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六八螺旋真气团

三六八 螺旋真气团

沈如烟被矮胖修者带到了那个陈偏将的府上,洗了一个热水澡,然后换了一身青色的水碧轻衫,顿然让后者差点看呆在了那里。

杂文有诗曰: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矮胖修者虽未见过这样的女子,但此刻瞧着沈如烟的模样,反觉得这般形容除了面前的女子,怕也无人能配的上了。

不过看着对方绝美容颜上的那一抹憔悴和温和,矮胖修者却是暗叹了一声。

“……别担心呢……这件事和你沒有任何关系,那陈偏将理当不会找你麻烦的。”正思索之间,却听闻耳边传來一声略带嘶哑,却仍然柔和无比的声音。

先前若是听闻这嘶哑的声音,矮胖修者绝对想不到发出这种声音的人,居然会是如此的天姿国色……尤其是因为面庞之上那一抹因为劳累而泛出的娇弱,更让人为之心悸。

矮胖修者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犹豫,但最终响起陈偏将的手段,却还是猛的在自己心口捶了一拳,缓缓的关上了房门,将门锁插上。

(对不起……)

若是数月之前,只怕他连犹豫都不会犹豫,但现在虽然心头有了那么一丝踌躇,可面对现实的时候,却仍然只能这般无力的去应对。

矮胖修者站在院子里,充当着监视沈如烟的角色,也是那陈偏将报复他的一种手段。

他当然可以一走了之……但只怕明天,便要从这个队长的位置上下來。韩将军虽然独揽大权,但也不会为了他一个小小斥候,而和一个偏将正面冲突。

为了保全自己好不容易奋斗出來的地位,还有以后和兄弟们一起作战的机会,他只能选择牺牲那个……善良的有些白痴的女子。

……

“这是……哪里?”叶东來正要不顾一切的以燃血神通催动体内根本无法控制的真气,却发现只是瞬间而已,自己身周那些断折的树木,坍塌的丘陵和下陷的地面尽皆消失不见,反而变成了一片极其平整的雪地,周遭有杂草横生,都披着白茫茫的一层冰霜,极远处方能再看见一大片的树林。

身侧不远处却是一个直径约有四五丈的湖泊,看起泊泊升腾而起的深蓝色寒气,以及那些平静无比,却沒有结冰的湖水,叶东來的嘴角都有些抽搐。

寒碑颂也是一副后怕的表情。

彻骨寒潭,玄极神通所能控制的冰霜都比不上它的寒冷程度。在这种四周尽皆积雪,几乎连山峰都看不到丝毫绿意的情况下还不结冰,只能有一种可能性,就是这湖水比周遭的温度还要冷上无数倍。

冷到了极致,连冰都无法结成。阴极生阳的道理,也大概如斯。

“彻骨寒潭……掉进去可就真的连渣都不剩了。”寒碑颂此刻也沒有了先前自傲的模样,刚才虽说已经是必死的情况了,但叶东來却是传音告诉了他燃血神通秘法,以他的性子,自然也就从心底认可了两人。

更不消说,此刻的情况看起來,似乎还是沈言救了他们。

看着两人一脸后怕的模样,沈言却是眨巴了一下眼睛……他多数知识都是依靠典籍获得的,自然比不得二人见多识广。

于是乎现场的局面很奇怪,一个炼髓境的修者面上除了幽怨外竟然沒有丝毫惧色,反而是一位周天境的强者,和一位已经臻至神醒境界的青年一脸的心惊胆颤。

沈言压根沒觉得那彻骨寒潭有什么可怕的地方,他认为既然沒落进去,总而言之就是好事,总不可能比刚才的情况更差了吧?

他眨巴眼睛之后一脸幽怨,只要是觉得自己真是有够倒霉的……莫名其妙的被小金猿带进了一处洞府之中,居然弄掉了木南山,也或许是青萝藏在自己体内的追风之羽。好不容易用一根救命毫毛补回了损失,沒料到还沒捂热转眼就沒了。

不过能救得寒碑颂和叶东來二人,他倒也觉得值了。幸好最后一刻想起了这一茬,莫不然等到他们二人身陨之后才记起來,那沈言只怕一辈子都无法安心了。

“沈言……救命之恩,无以为报,我寒碑颂欠你一个人情!”寒碑颂和沈言不熟,顶多也就是觉得对方看着蛮顺眼罢了。

他和叶东來,也纯粹是打架交情,从出手的招数之间,一般就能摸清楚一个人的心性,虽然也不一定很准确,但至少沈言沒觉得他是一个心机生成之辈。

“人情?”沈言不屑的瞥了他一眼,“刚和死亡擦肩而过,你就跟我谈人情?”

“你确定要报答我?”沈言忽然话音一转,叶东來本來听到寒碑颂的话还在摇头苦笑,但此刻却也有些吃惊的将目光放在了他身上。

“但有所托,莫不敢从!”这寒碑颂倒也是狂的沒边了,压根沒有问沈言让他去做什么事。仿佛让他此刻拿着兵器打到帝都去,只怕这小子头脑一热都可能沒日沒夜的往帝都而去。有些人的有些话,不需要说很多,正如沈言接下來带着笑意的调侃声一般。

“好么……那就先欠着。要不然你送个千八百粒的天级造化丹给我也成……要是拿不出來,那就先欠着……”

叶东來诧异的神色一收,这小子果真不是那等挟恩图报之人,他也不算走眼。不过刚才这厮的模样,倒是连他也给唬住了。

“哈哈哈……”

寒碑颂有些愕然的望了沈言一言,似乎是在考虑他言语的真假,不过听闻到沈言的笑声他,他刚毅的脸庞之上,也是忍不住的露出了笑意。

这厮绝对是在拿他开涮呢,千八百粒天级造化丹……换算成地级造化丹能活生生的撑爆一个上境强者,若是换成玄级造化丹,把万剑宗淹了都沒有丝毫问題……

敞若换算成黄级造化丹,只怕整个上云城都能被满满的铺上一层,沒有丝毫的落脚之地。就算是卖了他寒碑颂,也换不來这么多天级造化丹啊!

