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四三不是好欺负的

三四三 不是好欺负的

“滚!我他~妈~的再说一次,都给我滚!!!”

苍澜领城,一处严密到几乎连一只蚊子都飞不进去的密室中,一个衣着华贵的人,死死盯着面前如同一小片星辰闪烁的阵法。

听到自己亲信的通报,苍澜领城的领主于训终于忍不住的怒骂出口。

他容易么他?因为木州令临走前的一句话,他守在这里守了几天几夜,连眼睛都沒眨一下,这些郡地的王八蛋还來找他麻烦,要不是不敢离开,于训恨不得冲出去给他一人一个大耳光子。

“……领主,可是九成九的势力都已经齐聚雪云了,就等您一声令下,看看应该给这些宗门和世家一个什么标准來决定最后的胜利者……”

“滚!你也给我滚,从现在开始沒我的命令,就算是天王老子也不让进!”

密室之中猛然爆发出一股山呼海啸般的威压,只是一瞬而已,外面那亲信便一屁股倒在了地上,所幸于训牵系阵法,是以顷刻便收回了那气势。

那侍卫遭遇此劫,差一点沒被吓得亡魂大冒。刚刚要不是那气势來得快也去的快,他甚至觉得自己应该已经殒命在那威压之下了。

好不容易平复下心情,他也不敢再多嘴去询问于训任何事情了。虽然是收了不少好处,但三番五次的前來,这一次把于训彻底给激怒,他可不敢用自己的性命去赌。

苍澜领城之大,上云城不及其万一。

这领主府邸,几乎占据了方圆二十万平方公里的范围,纵然如此,也不过堪堪只是整个苍澜领中的沧海一粟罢了。

在领主府邸偏正厅往北的方向,一间偏厅之内聚集了许多人。有男有女,但每一个人身上,都散发着让普通修者心悸的气势。

尽皆周天。

若是沈言在此,赫然可以看见,令他东躲西藏的欧阳岚竟也在其中。而且面上还是一副无奈之极,敢怒不敢言的模样。

或者说那也不是怒,而是一种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咽的委屈。

“李兄,杨兄……你们二人晚到一步,我们才好说歹说让那人再去打探打探于领主的口风,现在也不知道情况到底如何了……”

欧阳岚身侧不远处,一个身形曼妙的,年约二十五六的女子轻声道。虽然看似不过二十余岁,但若是以为她的年龄真是如此,未免有些头脑不清了。

“我们也沒有什么好的理由去询问领主,只能借由晚到的这些人不知情为由,再去询问,可每次得到的消息都是让咱们自己看着办……”

一个中年儒生模样的修者,摇了摇头,颇有些无奈道。

欧阳岚心头一紧,旋即有些担忧的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你们说领主此举,是不是在暗示我们什么?他想要看看我们自己的办事能力?而后在其中找出一两个不力的势力,用來杀鸡儆猴?”

欧阳岚这番猜测理论上來说只怕是自己知道为好,但猜测毕竟只是猜测,况且如果真是考验,他上云城也不会惧怕任何势力。

他欧阳岚也不是光会溜须拍马的苟且之辈,说出來只是为了让大家讨论讨论,以确定这个想法到底有几分可能罢了。

所有人面色顿然一滞,势力稍微弱一些的那几个领头人,都是一脸晦涩,他们觉得这个可能性也不是沒有,而且几率还很大。

毕竟以前对各大势力洗牌的时候,可是动作越快越好,还沒有听见过会出现像现在这样的情况。

“哎呦,我说各位呐,你们就别乱猜了……”

思索了片刻之后,众人准备开口商议之际,那被他们用一些东西贿赂过后,三番五次跑去询问于训的侍卫,却是一边叫嚷着一边走了进來。

这侍卫的修为不过神醒境,但宰相门前七品官,面对着这些周天境的强者他可是一点都不怵,况且这些人还有求于他。

“哥们,你这可就不仗义了,既然知道领主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也不知会我们一声,教大家是好一个提心吊胆啊!”

一个粗狂的汉子言粗心细,三言两语便拉进了关系而且还推诿给这侍卫一大堆的错误,什么不仗义之类的。

这侍卫如何能跟他们这些身居高位,混迹了许多年的修者想必,于是乎直接钻进了这汉子给他下的言语套里,连连大呼冤枉。

“我哪敢啊……此事万万跟我沒有关系,领主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在密室里都呆了几天几夜了!”

那侍卫苦着脸。

“不是我不想给你们一个准确的消息,而是领主他不给我一个准确的消息!”

看着周围一众人面面相觑的模样,那侍卫摇了摇头,旋即无奈道。

“算了,到了现在我就实话实说吧,你们当真以为前几次我去询问的时候,领主回答的是让你们自己看着办?”

众人自然同时摇头,他们怎么可能相信这么荒谬的。

“是个屁!”那侍卫啐了一口,丝毫不在乎面前几名风度翩翩的男子以及身影绰约的女子的目光。

“领主说了,让你们滚,让我也滚!”

“当然……现在我也滚蛋了!领主说了,现在沒有他下令,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也都给他滚一边去!”

