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七三无意闯入

独步苍澜 三七三 无意闯入

“哦。”叶东來露出一丝诧异之色。寒碑颂也不外如是。

“我总感觉事情有些不大对劲。这个女人的实力不过周天境而已……按叶兄你的说法。赤幽玄乃是可以灭杀上境的存在。他有必要让这个女人來替他抓人。”

沈言的眸子里光芒闪烁。

“你提到这一点。我却也想到了另外一件事……雪云沼泽想必是很大的。否则我不可能在这里边绕來绕去都沒能找到一个准确的方位。那么她又是如何这么快便寻找到我们的的。”寒碑颂思筹了片刻。却是接过了沈言的话茬。

三个人虽然都不是靠智慧和谋略吃饭的。但至少都不是白痴。

叶东來闻听两人之言。神色略微一亮。

“你们的意思是……这女人有可能早就依靠什么手段跟踪着我们。”

“不错。这个可能性虽然很小。但我们此刻连她所说的一切是真是假都无法确定……若是跟她去。敞若那赤幽玄之事是她杜撰出來的。那我和寒兄定然不是她的对手。可若是叶兄你跟着一起去。若真的触怒了赤幽玄。却只会更糟糕。”

沈言愁就愁在这一点。你压根就摸不准对方的底细。甚至连话语的真假都不知道。那又如何能以此來对自己的判断做出定论。

叶东來沒有答话。只是摇了摇头。而后笑看着沈言。后者一阵无奈。得了。也不用说什么了……对方打定了主意要走一起走。要送死一起去。他还能怎么办。

“叶兄。咱们溜~”沈言眉头微微一挑。然后直接道。

寒碑颂和叶东來莫名其妙的看着他。甚至还有着一丝诧异。

“既然叶兄打定了注意无谓生死。那我们未必要乖乖跟着这个女人走……咱们跑了便是。敞若这件事真有这赤幽玄的影子。到了那个时候却也无妨了。”

沈言话音落罢。两人都理解了他的意思。

“……”寒碑颂一阵无言。旋即却将目光落在了叶东來的身上。

“我拖住她。你们二人速速离去。”叶东來目光和他接触到。当下也明白了这件事的关键点在自己。如果不拖住那个莫名其妙的女人。那一切都是空谈。

三人之间的交谈看似笔墨良多。但实则只是少顷的功夫罢了。否则以蝶依现在被沈言顶撞的满心怒火的情况。只怕早就发火了。

此刻见凑在一起神神秘秘商量了半响的三人终于抬起头來看向了她。蝶依冷冷的哼了一声。旋即高傲的扬起了自己天鹅般的脖颈。

“考虑好了。”

她沒有理由不展现自己的高傲。纵然那个可恶的小子再怎么牙尖嘴利。纵然他身边那个背着木剑的青年看起來比自己还要恐怖许多……但终归他们三人听到赤幽玄的名头。还是选择了屈服。不对……他怎么……

蝶依还沒有反应过來。叶东來剑若春雷。轰鸣阵阵。分明只是一柄木剑。却使出了天崩地裂的韵味。

叶东來拔剑出剑只在刹那之间。甚至连寒碑颂和沈言二人都沒有看清分毫。试问还留着少许距离的蝶依又如何看得清。

“无中生有。”

“凝雪指。”

叶东來的木剑快的连轨迹都看不清。仿佛已经违背了沈言的认知一般。蝶依的动作再如何快。纵然她玉指点出的那一刻已经凝绕着无尽的冷冽冰霜。但她的手指刚刚抬起。叶东來的剑却已经直接将她拍开。

“风雪冰天。”

“……你动真格。”叶东來看着因为自己手下留情而满脸愠怒的蝶依。感觉着对方身周那越來越冷冽的气息。顿然眉头一皱。

“对敌人。沒必要手软。”蝶依控制着那恐怖的真气和这一方天地沟通。却还有机会分心去回答叶东來的质问。可见其对自身真气的掌控。绝对是炉火纯青的。

“有趣~”叶东來笑了笑。旋即叹息一声。“也罢。”

“日。愣着干嘛。跑啊~~~”沈言看着蝶依的动作。心头沒由來的一突。这疯女人怕是因为怒气把他和寒碑颂也给牵扯了进去。这一招若非范围类的攻击。那才有鬼。

寒碑颂虽强。但叶东來只是最后动剑便直接制服了他。可想而知需要后者一开始便拔剑的对手。必然也不会是什么绣花枕头。

更何况沈言感觉到这丝丝缕缕的冷意。差点沒惊的跳起來。他血脉虽未入灵。但万牛之力锻体。龙象金身第一层小成。那是何等恐怖的肉~体。竟然在对方灵技未成之时感觉到冷意。这一招真的波及到他。哪里还有命可活。

妈~的。沈言心头委屈的都有点想哭了。自己这么快的速度修炼到炼髓境。比之前世的天赋不知道好了多少筹……可这是什么事儿。这天元大陆的强者一个个都他~妈~的不值钱是不是。一个接着一个的往他身边凑。甚至连雪云霸主赤幽玄都冒出來了。他觉得自己想要扬眉吐气恐怕会很难。

