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七四两个奇葩

三七四 两个奇葩

当一股温热的狂风迎面吹來的时候,沈言和寒碑颂感觉自己的身躯都僵硬在了原地。

这不是什么狗屎的风……是面前这条庞然大物的呼吸。如果到了这种地步,两人再不清楚面前到底是谁,只怕真的就死有余辜了。

雪云霸主----赤幽玄,除此之外,别无他者。

“告诉我!凡人,为何踏入本尊领地!!!”赤幽玄自然是沒有功夫去分出精力关注蝶依的,所以并不知道众人已经遭遇。

加上沈言和寒碑颂的实力不到周天境,他也沒有想要吃掉二人的心思。但若真的是蝶依抓來的,那不想吃赤幽玄却也会吞掉他们。

因为抓人不过是一个幌子,赤幽玄有他的骄傲……但自己的承诺却也不能违背,于是他便让蝶依给他抓來几个修者果腹,其实就是想名正言顺的以赏赐的傲然姿态,赐予对方自己的一滴精血。

虽然从意义上來讲的确是实现自己的诺言,但表面上看起來却是蝶依替他办好了一件事,他给对方的赏赐。结果都是要付出精血,但过程和对赤幽玄的意义完全不同……

他需要的只是告诉蝶依,这个承诺我可以信守,也可以不守,之所以守信并非你拿着鳞片來我便会受你的钳制,而是本尊大慈大悲,看你可怜赐予你一滴精血罢了。

“凡人~~~回答本尊!”

沈言感觉身周的地面都是猛的一颤,仿佛被抛飞起來而后跌落下來一般。他哪里还敢迟疑,真的惹怒了赤幽玄,只怕他二人连对方一个喷嚏都顶不住。

“……咳咳……我们无意闯入,不知此处乃是前辈领地,还望前辈息怒,我二人这便离去。”沈言话音刚落,忽然看见了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瑟瑟发抖的蜷缩在赤幽玄藏身的湖泊旁边。

……洛成?沈言想了想,终于记起來那个身影到底是谁了。对方似乎听到了声音,抬起头來也看到了他,不过沈言分明从他的眸子里看到了一抹慌乱和诧异。

(他慌什么?看见我就算惊讶,但这般姿态未免也太过了一些吧?)

沈言有些不自然的皱了皱眉头。

“可笑!!!”一阵雷霆万钧的轰鸣笑声传來,沈言猛的回过神來,知道这个时候计较洛成的事情明显有些不太现实。

“本尊领地,又岂是尔等说來便來说走便走?若传出去,岂非辱沒了本尊雪云霸主的名头?尔等……莫不然便留下性命如何?”

赤幽玄的话音很平淡,或许对雪云沼泽里的其他妖族來说,一般情况下并不会和修者发生冲突,毕竟有赵清虚和妖族大能的规矩在牵制着……但对于他这种甲子之后便要度化龙劫的恐怖存在來说,那点顾忌算个屁。

莫说一两个修者,纵然是杀上十个百个又如何?赤幽玄便不信,雪云沼泽之内的那些老顽固能动弹的了他,至于说人类的修者來找他报仇那便更不可能了。

“……”寒碑颂继续保持负手而立的模样,面沉如水,冷冽如刀。好吧……其实他压根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于是乎只好装傻。

大不了沈言胡言乱语一通惹怒了赤幽玄两人一起送命便是,两个人在后者的面前实在显得有些弱小和无力。

“……前辈,您这一身威猛的鳞甲,是我有史以來看过最靓丽里,最绚烂的鳞甲,相信等到前辈您度过化龙劫,一定会成为最威武帅气的蛟龙。”

沈言一副小人姿态,点头哈腰的。

“您那两根随风飘扬的须髯,是那样的让人为之折服,如同九天之上的云锦一般飘渺,让人一眼便感觉到其中蕴含的美……有生之年能见到如前辈这般潇洒的人物,当真是我们前世修來的福气。”

赤幽玄一副很受用的模样,看起來沈言俗不可耐的马屁拍到了他的心坎里。他自己也最喜欢这一身的鳞甲和那两根须髯,所以连带着眸中的盛怒都缓缓开始变淡。

“前辈您随意之间便能让周围千万顷土地坍塌下陷,无数林木化为虚无,但却让其间的积雪分毫不化,对力量的控制几乎已经臻至巅峰,纵然雪云沼泽中的那些妖族大能,怕也沒有前辈这份举重若轻的手段,我二人实在是佩服之极。”

“更令人吃惊的却是前辈你的风度和儒雅,分明有着这般堪称恐怖的实力,但却敞开你那浩瀚如海一般的胸怀,竟还好心询问我二人是否无意闯入您的领地……”

“在下在此放言,若是早知前辈在此地潜修,纵是雪云沼泽内其他的妖族大能拿起刀架在我的脖子,我也宁死不会逾越雷池半步。现在惊扰了前辈,我二人真是惶恐自责至极,如若前辈需要,就算是令我二人血溅当场,我们也绝不会皱一下眉头。”

