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五九惊世帝皇拳

独步苍澜 三五九 惊世帝皇拳

“东來。这……如何是好。”丹老眼见那灵玉公子的威风。却是有些不知所措了起來。他纵然年岁比叶东來年长。但见识却不一定比后者多。

丹师若是历练四方之流。自然阅历极多。不过丹老乃是万剑宗的长老。自然只需要潜心炼丹罢了。

甚至于大多数事务也都无须他來处理……这样一來。有利有弊。好处是丹老他有大把的空闲时间。至于坏处就是炼丹炼久了。自然沒有了相应的时间去增长自己的阅历和眼界。

灵玉公子是周天境。但至多也便是大成。还未至圆满。

但阵之一道讲究的便是以小势借大势。人力有穷。可苍天之力无尽。周天境阵道高手布下的杀阵。理论上來说。只要不是面对同样懂得阵法的修者。他在自己修为往上三个阶层之内。便是无敌的存在。

灵玉公子纵然不是大成周天境。只是小成境界。但他依靠这千虚灵幻阵。运转到极限程度之下。却是足以灭杀大圆满之境的修者。

大圆满之上便是周天晶障。这一个境界已经臻至无数人所能达到的巅峰。

万剑宗十二剑峰长老皆是周天境。但大圆满之境的有几人。不过楚青衫。衍天辰以及李敬之这三人而已。

至于大长老。因为从未在人前显露实力。所以根本沒有人能估计的出來。

不过由此可见。大圆满之境的周天强者。绝对是一个门派的巅峰力量。可想而知。这些门派派來查探局势的修者。自然不会有大圆满之境的恐怖存在。

所以灵玉公子此刻几乎就是等同于无敌的存在。只要在这阵法之中。他便能一招灭杀任何修者。

“静观其变。”

叶东來眸子里倒是沒有露出任何惊惧之色。甚至连本该有的震撼都不存在。仿佛那两个修者。本來就应该这样陨落似的。

“诸位……考虑的如何了。”灵玉公子的声音再一次响了起來。“我的耐性可是有限度的。我数十声。若大家都是铁骨铮铮的汉子。那灵玉自然也就只能憾然的送你们去阴曹地府了……”

“十、九、八……”

灵玉的声音几乎沒有停顿。转眼间便念到了五。

“在下愿意臣服。望公子饶命。”一个眉眼之间有些阴厉的男子不再迟疑。直接跪伏在地。而后大声的道。

他的选择谈不上懦弱或者苟且。只是面对生与死的抉择罢了。这样的情况下。沒有谁有资格去嘲笑别人的选择是什么。

要么放弃尊严求一条生路。要么数百年修为付诸东流烟消云散。

“我也愿意臣服……”

“还有我。”

所有的事情最难的便是第一步。既然有人带了头臣服。大部分修者自不会用自己的性命來表现所谓的硬气。

效命于灵玉又如何。年纪轻轻便又此等心机手段。认对方为主。似乎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

转瞬之间。二十余位修者竟然跪倒了大半。只有寥寥几人鹤立鸡群般的站立在原地。除了叶东來外。其余数人神色之间都有着踌躇之色。

丹老倒不是那样容易屈服的。他这种丹师对性命反而沒有那些强权在握的修者看得重。之所以面露踌躇。是觉得如果自己和叶东來身陨。那么万剑宗想要知道现在的局势。只怕也不是那样容易了。

更何况。万剑宗前前后后來到此地的修者也不少。但领头的周天境强者。也唯有他们二人罢了。

一旦他们身陨。势必情势大乱。一人生死事小。敞若让整个万剑宗因为他们的缘故而在这一次的角逐之中落在了最后。丹老怕是死不瞑目了。

“三、二……”

“我们也愿意臣服。”

剩余的数人中。两名修者对视一眼。终归觉得就这样陨落未免太过可惜。于是乎相继跪倒在地。表示愿意尊灵玉为主。

灵玉公子话音陡然停顿。此时场中还站立着的。唯有三人而已。

叶东來、丹老、还有一个穿着有些破烂的青年。

(真是让人无奈啊。)叶东來的眉宇之间噙着一抹无奈之色。随着脑海中的思绪转动。他的袖中缓缓露出了一张暗金色的符纸。

“你们……是在挑衅我么。”灵玉公子显然有些生气。他温润的面庞之上也流露出一丝阴鸷之色。

“蚍蜉撼树。”

各大郡地宗门何其之多。灵玉公子不认识的人自然也是很多的。比如他面前站立着的这三人。他都不认识。

但此刻低沉的声音却是从那个最年轻。穿着有些破烂的青年口中传出來的。对方身上的气息很厚重。几乎感受不到任何的危险杀机。所以灵玉公子沒有丝毫在意。

不过他却被这句话给激怒了。蚍蜉撼树的下一句是什么。他这种风流倜傥之辈自然知晓……对方的意思很显然是在说他。不自量力。

“放肆。尔等三人死生尽皆在我手中。倒要看看是谁不自量力。”

