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五三丢了俩香蕉捡了一西瓜

三五三 丢了俩香蕉捡了一西瓜?

暗影金猿乃是暗影猿一族的王,成年的暗影金猿更是可以匹敌刚刚步入周天境界的强悍存在,

而沈言面前这只坐在石椅上的暗影金猿,头上尽然生出三根金毛,这是暗影金猿活了三百年的证明,

暗影金猿头上三根救命毫毛乃是天地生成,危境之地号称可以遁天入地的宝贝,这或许也是天地为了保护这种异兽,变相的一种平衡手段,

而那三根毫毛,起先如同身上的毛发一样,呈灰黑色,等到第一个百年,这三根毫毛就会变为白色,第二个百年则是银色,第三个百年就是金色,

这时候的暗影金猿,头上的三根毫毛绝对比得上一些天材地宝,

沈言在暗自心惊这金猿的气势恐怖之后,突然发现旁边的小家伙吱吱的叫了起來,然后窜到了椅子旁边,掀开了盖在金猿身上的藤蔓,

“这……”

沈言瞳孔一缩,这暗影金猿的腹部竟然生长出诸多不知名的树藤,错节盘根,让人看着都有些渗然,

旁边的小猴子掀开这藤蔓让沈言看到石椅上那大家伙的伤势之后,又从后者的屁股底下抽出來一样东西,

沈言心头猛然一惊,有些不好的预感,

“追风之羽,这东西……怎么会在这里,”沈言虽然震惊,但毕竟还是按捺住了大喊出來的冲动,

那小家伙竟是将爪中的白色羽毛递给了他,指了指羽毛又指了指那只大猿猴,

沈言定神一看,果真是追风之羽,和当初遇见青萝的时候,那些追她的人手中的羽毛一模一样,

但好似,又有些不同,

沈言刚刚将羽毛拿了回來,瞬间便出现了异变,这追风之羽竟是散发出一阵淡淡的,有着强烈波动感的光芒來,

他感觉了一阵刺痛,而后一根同样的羽毛从皮肤之下浮现了出來,

“这,”若说在这里遇见追风之羽沈言是疑惑的话,那现在可就是震惊了,自己的身体里怎么还藏了这么一个东西,

不过这倒也怪不得他……平常修者修炼之时生怕经脉有损,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凝神查探自己体内的经脉情况,

可沈言的肉~体何其之恐怖,体内的筋骨等等几乎不可能会在真气运行的时候受到一点点的损伤,丝毫都不会有,

所以他压根提升到锻骨境炼髓境以后,都沒有细细探查过自己的身体一边,不知道木南山将这东西藏在了他的体内,倒也算是情有可原,

现在有了另一根追风之羽为引,体内的另外一根自然也就跑了出來,

沈言心性毕竟沉稳,此刻倒也想明白了,这东西若不是他晕倒之时青萝藏进他体内的,就是木南山藏进來的,绝不会有其他的可能性,

而他静下心來,却发现了手中两根羽毛的不同之处,

一根弯折的方向是左,另一根则是右,他心头一动,缓缓的将这两根同样洁白的羽毛凑在了一起,

“果然如此……”

手中的两根追风之羽,不出沈言所料的合在了一起,变成了一根尖端不再弯折,体积也大了不少的白色羽毛,

刚刚喃喃出声,沈言手中的追风之羽猛然散发出一阵微弱的光芒,而后竟是直接窜了出去,一瞬间便透过山腹内无数的缝隙不知飞到了何处,

沈言瞪大眼睛看着面前所发生的一切,这算什么,自己合着不但沒捞着好处反而还搭了一个进去,这也太戏剧了吧,

小家伙似乎被吓了一跳,看着那羽毛顷刻间不知道飞到了何处,不过过了一会儿它又想起來另外一件事,

“这些树藤,应当是人为的……”沈言听到熟悉的吱吱声,大概知道这异兽是让他帮忙救一下这只活了至少三百年的暗影金猿,

“不用担心,我应该有办法,”

沈言倒是颇有些自信的道,只是这暗影金猿的确有些冤枉,这些异兽根本不懂得什么神通术法,面对这些生长进腑脏的树藤,只能坐着等死,

他头上的三根毫毛虽然能遁天入地,但问題是体内的树藤不消除,遁到哪里都只会是一个死字,

这些暗影猿也不可能去找人类修者來救治这大家伙,所以伤势拖到现在,后者已经是奄奄一息了,

小金猿闻言顿时龇牙咧嘴的对沈言露出了一个笑容,后者顿时苦笑着摇了摇头,

沈言看着面前金猿的伤势,沉思了起來,

“树藤,应当不可能是木藤术,否则按道理这么长的时间早就消散了,”

“深入内腑,过去这么久还有着旺盛的生机……应该是类似于纠缠根须之类的神通,只要有生机,就会一直缠着被施术者,”

沈言念及此处,面色倒是反而沉静了起來,

“幸好这些树藤如今只是依靠这金猿体内的养分苟延残喘罢了,否则我只怕还沒有这个办法去驱除这些东西,”