所以沈言这番话,明摆着就是告诉他,你要拿我当朋友,我们就是刚刚一起经历过生死的朋友,要是还认为欠我人情……那也罢,任由你还便是。

“好,那就欠着!”

寒碑颂笑了笑,也是当下应道。

叶东來也是莞尔,能入他眼的同辈倒是不多……沈言算一个,此时的寒碑颂也算一个。若非能入他眼,刚才他又怎么可能将燃血神通秘法教给寒碑颂。

“你们俩……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沈言忧心忡忡的看了一眼四周,他能很清晰的感觉到远处的浓雾变得更加浓厚,沒有灵识秘法,几乎是寸步难行。

这里因为彻骨寒潭存在的缘故,压根就沒有任何迷雾能在旁边徘徊。所以方圆五十丈内,除了比先前低许多的冷意之外,倒是一览无余。

寒碑颂和叶东來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无奈。

“我倒要好些……只是吸入了打量的软香绝气散,我估摸着两个时辰,至多三个时辰便能恢复五成实力,到时候运转真气,再有小半个时辰便能完全驱逐这种无力感……”

“只是东來兄的情况,怕是有些不妙……”

沈言眉头一皱。

“怎么个不妙法?”他不知道叶东來的情况具体是怎样,周天境的交手,他除非抱着同归于尽的念头,而且还是对方给他机会泄露周身杀气,亦或者以血祭刀的机会下,否则根本不要想有丝毫的反抗之力。

只盼叶东來沒有伤到根本,莫不然就真的麻烦了。在这危机重重的地段,单靠寒碑颂神醒境界的修为,显然不怎么够用。

能和叶东來这种周天境的修者拼斗一番,只是因为后者沒有用全力……勉强使出了同等境界的实力和他一战罢了。

丹老那一击,却是实实在在的周天循环真气……或者可以叫做真元,体内真气经过周天大循环,再度积蓄于丹田,便不再是虚无的,会转为雾气般的有形物质……

雾凝为露,露凝为水……这才是周天境的标志,周天大成就是丹田内真气尽皆化为雾状真元,周天小圆满表现出來,就是雾状真元凝聚为一滴滴分开的露珠水滴状的真元,而大圆满境界,阴阳相合之后则是丹田之内真元如水,奔腾不休。

至于破障,到底如何突破那周天晶障,却是无人可知。

破障则登天,不达上境,永远不会领悟这五个字真正的含义。周天境和神醒境虽然都神魂觉醒,产生了灵识,但因为真元和真气的凝实程度不同,所以差距还是极大的。

因此沈言才会迫切的想要知道叶东來的情况,若是真的受了重伤不容易恢复,那在这明显处于雪云沼泽更深处的地方,只怕会变得极度危险了。

“……”叶东來苦笑一声,旋即摇了摇头。

“倒也沒有他说的那般严重,只是丹田之内的真气,被丹老用一种螺旋状的手法给牵引的旋转了起來,想必这也是他从虚风派捞到的好处……”

“这种手法我从未接触过,沒料到对真气运转的克制居然如此之大……我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将这个在我丹田之内不断以螺旋状态旋转的真气团给震散开來,否则我只要一动念头想要牵引真气从丹田内散入经脉,就会直接被这股力道给牵引过去……”

“敞若先前我有防备的话,将经脉之内的真气瞬间剥离,切断和丹田的联系,倒也能凭借着经脉内的真气直接将这旋转的真气团给震散……”

“可现在……却是控制不了,至少得给我三个时辰,让我分析它的构造和运转方式……想要恢复实力,恐怕是六个时辰之后才能去思索的事情。”

叶东來缓缓的说了一大堆,倒是给沈言和寒碑颂解释清楚了他体内的状况。三人都不是领悟力极低的白痴,当下其他二人也都明白了这团螺旋真气的棘手程度。

“三个时辰?能分析出这真气团的构造和运转方式?”沈言不是不相信叶东來,只是这未免也太骇人听闻了,这是何等惊采绝艳的天赋。

“百分之八十五的几率……”叶东來沉思片刻,抬起头道,“我必须分析出他的构造和运转方式,然后你和寒兄渡过來的真气,才能被我牵引着破除掉它……”

“否则以你们不到周天境的修为,不彻底弄清楚他的构造,是沒有可能性以蛮力将它震散开來的。”

沈言点头,而后目光转向了寒碑颂。

“你们两人尽快回复实力……我总有种不详的预感。方圆五十丈都一览无余,我便替你护法……只有你们其中一个人恢复了实力,才能勉强护住我们三人周全。”

寒碑颂和叶东來听他言语,也不再迟疑,都已经到了这份上了……都是生死相托,根本沒有犹豫的机会。

沈言太弱,靠他提醒危险还行,想要在这危机四伏的雪云沼泽深处护住三人周全,那是痴心妄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