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六一赤幽玄

三六一 赤幽玄

“赤幽玄前辈……百花谷花侍蝶依到访,诚祈前辈现身一见。”

蝶依站在原地,盈盈欠身一礼,她的手中握着一片鲜红似血的鳞片。洛成一脸惊惧的站在她身后,探头探脑的查看着周围的情况。

方圆数十丈内的气候竟极沒有丝毫寒意,甚至还让人感觉到一丝腻人的温暖。之所以说腻人,是因为这一丝暖意有些让人心头火燎般的感觉。

更为奇怪的还是在这样暖意莹然的情况下,周围的景象竟沒有丝毫的变化……冰雕雪砌,满地积雪仍然将草木遮掩的沒有了丝毫原本的面目,尽皆一片茫茫的白色。

整个人偏偏就站在这冰天雪地之中,可心头竟仿佛点燃了什么一般,燎的人好生难受。面对这样诡异的情形,洛成自然有些不知所措。

蝶依此刻却是连理他的心情都欠奉,只是一直维持着欠身行礼的模样,面对着前方平整到甚至沒有一株草木的地面,似在等待赤幽玄的回应。

“呼~~呼~~”

随着无比沉闷的呼吸声传來,蝶依面前那平整的雪地随之升腾,不……应该是整个崩裂了开來。

一对顶着状似麋鹿之角的硕大头颅从破开的地面和雪层中陡然探了出來,而后瞬息间便延伸到蝶依二人的面前。

洛成哪里见过这般阵仗,顷刻便是“蹬蹬”倒退了两步,差一点沒一屁股跌倒在地。

在蝶衣面前悬浮着的,是一个硕大的头颅,其上麋鹿一般的角还未完全生长出來,但也差不了几分。

这头颅状似骆驼,偏偏却要庞大的无数倍……只是头顶的鳞甲似乎还略有些稀薄,并沒有完全遮掩住它的头颅。

一对状若灯笼般的巨大瞳孔散发着无尽的尊贵之意,其中散发着淡淡的红芒,吞吐不息,让人心中慑服。

单单是在口旁那两条须髯,粗略看之便足足有数丈之长,一寸粗细。从其口中喷吐出來的气息,竟让蝶依脸色发白,用尽了全身的真气方才堪堪站稳脚步,顺便保护住了身后的洛成。

两只巨大无比的鹰爪随着悬浮在空中的身躯不断的扭动着,其上闪烁的寒芒和煞气,足以让冤魂止步,厉鬼拜服。

它那通红的瞳孔正毫无感情的注视着蝶依二人,直到眸子触碰到女子手中紧紧握着的鳞片之时,方才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缅怀之色。

“百花谷的小娃娃?是杏含蓿让你來的?”

赤幽玄话音刚刚出口,竟好似天崩地裂一般,周围无数巨大的树木轰然崩裂开來,而后坍塌在地,蝶依俏脸一白,顷刻便是颤抖着喷出一口鲜血染红了面上覆着的白纱。

也不待她答话,赤幽玄挥了挥硕大的爪子……竟带起风雷之声,这一下它却是索然无味的将露出小半截的躯体在天空中摇晃了起來,也不再去做这些破坏自己栖息之地的事情了。

洛成面色苍白……刚才赤幽玄的话音出口之时,他便感觉识海深处仿佛平白炸响了一道惊雷,差一点便直接昏迷了过去,若非蝶依拼命护住了他,只怕洛成的神魂都要被震散开來。

“……罢了罢了。”赤幽玄从鼻孔中喷吐出一道巨大的气流,直接掀飞了蝶依身侧极远处那一小片足有数十株的树木,它的声音此刻也是变小了不少。

“既是故人來访,本尊自然便会信守诺言应允你一事……再过不了一个甲子本尊便要上天入海,龙腾九霄,你这娃娃倒也來得正是时候。”

赤幽玄通红的瞳孔之中沒有丝毫的情感波动,好似根本沒有同谁在讲话一般。

蝶依正要答话,赤幽玄的爪子轰然朝下一划……地面顷刻间裂开一道数丈长宽的裂缝,竟是深不见底,洛成呆呆的咽了口唾沫,若非蝶依将所有的气势都正面承受了下來,只怕他早就瘫软在地屎尿齐流了。

“说吧,你想要本尊做些什么!”赤幽玄话音落罢,忽然将硕大的头颅转向了他处,旋即冷哼一声。

“人类?如此多的周天境修者……百花谷的小娃娃,你是否正烦心于此事,也罢……虽然妖族与人族有约,本尊也不能擅自出手,但这些小辈闯入在先,你又有所求,本尊便稍微活动一下筋骨,将他们全部杀了便是!”

赤幽玄小半截身躯轰然一颤,那藏在冰层之下,深邃不见底的寒潭之中的后半截身躯也随着他的动作开始往上拔升起來。

“前辈且慢!”