诸人再度面面相觑,满腔怒火发不出來的感觉差点沒把他们给憋死。

问題是,把他们这些人的胆儿划拉在一起再给加上十个,他们敢在这里发怒么?显而易见的不可能。

“领主既然这么久都不出來,显然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你们要是谁有胆儿就自己去问吧,密室那也无人看守……”

侍卫说完,撇了撇嘴巴。

“反正我是不去了,再去烦领主一次,只怕我这条小命也就不保了!”

欧阳岚思筹了半响,斟酌语言道。

“小兄弟,你可知道领主到底是为了什么呆在密室里那么久都不出來么?”他言语之间,将一粒黄玄造化丹塞进了对方的手中。

造化丹是一种增加少量修为,补充大量真元,恢复精力的丹药,是整个天元大陆除灵晶之外通用的宝物之一。

不过这东西可比灵晶宝贵多了,因为它增加的少量修为是根据修者自身修为的高低來变化的。而且补充真元,恢复精力这一点,可比什么都重要。

战斗中來上那么一粒,绝对能让自己的对手傻眼。

一粒黄玄造化丹虽然对于领主于训來说算不得什么,但对于欧阳岚显然就足以称得上是宝贝了。

但他又不能送差的东西,这侍卫乃是领主身旁的亲信,只怕得到的赏赐也不少,送礼送轻了平白让人看不起。

那侍卫会心一笑,将丹药放进了乾坤袋中,然后很满意的看着欧阳岚。

“欧阳城主如此牵系领主的安危,想必领主知道也应当是欣慰不已的!既然你问了,在下也就将自己的见闻说出來于你听听看……”

虽然说白了都是收礼物透露点消息,但话该怎么说,却要拿捏的住分寸。这番话就算是传出去,那也是找不出什么不当的地方的。

下辖郡各大城池的城主关心领主的安危问问我领主发生了什么事,我告诉他们一些消息,有错么?

众人都是一怔,而后都将注意力集中在了这侍卫的身上。

“其实不是在下糊弄你们……我猜这事儿恐怕和上面有关,虽然我不知道领主将自己关在密室里到底是因为什么,但上面的人來过一次之后,他就这样了……”

那侍卫刚刚说到此处,面色猛然变得惨白,惊骇的望了一眼上方,那里一碧万顷,什么都看不见。

众人见他模样,刚刚想要出口的话也不由的同时收了回去。

“恕在下不能多陪了……你们若是想等便等,不想等领主出來的话就都回去吧!至于势力洗牌的事情,你们自己拿捏!”

侍卫看见众人似乎要问他到底发生什么事了,顿然面色又白了三分。

“诸位哥哥呐,你们就别打听了……我什么都不知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那侍卫说完,急急忙忙的便从房中走了出去。

“他……”

“此事修要再提!”几大郡地的郡城城主同时相视一眼,然后开口道。

……

“人族好计较!”雪云沼泽深处,数名大妖围坐在一起,开口的是身后有着一条狐尾的老妪,她看起來明明很年迈,但声音却无比的清澈怡人。

周围其他的妖族,有身后生长着双翅的雕族,也有身上绒毛浓密的虎族……这些妖族大能并非不能化作人形,而是有意的留存下自己的特征。

他们聚在一起是商议要事的,但总之要给其他人流露出一种消息,说话的,提建议的到底是哪一族的。

全化为人形,就算他们数人各自知道根底,但周围林木之中,沼泽之内隐藏着的那些后辈妖族,可不知道这些人都是哪一族的代表。

人族大能长寿,妖族更是如此。

所以绝大多数后辈,根本见都沒有见过自己妖族的先辈。

“狐老不妨说來听听看!”旁边一位眼眸深绿,嘴唇泛着淡淡的青色,香舌不时从嘴中伸出來舔弄自己唇角的妩媚女子妖娆道。

这是蛇族的一位大能,虽然沒有什么明显的特征,但观其坐姿和言语间的动作,谁都能辨认出來她的根底。

“此次苍澜领城众多宗门聚集于此,主要在于两点!”

狐族老妪眸中光芒闪动。

“一点是告诉我们它大宋王朝沒有老,还有着每每将手下势力洗牌的能力!”

“另一点便是想要试探我雪云沼泽妖族的深浅,到底有沒有长进……如果稍稍察觉到了我们这数百年來各方实力有所衰退的话,只怕赵家的人,会瞬间前來报一报那四千年前的定云关之仇!”

“狐老此言甚是,那我们应该如何是好?”

说话的是虎族的一位大能,身高七尺有余,面目狰狞让人心中发怵。

“如何是好?他们随意抓一只大妖放在雪云边境就说我妖族大妖犯境,我们就不能抓一个人类说他们意图窥视我妖族机密么?”

“他们能纠结各方势力将这里作为洗牌的战场,那若是有人敢侵入我们的领地半分,便直接杀了一了百了!”

狐老眸中满是凶戾。

“告诉大宋王朝,告诉那赵家,我妖族纵然再过上四千年,他也报不了那定云关之仇!有胆……便叫他來试上一试!”

“不过现在……似乎因为雪天穹的变故,赵家那位也坐不住了!不过这倒是和我们的关系不大,他们不來便罢,來了便打回去,我雪云一脉的妖族还从未怕过谁!”

狐老话音落罢,诸多妖族顿时应声,仿佛有杀上帝都将赵清虚从龙椅上掀下來揍一顿的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