沈言上前一步,蹲下身來,顿时嗅到一股臭味,一半是多日在此地沾染的灰尘污渍,另一半则是说明这金猿的腑脏估计生机开始慢慢的消散了,

“木灵诀,”沈言的指尖泛起一丝雷霆真气,真气的颜色居然不是蓝白色的雷霆之色,而是淡淡的青色,

他用这一缕木灵气触摸这些木藤,后者虽然靠着金猿体内的养分勉强还存活着,但毕竟金猿再如何强悍,也不可能让他们一直在自己的体内无限汲取养分了,

现在那些腑脏几乎都干涸,等到金猿一死,它们这些木藤自然也就烟消云散,

虽然植物无灵智,但它终归有求生之意,这是上苍赋予每一种生物的本能,

其实这金猿也有心思依靠自身的力量,强行从体内将这些木藤震出來,但可惜它力量最强盛的时候,这些木藤也正是刚刚被施放出來最强悍的时候,

施术者恐怖之极,这木藤它的的确确挣脱不开,

等到它自身的生命气息开始慢慢被汲取,腑脏开始衰弱的时候,如果他还有着最开始的力量,自然能将木藤震出來,但可惜两者的强弱几乎是在同时变化着的,

沈言现在所对付的木藤,就如同一个虽然强,但几乎已经受到了必死创伤,连反抗之力都沒有的强大修者,

鼎盛时期被施放出來的木藤他自然不能够驱除,但现在情况是那木藤已经步入了最老迈最衰弱的时候,只需要一把推力它就消散了,沈言若是做不到,那么施术者的修为恐怕已经到了让周天境大圆满强者都不及的程度,

“厚土诀,”

见木藤因为感受到木灵之气的欣喜而直接消除了自己的防备,沈言的指尖再度亮起一阵褐色的光芒,

当木藤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他已经被沈言土灵之气在无形之中全部困了起來,

这些木藤准备拼死挣扎,妄图突破土灵之气拉上金猿垫背的时候,沈言的指尖光芒转为了水蓝色,一缕寒气炸响,

“寒水诀,”

那些土灵之气仿佛瞬间被凝固了一般,这些木藤竟是沒有丝毫反抗之力,硬生生的被大堆凝固到极致的土灵之气给冻结了起來,

“锐金诀,”

沈言心头舒了一口气,最危险的地方因为木藤力量消散的比他想象还要大,竟然如此轻易的便度了过去,接下來的事情便简单了,

金色灵气如剑,直接斩断了所有扎根在金猿脏腑内的木藤,沈言自然不能连根拔除,否则那就得连金猿的腑脏一起割掉,

从脏腑内延伸出來的木藤尽皆掉落在地,迅速的枯萎了下來,而它们的根部,却仍然死死的扎在金猿的五脏六腑之内,

“烈焰诀,”

沈言的瞳孔微微紧了紧,淡红色的火灵气顺着金猿的眼耳等窍孔全部窜入了它的体内,

那些木藤生长出來其实并沒有伤口……因为它们是神通造就的东西,某些不合常理的地方自然也就合了常理,

沈言虽然已经无法顺着那些延伸出來的木藤将灵气送进去,但金猿还有这七窍,只要它不反抗,这些事情办起來自然很顺利,

这一缕火焰真气不大不小,仅仅维持着刚刚能顺着那些最后的一点点细微根须从内部将他们引燃的的地步,

到了这种情况之下,沈言几乎花费了整整一个时辰,才将每一寸根须燃烧殆尽而几乎沒有损伤到金猿的腑脏,

那些烧成了灰烬的木藤,自然也就沒有了什么影响,以金猿的强悍身体素质,完全可以将那些灰烬逼出体外,

木灵诱之,厚土困之,寒水固之,锐金斩之,烈焰除根之,

每一步几乎都是在沈言的预料之中,仅仅是比想象之中的还要简单了一些,并沒有发生什么意外,

那只金猿的呼吸渐渐变得平稳起來,沈言几乎能感觉到这大家伙体内疯狂的在恢复着,不由暗探这异兽的恢复能力之恐怖,

“好了……小家伙,你的家人我已经治好了,现在得去做正经的事儿了,”沈言笑了笑,旋即站起身來,

他除了对灵植法诀的掌握更深了一些,倒也沒有什么,不对……还莫名其妙的赔上了一根追风之羽,

可惜他依稀记得追风之羽能洞察人的气息,刚刚拿到手中便丢了,连尝试一番的机会都沒有,未免有些让人气郁之极,

“吱吱,”小家伙见沈言站起身來,目光四处转动了一下,旋即眸中闪过一丝亮色,而后吱吱的叫着唤住了后者,

“……还有什么事么,我真的有要事,沒时间陪你在这里浪费时间了,”沈言无奈的叹息了一口气,陡然间却愣住了,

那小金猿竟然……直接窜上石椅将那只似乎是它父亲的金猿头上的三根金色救命毫毛拔下來一根,而后上蹿下跳的跑到沈言身边,一脸感激的递给了他,

沈言愣了愣之后,旋即伸手接过,而后笑着长叹一声,

“谁说妖魔异类无情……我看这些妖魔异类在有些时候,比人类要有情有义的多了,”

言一是指青萝及木南山,言二便是指这不过还在成长期的暗影金猿知恩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