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七五惜诵觉醒

三七五 惜诵觉醒

“叶东來.”赤幽玄微微皱了皱眉头.旋即却是恍然.不过就只是这一愣神的功夫.叶东來便已然站在了沈言二人身边.

“苍木叶家.叶知秋都沒有这般胆量在本尊面前放下此等大话……换做你叶家的老祖宗來.倒能与本尊谈论一下谁生谁死的问題.”

赤幽玄不屑的哼了一声.落在叶东來和沈言三人的耳中却如同雷鸣.知道对方可怕.但无视叶知秋.和叶家老祖宗同等级对话的存在.却也足以让人震惊到无以复加了.

沈言虽不知道叶家的老祖宗有多猛.但叶家的前称是什么.苍木啊.苍木州的叶家……也就是说.叶家在苍木州都是赫赫有名的.

否则就不会说苍木叶家.而是苍澜叶家.亦或者是苍云郡叶家了……能挂上一个州为名的家族.无论从哪一个方面來看.都绝非好相与之辈.

“……给本尊道歉.否则”赤幽玄绝不是什么心地善良的存在.相反他对生命的漠视.可以说凌驾于雪云沼泽之内的无数妖族之上.

因为无人能钳制他.所以他肆无忌惮.全凭喜好……正如同因为从未有人在他面前拍过他的马屁.以至于因为沈言的一番话.他直接就赠予了对方一滴精血般.

这种不论是非.只管随自己的心意办事的大能.听到叶东來的话居然有心思让他道歉而不是直接痛下杀手.可见他的心情实在是不错.

饶是如此.沈言三人仍然被惊出了一头冷汗.

“晚辈无意中冲撞了前辈天威.还望前辈见谅.”叶东來见沈言二人并无大碍.知晓自己是关心则乱.此刻也不由有些发慌.不要他们两人沒有得罪赤幽玄.反倒因为自己的一句话而让赤幽玄一口吞了三人.那就真的沒地儿去哭了.

“唔~~”赤幽玄点了点头.似乎在思考是否要放了三人.

沈言三人随着时间的推移.额头的冷汗也越來越多……他们可以面对许多周天境的强者而面不改色.那是因为有一拼之力.但面对赤幽玄.却是连轻微的反抗都成了奢望.

自己的性命可以说是在对方一念之间.就算不是害怕.但至少紧张也是有的.修者理应不存畏惧之心.但该有的情绪自然也不应该缺少.敞若真的连丝毫的紧张都沒有.并不代表三人的胆子有多大.而是他们不知到天高地厚.

“前辈……不能放了他们.蝶依为您找來的食物.应该就是他们三人.”不知道为什么.洛成想到了怀中的那张白纸.顿然有些慌张.他面对沈言总有种做贼似得感觉.更何况如果这个什么惜诵被沈言收回去.那么他将要得到的一切.百花谷内的无数女修.以赤金蛟血入灵血脉的机会.就全然破灭了.

所以虽然心中恐惧无比.但洛成仍然颤抖着吼出了声來.他认为蝶依是带着信物而來的.自然要比面前这三人跟赤幽玄熟悉.

“本尊之事.也容许你这个愚昧的凡人插嘴.”赤幽玄的爪子猛然抬起.正要挥向洛成.但终归觉得这样有些不妥.所以只是怒目而视.雷霆怒吼道.

洛成刚刚站起來的双腿再次一软.又瘫倒在了地上.他终于记起來面前这庞然大物到底是怎样的存在……对方只需要轻轻的对他吹一口气.他就不知道要死多少个來回.

沈言和叶东來以及寒碑颂都是猛的一颤.旋即交换了一个眼神.正要说话之间.却见赤幽玄猛然将目光从洛成的身上收了回來.

被那硕大的红色眼瞳死死盯着.三人感觉有些口干舌燥.

“尔等……当真是那蝶依为本尊寻來的食物.”赤幽玄的话音虽是询问.但却坚定无比.他也不是白痴.其实吃不吃这三个人都是一句话的事情……但必然要违背他先前交代蝶依的事情.以他的高傲性子哪怕是被沈言的马屁拍的极舒服.也不可能就因为这么简单的原因而直接否定了自己先前的承诺.

更何况……蝶依如果真的将这三人视作他的食物.那么将他们吃掉之后.那个小子手中的精血.不正好顺手交给蝶依么.

赤幽玄越想觉得自己越聪明.这简直是个非常好的计划.又不损失什么东西.还能尝一尝荤腥.最多就是有些脾气变化莫测罢了.但能兑现自己的承诺.倒也无妨.

“他不是.”沈言迟疑了一下.并沒有辩解.直接指着叶东來道.什么时候该说什么样的话.他自然是清楚的.

刚才赤幽玄心情不错.但现在明显是准备要对他们动手了……如果狡辩下去的话.说不定叶东來也会被其不分青红皂白的一口给吞了.就这样大大方方的承认.说不上能救叶东來一条性命.

