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五八千虚灵幻阵

独步苍澜 三五八 千虚灵幻阵

“……灵玉公子。你此举何意。”

红袍修者和众人尽皆愤怒的盯着在这冰天雪地里还轻轻摇晃着手中折扇的灵玉公子。大声的怒喝道。

叶东來以及丹老相视一眼。却是沉默了下來。

“呵~很简单……敞若你们都死在这千虚幻灵阵之中。那我灵华派自然要省却不少的力气。”灵玉公子嗤笑一声。合上手中折扇。

他距离众人紧一步之隔。就这一线之隔便是阵法内外的分界线。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他的脸庞之上。但却根本不敢轻举妄动。阵法借天地之势。阵道修者同级别绝对弱到极点。但若阵成。总有千军万马。亦是不堪一击。

“诸位……你们沒有什么想问的么。那真是可惜呢。我本以为你们会有很多疑问呢……”灵玉公子耸了耸肩。一脸遗憾的道。

叶东來见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微微上前一步。

“在下很好奇。你是什么时候布下这阵法的。”叶东來的神色之间沒有丝毫异样。他并非想知道这一点。而是想借助说话的时间略微稳定一下局势。

乱作一团粥。只会死的更快。

但其他人却不如他这般想。灵玉什么时候布下这阵法的。而且……他在众人面前。一直都沒有提过自己对阵道有所触及。

也不怪无人心疑。阵道修者都是瑰宝。是护持宗门的存在。只要有阵法。一个人便能抵得上数十上百同阶修者。自然沒有哪个门派会将他们派到这种地方來查探局势。

灵华派行事一贯迥异。能有如此大胆之举倒也在情理之中。

“阵法。唔~”灵玉公子见叶东來目光平静之极。不由有些索然的笑了笑。“想必诸位都认为。这阵法乃是我灵华派其他人先行布下的吧。”

众人闻言虽未有动作。但大多数人心中的确是如此想法。

“喔。那可就让诸位失望了……”灵玉公子一脸的不好意思。他目光中的睿智灵动比之先前说出要带路之时流露出來的莽撞。简直就似两个人。

“这沼泽之内雪云迷雾萦绕不散。我只不过是來來回回的带着大家在原地绕了几个圈子而已……布阵法。其实也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嘛。”

灵玉公子的笑容中。带着一抹不屑和嘲笑。

叶东來眼底泛过一丝精芒。好厉害的算计。怪不得他灵识离体数丈也感觉不到什么。他虽有灵识运用之法。但却无意让他人得知。所以并沒有将灵识过于外放。

因此灵玉公子一路在这迷雾之内绕來绕去。这些修者根本看不清远处有什么。自然不会晓得他沿路做了多少手脚。

阵法设立之处一般是感觉不到任何危险的。只有踏入其中才会知晓。更何况灵玉在此地还是现布阵法。等到此刻阵成。众人才终于觉察到了危险。

当然不是说除灵玉之外的众人都是白痴。因为沒人料得到灵华派的野心居然大到这等地步。派一个阵道高手來。竟是为了让其他势力之人受到一定程度上的折损。

而且这灵玉心机城府无一不是上上。加之阵法一道修为极高。更是难得的人才。若非那等神鬼莫测之辈。谁能料到灵华派会将派这样一个阵道天才來此。

另外就是这些人都有自信。除了遇见妖族。绝不会有危险。

先前众人尽皆生出贪婪之心。想要逼问出灵玉公子修炼灵识方面的神通却不了了之的情况。也正是大家都各有顾忌。

可灵华派偏偏就敢……一个阵法困住所有人。只要不是倒霉的再碰见一个其他势力的阵道强者。几乎不可能会有人逃得掉。

无人能逃掉将此事传扬出去的话。所谓的得罪各方势力之言。自然也就无从说起。

“你们说……我该怎样处置你们呢。”灵玉公子的眼中露出一丝茫然。但言语间的森然寒意却毫不掩饰。

“剥皮。断筋截脉。腐毒。”每一个词语说出來。都让众人心头忍不住的微微一颤。这些招数一个比一个狠。

剥皮且不说。对于周天境修者來说。至多也就是疼痛而已。要不了多久皮肤都会再生出來。

至于断筋截脉。便是废你的修为。不是那种破碎丹田的废……而是某一个地方。断掉左手的筋骨。用秘法截取经脉。你的左手便直接废了。

若是沒有超越了施术之人数倍的修为。或者知道对方是以什么方式去截断经脉的。否则你的左手便如同寻常人一样。

好吧……先用断筋截脉的手法将你全身上下的经脉全部截断阻隔。让你丹田不废。有着修者强大的生命能力。却偏偏除了生命力之外就如同一个常人。

之后再用那些对付俗世之人的手段。凌迟也好。剥皮撒盐也罢……这些东西你都得忍下來。而且因为丹田沒有废的缘故。你偏偏就是头脑无比的清醒。生命力无比的强大……

死不了。而且这种痛苦在头脑不会对疼痛麻木反而越來越清晰的情况之下。绝对会让你想要一刀杀了自己。

折磨到了最后……再给你下点“腐毒”。会让你因为强大的生命力。生生的忍受一两天。乃至三四天自己的身体一点点的化为脓水是什么样的感觉……

灵玉公子就算沒有那本來是毁尸灭迹。但因为断筋截脉手法变成了折磨人的“腐毒”。但就算剥皮等手段。这些一贯依靠真气修复伤势的修者一旦沒有了这些手段。只怕面对这样的痛苦。连某些硬骨头的常人都不如。