蝶依急忙出声道,她可管不了这些修者跑进來是干吗的……至于赤幽玄的话,她也沒有丝毫的怀疑。

九世轮转,三千六百年。三千六百年前赤金蛟便盘桓在此,或者说万剑宗立宗之初它便在此地……当时尚且万剑宗沒有任何人敢对赤金蛟出手,生怕一不小心两败俱伤,更甚者送了性命。

越是不敢剿杀,随着时间的推移,赤幽玄的力量自然也就更加强大……到了此时,听他口中之言更是不到一甲子便要渡劫升龙,纵然不多说,但其活了至少万年时日还是有的。

这种存在对付她也不过是一爪子,一口气的功夫罢了……就算今日在雪云沼泽之内的周天境修者再对,只怕也是有死无生。

不过这些东西关她什么事?她可不是因为此事來求赤幽玄的……若是就这么让对方动手,他人殒命事小,宫主交代的事情完不成便是大事了。

“哦?”赤幽玄身躯轰然停顿下來,两条长长的须髯在空中漂浮着……注视着地面之上,如同蚂蚁般大小的女子。

“前辈息怒……蝶依求见前辈并非因为此事,而是想要同前辈求取一物。”

蝶依见赤幽玄的目光之中隐带煞气,也沒有拐弯抹角,直接阻止了他想要动手的念头。

“求取一物?”赤幽玄忽然传出了一声沉闷的笑声,那状若灯笼的瞳孔之中也露出了一丝淡淡的不屑。

“反倒好办了……你想要什么?琅嬛玉精、寒月冰魄?纵是青灵苍角、日曜精金,只要你想要,本尊都可以给你。”

洛成呆呆的咽了口唾沫,他不知道赤幽玄说的这些东西是什么……他甚至连听都沒有听过,不过玉精他可知道是什么东西。

就算是凡间普通的玉石,受到灵气滋养岁月沉淀,千百年之后形成玉精,那也是了不得的宝物了。琅嬛玉?这是什么玉?不过单从名字來看,这玉石形成的玉精绝非普通凡玉之精可比,绝对是千金难求。

不!用金银來对比反倒是落了下乘。一块拳头大小的千年玉精,若是用天元通用的造化丹來交易。

至少得千枚黄级造化丹,十枚玄级造化丹。至于面前的赤幽玄口中所说的琅嬛玉精,只怕价值再上升十倍,也不无可能。

洛成几乎都要傻呆呆的答应下來了……更何况赤幽玄其后所说的那些东西,纵然他听都沒有听过,但也可以想象其珍贵之处。

寒月冰魄,日曜精金,同日月都沾染上关系了,能是普通之物?

蝶依目光之中沒有丝毫动摇之色……她手中的这一枚鳞片,绝对是一个普通修者出人头地的大际遇。但她却沒有想要用其为自己谋利的想法,当一个人的目标从始至终都已经从心底里认定了的时候,外物其实已经很难左右其想法了。

之所以会受到诱惑,改变自己的心意和念头,无非是目标不够坚定,沒有确切的想清楚自己需要什么,自己到底要得到些什么。

蝶依想的就很清楚,她的目标就是赤金蛟的精血,除此之外,任何事物都不需要。从这一点來看,自然可以知晓洛成目光何等之狭隘。

那些珍宝纵然握在手中,但敞若沒有实力,也不过是一堆亮晶晶的宝贝罢了……说不定还是怀璧其罪。

但赤金蛟血却是步入换血境之时一种极其强大的臂助,若能以赤金蛟血脉入灵,可想而知自己的血脉能强盛到怎样的地步。

最主要的还是寿命……现在这只赤金蛟尚未化龙,借其精血增寿虽超不过万年,但至少也有九千年。还是那句话……就算是一头猪,九千年的时间,只怕都能步入周天境界了。何况洛成天赋虽算不得上佳,但也不差,若是能有九千年的时日让他修炼,很难想象他能成长到一个怎样的地步。

蝶依从一开始就看清了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利益,她虽然身体之上散发有赤金蛟的气息,但其实不过是这枚鳞片罢了……以赤金蛟血脉入灵,又哪里是每个人都能拥有的机缘。

“唔~~怎么?”赤幽玄静待半响,却沒有听到蝶依的回答,于是乎有些疑惑的将目光投向了她。

“前辈息怒。”蝶依咬了咬牙,虽然宫主信誓旦旦依靠这枚鳞片必然可以求取到赤金蛟的精血,但毕竟百花谷有恩于它乃是数千年前的事情了,更何况对方不日便要化龙,能否因为数千年前的恩情而逼出自己的一滴精血,倒也还是未知数。

若是惹得对方勃然大怒,只怕连性命都交代在此处也是不无可能的。如果这一次是为了自己而來,蝶依也便就此作罢了……她毕竟会权衡利弊,因为她知道自己下一句话说出來,很可能便要承受赤幽玄无尽的怒火。

但这次她却不是为自己而來,而是为身后这个胆小懦弱,色~欲熏心的惜诵之主來此。所以无论如何……求取赤金蛟血之言,也是必要说出口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