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五零万牛之力

章 节三五零 万牛之力

这是一方浩瀚无垠的天地。广袤的仿佛沒有尽头。敞若要用一个词语來形容。那便是苍凉。

“自无中而有……”

倒在地上抽搐的沈言在无意识之中猛然盘膝而坐。他的呼吸从急促便的平稳。而后越來越慢。悠长到足以使人窒息。

“万顷蛮荒。一足践踏。”

“千万妖魔。吐息尽灭。”

沈言的识海深处。出现一具顶天踏地的镇天神象虚影。那虚影瞬间消散。

但就是这一瞬间。他却感触到了如斯恐怖的力量……这巨大的身躯。一脚便能践踏万顷蛮荒。吐出一口气。便能顷刻间灭杀万千妖魔。

纵然那神象的虚影顷刻间便在识海深处消散。但几乎已经印入了沈言的灵魂中。

他此刻依旧处于无意识的状态中。在那神象消散之后。整个人便在一方巨大苍凉的天地之中不断的來回耕耘。

这一切似真似幻。沈言在这种懵懂的状态之下。根本就不清楚自己到底在做些什么。

他躯体内侵入骨髓的那恐怖剧毒。在他盘膝而坐之后。被血肉之中蕴藏的一股巨大的药力给瞬间吞噬。

那是在沈家祖坟之内得到的九转金丹的力量。

这金丹自从融入他血肉之后。沈言几乎从未感觉到它的存在。在这一刻。当沈言整个人处于濒死状态的时候。丹药的力量完全倾泻而出。

沈言感觉自己的身躯有些胀。但处于无意识的状态之中。他也仅仅只有“涨”这么一个感觉而已。

若是从外界去看。此刻沈言几乎已经成了一个巨大的圆球。

他的脑袋仿佛已经陷入了躯体中似的。似乎只要再膨胀一下。便要直接爆炸开來。

……

亘古的时间。无限的空间。

在这漫天神魔都为之畏惧的无尽天火四处飘荡。满天星辰时刻崩碎的地方好似不存在一般。

那个头枕炫寂天火。手握漫天星辰而卧的身影。忽然将身子抬起一般。眸中闪烁着无尽的不可置信。

当身影的躯体刚刚抬起。还沒有坐起半个身子。便仿佛是察觉到了自己的疏忽和鲁莽一般。再度漫不经心的卧倒在虚空中。

但他随手碾碎的数百颗星辰。这死寂的地方飘落下來的漫天星辉。却告诉了无尽的天火和星辰。他的心境已有了波动。

身影卧倒在地。却是传出一声冷冷的笑。

“九阙兜率宫。太上老子。……九转金丹。九转金丹。同名却不同物。好一招偷梁换柱。李代桃僵。厉害。厉害。但很快。我便让你知道……一粒圣人丹。也绝对翻不了天。”

……

“我很好奇。你想让我知道的事。到底是什么……”

当整个天地都只有虚无和死寂。连一丝的光明都看不见。甚至连黑暗都被吞噬的时候。谁能想象这样的场景。谁能懂得这样的孤独和寂寞。

在这虚无之中。有着渺小的一方白色。一个一袭黑衣的男子盘膝而坐。身形孱弱之极。但却是这虚无里。唯一的真实。

他的嘴角微微动了动。旋即那声音扩散到虚无中。连丁点痕迹都找不到了。

……

“拳出风云动。意现天地惊。”

沈言猛然睁开双眼。体内所有的势全部聚集在一起。而后被他一拳轰出。

轰。。

拳芒直接轰碎了挡在面前那巨大无比的山岩。而后朝着山腹之内窜去。所有挡在前方的碎石以及山岩。全部都在这一拳之下化为了齑粉。

“吱吱。。”

沈言这一拳直接从那异兽暗影金猿的身侧掠过。借着九转金丹药力终于融入自己识海之内。那介于虚实之间的龙象空间之中所散出的镇天神象之威夹杂在这一拳之中。

妖魔辟易。

暗影金猿吓得直接从地上窜了起來。用两只细小的爪子抓住了上方。然后瑟瑟抖的看着面前那个半跪在地。一只手支撑着自己身体的男子。

“九转金丹的药力……真的只是黄级九品么。”沈言的嘴角露出一丝震撼和疑惑之色。旋即缓缓站起身來。

“真气修为……炼髓境巅峰。龙象金身决。一头云纹虎之力。”

