,现在的局面,我也琢磨不透了……”

叶东來话音落罢,丹老却是长叹一声,

“只有两个可能性……一个是我们所有人都猜错了,领城并不打算在这个时候将各大势力洗牌,不过这个可能性不大,”

丹老的话也不道理,风不起浪,敞若领城一开始便沒有打算对各大势力洗牌,那也不会闹到现在这样人尽可知的地步,

但领城和王朝要做这些事情的时候,重來不怕任何一个势力知道,知道又能怎么样,你除了乖乖的配合规则行事以外,还有哪条路,

难不成还想反抗领城,反抗大宋王朝不成,简直是癞蛤蟆想上天,

既然这个消息已经被各大势力暗自里尽皆承认,那就证明领城的的确确是准备借大妖犯境这个机会对各大势力洗牌的,

那只大妖若不是领城和上面放出來的,难不成还真能从雪云沼泽跑到边境來,

所以丹老说出这个可能性的时候,叶东來却是摇了摇头,显然不认同这个可能有丝毫成立的几率,

“那么第二个可能性呢,”

叶东來思索了片刻,也沒有丝毫的头绪,于是乎只好询问其还在沉思中的丹老,

“……领城受到某薪面的制衡,可能要推迟这一次的计划了,应该不会取消,否则也不会让各大势力仍然徘徊于此,”

丹老沉思完后,声音有些低沉的道,

“至于领城受到了什么制衡,谁的制衡……我们既然不知道,那恐怕牵扯到的人或者事就不是各大势力所能触碰到的了,”

叶东來听完,却是心头一动,

或许这个想法有些骇人听闻,不过他出自叶家这种大家族,自然也知道其实这世界上未可知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

他细细的思索了一番丹老的话,不由暗赞了一声姜还是老的辣,

“那……你的意思是领城并沒有放弃这次洗牌的机会,准备等到拖延他们的事情过去之后,再來整顿各大郡地,”

丹老听到叶东來的话,不由笑了笑,

“我们现在说再多,也只是猜测而已……不过好在你我联手,倒也不惧这些各大郡地宗门还有世家來的先遣者,”

说到这上面,叶东來自信的挑了挑冷傲的眉头,

“对了,说起來雪云秘境似乎又到了开启了时候了……”

丹老也是皱起了眉头,

“雪云秘境最多只允许换血境的修者入内,这是个十万年以内的近古下品秘境,但其中的宝贝却也不少……”

“问題是宗主沒有出关,我万剑宗的二十个名额却不知道该不该用,”

叶东來所谓的耸了耸肩,

“我料想宗门那些子弟也沒谁敢在这种情况下跑來,想要进入雪云秘境,凌霜在宗门内将雪云秘境开启的事情告诉他们,让他们自行抉择,恐怕也是人來此,”

“现在这地方的局势你我都尚且不清楚,只能尽量小心行事,那谢血境的小娃娃來了,顶个屁用,”丹老眼睛一瞪,然后道,

“雪云秘境历年各大宗门以及周边其他郡地和苍云郡交好的宗门世家,算起來一共有一千个名额,往年都是供不应求,甚至我万剑宗还要论剑相争,”

“今年只怕这个机会放在他们的面前,也人有这个胆量过來,”

叶东來理了理自己的衣襟,也感觉这个话題有些味,

“丹老,那你说我们现在应该如何,”

“静观其变,”丹老眉头顿时紧紧锁在一起,半响之后方才沉声道,

……

雪云边境外围來了两个有些怪异的人,

一个女子白纱掩面,周身气血汹涌奔腾,让人望而生畏,纵看不清女子容颜,但观其身段,应当也是一等一的美人儿,

她身边站着的男子却浑身透着一股**邪和张狂的气息,但他整个人显露在外的修为,不过只是锻骨境而已,

这男子面色苍白,眼帘浮肿,整个人死气沉沉,但眼里的张狂却仿佛恨不得告诉别人,看见沒,旁边这女人是我的婢女……

观其脚步虚浮的程度,明显是精气不足,纵欲过度,任何一个女修看见这样的人,只怕都会敬而远之,

“蝶依……已经到了雪云边境,你要取什么东西就赶快去取,然后咱们就赶紧回百花宫吧,”洛成经过多日和这个强大,但却对他尊敬比的女人呆在一起,心头的恐惧早就消散的影踪了,

因此现在说起话來,也是一副所谓的语气,

加上身边的女子虽然极美,但夜夜笙歌洛成也有些厌倦……他倒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到百花谷去,去见见这女子口中的宫主又是何等模样,