“啧啧啧~”

“怕了呢……你怕了。”灵玉公子指着一个面色有些发白。额头渗出冷汗的修者。轻声笑了起來。

“呦~你也怕了。怕什么……很好玩的。本公子肯定不会让你们那么容易的就死我的手中……”他语气虽然带有笑意。但却让人知道了什么叫做不寒而栗。

“灵玉公子……你。你到底想干什么。。”

红袍修者。苍雨郡一个二流门派火云门的掌门屈池。恨恨的盯着灵玉道。

“我。”灵玉公子诧异的指了指自己。旋即摇了摇头。

“怎么是我想干什么呢……应该是你们想让我做些什么……”灵玉公子说道此处。手中折扇唰的一声打开。他的声音也变得冰冷下來。

“签订血契奴役阵法臣服。或者受尽折辱而死。选择吧。”

……

“痴心妄想。。。”一个面色傲然的褐色衣衫男子。一声怒喝。眸子里竟是沒有丝毫的惧意。他手中长剑猛的朝面前不过数尺之隔的灵玉公子斩去。这番攻势來的极快。大多数修者甚至都沒有反应过來。

“哦。”灵玉公子轻轻低下了头來。额前的发梢遮掩住了自己的眸子。沒有人能看清其中隐藏着的戾气。

“既然阁下不知死活……”

灵玉公子赫然抬起头來。手中折扇再度合起。指着那褐色衣衫的男子。

“千虚灵幻。。扇影绝杀。”

话音落罢。那褐色衣衫男子的身周竟是倏然幻化出无数扇影。层层扇影飞速的绕着男子飞舞起來。但见得华光流窜。根本看不清其中景象。

扇影消散。那刚刚从地上跃起的褐色衣衫男子。轰然落在地面之上。整个人全身上下的衣衫尽碎。而且全身上下再找不到丝毫完整干净的地方。

每一道伤口都极其的光华。而且排列的极其整齐。他身体之内的鲜血完全将他给掩埋了起來。连丝毫本來的面目都看不出來。

嘶~

众人尽皆是倒抽了一口冷气。虽大多数人是周天境修者。但终归见识过阵法一道的恐怖力量之人毕竟也少。亲眼见识过同等级强者布置出來的杀阵自然不可能会有。所以面对这如此震撼的情形。再沒有谁想要强自出头了。

“唔~”灵玉公子啧啧叹息了一口气。“千虚灵幻阵法。乃是幻阵与杀阵合为一体的阵法。可幻化出千万种攻击手段。”

“不知道你们……够我动用这阵法的威能几次。”

一阵沉默。

“灵玉……公子。在下认栽。愿意尊公子为主。签订那血气奴役阵法。”半响之后。一位面色泛黄。身材健硕的男子沉闷道。

“好好好。”灵玉公子一连说了三个好字。“本公子日后自少不得你好处。也罢。你且先出來……我这便同你签订契约阵法。”

灵玉公子折扇轻挥。所有人顿时察觉到那健硕的汉子身上泛起一丝奇特的波动。后者脸上也是闪过一丝激动。然后果然踏出了那灵光幻彩的阵法边缘。

灵玉公子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看模样自是等着这汉子亲自上前來。

后者深深吸了一口气。便是大踏步朝灵玉公子而去。待得两人相距不过一尺距离之时。这壮硕修者手中猛然出现一柄灵刀。朝着灵玉公子斩去。

刀芒厚重之极。只听见一声争鸣。灵玉公子便直接被……斩成了两半。

那壮硕汉子一愣。旋即哈哈大笑了起來。到了他们这等地步。又哪里有人是简单之辈。怎可能轻易便臣服他人。

“哈哈哈……”不过顷刻之间。比他还要狂妄的笑声却从他的身侧传了出來。那里渐渐的浮现出一个人的身影。若不是灵玉公子。却又是谁。

“都说了这千虚灵幻阵法乃是幻杀合一。你真以为本公子便会如此轻易相信了你们这群一个比一个狡猾的老狐狸。”

“给你了机会但你却不知珍惜。也罢……”

“千虚灵幻。。极光怒。”

灵玉公子话音落罢。好似阵法瞬间扩大了无数倍。又好似那汉子根本沒有走出阵法一般……阵法之内那流转的光辉顷刻间凝聚在一起。而后瞬间穿透了这壮硕修者的后背。光华闪烁之间。后者的身躯竟然缓缓化为了灰烬。飘散在天地之间。

若说先前所有人只是震撼的话。那么此刻望向灵玉公子的目光。已是惊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