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四八山腹内的暗影毒猿

独步苍澜 三四八 山腹内的暗影毒猿

山洞之内虫豸颇多。不过碍于只能供二三人通行。所以到是沒有什么大型野兽。

看山洞迂回曲折的模样。加上洞壁上的青苔以及石乳。想必也是天然形成的通道。亦或者是某个强者硬生生在许多年前硬生生打通的。

但这个可能性却不大。砸开山体开辟一条通道很简单。不过沈言却沒有在这深邃的洞内察觉到任何人工雕琢的痕迹。

除了天地。无人能有这样的鬼斧神工。

初时通道极狭窄。复行良久。终于是变得宽阔了一些。

“这座山峰纵然直直的穿行过去。只怕也有不短的一段距离。现在看着通道迂回弯折。只怕还要花费一些周折。”

沈言心中暗自道。

他却沒有回头。沒那个必要。纵然这通道不停弯折迂回。但也要比从外间绕路要近得多。

“只是进入这山腹之内。还是要小心一些为好……山体形成的时候。居然会冒出來这么多的山洞和通道。若是自然生成也便罢了。敞若碰见什么……”

沈言刚刚喃喃自语到此处。眸中猛然泛过一抹惊骇之色。

一股淡淡的杀气从左侧的洞口之中透射出來。若非他的脚步声在思索间略微停顿了一下。那杀气的來源有了一丝颤动。只怕他还感觉不到。

连思索都來不及。沈言猛的扑倒在地。

一道淡绿色。散发着腥臭味道的光芒从他头顶掠过。感受着其中蕴含着的恐怖力量。沈言额头冷汗涔涔而下。

单单看见这道绿色的毫光。沈言就能想象到这攻击中的绝对蕴藏着剧毒。

身体刚刚接触到地面。沈言便发觉自己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來。他的神色却沒有丝毫的慌乱。竟是直接让体内的雷霆真气从胸口逸散了出來。

在这股巨大的冲击力下。沈言直接倒飞了出去。

还未等他跌落在地。先前所在的地面。便直接被突然出现在通道之内的东西给一鞭抽了个四分五裂。

不顾胸口处经脉传來的疼痛感。沈言的瞳孔猛然一缩。

“暗影毒猿。”

暗影毒猿。喜欢居住在阴暗之处。速度如风似电。因而有暗影之名。往往修者连它的影子都看不见。便已经殒命在他的利爪之下了。

“吱吱。。”

暗影毒猿愤怒的叫着。

它虽然是猿。但体积极小。发出的声音也并不像山猿或者丛林猿那样的嚎叫。

“成长期的暗影毒猿……”沈言的眉头微微一皱。倒是松了口气。

暗影毒猿最擅长的速度。第二便是毒。速度他拥有登天九步。倒是无虞担心。不过这毒可就不得不防。

一只成年期的暗影毒猿。如果将毒囊内的毒素全部注入一个修者的体内。除非达到了刚柔并济的境界。否则必死无疑。

并济境离着沈言还差十万八千里。被成年期的暗影毒猿沾一下他就是必死无疑。

所幸这只暗影毒猿居然是成长期的。虽然也很恐怖。不过倒也不至于沾之即死。成长期的暗影毒猿。最主要的还是速度上的成长。

至于毒囊。等成长期已过。毒囊内的毒素自然会聚集的更多。因为时间的沉淀自然也就变得更毒。

现在的毒素对于沈言來说虽然不至于一碰就死。但也是有危险的。

他只是炼髓境。

如果达到了换血境。体内血脉旺盛到一定程度的话。根本不怕毒素侵入。

若是像赤金蛟那样的血脉。沈言站在这里只要流露出自己的气息。这只成长期的暗影毒猿便会逃窜。

赤金蛟太恐怖。他可以赋予换血境修者九千年的寿命。可想而知其血脉有多么浓郁。

血脉气息之内的生机浓郁到这样的地步。暗影毒猿的毒素。已经等同于免疫了。因为毒素入体。便会瞬间被血脉给侵蚀掉。

沈言缓缓的从地上站起身來。他沒有动。只是一边轻微的喘~息着。一边梳理胸口的经络。

大宋异兽图谱上记载。遇见暗影猿。若是躲过了它前两波的偷袭。那就暂且不要妄动。一动之下必然会导致那孽畜欺身而上……

沈言念及此处。眸子里渐渐泛起一丝凶光。

如同狮虎。

“吼。。”

雷霆真气颤动之下。直接一声怒吼传了出去。沈言分明看见那有着一对幽绿色瞳孔的暗影毒猿微微颤抖了一下。不过转瞬间却是两只前爪着地。尾巴在地上抽出深深的裂痕。

沈言心头一惊。已是做好了拼命的打算。

暗影毒猿虽然只是在成长期。但对于他來说。仍然是恐怖之极的对手。敞若他到了换血境界。只怕也不会有这般无力。可惜他只是炼髓境的小修者。

放在湘云镇那样的小地方。他称王称霸都可以。搁在现在的雪云边境。那是连个屁都不算。

雪云边境虽然不是很危险。但那时相对于外围來说的。沈言现在已经步入了极深处。这座山峰之上郁郁苍苍的树木。完全能让人知晓这里有多可怕。

虽然有丛林小道可走。但沈言追随着凡梨树的气息直线走过來。力图挑选最近的线路。到了这里遇见这里数座绵延的山峰。也只能继续往下走。

何况谁能料到。看起來不会容纳什么妖兽的山腹之内。居然还有着一只暗影毒猿。

“去你~妈~的死猴子。”