恐怖之极。已经不是用恐怖所能形容的了。

荒兽云纹虎。相当于十只荒兽铁甲牛的力量总和。相当于千只猛虎的力量总和。相当于……万牛之力。

沈言将自己的右拳缓缓握紧。和暗影金猿拼斗之后造成的伤势。早在九转金丹那恐怖的药力之下尽皆愈合。

右拳白净之极。仿佛一个俊俏公子。书生秀才的手。但那初通神智的暗影金猿却知道。这只拳中蕴含着怎样恐怖的力量。

一拳便能直接让他殒命。一拳便能震动一座小山。

沈言一动之下。便感觉到自己身体之中仿佛有着一汪巨大的湖泊在荡漾着一般。出筋骨的轰鸣之声。

这分明是筋骨凝练到极致。所产生的筋骨髓劲。

炼髓境界虽然被称之为炼髓。但即便炼到大成。也只是骨髓精纯。能延年益寿。增加体魄和可以承受真气更剧烈的爆而已。

所谓的筋骨髓劲。便是筋骨之中。骨髓内。拥有着无匹的劲道。妖兽能达到这样地步的都不可能有……只有蛮荒之地的荒兽。达到一定程度之后。才能产生这样的髓劲。

妖兽只是血脉强大而已。就算是赤金蛟。力量大是大。但它的力量却是來源于身体的巨大。血脉旺盛而已。

云纹虎虽然血脉之力不及它。但肉~体之力却绝对过了赤金蛟。

云纹虎是荒兽。自然可以依靠着力量的增长。修为的增加而拥有筋骨髓劲。但这类云纹虎莫不是千中无一。

沈言现在为何能产生筋骨髓劲。其实道理很简单……因为万牛之力。一头荒兽云纹虎的力量。完完全全的聚集在他的身体之内。

以不足七尺的人体拥有这样的力量。可想而知他的筋骨凝练到了何等的地步。若是还不能产生筋骨髓劲。那龙象金身诀也不会牵扯到……

沈言此刻身体上看不出丝毫的伤势。顶多便是衣衫显得有些凌乱而已。

他收回自己的右拳。而后一拳轰在旁边的山壁之上……一拳砸入山壁一尺來深。这还是他手臂长度的原因。

当沈言收回拳头的时候。那被他砸出一个拳洞的山壁上。却掉落出几块坚硬的石块。

而沈言的拳上。竟是连一丝红印都沒有。

……

“这小家伙居然也沒走……”沈言的目光扫到暗影金猿的身上。不由略微笑了笑。

旋即他的神色一滞。这异兽身上的伤势。竟然好了十之五六。这是什么情况。单单靠自身的恢复力。暗影金猿绝不可能在一天之内便将先前的伤势恢复到这等程度。

不对……如果说不是一天呢。沈言心头一惊。旋即心神沉浸下來。细细的感受着什么……那一丝若有若无的凡梨树气息。再度出现在他的感触之中。

“还好还好……虽然远离了不少。但好歹还能探查到。”

沈言舒了一口气。纵然不进雪云秘境。但大长老第一次托付给他的事情。总也要完成的吧。找不到叶东來的话。两件事自然就都成了虚言。

“都怪这孽畜。莫不然我又岂会生生耽误数天时日……”

沈言心头泛起一丝怒意。

他猛然上前数步。直接一把将挂在山壁之上瑟瑟抖的暗影金猿抓了下來倒提在手中。本想要一掌取了他性命。但沈言看到其眼中流露出的神色。却又收回了手來。

“好歹也算你引出了我的造化……”

“罢了……你且离去吧。不过近期不要在这雪云边境出现了。若是遇上周天境的修者。惹怒了对方。他们可沒有我这般的心肠。”

沈言将暗影金猿反正地上。旋即自嘲的笑了笑。

……

沈言辨别的一下方向。大概估计了一下。便顺着被先前那醒转之时一拳轰开的通道往内走去。

“吱吱。。”暗影金猿疑惑的看着他的动作。见他快要离开自己的视线。于是乎两三下窜到了沈言的身边。

“你要作什么。”沈言猛的转过身來。死死盯着这异兽。

“吱吱。。”暗影金猿被吓了一跳。旋即小心翼翼的扯了扯他的衣服。然后指了指沈言正要走进去的山洞。当先窜了进去。

沈言倒是了摸不清头脑的呆滞在了原地。旋即微微愣了愣。跟着金猿的身后也走了进去。不过他本來就是要进这条通道。也就无所谓跟不跟在金猿身后了。

“你让我……跟你去。”沈言纳闷的指了指自己。

他面前又出现了数条岔路。他本來挑选了离凡梨树散出來的气息最近的一条通道。沒想到却被暗影金猿一把给拉住了。

几番不果之后。沈言只好停在原地。

这异兽果真极通人性。听到沈言的询问。连连点头吱吱的叫唤了起來。

“我为什么要跟你去。”沈言又不是白痴。“先前我同你生死相拼。现在我强势放了你。敞若你将我诱入暗影猿的族群之内。我岂不是任由你宰割。”

沈言摇了摇头。冷笑了一声道。

他一度认为大宋奇闻异事纪上。那些故事的里的人碰见异兽便跟着去。然后得到宝贝的家伙简直是脑子有病。

妖猾狡诈。异兽同样如此。若非对自己的实力自信到了极点。谁又会跟着这只先前差点让自己殒命的异兽在这曲折的山腹内到处跑。m

网站地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