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五二六道轮回

三五二 六道轮回

沈言其实本不打算跟着暗影金猿前去,因为那实在太过于危险。

毕竟前面还打生打死,对方可是兽类,虽然灵智不低,但会不会如同他这般好心,那可就不定了。

他的力量虽强,万牛之力听起來很吓人,一拳砸死这暗影金猿也绝不是问題。可问題是……他能打死几只?

成年的暗影毒猿也能杀了他,沾上那剧毒估计也不可能会再一次逃得性命,毕竟九转金丹他可只吃过一颗。

这些大抵一命换一命的事情,沈言是万万不回去做的。

不过他要走,这只异兽却可怜兮兮的拦住了他……沈言倒也真做不出那等一掌拍死这小家伙的事情來。

毕竟九转金丹的药力有着一半的原因是这小家伙引出來的,放了这异兽沈言倒也能求个问心无愧。

最后实在有些无奈,加之这异兽抓住他衣角所露出的神情的确不像是有着什么阴毒的盘算,沈言也便不再强求,跟着这金猿便绕到了山腹之内。

他甚至怀疑,这里的少部分通道是自然形成,大部分恐怕是这些居住在山腹各处的暗影猿和其他的异兽挖出來的。

不过这实在是和他的关系不大,所以沈言也便沒有深想。

这山腹实在极大,在其中來來回回绕行了半响,那异兽仍然如同不知疲倦般在前面带路,所幸沈言既然已经决定,也就暂时按捺自己不去想叶东來会不会离去的事情。这两三日功夫都过去了,对方也不会恰巧在这个当口上离开。

再绕行了一炷香的功夫,那异兽终于是停下了步子。沈言虽暗暗记下了來时的路,但他的方向感本就不是很清晰,现在让他原路返回,想必也是很难找到先前那个地方的。

但他也不需要认识什么方位,他能感应到叶东來身上暗中经年累月沾染到的凡梨树气息,只要顺着那个方向走,总会找到的。

“到了?你带我來这里,到底是为什么?”

沈言见金猿站在原地搔头抓耳,于是乎有些不耐的询问道。

这异兽灵智不低,这些话总也是能理解几分意思的。

“吱吱……吱吱!”金猿叫了己身,然后指着身前的闪避,对沈言挥了挥手,而后一头撞了上去。

泊泊~

仿佛水流一般的响动传來,金猿的身影瞬间不见。

沈言大惊,不过转瞬便镇定了下來。虽然天元本陆比之神州要磅礴广袤了无数倍,但他前世的见识自也是不低的。

这应当是一处天然形成的幻阵,因为通道之内的山岩,亦或者石乳形成的方位正好附和幻阵的阵基方位,加上天地间一缕生而不息的循环灵气,便成了天然幻阵。

“沒想到这处天然幻阵倒成了这暗影金猿的栖息之处……不过金猿奇异,若是在外间被修者遇见,收服的可能性定也不小!”

