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四五雪云边境遇到的麻烦

章 节三四五 雪云边境遇到的麻烦

且不提大长老在遥远的雪天穹之巅发愣,沈言这边却是遇到了麻烦,

准确的來说,是因为他实力太弱而引來的麻烦……抓住他的人,是一位神醒境界的强大修士,

对方肥头大耳,手上还拿着一根油腻的鸡腿,只是在这荒郊野外,也不知道他是从何处弄到这看起來很美味的鸡腿了,

“小子……别妄图趁我不注意溜走,莫不然本居士顷刻间叫你殒命,”

这肥胖的修士看起來慈眉善目,整个人就像是一只膨胀了的球,但说出來的话却让沈言丝毫不敢妄动,

神醒修士,放在苍云西郡这个地方,绝对属于高阶修士之列,

看见沈言一动不动,乖乖的站在原地,肥胖修士似乎是满意的点了点头,不过因为他实在是太胖了,所以这个点头的动作,完全只是脖子上两团肉颤动了几下而已,

“行了,说吧……你是哪个势力的,有什么消息要禀报,”

胖修士也不顾自己的形象问題,将啃得一干二净的鸡腿随手扔在了雪地之上,而后有些疑惑的看着沈言,

“我……我……”

沈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好尽力延长回答这一句话的时间,以便能多出那么一丝时间來思考,

“别在本居士面前耍滑头,你且说出來,敞若是为你的势力传递消息,本居士保证不伤你,但若是其中沒有你的势力在内,便别怪本居士误认为你是魔门的奸细了……”

那肥胖修者的眼睛中冒出一缕寒光,几乎挤成了一条缝,

沈言心头略微松了口气,看这家伙的言语,似乎也不像是想要杀他的模样,但就是不清楚对方抓他干什么,

心中灵光一动,沈言计上心來,正要回答之时,这肥胖修士却又阴阴笑了一声,

“当然……你要传递给你那势力的消息,怎么着也得说给本居士听听,看看是真是假,”肥胖修士看似肥头大耳,言语间却是极为体面,

沈言恍然大悟,怪不得,对方只怕是误认为他是某一个势力用來传递消息的弟子……因为修为低,反而不会被怀疑,

“我……”沈言佯装出一副迟疑的模样,而后咬了咬牙,

“我是万剑宗的人,”

“哈,”那肥胖修士挤着眼睛笑了一声,“这才对么,小子你接着说,接着说……”

沈言心底奈的摇了摇头,他佯装出一副迟疑模样,却说出了实话,就是为了打消这修士的疑惑和顾虑,

沒想到这家伙居然直接就一副乐不可支的模样,沈言这会儿反而摸不准对方是不是一个心理有些问題的修士,专门拿他來开心了,

等他说完一些有的沒有的,只怕这家伙都有可能杀了他,

不过沈言却是猜错了……这胖修士神醒境界的修为虽然不错,但也只是放在他处罢了,现在的雪云边境那是什么地方,各方齐聚啊,周天遍地走的情形下,神醒修士算个屁,

他就是被自己那一方势力的老大派來雪云边境看着点情况的,毕竟如果领城來人,肯定是要从边境走的……

先一步接触,总能先一步得到一些消息,这就是接下來各方势力争斗之时的筹码,

“……领城那边暂且不知道消息,不过上云城那里已经有大动作了,”

肥头大耳的修士心头猛然一突,然后目光灼灼的看着沈言,

“当真,”

沈言知道话一出口,便绝不能否认,否则论他说什么,对方都不可能再去相信……那么就只有硬到底,

“千真万确,上云城城主欧阳岚在西门处纠结……”

“小子你说谎,”肥胖修士的面庞猛然变得狰狞起來,他整个人的肌肤瞬间变红,仿佛一团火焰在燃烧着,

沈言一惊,旋即脚尖踏地,不留痕印,整个人飘出数丈,

他不知道哪里出了差错,居然只是一句话而已,对方便认定他在说谎,

“哇呀呀呀,饶你不得,竟敢哄骗本居士,纵然你是万剑宗的人又如何,我百龙窟的人可不怕你万剑宗,”

“欧阳岚去了苍澜领城,天眼龙说他根本沒有见过前者从领城之内出來……你真当本居士什么都不知道么,”