沈言稍稍退后了一步。那暗影毒猿迟疑了一下。正要扑上前來的时候。却猛然听到对面之人一声大喝。

虽然他只是成长期。但灵智依旧很高。看着对方脸上的神情。自也知道对方辱骂自己的不是什么好话。

是以暗影毒猿虽然被突如其來的吼声震得微微一愣。但旋即却是更加愤怒的朝着沈言跳跃而去。

而沈言之所以大吼出声。要的也正是这一瞬间的错差。

他的身形却也从地上站了起來。虽然胸口经络仍然刺痛。但此时已经别无选择。

雷霆真气运转直下。也不留手。直接以雷动九天之拳轰了出去。雷鸣九响。地动山摇。

无数道拳影将深邃的通道映衬的成了蓝白色。而后朝着那暗影毒猿袭去。岂料这孽畜动作之间竟然无比灵敏。只是依靠着那细小的手臂随意的抓住通道之上的岩石。几次跳跃之间。便直接将那些拳芒甩到了身后。

沈言心头一惊。而后直接散去了后势。九重唱虽然威力极大。但拳芒尽皆被对方闪避开來。他纵然试出來。也是毫无用处。

暗影毒猿的速度有多快。沈言不能用言语來形容。只是他将须臾青天步以及白云无定步运转到极致。也只是看看避过了那朝着他头颅而來的一爪。

毒猿利爪带起一阵阵在都通道之内极其刺耳的风声。沈言虽然面前避让开这一爪抓向自己的头颅。但却毫无意外让其在自己身体的另一处留下了一道伤痕。

毒猿爪上有四根手指。只是其中的一根擦着他的肩膀划过。便直接从他的肩膀上一直划到手背。顷刻间留下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

那伤口之中散发着幽幽的绿意。沈言瞬息便感觉到自己的脑海一阵眩晕。

这种剧烈的疼痛感和眩晕感让他处于一种清醒和模糊之间的状态。沈言不敢再迟疑。

体内真气震动之下。直接从被暗影毒猿划开的伤口处倾泻而出。随之喷涌出來的。自然还有一大片一大片殷红的鲜血。

夹杂着绿意的血液溅落在通道内的山岩之上。顷刻间便将地面腐蚀出一个巨大的坑洞。

修者体内有真气。毒素根本无法将其完全腐蚀掉。所以毒素入侵到体内才是麻烦事。那些腐蚀性反而不重要。

“嘶。。”

巨大的疼痛比之先前被暗影毒猿抓伤的时候还要來的剧烈。这是直接用真气将自己的手臂之内的血脉完全震破。那种痛楚可想而知。

随这这股巨大的痛楚。沈言的脑海猛然醒转了过來。

面前的场景他虽然还沒有看清。但却沒有丝毫迟疑。沒有受伤的左臂手掌猛然并拢。而后伸出两个手指。

雷霆真气聚集成指芒。沈言直接朝着身侧一点。

凌云冲天之意孕在其中。但只沈言指尖碰上了一个坚硬无比的物事。若非手指之上萦绕着凌云冲天意。只怕此刻这手指都折断了开來。

暗影毒猿一声惨呼。细小的身躯也不知道窜到了何处。它的尾巴在沈言的一指之下。竟然也渗出了不少鲜血。

“该死。”

沈言手中指芒朝着山壁挥出。直接震落无数山岩。前方的山壁之上居然也是出现了一道幽深的痕迹。虽细小但却蕴藏着无尽凌云傲意。

沈言的眼角都已经因为这种剧烈的痛楚而抽搐了起來。他猛然咬紧牙齿。手臂伤口内的鲜血被他以真气封在体内。倒是无法再流淌出來。

不过却沒想到。竟是不小心让暗影毒猿爪上的剧毒侵入了骨头之中。

伤口太深了。沈言沒想到只是一爪居然就已经在他的骨头上划出了一丝痕迹。若是换做沒有修体功~法的修者。只怕这一爪就能卸了那人的手臂。

“啊。。。”

凄厉的惨呼声传遍整个通道。在迂回曲折的山腹之内回荡。

沈言竟是直接聚雷霆真气为芒。而后不在控制其中的雷霆气息。

接触到自己的伤口。一阵电光闪过。那血肉模糊的手臂瞬间变得焦黑。这种剧痛。连沈言都沒有忍住的惨嚎出声。

但他却沒有丝毫的迟疑。两三下剖掉自己手臂之上焦黑的血肉。然后直接将雷霆真气压缩到极致。竟是硬生生的在自己缓缓变绿的那一截骨头削了起來。

骨屑纷飞。其间隐隐的绿意让人感受到里面蕴藏的毒意。

但站在通道之内。紧咬着牙齿。在一声惨嚎之后。竟是不再发出任何声音。面无表情削着自己骨头的男子。却是足以让人神色剧变。瑟瑟颤抖。

“吱吱。。”

暗影毒猿竟是沒有受到多么严重的伤势。再一次的从远处的黑暗中扑了过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