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四九恐怖剧毒

独步苍澜 三四九 恐怖剧毒

“凌云意入拳。雷凌九重天。”

沈言连思考都沒有。直接一下子将骨头削掉三分之一。像刚刚那样虽然可以将骨头的损伤降低到最小。但太耗费时间了。

他现在浪费不起的。便是时间。

暗影毒猿爪子上的毒素不知是用什么涂抹在上面的。比他毒囊内的毒素还要恐怖。

现在这只毒猿将毒囊内的毒素喷出來过一次。短时间内毒素不可能再积淀出來。因为……它还只是成长期而已。

入门。 粗略。精通。小成。大成。圆满。登峰造极。

沈言的雷动九天拳法只是大成。但他的意境太高。所以早就在许久前便步入了圆满之境。如果细分。便是真真正正的大圆满。而非初入圆满。

到了今日。终于是捅破了那最后一层隔膜。

借着体内的巨大疼痛。借着暗影毒猿的威胁。将雷动九天拳法合而为一。

凌云之意融入其中。便成一式雷凌九重天。

登峰造极的拳法。无论是不是入了品。无论是不是高阶灵技。只消得这四个字。便能穷奇无数修者一生的时间去揣摩。

这是造化也是机缘。顿悟说的便是如此。

否则沈言也不会在大圆满境界徘徊那么久。前世今生加起來都沒有突破过这一个境界了。

直到现在。方才真正的大成。

拳意凌云。非傲剑凌云。一样的意。不一样的道。

沈言心中瞬间明悟。这一拳方出去的时候还略显生涩。但到了此时。竟是瞬息变得圆润无比。再也找不出丝毫的破绽。

一举一动便是凌云傲意。一拳挥出便引动天地之势。

登峰造极。极限。

这一拳引动凌云之势。竟是从四面八方将那暗影毒猿封锁。任凭它在通道内上蹿下跳。竟也是不能避开这返璞归真的一拳。

“给我死來。”

沈言瞳孔猛然收缩。那只伤势过重的手臂早已不能动作。他这一拳蕴含了无尽的怒气。还有无可睥睨的傲然之意。

轰。

分明看似平凡无奇。甚至连拳上的雷霆电光也是极其微小。但沈言这一拳和暗影毒猿那袭來的尾巴触碰在一起的时候。居然发出了剧烈的轰鸣声。

一层肉眼可见的气浪带起阵阵涟漪。竟是从拳尾相接之处扩散而出。

轰隆隆。。

山岩崩塌。沈言感觉脚下的土地似乎都在颤抖。

炼髓境修士不至于强到这样的地步。但这一拳乃是凌云意融合在登峰造极的雷动九天拳中。挥出的第一拳。

秉天地之势。携无上雷霆之威。自然不能小觑。

“吱呜。。”

那暗影毒猿一声凄厉的尖叫。旋即竟是猛的朝后逃窜开去。瞬间便借着通道内的死角和黑暗脱离了沈言的视线。

片刻之后。沈言一大口鲜血夹杂着脏腑的碎块从最终喷吐出來。而后猛的往地上摔去。他用尽全力方才面前用左手支撑起自己。

那种凌云之势在他吐出鲜血之后便完全消散了。但是和那暗影毒猿尾巴相撞之时所带來的冲击却仍然沒有散去。

通道内的轰鸣声越來越大。沈言面上掠过一丝无奈。

削骨。割肉。损心脉。伤肺腑。真气因为引动天地之势而耗尽……沒想到。这暗影毒猿的尾巴。竟然如此坚硬。

正念及此处。沈言蓦地看见脚下一截断尾。他有些好奇的将断尾捡了起來。

入手之时竟极其柔软。仿佛丝绸一般顺滑。

“……运气是好。还是不好。”沈言有些自嘲的笑了笑。“竟是暗影金猿。”

暗影猿一族。暗影毒猿是常见类。还有其他的暗影利爪猿。利爪猿的爪子才是他们最厉害的武器。

至于暗影金猿。却是暗影猿中当之无愧的“皇族”。

碰到暗影金猿。如果能降服它的话。倒是能得到一些宝贝……但这孽畜极其聪慧。加上一般居住的地方都极其阴暗和复杂。一般修者哪里能抓的住他。

看其和沈言交手几次。就能想象对方的狡猾和慎重到底有多可怕。

如果不是最后这一招实在威力太大。让那暗影金猿连尾巴都断掉了的话。沈言只怕还沒有这个本事逃得性命。

金猿的尾巴一断。自然战斗力立降数成。它立刻逃遁自是最正常不过的。

轰隆。。

沈言猛然色变。他四处扫了扫。发现周围的山壁之上。居然是出现了无数密密麻麻的裂痕。想來必然是被那恐怖的气浪给波及。虽然对整座大山沒有任何影响。但在其中的他。面临这样的情况可就糟了。

“糟了……”

