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七二办法

独步苍澜 三七二 办法

“雪云霸主赤幽玄。”沈言眉头微微一皱。他倒是有些印象。万剑宗的诸多长老都不敢掠其锋芒。本还以为对方在雪云边境。沒想到竟然是在雪云沼泽之内。

所谓的雪云霸主四个字。落在某个妖族势力头上很简单。但敞若承受这一个头衔的是某一个特定的妖兽。那他的实力。绝对是难以想象的恐怖。

“……可以灭杀上境的实力。”叶东來见寒碑颂和沈言的目光都落在了自己的身上。勉强吸了一口气。而后声音略有些颤抖的道。

上境和下境绝对是两个级别。

所谓破障登天。便指的是从下境入上境。这登天二字。可不简简单单是字面上好听而已……那是真正的在云端俯瞰苍生。

灭杀上境是什么实力。沈言见识过周天境的恐怖。也看见了神醒境的寒碑颂所爆发出來的实力。但让他去估计。他的嘴角却也只能泛起一丝苦涩的笑意。

怎么估计。用一滴水去估计湖泊里有多少滴水。现实么。就算现实……你依靠什么去计算。单单这天壤之别的差异。就足以让人骇而止步。

寒碑颂也同时呆滞。刚要出口的话也给憋了回去。

面前这个面上蒙着薄纱。一脸傲然的女人是谁他压根就不感兴趣……周天境散发的气息。他还是能辨别出來的。

可就算是周天境界。他也绝不相信自己毫无还手之力。

但问題是……对方身后站着的人是谁。雪云霸主赤幽玄。灭杀上境的实力。而且对方的意思很明显了。放过叶东來。只要他和沈言二人的命。

难道他还去害的叶东來和他们一起面对那个恐怖的存在不成。寒碑颂虽然不愿意莫名其妙的陨落。但如果真的到了这种情况。也断然不会畏惧便是。

……

“哼……啰嗦个什么劲儿。”蝶依冷冰冰的发泄着自己面对洛成时积压下來的一肚子火。“还不快快随我去见赤幽玄前辈。”

“你这女人还真有够奇葩的~”沈言看着对方那副和他们似乎有着深仇大恨。就算隔着面纱他都能感觉对方咬着银牙的模样。终于忍不住的出声了。

“你冲上來就告诉我们有人要吃我们。你说你莫名其妙不。别拿着根鸡毛当令箭。我们是怕……不过怕的是赤幽玄。干你什么事儿了。”

沈言的性子还就是那种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类型的。再说了。现在做决定的不是他们两人……还要说服叶东來才是。

他和寒碑颂的想法一样。如果自己二人送死能让对方留下性命。倒也无妨。可至少得弄清楚这女人到底是欺骗他们。还是真的和赤幽玄有交集。

万一真如他先前所猜测的那样。这个一脸傲然的女人压根就是某些精通阴阳~和~合之术的修者或者妖族。将他们二人骗去。那可不是自己送死。

被沈言这一通挤兑。蝶依本就冷若冰霜的俏脸顿然变得更冷。她在洛成那里受了气儿还不能发。现在一个小小的炼髓境修者居然敢肆意反驳她。她哪里还能忍得下去。

“放肆。。”

“如沐春风。”叶东來的手几乎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从背上拔出了自己的古朴木剑。而后挽出一个剑花。最后再度将木剑归鞘。

本來出手准备擒住沈言的蝶依。直接被这样一剑给荡了开去。她的眸子里泛过一抹光芒。终于对看似古井无波的叶东來重视了三分。

她原本以为这个背负着木剑的男子就算是周天境。也不可能有多么强悍。凭借她几乎可以越阶两个小境界斩杀敌人的手段。就算面对周天小圆满的修者。她也有把握拼个重伤取了对方性命。此刻却被叶东來轻而易举的一剑荡开了自己的攻势。

