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七六压不住

独步苍澜 三七六 压不住

随着沈言低吟出惜诵二字。紧跟着被赤幽玄抓在巨大爪子中的白纸爆发出万丈金光。不过是转瞬之间而已。

不但沈言三人目瞪口呆。连带着赤幽玄都是一脸的震撼。他那灯笼大小的瞳孔中掠过一抹惊骇之色。却是转瞬之间将手中的物事藏匿了起來。

虽然不知道这张白纸到底是什么东西。但赤幽玄直觉它绝对是了不得的宝贝。

沈言呆滞不仅仅因为这亿万丈的金色光芒。还有他脑海中猛然掠过的一行字。

何谓。。惜之言。诵为首。惜诵是也。这行字他不知道是在白纸上看到过。还是在自己的脑海中看到过。但此刻他却无端端的便知晓。这张白纸的的确确便是所谓的惜诵。

“主人。”三人正愣神之间。却见身后的蝶依早已施展神通赶到了此处。见到头颅落地的洛成尸身。便是一阵悲戚的惊呼。不过转瞬间。她的目光却怔怔的落在了沈言的身上……一种很熟悉的气息。

“什么惜诵不惜诵的……保命要紧。”沈言心头猛然一颤。倏然从那种玄妙的感觉中回复了心神。而后咬了咬牙沉声道。

现在面对的可不是什么易于之辈。而是雪云霸主赤幽玄。当着他的面杀掉了那个洛成……可想而知到底会将其惹怒到何等的地步。

蝶依眼中泛起一丝诧异。她此刻若再不明白那洛成不过是好运得到了惜诵的话。只怕她就真的是脑袋秀逗了。

刚刚引起惜诵觉醒征兆的人到底是谁。那股气息只是微微逸散出了一瞬。转而比那消失了。所以此刻她也根本不知晓面前这三人到底谁才是自己真正的主人。直觉像是那个刚才嘲讽挤兑自己的消瘦青年。但心底的一丝恼怒却让她不愿相信。

不知道为什么惜诵觉醒半途而废。但蝶依却知道。面前这三人其中有一个便是自己真正的主人……那就决然不可以让赤幽玄将他们任何一人吞食掉。

“前辈。他们三人是否触怒了你。”念及此处。蝶依跺了跺脚。也不顾施展神通赶來此处之后身体中的虚弱。身形一晃居然是站到了沈言三人的身旁。

“你还想落井下石啊……”沈言忍不住的嘟囔了一句。至于赤幽玄听沒有听到。也不再他的考虑之中。反正这会儿蝶依落井下石也好。作壁上观也罢。他们似乎都死定了。

蝶依一口气险些沒上得來。她稍稍偏过头去瞪了沈言一眼。

赤幽玄似乎并沒有注意到她的话。心中反而越发的好奇了起來。

“他们便是你给本尊找來的食物么。待本尊吃了他们三人。那小子手中的赤金蛟血。你便拿去吧。”赤幽玄恍然回过神來。直接便是沉声道。

言语之间。他那巨大的头颅猛然朝着沈言三人袭來。

“慢。”蝶依诧异的看了一眼那个脑子有些问題的家伙。沒料到赤金蛟血居然在他的手中。不过现在她哪里能让这三人死于赤金蛟手。口。

“怎么。”赤金蛟的头颅猛然顿住。叶东來缓缓松了口气。刚才的一瞬之间。他已准备拼尽全力了。毕竟总不能坐以待毙。

“这三人并非我为前辈寻來的食物……”蝶依天鹅般的脖颈动了动。看着赤幽玄那越來越冷的目光。声音有些干涩。

沈言猛然转过头來。用一种极其莫名的目光上下打量起这个脑袋秀逗了的女人。这疯子有病吧。一会儿要我们跟他去让赤幽玄吃。一会儿又为咱们说清……大姐。玩笑不是这么开的啊。搞不好要命的。

蝶依感觉全身上下有些火辣辣的。自然猜到是那个可恶的白痴在打量自己……她理所当然的认为。沈言这厮应该被她以德报怨的举动感动到了。不过当她不经意间瞥了沈言一眼之后。面色倏然一沉。

因为沈言正用一种看到了白痴的目光在打量着她……蝶依心中几乎已经可以确定。像是这种脑子都不清醒的人。一定不会是惜诵之主的。

(不跟这个满脑袋都是浆糊的家伙一般见识……)蝶依在心中抚慰自己。旋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方才平复下心境。

(这女人莫非还准备跟赤幽玄动手啊。真有够傻的……不过看起來心肠倒也不坏。还帮我们说话。)

