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五四灵识方面的神通

章 节三五四 灵识方面的神通

“糟了……”沈言站在一座不太高的小山头细细感觉着那丝变得越來越淡的气息,当终于再一次的察觉到的时候,他面色却有些难看,

“这个方向,若是沒弄错的话,是雪云沼泽的入口处之一,”沈言喃喃了起來,“雪云秘境似乎离此也并不远,”

“只是现在……叶东來和丹老他们过去做什么,”沈言自是不可能知道有两个不速之客跑进了雪云沼泽,引得众多势力尽皆前去探察,

所以叶东來突然出现在雪云沼泽这个方向,让他有些疑惑了起來,

按道理说现在局势不明朗,难不成就在自己昏迷的这数天事情有变,

沈言面色有些难看,

不因为其他,大长老交代过他,要找到叶东來而后去那个什么天机阁找洞天机,可以解了万剑之危,

敞若真的因为自己的疏忽而导致万剑宗受到了损伤,沈言却是不能原谅自己了,

一者对方是他的师尊而且对他授艺之恩,二者他话已出口,便自然要办得妥妥当当,

“不管了,虽然炼髓境巅峰的修为跑到雪云沼泽去的的确确有着危险,但想必所有势力此刻都暇自顾我,”

沈言咬了咬牙,而后直接纵身从山巅跃下,连体内的真气都沒有运转,就那么从上百丈的高空轰然落在地上,

地上顷刻间被这巨大的冲击力弄出两个深深的脚印以及周围塌陷了一大片,而沈言的身躯却是连椅都沒有椅一下,

当初他在骆驼山才什么修为,跳下來虽然依靠雷动九天拳法做了缓冲,但却沒有受到重伤,可想而知龙象金身的恐怖,

现在万牛之力集合于一体,从百丈高的山峰坠落下來,只怕也就能听个响,

他知道雪云沼泽的危险,之力再强面对那些周天境的强者,对方一个神通就能灭了他,不过沈言却非去不可,若为信之一字,纵死何妨,

“希望叶东來和丹老二人谨慎行事,还沒有和其他势力之人起了什么冲突,”

事到如今,沈言也只得一边往雪云沼泽赶去,一边暗自祈祷着了,

雪云沼泽范围虽大,但却不同边境这般,从何处进出都可以,所以各方势力几乎都在暗处,进入雪云沼泽,因为入口处只有九个的缘故,所以各方势力撞面是必然的,

沈言倒不是担心叶东來和丹老莽撞行事,前者能守着一株凡梨树七年想必心境自也不差,后者潜心炼丹,加上年龄历,自然懂得分寸,

但这种事情并非说是你懂分寸,你心性成熟就能罢免的,有些时候,若是各方势力起了冲突,就算不想牵扯进去,也得被牵扯进去,

身在局中不能幸免,说的便是这个道理,

区别只在于,运气好的顶多受点伤,运气不好被一大堆人围攻,只怕连性命都得交代在这里,

周天境的确很强,但当所有人都是周天境的情况下,也就算不得什么了,

……

“回來,”寒意凛然的雪云沼泽之内突然传出一声清冷的女子声音,随之出现的便是一道凌厉的指芒,

蝶依冷冷的看着被自己一指洞穿了脑袋的冰裂巨虫,准确的说是看着站在离巨虫尸体不过一寸之地,被吓得那本就阴暗的面色惨白到了让人渗然地步的洛成,

“我不是说过了,这雪云沼泽之类尽是杀机,你乱转悠什么,”

蝶依的话音依旧清冷,但分明沒有丝毫怒意,面对这样一个性格懦弱也就罢了,还不知进退走到这里还猖狂比的“主人”,她连发怒的心思都沒有了,

“我也只不过是周天境的修者罢了……保你周全也只是相对而言,你若在这样乱闯,说不准我俩都得丧命在此,”

洛成闻听此话,顿时一个激灵,从刚才和死亡擦肩而过的恐惧之中醒转了过來,而后脚步虚浮,颤颤巍巍的走到了蝶依的身后,

嗷呜

冰原雪狼的吼声在这到处都是白茫茫雾气的地方,显得有些让人心底发寒,被这么一吓,洛成身子猛然一抖,竟然是紧张的抓住了蝶依那一袭水秀云罗衫的衣角,小心翼翼的查探着四周,

蝶依心头暗叹一声,在心底奈的摇了摇头,

这洛成被吓成这般模样,倒也省了她不少心事,至于被抓住衣角之事,蝶依也就不怎么在意了,反正还沒有真正的侵犯到她,

如果洛成真的是宫主口中惜诵之主,死在这里的话,她万死难辞其咎,

“跟紧了,”

蝶依闭上双眸将灵识探出体外辨认了一下方向,而后踩着脚下的积雪往前走去,

……

“诸位,这里危机四伏,那两人窜入了深处也不知是为何,我们各方势力好不容易稳定下來分成许多组去寻找她们,但毕竟雪云沼泽太大了,这样找下去也不是个办法,”

