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四六天不管我来管

三四六 天不管,我来管!

巨大的星辰在白衣男子身周飘荡着,他不再去做想要触摸星辰的那种无用之功,

只差了那么一点点,但就是这么一点点,便是天堑,仿佛天妒河横在一个普通人的面前般,无论用什么样的言语去形容都是那样无力而又苍白,

他的目光怆然而深邃,

“天……”他呢喃自语,仿佛是在惊叹着什么,脚下的雪天穹,清晰的渗透出一种寒意,从他的脚底一直深入灵魂,

“管不了了……”

天,管不了了,

话音落罢,雪天穹开始轻微的颤动起來,风雪也不再落下,天之意志似乎是放弃了用风雪掩埋方圆八百万里的打算,

“天不管,,”

白衣男子的眸中泛起一丝淡淡的忧色,他不是一个心系天下之人,但还是义无返顾的去做了,哪怕叶家不管,哪怕整个大宋王朝都无人去管,哪怕……

连天都已经不管,

“我來管,,,”

白衣男子猛然盘膝而坐,一柄三尺來长的剑瞬间从他的身体之内窜了出來,而后绕着他飞舞了起來,

他将那长剑一把握住,而后用尽全力,将其插进了雪天穹之巅,那柄长剑,只留下三分之一在外,

雪天穹传來的细微颤动,停顿少顷,

男子闭上双眸,嘴中默念出一个个玄奥的音节,他体内的真元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流逝,

“镇压雪天穹和擎天山,还有山下的那一位,不可能是三两日的功夫,但此事却不能不管,雪云之事,只好如此了,”

男子忽然再度睁开了双眼,他嘴中的音节一顿,真元的流逝也停止了下來,

不过雪天穹,似乎再度一点点的恢复了颤抖,而且幅度比之刚刚变得更大,

思索了片刻,白衣男子目光投向西方,仿佛跨越了周边无数星辰的阻隔,他的目光左右凝视了片刻,而后收了回來,

“原來在这里……”

眼见着雪天穹的震动越來越大,下方的还沒有变色的山体也在迅速的变成黑色,白衣男子快速的念出一句话,而后右手一挥,旋即再度闭上双眸,

“浩然之血,镇天穹,”

随着一声大喝,白衣男子的眉心处猛然渗出一滴泛着金色的鲜血,那其中的金色只有很细微很细微的一丝而已,也只有这一滴血,方才带有金色,

他的修为,放在凌霜等人眼中,仍然高的仿佛一座山,但放在同等层面的强者眼中,方才知道,白衣男子付出了多少,

一身修为,尽去七八,

一滴鲜血轰然砸落在雪天穹之巅,其中细微的金色,在鲜血在雪天穹上跌的粉身碎骨之后,从其中窜了出來,

这细微的金色光芒,瞬间开始在雪天穹之上蔓延,从男子的脚下开始,往整个雪天穹之巅覆盖而去,

那一丝金色光芒,四面八方扩散,开始变得密密麻麻,满地的积雪与冰霜,都在这细微的犹若发丝,却密密麻麻的金色丝线映衬下黯然失色,

……

沈言瞳孔猛然睁大,心神瞬间回到体内,

一种恐怖的气势不知从何处而來,当那恐怖的气势掠过肥头大耳,仍然一脸惊慌呆滞在原地的修士之时,后者砰然化为漫天血雾,竟是连灰烬都不剩,

但这气势在蔓延到他身旁的时候,却仿佛一阵清风,只是吹拂开地上的积雪,

沈言目光呆滞的看着地面上,出现了一个个熟悉的字迹,

同当初在念月小峰之巅所看到的字迹一模一样,良久,地面之上的积雪终于留下了数行小字,那阵轻风停顿片刻,再度将字迹吹散,

到了这时候,不知从何处而來的一阵轻风,方才彻底的消散在沈言的面前,

“师尊……”

沈言咽了一口唾沫,然后呢喃道,

跨越了不知道多少疆域,居然还能瞬息找到他,要知道他还改变了自己的容貌,这简直是匪夷所思,但沈言无论再怎样震惊,他也只有按捺住自己的心情接纳面前所发生的一切,

他平复了一下心情,而后方才回忆起刚才的那一行字迹來,

“找到叶东來,让他送你去天机阁,去请洞天机,解万剑之危,”

“敞若他问起你因何而來,便说你乃北剑仙之弟子,”