衣衫破烂的青年陡然抬起了头來。眸子里泛起一丝凶戾。

“惊世帝皇拳。”

青年低吟一声。拳上金芒乍现。模糊之间竟似有龙鸣之声。他身形后退一步。双脚稳稳的支撑在地。而后目光死死的盯着前方。

吼~~

拳出。一声惊天动地的龙吟响彻天地。一种厚重和沧桑的山河之意从青年的拳上喷薄而出。汹涌澎湃的朝着他的正前方轰去。

但那里却是什么都沒有……灵玉公子是在他的身侧。这一拳击出。仿佛是青年在宣泄自己的怒意和不屑。

所有跪伏在地的修者眼中都有着不屑。这一拳霸气凛然。江河之意已经臻至大成。但一开始就打偏了方向。注定只能是无用之功。

吼~~

那厚重的金黄色江河拳意直接轰击在虚空之上。再一声龙吟响起。拳芒竟化为一条虚幻的神龙。在龙吟声中。直接冲上了天阙。而后消散在天空中。

“噗。。”

本该什么都沒有的虚空之中。一个身影陡然从其中被轰击了出來。一口鲜血随着天空之上的神龙虚影消散之后。陡然溅落在洁白的雪地之上。鲜红耀眼。

灵玉公子温润的面庞已然转为了苍白。他手中的折扇掉落在地面之上。呆呆的看着双脚死死扎在地上。缓缓将右拳收回的青年。神色之间尽是震惊和难以置信。

“你……怎会知晓……我的藏身之所。”

青年缓缓的抬起头來。神色一如既往的平淡。但此刻却无人再敢轻视于他。

“我心澄明。眼观天地。自不受这拙劣幻境的影响。”

灵玉公子惨笑了起來。一开口嘴中的鲜血便是泊泊流淌而出。显得有些骇人之极。

“我输的不冤。”

话音落罢。灵玉公子的身上猛然发出剧烈的响动之声。他的躯体尽皆崩裂开來。瞬息之间便化为了一地尘土。

惊世帝皇拳。或许无人听清了这五个字。但叶东來却听得很清楚。

这其中蕴含的江山之意臻至大成。加上这一拳实实在在的轰击在灵玉公子的身上。其中的磅礴江山意。自然直接将他撑爆了开來。

青年缓缓的扫了一眼四周。旋即嗤笑一声。虽沒有明言。但所有跪伏在地的人都知道他在嗤笑些什么。

青年笑声落毕。也不言语。随意找了一个方向便一头扎了过去。

灵玉公子以死。阵法无人控制。这又不是天地生成的阵法。自然也就停止了运转。

那青年一头钻进了茫茫的雪云迷雾之中。瞬息之间便已看不清身影了。

叶东來袖中刚刚露出來一点点的暗金色符纸在青年消失之后。被他再度收回了袖中。

(惊世帝皇拳。今上……不对。赵家似乎沒有一路以惊世为名的拳法……看來。这雪云沼泽之内。变得越來越有趣了呢。)

叶东來的神色古井无波。但眸子深处却闪烁着明灭不定的光芒。

“丹老。我们走……”

丹老正要询问些什么。见叶东來已经朝着前方走去。只好跟在了对方的身后。他自然也知道。后者是不愿与这些修者为伍了。

再说了。以叶东來的手段。只要小心一点。只怕在这雪云沼泽之内想要遇到危险。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

“奇怪……”沈言站在雪云沼泽入口处。却发现这里竟然一个人都沒有。不由有些纳闷了起來。

思筹了片刻。他觉得应当是大部分的势力都进入了雪云沼泽之内才导致这里连一个人都沒有。当然。也或许是有周天境的修者在暗中观察着入口处的动静。但以他的修为只怕是感觉不到。

“不管了。先进去再说……据闻雪云沼泽之内雪云迷雾极其浓郁。只要入内。小心一些的话。只怕也不会遇到周天境界的修者。”

沈言猫着腰再度隔着一人深的杂草看了看四周。终于不再迟疑。身形如电一般瞬息窜进了雪云沼泽的入口。

直到此时。不远处的一座山峰之上。一个手中捏着兰花的男子方才轻笑了一声。

“这是怎么了……什么阿猫阿狗都來凑热闹。不过这小家伙倒也足够谨慎。但你却未可知。对于我们來说。你再怎样谨慎。终归是无用之功罢了。”

山风轻轻拂过。似乎在无声倾听着他的轻声呢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