沈言心头暗道。他自然不知道蝶依那咬牙切齿的声音。以及紧紧握在一起的双拳其实并非想要跟赤幽玄动手。而是差一点就忍不住对他动手了。

“纵是如此。他们触怒了本尊。却也必须留下性命。”赤幽玄这会儿想的很简单。那张白纸可能是面前这三人的机缘。而且连他都看不透深浅的东西能是普普通通的宝贝么。他准备将面前三人杀掉。自己独吞那个让他都无法分辨到底是何物的白纸。

宝贝人人都爱。到了赤幽玄这种地步。能让他看看上眼的东西自然不是什么凡物……更何况。赤幽玄本就是随喜好生杀予夺的性子。若让他讲究所谓的君子之风。那才是笑话。

“可……”蝶依话音刚落。赤幽玄便是一声厉喝。

“莫要让本尊一同取了你的性命。”

沈言三人相视一眼。尽皆踏前一步。

“前辈……”沈言话音刚落。赤幽玄却是冷笑了起來。

“还妄图让本尊绕过你们的性命么。敢在本尊的地盘上放肆。那自然要承担相应的后果。”他只是想要了解后患罢了。敞若手中的白纸真是个宝贝。那除了他自己自然不能让其他人知道。至于蝶依。反正也沒有看见刚才那散发出耀眼金芒的白纸。加之又带着自己的鳞片而來。放了她倒也无妨。

不过赤幽玄是打定了主意。沈言三人必须要死。否则万一等他们回过神來。知道那东西是个了不得的宝贝……另两人便不说了。叶家的那个小子绝非简单之辈。回去给叶家那老东西通风报信。最后麻烦的还不是自己。

蝶依身形一颤。正准备和自己那未可知是谁的主人拼死与赤金蛟一搏。却见那背着木剑的男子忽然抬起头來。说出了一句话。

“赤幽玄。。你想杀我们。本以为你不敢的。这么重的杀气……”叶东來的眸子微微眯起。和赤幽玄那灯笼般大小的瞳孔对视着。

“我不敢。”赤幽玄朗声大笑起來。可谓飞沙走石。日月无光。但这恐怖的威势。却全然被叶东來周身的真气阻隔了起來。以至于沈言三人并未感觉到半分不妥。

(好强。)

蝶依知道赤幽玄的恐怖。因此看见那面色沉重。甚至因为真气消耗过剩而显得有些苍白的男子居然能将对方的气势完全阻断。不由便是在心中惊呼了起來。若换做她自己。在这笑声之下。怕都要被抛飞出去十数丈。哪里还能如同叶东來这般护持住另外三人。

“叶家后辈。果真天赋绝伦。”赤幽玄嗤之以鼻的哼了一声。虽是赞叹。但其间的嘲讽和将他们视为蝼蚁的韵味却表露无遗。

“赤幽玄。我是叶知秋的儿子。”叶东來见赤幽玄终于止住了笑声。知道再不摊牌可能就迟了。几乎是对方话音刚落。他便直接出声道。

“叶知秋。叶家那老东西的孙子。”赤幽玄的瞳孔转悠了起來。他在思索杀了叶东來还是放过这个家伙。

四个人的目光同时聚集在赤幽玄的身上。等待着他的答案。他们的生死便在对方一念之间。不过见到赤幽玄终于是思索起來。也算是给了他们四人一个缓冲……所有人倒也不由自主的松了一口气。

(苍木叶家。应当是很强大的家族……至于叶兄的爷爷应该便是赤幽玄口中的那个老东西。想來这个老妖怪对叶家老祖宗也顾忌颇多。就是不知道他觉得我们触犯他威严。杀掉那洛成比之叶家老祖宗的愤怒來孰轻孰重了……)

其实直到此刻位置。几人都不知道赤幽玄为什么会突然如此决绝的要将他们全部杀掉。根本沒有人会认为原因起于那张白纸……因为他们虽然看见了白纸金芒灿烂。但显然沒有料到那东西竟能引起赤幽玄的贪~欲。不过说是贪~欲倒也并不合适。应该说是好奇心和欲~望并重更适当一些。

“哼。用那老东西來压我。还不够格。”不过四人刚刚松了口气。赤幽玄杀机再起。一种彻骨的寒意从沈言等人的脚底板往上渗了起來。

“本尊还有甲子年限便要度那化龙劫。倒是纵然是整个叶家本尊也不予放在眼中。尔等三人今日。。必死无疑。”

压不住。众人心头都是一突。沒料到叶家的老祖宗都不能让赤幽玄有多大的顾忌。不顾对方直接摆明了不惧。他们又能如何。甲子之后度过了化龙劫。也许正如对方口中所说的那样。到了那个时候整个叶家也不过尔尔……六十年的时间。赤幽玄如若东躲西藏。凭借他的本事。叶家老祖宗也不一定能找得到他。更何况就算现在两者大战。只怕也是个不分高下的局面。

(这老东西……真是翻脸比翻书还快。现在却又如何是好。)

沈言感受着赤幽玄身上越來越重的杀机。心头虽然急切。却又是无奈之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