雪云沼泽另一处,这里倒是沒有什么白茫茫的雾气,至于脚下的积雪也沒有那么深厚,多少还有些许的植物**在外,

这里大概站着二十余人,说话的是一个身穿红袍,头上带着一个红色道冠的修士,他说话的声音极其低沉,却带着一种身居高位的威严,

“屈掌门说的不错,这里实在太过于危险,所幸我们并沒有到深处,此刻倒是还沒有遇见高阶妖兽……”

“的确,那两人跑进了雪云沼泽之中,莫说沼泽本身极大,加之林木茂盛众多,丘陵沟壑层出不穷,单单再往深处去那些雪云迷雾也让人头痛不已啊,”

一个手中捏着拂尘的道人此话刚落,顿时更多人便附和了起來,

雪云沼泽之凶,一者乃妖兽的聚居地,二者是其内数的沼泽,三者就是这雪云迷雾了,前两者小心一些,总能避让开來,

一般的沼泽即便不小心踩在了上面,周天境修者也可以很快的脱离出來,但雪云迷雾萦绕四处,即便目力再好的人,也绝难看到十丈之外的情形,

“且听在下一眼,”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一个手中握着折扇的修者轻轻晃了晃手中的扇子,倒也不嫌在这种寒意凛然的地方未免会显得有些做作,

“灵玉公子有话不妨直说,”随着先前那头上顶着道冠的红袍修者话音出口,诸多修者顿时应和了起來,

那灵玉公子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而后再度摇了摇手中的折扇,旋即啪的一声将其合了起來,

“在下倒是侥幸习得过一门运用灵识类的神通,虽然肉眼看不见,但却可以将灵识蔓延出体外,”

灵玉公子话音刚落,人群之中顿时有一个青年皱了皱眉头,

敞若沈言在此,定能看出这个一直沒有说话隐藏在人群之内的青年便是他正在寻找的叶东來,而他身边须发斑白的丹老也赫然站在其中,

叶东來之所以皱眉,是觉得这灵玉公子未免有些太过于自负了,在众人因为同样的需要寻找那男女二人凑在一起,并任何靠得住的利益之下便说出自己有着一门运用灵识的神通,那自然会引起他人的觊觎,

灵识出体所有修者通过修炼自然都可以领悟,但要怎样去控制,让其到体外极远处探查到那里的情况,并且还传回自己的脑海之中,那就需要修习神通秘术了,

其实可以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灵识本身是沒有任何防御能力的一道意念,你控制到极致让他探察一个地方那绝对可以,

但不修行神通秘术,你就法让灵识通过神通独特的法则來将它所接触到的东西,回馈到你的脑海之类,

灵识虽然出自于自身,但它是神魂衍生之物,就像一个不懂说话的孩子,它看到的一切是它看到的,你将他放出体外探察某些东西,而后在将放出去的灵识收回來,是法知晓任何情况的,

因为你不知道它所带回來的那些东西都是些什么,就好像灵识回归识海之后,你脑海中所能看到的,就仿佛是一对序的乱码,或者说是某一个地方被分裂成数块,根本看不清到底那些碎片是些什么东西,

而灵识方面的某些神通,就是将这些碎片和序的乱码整理拼凑起來的媒介,

那些碎片按照本來的轨迹很位置拼凑起來之后,你就会知道……哦,这里的情况是这个样子的,

所以灵识方面的神通秘术,也的的确确是很珍贵的,

果不其然,叶东來刚刚皱起眉头,四周的一些修者面色顿然发生了一些变化,连带着先前舒缓的气氛都紧张了不少,

那灵玉公子好似沒有察觉到一般,轻轻的再度挥动起手中的折扇,

“我灵华派的秘术,自然可以轻易的看透这些沼泽里的迷雾,”灵玉公子不知是意还是有意,“……大家不必担心,就算灵玉掌握不精,不小心将大家带进了绝境,也绝不会让大家陪我一起送命的,”

叶东來闻听此话,自嘲的笑了笑,倒是自己瞎操心了,这灵玉公子天赋高,达到周天境的时间也只是个晚辈,但能被宗门派來处理现在局势的人,哪会有易于之辈,

一句话点明了两点,一,这是我灵华派的秘术,你们抢去也就罢了,但我灵华派必然会追究到底,二,我掌握不精,传授出去的东西可不知道是对是错……不让你们同我一起送命,那自然是等着你们自己在这雪云沼泽里乱跑而丧命了,

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上,这些周天境的修者又不是白痴,当然也就按住了自己的贪婪之心,而且先前那些心中已经计较起來的修者,更是不动声色,直接带过了这个话題,

“灵玉公子哪里的话,我们二十五人既然一起去寻找那一男一女,自然要共同进退,好了,既然有办法解决之后的迷雾,我们也就不在此地耽搁了,免得那一男一女敞若真的是某个势力知道消息之后派进來的人,被其他人抢先找到可就糟了,”

红袍修者哈哈笑着打了个圆场,众人尽皆点头应是,

灵玉公子嘴上笑容依旧,同众人点头示意之后,当先在前带起了路來,

ps:任何东西都是需要相应的技巧和方法的,灵识的使用在仙誓里也是必须要通过相应的秘术和神通才能起到应有的作用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