沈言心间有了计较,也不会担心这小东西是想要暗害自己,于是顺着山壁,轻轻松松的便走了进去。

……

一阵深邃的模糊感过后,面前豁然开朗。

竟不是沈言所想象的一处小天地,而是一个巨大的开阔空间。其中石桌石椅,从山峰地下冒上來的暗河,以及遍布这山洞的青苔灵乳,好一方幽静之所。

其间竟有着大大小小数百只暗影猿,利爪猿,毒猿种类不一,独独金猿只有面前这小家伙一只而已。

许多暗影猿正抓着洞内山壁的缝隙中,不知道多少年才从山峰表层蔓延进來的藤蔓在其间荡漾飞跃……

沈言见到此景,却是想起初來这个地方勤读无数典籍的时日,其间似乎看过一本讲述了和大宋王朝一样庞大的大唐王朝一个佛修修行故事的杂书。

那个佛修有一个大弟子,便是一只猢狲,在传说中极东又东之地的花果山上居住着。那里便有着一处如面前这样的福地,唤做花果山水帘洞天。

传闻这只猢狲还持着无上大能用來定四方海域的神针闹上过天宫,而且还跑去了地府改写所谓的生死薄……

沈言念及此处不禁摇了摇头,他倒是知道这书大抵也只是故事而已。毕竟天元本陆的极东方,沒有着一座叫做花果山的山。

否则也不会沒有任何典籍记载这样一座名山了……更遑论下地府,改生死薄逆转六道轮回了。

真正的大能修士一眼便知道这绝对是杜撰之说,若说这时间有仙人,有那瑶宫天府倒也不为夸张。

毕竟修炼到一定程度,当所在的空间无法承受自己的能量之时,自然会被牵引到更高级的空间位面去。

天元本陆位面等级极高,至少比神州要高的多。沈言当初在神州渡劫期便要接受上界的牵引,而在这里却不需要。

不过无论何处,度过上界牵引降下的天劫便自能上去,度不过肯定是真灵消散。而后等待三十年三魂聚灵,七十载七魄重塑,方才能在天地规则的引领之下入六道轮回。

所谓的改写生死薄,那绝对是妄言。

这个世界中人口口相传的仙,也就是所谓的上界大能……其实如果从沈言的观点中來看,和神州修真者所称的仙,名称相同但意义绝不相同。

前世渡劫期修真者也就是相当于周天境的修者罢了,但这个世界周天境根本不会受到什么上界的牵引而渡劫。

更甚者沈言还从许多人的口中听到过上境之人的说法,这个上境之人,定然是超越了周天境的存在,搁在前世,那就是修真者口中意义上的仙。

但放在天元,那些故事杂文中所杜撰出來的仙,想必指的不是上境之人。但这些都是沈言的猜测罢了,对错与否其实对他的意义并不大。

可是有一点,六道轮回连天道都管不了,更遑论是一个佛修的弟子能擅自去改动的。这世间地府或许有,但大抵也只是管理真灵消散的魂魄,等待天地规则让他们百年之后重聚罢了。

六道轮回,分别乃天道,人道,修罗道,鬼道,畜生道,地狱道。

鬼,是真灵消散,三魂齐聚之后,因为怨气太深,所以七魄不全,或者直接被怨气将七魄打散之后,只有三魂进入六道轮回所衍生的东西。

修罗,真灵不散,杀天杀地杀我,戾气煞气衍生到了极点,将自我七魄,天地二魂尽皆斩杀后,只剩下命魂融入自身所产生的自我意识强悍到极限的超级存在。

人道就是真灵消散,善恶相抵,等待百年重聚三魂七魄入轮回投胎转世而已。

至于畜生道,死前过大于功,行恶多于作善,当然是指冥冥中由本心对自己发出谴责的事情,才为六道轮回认定的恶,单纯的杀人亦或者作恶,只要你觉得本心无愧,六道轮回便不会干涉分毫,因为好人有好人的路,恶人有恶人的路。

这种在六道之中有恶行,但不严重的人,死后便要扣押命魂在六道轮回之中,而后便会轮为畜类。

地狱道,就是做过太多本心谴责自己的恶事,在六道轮回中成了黑名单类的人物。死去之后天地二魂会被六道轮回封印,本该消散的真灵也因为六道轮回规则的影响而和自我命魂凝聚在一起,视罪过大小而分别打入十八层地狱。

第一层受苦一个纪元,也便是十二万九千六百年。其后每多一层,这个数量便多一倍,十八层地狱,便是无量劫。

只有等到六道轮回规则彻底崩坏重铸的时候,方才能够超脱。

而天道,就是字面意义上的天道。天道无情无性,但却有命,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天道会降天谴,落天罚。

天道这一道,就是当而今世界的天道法则有了疏漏的时候。六道轮回规则之力会将一些无上大能死后残留的真灵记忆消散,但其中的领悟却投入天道之中去弥补这种疏漏。

六道轮回规则,可以说是天道的掌控者。

改六道轮回逆转生死……也真亏那杜撰杂书的人能想的出來。沈言摇了摇头,还是感觉面前这山洞更加的真实。

那一种幽静和深邃的感觉,让他的心底也不由的平静了数分。

“吱!吱呜!”

沈言被身前的暗影金猿的吼声打断了思绪,这小家伙正龇牙咧嘴的对着面前一大群暗影猿怒吼着。

他大概从其他哪些暗影猿的目光之中看出了一些敌意,也知道这金猿的怒吼,应该是在告诉它们自己是他请來的,让它们不要动手。

不由得摇头苦笑了一下,沈言觉得自己当真因为來到这个世界见识的强者太多而显得有些过于谨慎了。

这小家伙请他來也许只是做客,而他未免却有些小人度君子之腹了。

若是有其他人知道沈言的想法,怕反而会赞叹一声他这般做法才是君子之风。竟因为对一只暗影金猿的误会而在心中自省,这般做法足以算是君子所为。

半响之后,山洞中应接不暇的声音总算是渐渐的消散开來。

那只金猿转过身來,对沈言叫了声……而后四肢着地,朝着里面跑去。

略微愣了愣,沈言猜测对方应该是让他跟上,而不是在此地等着,所以也便不在停留,跟着小家伙便朝山洞里面走去。

少顷。

一个铺着许多藤蔓的石椅出现在他的面前,其上有着一个身影,散发出來的气息让沈言都有些为之惊骇。

PS:因为有朋友在书评区问可不可以透露一下那两个猛人的身份,小仙在此特意说明一下,具体的就不透露了,不然就剧透了。

不过他们的名字倒是可以告诉大家,黑色衣服坐在一片白色中的叫做浮黎,而卧在无尽天火和星辰之中的人,叫做无始。

另外这一章将仙誓的世界观稍微再完善了下,这个世界是沒有所谓的地府之内的……所有的一切,都在六道轮回的掌控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