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六零炫冰噬炎气

三六零 炫冰噬炎气

兰花公子当年被乘龙真人救过性命,否则凭借他这种云淡风轻的性子,虽不会想要做出一番大事业,但也不至于屈居人下。

但既然答应了乘龙真人的要求,他自然会尽心竭力的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乘龙真人想要进雪云沼泽,兰花公子为何会阻拦?答案显而易见。以他的眼界自然看出了其间的利弊,追进去或许有可能占一些先机,但绝不是上策。

领城的人都沒有发话,冒冒失失的擅自闯进雪云沼泽之内,必然是莽夫所为。

身居上位者,有时间不在乎下面这些势力所做的事情会不会对他有所影响,他只会看你有沒有什么逾越的地方。

这些势力闯进雪云沼泽,对领城,对各大郡地的势力洗牌,沒有丝毫的影响。但领城的人,心中必然会有芥蒂。

我让你进了么?既然都知道现在是我们清洗你们的时候,还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晃悠,真以为自己如何了不得了?

上位者的心思就是如此简单。

你进去与否其实影响不到我,但我沒说让你们进去的时候,谁敢擅动那就摆明了是在拂逆我。

兰花公子眼界比这些修者看的都要远,这些人以为跟着那一男一女进入雪云沼泽,便可以先一步去探察其内的境况,占据一丝先机。

但当你的目光看的长远一点,其实很容易便会发现,那一丝先机根本算不得什么。因为哪一个势力要出局,哪一个势力可以上位,结果不是依靠占据什么先机,或者己方的实力强与弱來断定的。

洗牌洗牌,在牌局之中即便占尽先机,只要局外之人手一动,那便尘埃落定。

这些东西很明显,只要稍稍将目光放的长远一些,便会很容易的将自己蠢蠢欲动的心思平定下來。

但也正是因为这些非常显眼的差距,才可以区分个人眼界的长短。

乘龙真人无疑是幸运的,他们百龙窟这数人若是跑进雪云沼泽……那可就真的是生死无论了,所以作壁上观,是绝对的上上之策。

进出者皆入我眼,且不说其他,单单将各方势力的头面认个一清二楚,便已是极大的好处了。

毕竟各大郡地宗门极多,平日里隐藏在门中的强者也并不一定都要抛头露面。所以纵然兰花公子來此之前查探了许多消息,可也不敢说对聚集在此地的势力了若指掌。

他在此地可以说看见了无数隐藏在暗处之人的面孔,无论是心机稍微深一些过后入内的,亦或者是在那一男一女进入沼泽之后便直接跟着入内的,那些人的容貌落在了他的眼中。从此刻起,兰花公子便占据了最大的先机。

不敢说聚集在此地的各方势力之人尽皆入目,但至少也有八成。到了这种地步,可以说己方势力和他方势力的对比,已不会有误差了。

百龙窟的实力在这雪云沼泽内,算不得顶尖……甚至连一流都算不上,二流顶端,至多一流末尾。

知己知彼,方能后手不迭。

敞若连各方势力的大致情况都不甚了解,这雪云沼泽大成周天境的强者有几个?圆满境的有沒有?若是连这些都不知道便妄图行事,要么小心翼翼步步失先,要么狂妄无知,似一个苍蝇般乱撞。

“……局,渐成。”兰花公子的眉宇之间,那一丝病态消失不见,此刻已满是成竹在胸。不过仔细看來,他的眼底深处,仍有着一丝疑惑。

“那个谨慎的小子……炼髓境巅峰的修为,但看其模样分明一开始的目的便是雪云沼泽之内。莫不是外界有了新的变动,某一方势力派他來通风报信?”

兰花公子的想法虽然有些不可思议,毕竟一个炼髓境界的小修士,在这种危机重重的地方,可以说一步走错便顷刻间殒命,让他來通报消息只怕是白费功夫。

但从另一个方面却也容易理解,修为低目标便小。毕竟埋伏在雪云边境之外的各方势力耳目并不少,一个周天境的强者在其中來往,自然引人注目之极。

换做一个炼髓境界的小修者,各方势力的耳目只怕还以为是不知道此地深浅还在其中历练的修者。

“敞若真是如此,那这小子背后的势力在雪云沼泽之中应当也是大局在握的,否则不可能刚刚好便借由那一男一女入沼泽之内的时间差,來让这个炼髓境界的修者借助这个无人的空挡跑进雪云沼泽之内。”

“不过……”兰花公子却是露出了一丝笑意。

他沒看到沈言和看到了自然是两回事……沒看到,行事起來自然要算漏这样一件事,万一撞上了这小子背后那个手眼通天的势力之人,那可就是百密一疏了……

既然知晓了有一个势力能时时刻刻的知晓外界境况,兰花公子行事之时更会小心翼翼,尽量处于让自己处于暗中推波助澜。

……

“该死!”沈言脚步一顿,看着面前浑身晶莹透亮,散发着幽幽寒意的妖兽,心头忍不住的暗骂一声。

才进入这沼泽不过一刻钟不到的功夫,竟然就遇到了好几只妖兽。不是说只要修者不在其中大肆破坏,妖兽基本都不会现身么?