沈言恍然大悟,原來是这里出了差错,

沒想到这肥头大耳的修士消息居然如此灵通,百龙窟,沈言似乎在万剑宗一本介绍距离苍云西郡最近的几个宗门上面看到过,

其中之一便是百龙窟,论实力绝对不比万剑宗要弱,

不过一个在苍雨郡,一个在苍云郡,所以两者间倒是沒有什么交集……沒想到这一次,这个许多强大修者纠集起來的势力,竟然也來到了这里,

他们似乎也是想要拼一拼,看看能否得到大宋王朝的承认,只要能,那么百龙窟便可以迅速的发展,将数宗派以及大小势力吞并,

号称拥有三十六周天修者的百龙窟,绝对不容小觑,

这肥胖修士显然连灵技都懒得动用,若非他实在受不得被人戏耍和欺骗,只怕连真气都只会动用分毫,

现在这般模样,通体泛红,已经是他修炼的火系功法催动到极致的情形了,

须臾踏青天,观白云定……走,

走个屁,逃,沈言心底暗呼糟糕,脚步一动,便是直接朝着雪云边境深处逃窜而去,至于为何不往外跑,是因为那胖修士就在他的身后,

虽然有可能遇到其他的修士,但总比被这胖子一巴掌拍死要好得多,

耳后传來了呼呼的风声,沈言根本连头都不敢回,转瞬之间便感觉到一股火热的气息……他正想要躲避,但却突然发现身周传來一种压迫感,

神醒境界,神魂觉醒,灵识初现,可以初步掌握一定方寸内的天地,

沈言连想都來不及想,那种前世经历了数次厮杀,已经印入他骨子里的战斗本能,让他猛的将体内的杀气透露出分毫,

天地间雷声滚滚,不过转瞬间却又消失,

随着雷声消失的,还有那种四面八方所不在的压迫感……

在身后仿佛燃烧起來的肥胖手掌就要一巴掌拍在自己脖颈上的时候,沈言的身体以一种不可思议的弧度,躲开了这一掌,

那胖修士怒火微微一滞,旋即有些不可置信的看了一眼前方那个比他速度也只慢了不多一些的瘦弱身影,

“好恐怖的小子……再让你这样下去,那还得了,”

修者之间的杀伐本來就沒有道理可将,胖修者本就想要一招灭杀的沈言,现在更是打定了注意如此,

否则此仇结下,日后终是祸患,

快快快,

身后的灼热感再度传來,沈言整个人的身体几乎都紧绷在了一起,

“修为差距太大太大了……我的身法纵然高绝比,但他凭借一些简单的步伐和技巧,催动体内的真气,随随便便就能追上我,”

沈言有猩奈何之极,

两者的修为差距太大了,他又不是神醒境界,还要随时提防对方操纵天地给他來那么一下……要是不小心再被那巨大的压迫力缠住,可就危险了,

现在的情况不是差距不差距的问題,对方是神醒境界的强大修者,而他只是一个炼髓境的存在而已,

只要被追上,必死疑,

在思索之中,身后的灼热感猛然变得剧烈起來,心底瞬间泛起一股极度危险的信号,沈言甚至连想都沒有想,根据本能瞬间扑倒在地,

那胖修士的手掌瞬间从他头顶掠过,但是掌风便直接将沈言身前的地面之上打出一个巨大的掌印,

“嘶”

沈言倒抽了一口冷气,这时候对方连反应的时间都沒有给他,另一只手再度拍了下來,

如此之近的距离,沈言甚至能感觉到对方手掌擦过自己鼻尖时的恐怖热量,

不过好歹,这一掌仍然是拍在了地面之上……瞬间蒸干了方圆数丈的积雪,沈言一个驴打滚躲开第二掌后,乘着肥胖修者收回自己两只手的空挡,瞬间从地上跃了起來,

“有意思……有意思……”

肥胖修者的瞳孔瞬间睁开,变得很大,不过反而让人觉得比滑稽,因为在他肥胖的脸庞上,睁大的瞳孔还是显得极小,

“不过……差距太大了,太大了……死吧,给我死吧,”

肥胖修者手掌之上泛过一丝蓝色,火焰猛然变得深邃,而后静止,一团红蓝交加的巨大手掌模样的火焰,瞬间从他的手中抛飞出去,而后径直拍向沈言,

说起來这一番动作很繁琐,但也只是在他言语之间,

沈言只來得及踏出两步,那火焰手掌便瞬间出现在了他的身后,这肥胖修者终于忍不住心头的怒气,动用了灵技,

本就巨大的差距瞬间被拉扯到连比较都法比较的程度,沈言猛然转过身來……他的眸子里透露出一丝疯狂,

正要不顾一切将体内杀意完全释放而出的时候,天地倏然静止,沈言发现自己体内的杀意,完全被禁锢了起來,

这不同于先前肥胖修者控制天地时候的那种压迫感,是一种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的禁锢和封锁,

面前几乎已经碰到自己脸庞的火焰手掌瞬间消失,数丈之外的肥胖修者,也仿佛被死死的压制在了原地一般,面上的惊恐和慌张都能看的一清二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