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六二狭路相逢

三六二 狭路相逢

“无妨……你所求者,竟为何物?”赤幽玄那硕大的眼珠散发着猩红的骇人光芒,随着他的话音,洛成只感觉到又是一阵天摇地动。

很明显,蝶依打断了他的思绪拒绝了他的提议先让让这个恐怖的存在有点儿生气了……不过女子分明沒有丝毫怯懦,深深吸了一口气而后和赤幽玄对视着。

半响之后,在赤幽玄那长达数丈的须髯不断晃动之中,蝶依终于樱唇微启。

“前辈,蝶依欲求取之物,便是一滴赤金蛟精血!”

轰隆隆!仿佛雷霆震怒一般,天地分明如常,但洛成的耳中似乎有着亿万道的雷霆在轰鸣奔腾着,他的双腿几乎都开始不断的发颤起來。

“放肆了!”赤幽玄怒喝一声,这一次却是真真正正的犹若雷鸣轰然炸响,蝶依身旁十余丈的方圆的地面,齐齐被这吼声震的塌陷了一层。

连带着她自己,也是“蹬蹬”退后数步,差一点便是一个踉跄跌倒在地。

“本尊见你手持我赤炎鳞片,便许诺你一个请求……但并不代表连本尊的精血都可以给你。一滴精血,九百年苦修……本尊何苦如此?”

赤幽玄的鼻中喷吐出两道白茫茫的气息,而后瞪大了通红的眼眸道。

其实九百年苦修对他來说,压根算不得什么……他现在缺的不是九百年的修为,而是一甲子的时间。

只要有六十年,等到喉下逆鳞彻底长出來,便可以度那化龙雷劫。九百年苦修有无皆可,对他的影响其实根本算不得什么。

“罢了!”赤幽玄又是一声叹息,“本尊既然当初放言一个承诺,今日也便饶恕你不敬之罪!精血之事作罢,你另提一个要求吧……”

蝶依神色微微一变,忍不住上前一步。

“可……”

“嗯?”赤幽玄的眸子里迸射出亿万丈的红芒,直接将蝶依前方的地面轰出一个巨大的,几乎看不见底的深邃坑洞。

洛成倒吸了一口冷气,双腿颤动的幅度变得更大,若非知道自己离开蝶依身后只会更倒霉,恐怕早已经忍不住的逃窜开來了。

“……宫主说过,只要手持赤炎鳞來此,无论任何请求您都会答应……还望前辈……兑现您当初的诺言!”

蝶依咬了咬牙,猛的抬起头來,仰望着那巨大的头颅。

“气煞本尊!”

赤幽玄一声怒喝,而后猛的挥动利爪,竟是直挺挺的朝着蝶依的俏面而去。赤金蛟虽只是随手一击,但周天大圆满境之下,何人能挡?

蝶依看着朝着自己袭來的巨大利爪,俏面之上竟是沒有丝毫惧意,就那样直挺挺的立在原地,曼妙而又凄美。

……

“赤幽玄……”

雪云沼泽深处,一个绿衫老者站立在一处繁花似锦的空阔地面上,忽然皱起了眉头,他身后垂落而下的透明光幕之中,却是楚楚孑立着一袭青衫的一位女子。

老者长发,眉毛以及长髯,皆呈现一种最纯粹的绿色。

“……他不好好等甲子之后的化龙劫,现在跑出來还闹成这般,却是为何?”

“青葬……有什么话你便说吧,我想要休息了。”正思索之间,老者身后那一袭青衫的女子忽然柔柔出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青萝……那天虚引雷诀乃是雷霆正宗的不传之秘,你有胆跑去南方风雷谷偷出这引雷诀,何不如将其公之于众,也好造福我青萝妖一族。”

青葬收回思绪,倒是想起來这一茬,他也只是每天來此一问罢了……若非青萝被雷霆正宗追杀的走投无路跑进了雪云沼泽,只怕雪云这一脉的青萝妖一族,还根本不知道她竟胆大包天到跑去风雷谷偷取那天虚引雷诀,而且最不可思议的是,竟然还成功的偷到了手。

天虚引雷诀是何其玄妙的法诀……莫不然南方殷州殷玄领地的一流宗门雷霆正宗,也不会如此重视此事而不惜一次次的发动神通从殷玄领追來苍云郡了。

青葬虽是雪云一脉青萝妖的统领,但终归还是如同常人一般有贪婪之心的。奈何青萝虽也是青萝妖,但却根本不是这一脉的,所以无论青葬如何苦口婆心亦或威逼利诱,都沒从青萝的口中询问出來天虚引雷诀的修炼方法。

“我可以交出天虚引雷诀……”

青葬点了点头,旋即再度沉思起赤幽玄莫名其妙从沉睡中醒來,以及这数日以來大批修者跑进雪云沼泽的事來。

他询问青萝也只是每天來问问……企图等到后者受不了这种被囚禁的孤独以后吐露出这法诀的星恋方法,所以听到女子的话音响起,只道是她又在嘲笑自己痴心妄想了,不过转瞬间,青葬却愕然的抬起了头來,苍老的眸子落在青萝曼妙的娇躯之上,但很显然,他并不是对女子感兴趣。

“你说……”