怎么到了这里,感觉像是一个又一个妖兽不停的往自己身上撞似的。

“炫冰赤脊兽。”幼年期便能力撼锻骨境巅峰的存在,成长期更是可以简简单单的灭杀一般的换血境修者。

而沈言面前的这只,身上冰晶晶莹剔透,寒意凛然,分明便是跨入成年期的景象。

“成年期的炫冰赤脊兽,一口炫冰噬炎气便能让内息境修者生命气机彻底冻绝的存在,我的运气,还真是有够逆天的。”

沈言心头苦笑了起來……不过目光却是暗自打量着四周。

东边~林木比其他方向茂盛了数倍,擅自闯入其中遇到丛林霸主,只怕连跑都沒地方跑。南边的情况大致也差不多,至于西边虽然杂草较多,树木稀少,但沈言却有一种不安的感觉,所以他只能往北边逃。

“妈~的!”

沈言双眼一滞,再不敢迟疑,体内筋骨震颤起來,雷霆真气纵横而出,直接以速度最快的雷闪拳法轰击而出。

滋啦~~

他的右拳将那炫冰赤脊兽喷吐出來的炫冰噬炎气轰的粉碎,顷刻之间,本就含义凛然的空气更是再冷三分。

天空中几乎都凝聚出了白茫茫的冰雾,沾染到这雾气的,本來极为耐寒的树木杂草,竟然是在一瞬间生机尽绝,迅速的枯萎了下來。

沈言猛然收回右拳,脚下猛然一颤,雷霆真气电射而出,再借以须臾青天步法的恐怖速度,终于是在那炫冰赤脊兽的凶戾的目光之中,飞一般的窜进了北方浓密的草丛之类,几个起落便已消失不见。

……

直到逃窜了数百丈,沈言整个身形方才在一处小山坳处停顿了下來。

几乎是刚刚停下脚步,沈言瞬间便瘫软在地……而后剧烈的抽搐了起來,他的面庞之上几乎都泛起一层薄薄的冰霜,更是苍白的无一丝人色。

细细看來,沈言的右手之上竟然结成了冰层,而且还不断的朝着上方蔓延。

“呼哧~~呼哧~~”

沈言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整个人的身躯颤抖的犹如筛窦。少顷之后,他蜷缩在一起的身体终于缓缓的舒展开來。

整个人面上的薄薄冰霜也迅速融化,右臂之上的冰层随着他猛然握紧了自己的右拳轰然崩裂开來。

沈言一个纵身从地面之上站起身來,此时他方才注意到,方圆数丈的地面竟然凝结成了冰蓝色,用脚重重的跺下去,还能听到响声。

“……好恐怖的炫冰噬炎气,号称上境之下最寒冷的妖气之一,果真名不虚传。若非龙象金身恐怖之极,只怕我顷刻之间便会被冻结成了冰晶。”

沈言的眼神之中还带着一丝后怕。

他先前的那一拳根本就沒有伤到什么,几乎是刚刚触碰到那寒气的时候,他拳上的雷霆便瞬间被吞噬。

至于那些寒气被震散开來,却是沈言暗自动用了恐怖之极的肉体之力,在一瞬间将手臂急速震动了无数遍,方才以蛮力震碎了这些寒气。

若非这东西也是有形有质之物,怕也沒有那么容易消散。

不过纵然如此,仅仅一丝寒气顺着他的手臂侵入到他的体内,便已经让他感觉全身血液都被冻结了一般。

也正是这个原因,沈言才会瞬间拔身而起远遁数百丈。

刚刚蜷缩在地的时候,沈言甚至能感觉到体内那聚集了万牛之力,凝聚到了极点,任凭那寒气不断的侵蚀,也仅仅只能在表皮之下窜动罢了,想要妄图跨越筋骨,竟是根本沒有丝毫的可能性。

沈言根本不知道,若非龙象金身将他的筋骨凝练到了一个骇人听闻的地步,他今日绝对是有死无生。

炫冰噬炎气,号称灭尽上境之下一切真火。成年期的炫冰赤脊兽喷吐出來的寒气,更是能顷刻间冻结内外循环生生不息的内息境修者生机,沈言以炼髓境界的真气修为竟硬生生的抗了下來,可想而知龙象金身的厉害之处。

不过沈言此举也的确冒失之极,平常修者遇到这寒气,都是尽量以自身真气去消耗……或者竭尽全力避让开來,谁敢用自己的身体去触碰这些东西?那不是自己找死是什么?所幸沈言虽然莽撞,但龙象金身毕竟不是凡物,倒也有惊无险。

“这雪云沼泽果真不是炼髓境修者能來的地方……加之我又长了一张吸引妖兽的脸,只怕越往内越危险,还是得更加小心才是。”

沈言无奈的叹了口气,察觉了一下叶东來的方位,方才继续往前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