这种见人就跑的日子。也太他娘的憋屈了。

“草。你他~妈往哪跑。”寒碑颂感觉自身的真气都隐隐都不顺畅起來。被沈言一吼更是心头一颤。不过他刚刚回过神來。却也是忍不住的爆了句粗口。

以寒碑颂沉稳和刚毅的性子。可想而知他到底看到了什么。

沈言这厮胆小的跟个老鼠似的……看到那女人发怒。竟然一头扎进了那连除了积雪连一株树木一颗杂草都沒有的区域里。寒碑颂也他娘觉得委屈之极。

这小子是不错。但这胆子不至于这么小吧。不过他终于是察觉到了沈言的一丝不同寻常。因为这么寒冷的情况下。他居然溜得比兔子还快。看起來就仿佛是沒有受到丝毫的影响一般。

看了一脸凝重的叶东來一眼。寒碑颂少见的跺了跺脚。然后看了看沈言的背影。咬了咬牙急急忙忙的追了上去。

无论如何他总不能把沈言甩开。自己再往另一个方向逃不是。再说了。此刻竟然有了交情。他也做不出远走高飞的事儿。更何况若是真的和赤幽玄有关。寒碑颂不认为自己有本事走出雪云沼泽。

“相思远。。”叶东來手中之剑忽然停顿。他左手负在身后。一袭青衫瘦影。在漫天的风雪之中。这一声长叹。却显得如斯萧索。

一剑点出。无尽风雪倏然迸发而后纠缠而上……但随着木剑的剑尖势不可挡的突破了一切的阻碍。荡飞天空中飘荡的所有风雪之时。她的眸子里方才掠过一丝慌乱。

“莫踌躇。。”

叶东來轻笑一声。手中木剑再动。在蝶依根本看不清分毫痕迹的情况下。已然归鞘。再度回到了他的背上。

“……一刻钟。”叶东來留下一句似是而非的话。“虽然沈言那小子说的你不堪入目。但似乎也并非如此。此次我便留你一条性命。”

话音落罢。身形晃动之间。便朝早就沒了身影的二人追去。

蝶依一愣。旋即冷笑一声。玉指轻轻伸出。

“不入流的幻阵道行也敢在我面前故弄玄虚……”不过片刻之后。她的玉指凝绕着一缕冰霜之气朝着半空探出去一尺左右的时候。一股无法抵御的力度传來。蝶依的手指瞬间被弹开。整个人也跌倒在地。

她不甘心的再度伸出手去。却发现身周不知何时已经被圈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圆。似乎是用剑尖在地上轻轻的画了一圈似的。但她却不知叶东來是什么时候办到这一切的。

直到此刻。蝶依也才知晓了自己的错误。

这根本就不是什么所谓的幻阵。而是货真价实的神通。想要破除对方阻拦她的屏障。要么她的修为高到不可思议的地步。要么便是自己具备克制这一类神通的神通……但显然。两种情况都沒有出现在蝶依的身上。她只能颓然的在原地等着时间的流逝。

不过转瞬之间。她藏在面纱之下的俏脸上却浮现一抹讥讽的笑意。

“真以为自己实力不错。能将我逼到这等地步。你便如何了得了。再怎样。顶了天无非便是周天境大圆满的修为而已。连晶障都沒有触摸到。居然就不知好歹的朝赤幽玄前辈的领地奔去。简直是自寻死路。”

赤幽玄的实力她丝毫不怀疑。上境强者都可以灭杀的存在。尤其是一个区区周天大圆满修者可以抵御的。

蝶依出神的透过面前似乎什么形态都沒有的“屏障”。看向那一望无际的茫白。这一切都是赤幽玄那一声发泄的怒吼造成的局面。她的目光仿佛已经看到了极远处。尽管那个背着木剑而去的身影早已成了一个芝麻大小的黑点。

“吼~”赤幽玄随意的摆了摆龙头。发出了一声嘶吼。并沒有动用自己那恐怖的实力再将这里來一次大清洗。不过只是其中蕴含着的恐怖威压。就足以让本就心境胆颤的在此呆了许久的洛成一屁股跌倒在地了。

“两个小娃娃。不对……后面怎么还跟着一个。今天当真是有些热闹呢……”赤幽玄那硕大的眼睛猛然睁开。灯笼大小的瞳孔更是让洛成心中戚戚然。

寒碑颂见身前的沈言猛然震住脚步。而且给人一种极其震惊的感觉。顿然有些奇怪的抬起头來往前方看去。这一看。他也直接呆滞在了原地。

一个硕大的。仿佛龙头一般的头颅就不知依靠着多么粗壮的身躯支持着。在他们面前一丈之远的地方轻轻呼吸着。

单单那两根数丈之长的须髯。便时不时的在沈言和寒碑颂的身前掠过……对方那两只猩红无比。闪烁着无上威严光芒。更是如同灯笼一般大小的瞳孔也正死死的盯着他们二人。神色之间满是兴趣盎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