沈言心头暗自道。他刚要动作。那种脱离战斗后再度浮现出來的痛楚却让他摔回了地面之上。于是乎他只好尽力让自己躲开那些坠落的石乳山岩。

烟尘弥漫。几乎遮掩住了他的视线。

“吱吱吱吱。。”一块巨大的山岩正从眼前往下砸落。沈言看见其后窜來的细小身影。面色顿然剧变。

被山体掩埋不一定会死。但这小东西若是窜进來。绝对必死无疑。他现在虽然还能勉强挪动身体避开山岩。但和暗影金猿再斗上一斗。却是决计不可了。

显然上天沒有听到他的祈祷。那小东西直接窜过那正坍塌的巨大山岩。出现在了沈言的视线之中。

嘭。。

山岩终于落地。山岩之外的通道还在崩塌着。但沈言所处的这约有两三丈方圆的地方。却是暂时察觉不到其他的动静了。

那只暗影金猿一进來。便接触到在靠在山壁之上的沈言。这孽畜顿然往后一缩。不过却是一下子撞在了那挡路的巨大岩石之上。

不过转瞬间它似乎察觉到了那个青面男子的状态并不妙。竟然摇摇晃晃的避开沈言。想要往深处去。

前方被山岩挡住。它也只能往后走。

刚刚走到沈言身后数步的地方。一块并不比先前要小的岩石轰然从上方落了下來。离那两只后腿着地。摇摇晃晃的暗影金猿只有一寸距离。

这只异兽似乎是被这突兀的状况给吓傻了一般。片刻后方才急匆匆的退了回來。

沈言也是叹了一声。周围被气浪冲击导致一部分山体崩塌。但是他和暗影猿战斗的这一处地方。反而因为是气浪产生的地点而沒有出现坍塌的情形。

不过现在前后都被巨大的山岩给堵住。却是有些麻烦了。

他刚才已经看清楚了那暗影金猿。也知道后者先前为何叫的无比恐慌。

这先前让他棘手无比的畜生。脖子上。后退以及前肢上。都被撕扯出几个巨大的伤口。脖颈上的伤口更是骇人。不过被它用嘴中的涎液抹了上去。竟是不在流血。

“怕是碰到什么天敌了……”

沈言看这伤势。除了天敌。只怕也不会有什么妖兽能将它伤成这般。

“吱。。吱吱。。”

金猿见他一直在观察着自己。顿然露出一脸凶狠之色。然后张牙舞爪了的叫唤了起來。

沈言不由好笑。旋即摇了摇头。不再去看这只异兽。

对方暂时对他还沒有威胁……不过这伤势。倒是让他心忧之极。沈言看了看自己几乎废掉了的右手。以及经脉的损伤程度。顿然苦笑了起來。

拼的太狠了。半条命都拼沒了。

这样的伤势若是放在常人身上。只怕早已痛得死去活來。但沈言居然还能笑得出來。反而让人感觉匪夷所思。

不过那金猿并非人类。意识不到能忍受这样的伤势需要多大的毅力。见沈言不理会它。便直接躺在地上。似乎是在疗伤。

……

“这一次。怕是真的要陨落于此了。”

沈言有些无奈的看着挡在面前的巨大山岩。他先前试图恢复真气的时候。发现一条主要的经脉直接断掉了。根本沒有丝毫修复的可能性。

修复经脉。是指经脉在受到创伤之后。还连接着但是沒有断掉。用真气一点点的滋润。经脉会一点点的愈合。

等到愈合之后。真气才能全速运转以期恢复到巅峰时期。

但现在直接断开。代表着真气走到这个地方就过不去了。会从断掉的地方逸散到体外。想要靠自己修复压根是不可能的。

虽然此刻伤势极重。但沈言还能撑住。毕竟沾染了毒素的骨头和血肉都被他果断的给削落掉了。

但这样拖下去。显然不是个办法。

两侧山岩坍塌下來。沈言被堵在其中。一旦时间过去太久。就算不会因为伤势恶化而死掉。也会活活饿死。

炼髓境虽然能辟谷。但他现在不能回复真气蕴养五脏六腑。自然会消耗自身的体力。三五天沒事。一个月之后。两个月之后呢。

他在通道之内走了许久。此处怕已是山腹。加上雪云边境大到这种地步。现在又是风起云涌。也不会有修者跑來这个地方打穿山岩将他救出去。

而且……

沈言偏头看了看那只仿佛是在睡觉的暗影金猿。心中更是无奈。这异兽伤势虽然也重。但现在连血都不流了。只怕现在正处于恢复状态之中。

等到对方恢复个一两成。就能一爪子拍死他。

前有狼后有虎都不能形容现在沈言的处境。因为如果不出以为。他几乎是必死无疑的。

但这个时间显然比他猜测的。还要來的迅速了许多。

正在思索之间的沈言突兀的感觉心头一阵抽搐。而后面庞迅速变得乌黑起來。他那已经焦灼的手臂之中。被削落一般的森森白骨。竟然再度泛起大片绿意。而且不断的往他的体内窜去。

转瞬之间。沈言的身体便颤抖着摔倒在地。瞳孔中的神色开始涣散。整个人无意识的在地上抽搐挣扎了起來。

PS:有关于惜诵剧情进展的速度。我会适当加快的。谢谢你的提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