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五七花间解语黯黯愁

独步苍澜 三五七 花间解语黯黯愁

“你图什么。”见一脸凄楚的云拾霜缓缓的便要解开自己的衣衫。看其模样也并非做作。沈言后退一步。终究还是叹了一口气。

云拾霜蓦地抬起头來。眼角挂着两行清泪。但她看见的却是站在一旁一脸平静的沈言。那对眸子。清澈和深邃到极点。

“你……”

“我只是想要试试你的底线在哪里罢了。”沈言摇了摇头。“谁能料到你竟然执着到这样的地步。”

“好吧……说说看。你图什么。为了什么。”

“我……”云拾霜心中泛过一丝异样。沈言忽然变成这种模样。反倒让她有些患得患失。紧紧咬着嘴唇半响之后。她却是缓缓摇头。

“我也不知道自己图什么。或许只是想要帮父亲达成夙愿吧。为了……”

“为了家族。”沈言嗤笑一声。

“不是的。”云拾霜反驳道。“尽管我根本连守护任何人的资格都沒有。但我还是想要尽自己最大的一份力。”

沈言默然。

守护某些人和物的资格。他……有么。也许有。也许沒有。但毫无疑问。云拾霜这番简简单单的话。却的的确确触动了他心底的某些东西。

“多说无益。”

沈言虽然心底有些唏嘘。但面上神色却未有丝毫的变化。

云拾霜终究还是沒有再纠缠下去。做到这样的地步已经是她所能付出的一切了。当她眼底的神采终于转为落寞的时候。沈言的下一句话。却让她不可置信的将目光死死落在了面前男子这张清秀的脸庞之上。

“你现在即刻动身会齐云镇去。至于帮你云家的事情。在我这边的事情了却之后。我会去云家走一遭的。”

沈言的声音很平淡。好似在叙述一件自己本就该去做的事情一般。

“你……”

云拾霜微微一愣。

“你处理这边的事情。需要多久……我。我可以等你的。”

沈言猛的将目光落在她的秀目之上。云拾霜微微一触便将眼神偏了开來。

“不必。此事少则一二月功夫。多则半年时日。我知道你是怕我敷衍你……”沈言见此。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

“沒有……我只是……”云拾霜神色一变。正要解释。却被沈言直接打断了话语。

“不是便回去吧。这里。真的很危险。”沈言沉声道。连他自己都摸不清深浅的危险。“我沈言说出的话。便一定会做到。”

沈言话音落罢。身形一晃。须臾青天步踩出。竟是瞬息消失在云拾霜的视线里。

“谢谢……”

云拾霜抬了抬手。似乎想要喊出声來。但终究还是轻轻放了下來。而后低着头轻声呢喃道。

片刻之后。云拾霜平复好心情。便准备离开这个沈言口中很危险的地方。

当她转过身去的时候。却陡然愣在原地。

“唔~不是。”一个儒雅的中年男子脚踩一柄长剑。漂浮在她的面前。平静的话音之中。却蕴藏着一种让人心中瑟瑟的森然。

“不过这气息……也罢。”

男子沉吟了片刻。右手伸出两指。在身前竖起。

“御剑。引灵动。”

他话音落罢。脚下的长剑争鸣一声。竟是爆出一阵毫光。而后直接化为剑形落在云拾霜的脚下。将其托了起來。

而后瞬息间。二人的身形直接破进长天。沒入云中往雪云沼泽的方向而去。

站在剑光之上的云拾霜发现自己从一开始便根本动弹不了分毫。连一句话都无法说出口。她站在剑光之上纵然惊慌不已。但慢慢的也渐渐平复下來。

不过对方为何要抓她。连她自己也是莫名其妙之极。

中年男子双手负在身后。静静的看着身侧不断后退的云雾。嘴角却是喃喃自语了起來。

“一道气息变两道。雪云之内的那一位倒是乖巧。吾轻易便能寻得踪迹。只是这后一位的气息时强时弱。却是有些麻烦。”

“这女子虽不知与他有何关系。但既然身体之上沾染了他的气息。想必两者之间必然有所联系……只是现在。先去寻谁。”

片刻之后。男子的目光再度从疑惑变为平淡。

“也罢。先去寻得在雪云之内的那一位。至于此人……便暂且先放一放吧。”

……

沈言倒是不知天穹之上有人御剑凌空。刚才已经从他头顶上的云层中飞过了。若是他的气息明灭不定。只怕早已被对方擒住了。

他此刻才发现。脚下这一条路虽然是直接通往雪云沼泽的入口。但对他來说也还有着很远的距离。毕竟周天境修者的速度极其之快。比他要胜了数筹。

“哎……师尊也不知道是遇到了什么麻烦。让我一人來处理万剑宗的事情。倒也真是足够看的起我了。”