寒碑颂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异议.先前那女人本來也沒有打算选择叶东來的意思.他们两人此刻承认.也无非是实话实说罢了.

“哦.既然如此……本尊便看在你令本尊心情大好的份上.放过此子一马.”赤幽玄听到沈言的回答略微一愣.旋即仍然冷声道.

本來以为沈言会强行狡辩.但沒料到这个先前还口舌如簧的小子.居然会为旁边的朋友开脱……一个周天境而已.吞了也沒有多大的好处.放他一马求个心安理得.倒也无妨.赤幽玄的想法很简单.他先前被沈言的马屁拍高兴的.不过因为给蝶依的承诺这个缘故.他必须要吃掉蝶依替他选择的“食物”.

但沈言却是帮叶东來开脱.加上他的修为看起來比蝶依还要高上一筹.赤幽玄心思一动自然也便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放掉对方.也无非是给这个刚才让自己心中极为舒坦的小子一些回报罢了.虽然他待会儿就尸骨无存了.

“放过我.”叶东來顿了顿.忽然抬起头.目光倏然锁定了蜷缩在一旁瑟瑟发抖.但却不时阴森望向沈言的洛成.

“也好”

“尽.”一步向前.拔剑.出剑.收剑.一步后退.只是一阵清风荡漾而过.叶东來的身躯依然站在沈言的身旁.似乎从未动过.

啪嗒

洛成的眼神之中仍然是阴沉狠戾的.甚至还夹杂着一抹淡淡的恐慌.但这并非因为叶东來那一剑.而是因为他对于沈言突然出现的恐慌.不过当他的头颅落地的那一刻.沈言和寒碑颂的眸子却陡然瞪得滚圆.

这是……什么样的速度.寒碑颂刚刚只感觉到眼前一花.什么都沒看清.洛成的脑袋便落地了.至于沈言.连眼前一花都沒有.他是听到声音将目光转过去.便直接看到了这令人震撼的一幕.

“咫尺天涯类的神通.可惜你还太弱了点……”赤幽玄却是饶有兴趣的看着一脸杀意凛然的叶东來.至于洛成死了.关他屁事.反正又不是他杀的.自然不算违背自己的承诺.

叶东來饶自神色凌厉如刀.但手指却仍然不经意的颤动了一下.赤幽玄能看出这一切.只怕刚才随随便便就能阻止他……但对方却不出手.显然就是根本不在乎他到底想要干些什么.或者也许对方根本就无意做出这般有失身份的举动.

咫尺天涯类.一般來说便指利用空间法则.实现一步千百丈距离的神通.至于真正的咫尺天涯是怎样的一番情景.叶东來敞若见识过大长老那虚空一踏.想必便知晓了.

“本尊知道你想激怒本尊.无非便是想同生共死便是.本尊自然不屑与你一同计较.但此人毕竟是在本尊身侧被你取了性命.那你自然也要留下自己的性命來抵债.”

赤幽玄不在乎叶东來到底杀沒杀洛成.他杀不杀叶东來他自己也不在乎.之所以后者要死.无非就是触怒了他的威严罢了.在他的地盘上还敢动手.那便只能用性命來偿还.

“前辈息……”沈言正要开口.却见身周的空气似乎都凝滞了下來.猛然转过头去.那洛成的怀里突然飘出一张他有些熟悉的白纸.造成令空间都有些静止的大能自然是赤幽玄.当它的眸子落在那张白纸之上的时候.猛然泛过一丝异色.

“这是个什么好宝贝.”见那张白纸似乎受到了什么吸引力一般.朝着叶东來身后的方向飘去……不过赤幽玄却将其抓在了巨大的爪子之中.有些疑惑的在心底喃喃道.

凭借他的目光.居然也看不出这东西的來历.不过他先前的力道就算是精钢玄铁都要直接被捏成渣渣.这一张白纸却毫发无伤.若不知道这东西绝对是个宝贝.只怕赤幽玄这辈子也就算白活了.

“惜诵.”沈言的目光掠过一丝诧异.喃喃自语了一声.他终于记起來先前遇到蝶依的时候.在对方身上感觉到的气息是什么了.就是惜诵的气息.虽然很淡.不过却一模一样.

随着沈言的话音落罢.赤幽玄却发觉自己手中那如同一个细微白点的白纸突然爆发出一阵绚烂的金色光芒.这种光芒直接令他的整个手掌看起來都成了金光灿烂的模样.

叶东來身后无尽的积雪尽头.是他以灵技设下的屏障.刚刚等到禁制消散的蝶依正准备往赤幽玄那边赶去.却发现自己的周身细胞仿佛都欢心喜悦了起來……她的神色一动.旋即满是欣喜.

“惜诵觉醒的前兆么……真是那个龌龊的色……不.真是主人.”

蝶依喃喃出声.不过话说到一半.却突然面色大变的慌忙改口.对方此刻已经引起了惜诵的觉醒前兆.那么是她主人的可能性已经上升到了百分之七八十.纵然再如何不满.她此刻也只剩下满心的敬畏和服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