“但我想來前辈您不日便要度那化龙之劫,天地虽不仁,但想來前辈这等德高望重的神龙绝不会与我们这些小辈一般计较,你这是秉持自己的原则,绝不以自身的强大凌驾于弱小之上,前辈的风度和比山还要崇高的精神,比海还要宽广的胸怀当真让我二人敬仰万分……但既然闯入了前辈的领地,莫管有意无意,叨扰到了前辈这等大能,都是我们的过失,所以我二人任凭前辈处罚,绝无二话。”

沈言一大通话说下來,赤幽玄的眸子居然微微眯了起來,一副飘飘欲仙的模样。

“唔~~咦?”半响之后,赤幽玄方才意犹未尽的睁开了自己的眼眸,却见沈言一脸恭敬的站在一旁,连丝毫动静都沒有发出,不由满意的点了点头。

“小子很有见地……本尊是谁,虽然化龙劫之后只能成为蛟龙,但不日定然会成为你小子口中的神龙……不错不错,若日后当真应了你那句话,本尊尚且得好好感谢你小子!唔~~让我想想,我得送点什么东西给你?”

沈言连一句话都沒插,心里差点沒笑的跳起來。这老妖果然沒有听过太多恭维,这种低水准的马屁,居然能让他高兴成这样。

不是吧……这样也行?寒碑颂一直维持的冷酷姿态终于坍塌,下巴差一点沒有掉在地上。两只眼睛睁的大大的,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

这尼玛怎样的奇葩,遇到怎样的另一朵奇葩才能造成这样的效果?他此刻真服了沈言,诚心诚意的服气了……也终于知道叶东來为何会对他刮目相看。

不说虚的,什么能屈能伸,单单这种沒涵养的马屁他居然能顺手拈來到这种地步,寒碑颂就不得不服。

这份弯腰而似直腰的修为,寒碑颂自认为自己还沒有修炼到家。

“……本尊沉睡了好久,也沒什么宝贝拿得出手,不如送给你一滴精血如何?”赤金蛟歪着硕大的头颅想了半天,终于出声道。

血脉入灵?赤金蛟精血?草!不是吧……赚大发了。沈言心头一突,装作沒看到旁边寒碑颂的震惊模样,更加谦恭的弯下了自己的腰杆。

“前辈之赐,哪怕是一滴水,一撮尘土,沈言也绝不会推辞。”

寒碑颂眨巴了一下眼睛,终于合上了自己那因为震惊而大大张开的嘴巴。他总算是明白了,在沈言这朵奇葩的身上,什么事情都能发生。

狐假虎威的借着叶东來在身边劈头盖脸的将那女人给数落了一遍,这会儿眼见着自己的依仗沒有赤幽玄猛了,笑脸呈现的比谁都快……可问題是?赤幽玄大哥,你能不能不要也如此奇葩?一滴精血你就这么给沈言这个家伙了?你确定你俩的精神都沒有问題?

寒碑颂当然不知晓赤金蛟的想法压根就和他不同,精血虽然会伤及他的元气,但到了他这种地步,所需要的仅仅是时间罢了。一滴精血逼出來就算修为有损,也不过是数十年罢了……但这数十年的修为赤幽玄半点不差,吃个周天境的妖族或者修者就回來了。更何况就算缺了数十年,哪怕数百年的修为,他也照样能迎接甲子之后的化龙劫。所谓的赤金蛟血脉,生机的旺盛程度,绝对不是可以小觑的。

“小子不错,本尊便赐你一滴精血又何妨?”赤幽玄越看沈言便越发顺眼,心头略微沉吟片刻,直接便在凝出一滴精血,而后用地上的积雪捏了一个晶莹剔透的小瓶子,将那足有脸盆大小的一滴精血装了进去。

到了赤幽玄这一步,显然不在乎受到好处的是人类还是妖兽,活了这么长的岁月,这种种族之间的观念早已很淡了。

沈言轻轻的结果这个不过三寸左右的小玉瓶,心头满是惊骇。从瓶外去看,因为是雪做的,所以竟然晶莹剔透的看到了瓶内,一片血红。

就这么一个小小的瓶子,其中绝对也运用到了空间方面的神通。就算只是刚刚可以装下这一滴鲜血,但随手捏就,也绝对可以想象赤幽玄的实力之恐怖。

“多谢前辈的赏赐。”沈言很聪明,他直接就点名了这是赤幽玄的赏赐。这种修为高的人,无论送出的东西是好是坏,这样來说总不会错的。果不其然,听到这句话,赤幽玄的眸子却是掠过一丝亮光,心头更是觉得这小子果然上道。

“赤幽玄!!!若敢伤他二人,我叶东來便叫你陪葬----”叶东來只看到了沈言和寒碑颂的背影还有赤幽玄的硕大头颅,顿然忍不住暴喝出声。他不在乎会不会激怒对方,但让他眼睁睁的看着两人送死,他绝做不到。

“糟了!”沈言和寒碑颂心头,同时暗道一声,心头一片苦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