疑惑归疑惑。抱怨归抱怨。沈言毕竟还沒有忘了正事。现在大部分修者进入了雪云沼泽内。此地甚至根本看不见谁人踪影。所以他也是毫无顾忌的尽情施展着须臾青天步法。

……

上云城内。上云楼中。

一位黑衫男子持着手中的杯盏。目光中泛着一丝踌躇。半响之后。他终于一口饮下了杯中之酒。眉宇间的神色也化为坚定。

“死亡剑道臻至瓶颈。若要水磨工夫去突破。只怕三五年时日都是少的……而今雪云秘境开启在即。我非大门派弟子。也唯有此等情况下才有机会进入其中。”

希麟的目光闪烁不定。

“错过了这一次周天境强者齐聚雪云带來的恐慌和不安。只怕是不会再出现让我这等散修进入雪云秘境之中的机会了。”

“……炼髓境九重天……换血换血。若是寻常妖兽血脉。我又如何入得了眼。传闻那雪云秘境之内。有强者封存其内的强大妖兽精血……若能得到赤金蛟。鲤虎这类妖兽的精血來感悟。日后步入换血境界。方才可堪造就。”

希麟喃喃自语半响。终于是下定了决心。再不迟疑。直接离开了上云城……往他刚刚离开不久的雪云边境赶去。

但这一次的目的不是去边境历练。而是去雪云秘境碰一碰际遇。

成则换血之后成就无限。若是不成。也只能观想一些寻常妖兽的血脉步入换血境了。

……

“蝶……蝶依……咱们……”洛成颤颤巍巍的打量着四周。耳畔不时传來的嘶吼和低鸣声让他心惊胆颤。

“咱们不如还是回去吧。那赤金蛟连万剑宗的长老都不是对手。你又如何去取它的精血。我日后步入换血境。找一个次一些的妖兽來让血脉入灵。也是可以的。”

蝶依猛然停下脚步。绝美的眸子死死盯着那个让她从难以置信到厌恶。到不屑的家伙。深深吸了一口四周的冷风。方才平定下心情。

“修者逆天而行。与天地争命。若有这等颓然败退之心。那又何必修行。既然说了是來取赤金蛟血的。那我自然有办法。你且跟着我便是。等到取得赤金蛟血之后。我们便回百花谷。”

蝶依心中暗自加了一句。回谷之后便闭死关。

“哦……哦哦……”蝶依虽然并未真个发怒。但毕竟语气也带上了一丝愠然。洛成倒是第一次看见她这种神情和语气。于是躲躲闪闪的看着四周结结巴巴的应道。

“我身上带有隐气香。只要不是当面撞上。那些妖兽便不能依靠它们的长处。。嗅觉來寻找到我们。”

蝶依见他模样。转过身去连多看一眼的心思都欠奉。

“你不离我身边七尺之地。便不会有危险。敞若落入了沼泽之中。我也有把握救你出來……但若是离开这个距离。我也就不敢保证了。”

洛成听闻此话。方才惊呼一声。看见蝶依已然准备继续往前走去。两者之间已有三五步距离。当下急急忙忙的追上了前去。再不敢有半分迟疑。

一路上他们遇到的沼泽和莫名其妙的毒虫。隐藏在其中的妖兽。当真是吓煞了洛成这个在万剑宗呆了许多年的小弟子。

蝶依心头暗自鄙夷的笑了笑。却是回忆着脑海中依稀的路线來。不过这雪云沼泽实在是太过庞大。就算她有着通往那赤金蛟所在之处的详细路线图。也是无法轻而易举便找到和脑海记忆里互相对应的地点的。

为今之计只有慢慢寻找。不过她却不知。聚集在雪云边境的各方势力派來的周天境强者。虽沒有尽皆跑到雪云沼泽來。但至少也有七八成在找她们二人。

蝶依也的的确确如同那兰花病公子所说的一般。并不知道这里已经是各方云集了。否则她只怕也不会大大咧咧的便闯进雪云沼泽之内了。

……

雪云沼泽深处。

一处繁花似锦。仿佛在春暖花开的南国。在一处遍地青玉花的山脚。站立着一位身形纤瘦的女子。

她一袭青色云萝衫。面庞之上尽是凄楚和无助……但即便这种种纠葛在一起的复杂神色。都沒有隐藏她眉宇间的那一抹因回忆而泛起的淡淡笑意。

“……抱歉呢……看來的的确确是无缘再见了……若还有來生。等到那个时候……等到來生遇见你的时候。我定然不会再放手了……”

此时已近深夜……这一片区域因为沒有风雪和雪云迷雾的缘故。所以从天穹落下的月光。在这孤寂的雪云沼泽之内显得分外醉人。

女子身周有着一圈淡淡荡漾的光幕。时隐时现。即便隔着这光幕有些朦胧。但她依然怔怔的看着天空那一轮弦月。

许久之后。她的樱唇微微颤动。低吟出声。

“……一场清宵一场梦。月隐云中。何事怨秋风。花间解语黯黯愁。无端來去。至不过人事两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