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五五再遇

章 节三五五 再遇

“……果真是在这附近么,”雪云边境一座极其雄伟的山峰脚下,站着一位背负着长剑的儒雅中年男子,面色平淡,但眼神之中却带着一丝淡淡的森然,

“若是这样的话,我恐怕很快便能将你抓出來呢……”

儒雅中年男子云淡风轻的笑了笑,旋即望了一眼面前山峰上的诸多洞口,却并沒有进入其内查探一番,

“御剑乘风,敕,”

话音落罢,中年男子背上的长剑争鸣出鞘,而后直接悬浮在他的面前,男子轻轻一纵,便踩在了剑身之上,

倏然那灵剑便化作一缕虹光,朝着雪云沼泽的方向而去,顷刻间不见了踪影,

……

“怎么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沈言皱着眉头停下了脚步,这里距离雪云沼泽的入口处已经不远了,他倒也不敢猖狂的大肆乱闯,再碰上先前那个肥胖修者一般的人,只怕大长老也不会凑巧的再救他一次了,

“看來叶东來他们很可能出事了,我得赶快找他他们才是,”

沈言如何不急,大长老那边的意思已经很明朗了,我抽不开身,这次的万剑宗之危,我相信你能出面请來洞天机解决掉,

自己也满口答……不对,好像自己根本就沒有拒绝的机会,沈言晃了晃脑袋,将这个莫名其妙的想法抛诸脑后,

总而言之,论出于哪一个方面,洞天机他都要找到,而找到这个人的前提就得先见到叶东來,否则一切都是空谈罢了,

沈言也不再多想,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四周,而后朝着那淡淡的凡梨树气息传來的方向挪动着脚步,

“咦……”沈言在一处岔路口停顿住脚步,他左侧这条路极其幽深,但比通往雪云沼泽入口处的这条道路要狭窄了不少,

“想必这应当便是往那雪云秘境去的路了……”沈言自语之间倒也沒有掩饰自己的声音,因为这和他寻找叶东來的事情关,也沒什么可注意的,

“……你要去雪云秘境么,”沈言下了一大跳,猛然转过身來,才终于看清了说出这句话之人的脸庞,他的瞳孔顿然一缩,

云拾霜,她怎么会來这里,莫非也想要试试运气进入雪云秘境么,沈言心中筹思了起來,转瞬却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且不说云拾霜的修为不过塑体阶二层,单单是他父亲云睿变不可能让她跑來这里,

沈言筹思了片刻,却是沒有想出个所以然來,不过旋即他又自嘲一笑,自己的事情都暇他顾呢,怎么还担心起别人來了,

“我只是來此地找一个人罢了,”沈言倒也沒有隐瞒自己此行的目的,反正他也沒说出來自己要找谁,

云拾霜神色有些黯然的点了点头,

“你……不认识我,”沈言的声音有些惊讶,云拾霜的模样并不像是装出來的,

“嗯,”云拾霜听到他的话,有些莫名其妙的抬起了头來,入目的是一张清俊,略显稚嫩的消瘦脸庞,还有一对深邃比的眸子,

自己应该认识他么,云拾霜反而心底纳闷的道,不过转瞬只见她神色一亮,女孩家联想起某薪面的事情來,绝对超乎他人的想象,

沈言心底疑惑了片刻,顿然明白,自己的身体必然是在吸收九转金丹药力的时候,将面上那些用來遮掩本來面目的东西给全部弄掉了,

现在出现在云拾霜面前的是自己的本來面目,后者自是不认识的,

“哦,只是看见姑娘一个人在此地徘徊,却询问我是否进入雪云秘境之内,只道姑娘以前见过在下,”沈言斟酌了一下,给了一个显得不那么容易被拆穿的答案,

“……我们的确见过面,”云拾霜心中一动,而后柔柔的道,

“哦,”沈言身形略微一滞,难道这女的将自己给认出來了不成,不行不行,得赶快离开,免得还要和她纠缠,

这种女人沒触怒自己的底线,也沒有什么对不起自己的地方,偏偏他父亲还想请自己做云家的客卿,在沈言看來简直再难缠不过了,

“……姑娘折煞在下了,我先前所言并非轻浮之举,却是因为游历四方结实的朋友极多,但却不能一一记在心中,所以才会有此一问,”