“我可以交出天虚引雷诀,但你……要帮我办一件事。”青萝的眸子深处流露出一丝无奈,话音之中却沒有流露出分毫自己的情绪。

“……什么事?”青葬微微沉吟了一下,并沒有被巨大的诱惑冲昏了头脑而一口答应下來,反而是按捺住了自己激动的心情。

“青葬统领。莫非你对自己的实力还有所怀疑?”青萝娇笑一声,但话音里蕴含着的嘲讽却显然之极,也不待青葬答话,她自顾自的说了下去。

“其实也算不得什么难事……当然是对你而言。我要你帮我……杀一个人!”青萝的眸子里泛起一丝阴狠,而后冷冰冰的道。

青葬蓦地抬起头來,苍老的面庞之上沒有疑惑和诧异……他甚至沒有问要杀的人是谁,只是平静的点了点头。

杀个人而已……很简单。

……

沈言死死的盯着前方不远处的两个身影……他这一路几乎是数次擦着生死的边缘才來到这里。令人奇怪的是,或许因为龙象金身的缘故,他的目力在这雪云迷雾之中也仅仅是略有些受到影响罢了。

但看清十余丈之外的物事还是沒有丝毫问題的……所以沈言一路上尽量避开危险的地方,方才艰辛无比的循着气息來到了此处。

当他看见叶东來和丹老的时候,那种朦胧的气息也倏然消散开來。沈言只能看见两人站在前方不远处,但却已经察觉不到丝毫凡梨树的气息了。

(想必是师尊知道我已经寻到了叶东來……维持这一缕气息的感应应该也是极其耗费心神的吧,不过看叶东來二人的模样,似乎也并沒有遇到危险……如此一來我倒是放心了,好歹沒有让师尊的努力白费。)

沈言正要纵身出去同叶东來说出自己此行的目的,也好让他尽快带自己去找洞天机。沒想到他刚刚从茂盛的灌木之中探出头來,便看见了一个身影站定在叶东來二人面前。

來着身上穿着有些特异,似乎是用兽皮缝制的衣服,不过那兽类的皮毛看上去虽然普通,但沈言竟然沒有想起自己脑海中有相关的记忆。

他也沒有过多的在意……毕竟他所知的妖兽都是从书籍之上看來的,不知道那兽皮出自何种妖兽,倒也再正常不过了。

“……让开。”叶东來声音有些沉重,他动都未动一步,甚至沒有待那个穿着怪异的青年开口,便直接厉喝道。

因为他隔着数尺,几乎都能嗅到对方身上浓郁的血腥味还有煞气……危险。瞬间而已,叶东來便在心底暗自下了判断……他有一种擦着刀刃走过去的感觉。那股子冷漠森然,如同刀锋般的气息让他心头惊骇无比。

“……?”寒碑颂心底满是疑惑,自己还未开口,怎生得面前这个清秀的男子竟是一脸郑重和敌意。不过他性子何等之傲,对方对他如此厉喝,他自然也便沒有了询问叶东來此地是何处的打算。

虽然这地方他转悠了很久都沒有丝毫头绪,面前这两人也是这些天唯一遇见的人类。不过对方既然散发着如此浓郁的敌意,他在问出口來,无非是自讨无趣罢了。

“让开!阁下阻拦我等,到底何意?”叶东來见面前的穿着特异兽皮的青年仅仅是一种平静中夹杂着与生俱來的凶戾的目光看着他,终于再次沉声道。

寒碑颂双眼之中陡然掠过一丝寒芒。

他不过有些愕然罢了……沒想到面前这男子竟如此得寸进尺,叫他如何忍得?更何况对方还是这般语气,寒碑颂先前本想直接让开道路,但此刻却是冷哼一声。

“你教我让开我便让开么?”寒碑颂的声音犹如撞击的大钟,沉闷无比却又极为清澈。“阁下未免有些太过理所当然了……左右都是路,倒不如你给我让开!如何?”

丹老沒有说话,只是谨慎的看着面前浑身散发着浓郁煞气的青年,准备迎接接下來的战斗。叶东來却是勃然大怒……左侧迷雾浓郁,更是林木盘根错节,连个容人的缝隙都沒有,如何走得?右侧硕大的沼泽正吞吐着白茫茫的寒气,看其模样最起码延伸到数十丈外,自也是不可能取路的。

虽然他们两人撞在了一起,不过中间的道路也是极其宽阔的……让数人并行都沒有丝毫困难,但寒碑颂与叶东來的性子何其之傲,又岂能受得了对方如此冷嘲热讽?

“一派胡言!”叶东來一挥衣袖,怒声道。“小小年纪便牙尖嘴利,分明是你阻拦我等道路故意为难,竟也能颠倒黑白……”

“不必多言。”寒碑颂冷笑一声,身形如山岳一般往后退开数步。

“丹老……你不必出手,我倒要看一看谁家的年轻小辈,竟有胆子向我诛天剑宣战!”叶东來也是被激出了真火,以他淡泊的性子竟也忍不住的争强斗狠起來。

“……诛天剑?我寒碑颂今日倒要看看,你如何担的起这个名头!”修者最忌讳的便是被对方怀疑自己的在外的名头,寒碑颂此言,无疑是火上浇油。

沈言在一旁远远的看着这一边的动静,想了想还是将自己的身子缩回了灌木丛中,他相信以叶东來的本事,应当不至于会有危险。当然……最主要的原因便是他即便此刻出去,也已经不可能阻止动了真火的二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