但不管说什么,蝶依就是必须要來雪云沼泽一趟,于是乎他只能跟着來,毕竟尝过了蝶依的滋味,让他一个人在某个城镇等着,他可耐不住,

蝶依话音很冷,但洛成却并沒有在意其中的冷意,

因为她的声音一直是这样,非是越來越冷而已,

“我要取的东西……是赤金蛟血,”蝶依虽然对洛成早就厌恶到了骨子里,但她却必须硬生生的忍下这一切,

这洛成日日夜夜脑子里都是那些龌龊事,她这一段路程修为沒有多大的增长,倒是不常用的幻术精进了不少,

“赤金蛟血,”洛成惊呼出声,忍不住的后退了半步,

“赤金蛟是周天境的妖兽,典籍中记载它身躯长达数百丈,翻江倒海吞云吐雾,虽不及翱翔九天之上的真龙,但只怕也得了一二分造化,”

“取它的血干什么,这么危险的地方,我不去,”

洛成可是害怕的紧,虽然他知道蝶依对他所说的话基本都是尊崇的,但是他可害怕自己跑去赤金蛟的地盘被这妖兽给灭杀了……

这样一來百花谷那些女修,可就暴敛天物了,换句话说,他洛成就亏大发了,

蝶依眼底泛过一丝鄙夷,

“我取赤金蛟血是奉了杏花宫主之命,找到惜诵之主后便要带他來取一滴赤金蛟血,为惜诵之主步入换血境做好准备,”

洛成听闻此话,顿时露出一丝期望之色,

“换血境,我离换血境可还差的远呢……炼髓境这会儿都沒有影,哪里还敢去奢望换血境界,”

洛成装出一副谦虚的模样,丝毫不觉得自己借蝶依的一道真气帮助突破到锻骨境有什么丢脸的地方,

“不过既然蝶依你一心为我,那这赤金蛟血,怎么说也要弄到手,”

洛成眼神一转,做出一副心中戚戚,对蝶依感激涕零的模样,

“我只是奉命行事,”蝶依眼底的鄙夷之色更胜,面对对自己有利的事情,便顿然改变自己先前的立场,已经让她法用言语來形容这人的性格之下作了,

“至于换血境的事情,你不用担心,宫主害怕惜诵之主寿命不够,于是才想到要让其观想赤金蛟血脉入灵步入换血境,”

“宫主那里有些灵丹,虽然不是夺天地之造化,但让你步入炼髓境巅峰,还是沒有什么太大的问題的,”

洛成虽然听到蝶依冷冷的话,却沒有在意,只不过心底却是差点沒直接跳起來,

赤金蛟血脉,

有了一滴赤金蛟血,日日观摩,只要不是资质愚不可及,都能成功将自身血脉幻化为赤金蛟血脉,

一旦以赤金蛟血脉入灵步入换血境,那可比寻常妖兽的血脉要强悍了数倍,

万年蛟,便是龙,

赤金蛟同样如此,如果活过了一万年,便就能成为上境妖兽,赤金蛟龙,虽然只是蛟龙,但却能上天入海,吞云吐雾,

赤金蛟血脉入灵,就算这个修者只是换血境,也能足足活上九千年,

九千年岁月……就是一头猪,领悟不了则,只怕也能步入本源境了,

洛成自己修炼,最后运气不好,恐怕连换血境都修炼不到,就算侥幸突破到换血境,又能以什么妖兽的血脉入灵,风狼还是铁爪猴,

赤金蛟,如果曾经有人这么跟洛成说,他绝对不信,

但现在他信了,因为是周天境界的蝶依亲口跟他说的……而且对方自己的血脉之力,就是赤金蛟的气息,

“事不宜迟,蝶依,咱们快快前往雪云沼泽,去取那赤金蛟血,”

洛成力困倦的眼神里面,居然突然变得振奋了起來,

蝶依在心底冷哼了一声,辨明了一下方向之后,才往雪云边境深处走去,论如何,既然宫主吩咐了这件事,那便一定要办到才是,

……

“根据严青那小子所说,雪云秘境开启大概就是这个月内……时间错不了几天,”沈言此时已经站在了雪云边境的范围之内,但却在最外围,

“往年都是数万,乃至数十万弟子争夺一千个名额,不过今年只怕有胆子來此的年轻一辈修者不多,但这却是我的机会,”

沈言一边在雪地上留下脚印,一边思索着,

“可是现在的情形却有些古怪……也不知道叶东來和丹老他们那边到底怎么样了,一路行來,除了不停听到别人谈论雪云沼泽各方势力齐聚之外,竟然沒有听闻到任何其他的消息,”

沈言有些疑惑,

“按丹老的说法,这是领城洗牌的征兆……而且欧阳岚都去领城那么久了,难道还沒有回到上云城,”

“这些家伙……到底打着什么算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