沈言心头忽然沒由來的一滞,看了看那肥胖修士所站之处已经被他化成的漫天血雾染成了红色,也不急思索大长老此话的深意,直接便用自己最快的速度离开了此处,

……

转瞬之间,一个眼神阴厉,鼻尖犹如鹰钩的男子出现在此地,

“肥火龙居然就这样死了……”男子之间泛起一点寒芒,空气中开始渐渐的浮现出丝丝缕缕的雾气,

这种淡淡的雾气将天空中微弱的光线折射出一种乱七八糟的轨迹,在这种丝毫不可捉摸的杂乱之中,两个人影清晰的浮现在这一团雾气之中,

其中一个人面色青黄,整个人显得瘦弱之极,另外一个自然就是鹰钩鼻男子熟悉的肥火龙,他手中的雾气只是萦绕了片刻,便消散开來,

不过这已经够了,周遭只有肥火龙和那青面男子两个人,若不是后者将其击杀,鹰钩鼻很难想象,难道还有谁能无声无息的灭杀一个神醒境界的修士么,

“可惜我这玄级一品神通回光术只能看到一定时间内出现在此地人的影像,敞若能分辨出他的修为,那事情就简单的多了,”

就是因为只能分辨出样貌,事情反而不好办,

对方若不是周天境,那自然好办,杀了一了百了,敞若对方是周天境,那又该如何,周天巅峰也就罢了,敞若是周天大成,甚至周天小圆满呢,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他百龙窟号称三十六周天,

但周天巅峰和周天小转,周天大转之间徘徊的,却是占据了绝大多数,

这种情况下惹上一个周天修者,绝对不是什么好事……不是他们惹不起,而是现在的局势不容许,

在沒有确定领城到底以什么标准來确定这一次洗牌最后残余的势力之时,沒有谁会傻到倾巢而出,

所以他们百龙窟在雪云沼泽,也仅仅只是來了三五人而已,

惹上一个周天,就等于抵消自己这方一个人,如果对方身后还有势力,那么就搞笑了……还沒等领城有什么动静,只怕他们就会在这种紧张的局面下先斗起來,

“不过看他的模样,纵然能灭杀肥火龙,只怕也是使用奇招才办到的,”

鹰龙筹思了起來,

因为如果那青面男子不是使用阴招,那么他是周天境,胖修士只怕也不斗在一起,明知道对方是周天境修士的话,以肥火龙的性子,应该也不会白痴到在这种地步,还去往对方身边凑,

“不是周天……那么就不必担忧,”

鹰龙眉宇间泛起一丝阴厉,

“肥龙,这个仇本真人帮你报了……你那堂妹,我也会替你好好照顾的,”

不过他到底打着怎样照顾胖修士堂妹的主意,可就不得而知了,

百龙窟这帮人其实说來可笑,按道理说,法修阵道,丹道才会自称居士,真修剑道,武道的高阶修者才会称自己为真人,

不过大抵都是雅称,在一般场合下都不会这样去称呼别人,

除非是连面都沒有见过,第一次相见的时候,才会这般去称呼,

比如凌霜有号天霜剑主,青霜真人,但在万剑宗内谁会这般称呼他,这些名头,也大抵是外界那些魔门,亦或者不熟悉的人叫叫而已,

这百龙窟里的修者,大多数是被领头的一个叫做真龙的家伙聚集在一起的一股散势力,虽然时间短,但在真龙的绝对压制下,却极其团结,

那真龙数百年前似乎是一个名门大派的修者,而且地位还不低,不过后來宗门覆灭,他躲躲藏藏了几十年方才组建这样一个势力,

真龙出身名门大派,以前自号乘龙真人,在百龙窟也改不了这个毛病,让大家如此称呼他,一來二去,百龙窟里的修者,都成了这真人,那居士……

这为何百年前不组建百龙窟,二三百年前不组建,偏偏就是在近几十年才建立,明眼人都能看的出來,他只怕就是为了这一次的苍澜领势力洗牌,想要把握住机会为自己正名,成为王朝承认的正派宗门,

因为只有正派宗门,才能收弟子,开枝散叶……他们百龙窟,聚集这些散修可以,但却不能立山门,不能设阵法,不能传教收弟子,

几十年时间,依靠真龙的手段还压的下,但到了最后,只怕这些人会想要找一个徒弟继承自己的衣钵,到时候百龙窟自然就散了,

散修收徒继承衣钵,关门只能收一,真传可收三,内门弟子则不能过十,

这是王朝铁律,

死了再收都可以,但超过数量,哪怕你是上境大能,也定叫你化为灰灰,

百龙窟不能成为正派势力,这些散修一个个相继离去是必然的事情,真龙的修为高,寿命自然长,但他努力了这么久可不是为了做孤家寡人的,

这些都是題外话暂且不说,不过鹰龙却是打定了注意,要暗地里找到那个青面男子的踪迹,

因为局势还沒有明朗,所以百龙窟來的人也不多,那么能报仇则已,若报仇之事会影响到他们这些人,那自然就只能暂且先放下了,

不过无论如何,沈言都已经为自己埋下了一个不小的隐患,

一个周天境强者,哪怕只是周天小转,他的惦记也绝不是一个普通修者能轻而易举承受下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