沈言微微拱手,以示歉意,

难道自己认错了,不过这人的声音的确蛮像那个家伙的,

云拾霜偏着脑袋想了想,旋即遗憾的摇了摇头,她來此地也有一天有余了,却压根就连一个人的影子都沒看见,

这倒是不怪云拾霜运气太好遇不到其他修者,而是因为大多数修者早就在她赶來此地之前就跟着蝶依她们进入了雪云沼泽,

因而这里自然是人的,

沈言先前一瞬间想明白自己身份暴露,所以语气早就稍稍的做了一些改变,所以只有询问的那一句是步须臾身份时候的语气,之后就是他本來的声音了,

两者之间差异不大,云拾霜虽然略微感觉有些相似,但沈言此刻彬彬有礼的举动的确和步须臾不羁的模样相去甚远,所以一时之间倒也沒有暴露,

“你先前还问我是不是见过你,我不是的确见过你么,怎生得现在你又变得不认识我了,”云拾霜却还沒有完全放弃,有些不甘心的再度追问了一句,

沈言头疼的皱了皱眉头,聪明的沒有接这个话題,而是将女子的注意力转移了开來,

“姑娘先前问我是否要进入这雪云边境,是否也是为了寻人,”

云拾霜果然被这一句话吸引到了注意力,于是点了点头,也不再去纠结先前的问題,毕竟一天多的时间沒有看见任何一个修者,也的确让她有些颓然了,

“却不知姑娘所寻之人是谁,说不得在下便凑巧认识他,”

云拾霜顿时露出了一丝希冀,这个男子说他游历四方,说不得便见过那步须臾,敞若真能争取到那样一个潜力巨大的年轻修者,且不说能否真的让她们云家重归本族,但至少也能在日后将云家的势力推上一个新的高度,

支撑硕大的一个云家,也着实为难了云睿大半辈子,至少云拾霜不想再看到自己父亲每每有时候人的时候,一副长吁短叹的模样,

“唔”云拾霜手指点在樱唇之上,而后想了想,“那个人大概二十余岁的年纪,面色青黄,身形瘦弱,他的名字叫做步须臾,”

沈言听闻此话,心中暗叫一声果然贼心不死是为自己而來,想让自己帮他们云家……也不至于跑來这雪云秘境寻他吧,

不过能想到他可能回來雪云边境这一筹,倒也着实难为了对方,

“步须臾,可是人称须臾上青天的青面郎君步须臾,”沈言佯作沉吟的模样,半响之后方才恍然大悟的呼道,

“须臾上青天,”云拾霜心底暗自筹到,原來对方的名字是因此而來么,倒是青面郎君的外号,同齐云镇等人所起的一样,

“不错,我想定然是他,”

沈言暗自松了一口气,他之所以说一大堆的目的,就是为了证明自己连对方的名字和來历等等都知道,可见我自然不是在骗你,

所幸云拾霜虽然心思也玲珑,却也因为突然有了希望,加上沈言言之凿凿,佯装出來的神情实在太过于真切,所以她自然放下了其他的心思,

“步须臾……我想想看,”

沈言既然要装,自然要装得像,先前说了自己认识的人太多,那就不能一下子便想起來,而是要做出一副冥思苦想的模样,才能让面前的女子不去怀疑,

“……对了,”

“怎么,你见过他么,可知道他去了何处么,”云拾霜见沈言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有些心切的一连问了数个为什么,

沈言摸了摸鼻子,心头略微有些荡漾了起來……这姑娘莫非只见了我一面,便被咱的风度和气质给吸引住了,

果不其然,外貌果真不是太过重要的东西,

当然……沈言只是小小的自恋一下而已,不可能真的对云拾霜动什么心思,

他心里,能称之为爱人和娶來做妻子的女人,至始至终,前世今生都只有一人而已,那便是柳霓裳,

“……姑娘你这一连数个问題倒让在下不知从何答起了,莫非你是对我那须臾兄弟生起了什么仰慕之心,想要同他做一对神仙眷侣,”

令沈言惊奇的是,云拾霜听他说完这番话,竟是面不改色的点了点头,

“既然你和那步须臾是朋友,便请你转告他……只要他肯帮我云家,那么不单单是我,我云家的女子也任由他挑选,”

云拾霜甚至连丝毫的羞怯和愠怒都沒有,这番神情也的的确确告诉了沈言,我自然不是对他有什么仰慕之情,只是一种变相的交易而已,

沈言听闻此话,心头顿然冷笑了起來,

“这可不巧……步须臾他本來是想來此进入雪云秘境的,但却知道了这里各方势力云集,于是也就改道往东南方向而去了,”

沈言之所以耽搁半天,就是为了让云拾霜打消这个念头回齐云镇去,虽然对对方沒有什么其他的意思,但毕竟认识,自然也不想她呆在如此危险的地方,免得不小心送了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