蝶依自然会惊讶。叶东來这一剑太快……快到她几乎只能捕捉到一个模糊的虚影。如果这一剑朝她攻來。她能不能挡。

沈言可沒功夫管蝶依如何惊讶。他此刻看到后者出手迫不及待的想要抓他。更是肯定了自己心头那个猜测。

“叶兄……我知道了。这个女人绝对是修炼阴阳~和~合之术的个中高人。我和寒碑颂落在他的手中。只怕会死的很惨。”

叶东來和寒碑颂对视一眼。顷刻间将目光落在了蝶依的脸庞之上。

虽然沈言的说法看似有些荒唐。但却未必是假的……毕竟一冒出來就想要别人跟着她走。还找了个赤幽玄要吃人的借口。实在有些让人怀疑。

“你。。”蝶依被盯了半响。俏脸终于泛起了一丝酡红。所幸因为面纱的遮挡。根本看不真切。

她忍不住的在心头暗自啐了起來。

姑娘我面对洛成那种色中饿鬼。尚且能守身如玉……怎么到了这个炼髓境的白痴口中。就成了……成了那种**~邪修者了。

“无耻。”

“无耻。”沈言讶异之极。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无耻你哪里了。你自己跑來让我们跟你走。还想直接抓住我。更遑论最夸张的还是赤幽玄要吃人的事儿……”

“就算他要吃人。我们打不过他。但你至少得让我们商量商量。生死惜别一下吧。过來当个传话筒。就让我们两个手无缚鸡之力……额。面对你也差不多了……就让我和寒兄跟你走。未免太过想当然了。”

沈言的话虽然有些强词夺理。但却极其现实。

叶东來和寒碑颂都不是俗人。结合这个女人出现的巧合情况以及她的话和急不可耐想要出手抓住沈言的情况來看。只怕后者的怀疑还真的有可能是事实。

如果三人知道蝶依这一路被洛成那种胆小。龌龊给气到了什么程度的话。想必也能想明白为什么她会这般容易动怒了。

面对惜诵之主。她就算满腹怒气。也不敢大声指责。顶多就是言语冷冰冰一点。态度不冷不热一点就顶了天了……这会儿能毫不掩饰的表现自己的怒气。她能继续忍那才有鬼。

“你……”蝶依的娇躯有些颤抖。她从小在百花谷长大。牙尖嘴利这个词和他是绝对无缘的。

可沈言前世最早的时候。那绝对是市井之徒。什么骂人的场面沒见过。所以三言两语就将这个女人给挤兑的语无伦次了起來。

“你们要是还想他能活命……那就乖乖的跟我走。否则赤幽玄前辈愤怒之下。你们谁都走不了。”

蝶依很清楚赤幽玄这种活了无数年的老妖怪的脾性。如果告诉他有两个“食物”听到了他的名头还不乖乖让他吃。铁定会勃然大怒。

“你等会儿……”

沈言不客气的再度打断了她的话。压根就沒有把对方当成是个女人來看待……在这种情况下。无非是敌是友罢了。美貌能杀人。绝非虚言。

蝶依又是一阵语噎。倒让旁边的寒碑颂忍不住摇了摇头。他也不由得感觉沈言说话。实在是毫无它意。完全由心而出……无怪乎叶东來会对此子刮目相看。

既然有赤幽玄三个字在。沈言自然不敢跑。他不知道能灭杀上境的人有多么厉害……可他却知道自己的师尊有多么厉害。

达到了那种地步的恐怖存在。要是沒有什么手段那才古怪。说不定他们跑得再远。在对方看來也不过是眨眼之间。

“叶兄……我言辞虽略有不当。但多番试探之下。这突兀出现的女子怕所言非虚。”沈言将叶东來和寒碑颂拉到了一旁。悄声说道。

叶东來在身边。加上可以压低了声音。他到不怕被蝶依听到。

后者也因为想要他们自己做出抉择。加上她也沒有丝毫把握是叶东來的对手。自然而然也就只能任由三人商量了。

总比她和叶东來打个两败俱伤。最后还得要赤幽玄出头好吧。如果真是那样。恐怕赤金蛟的精血也就沒有什么指望了。所以蝶依虽然愤怒。但还是处于冷静状态之中的。

“无妨。我和她同是周天境的修者。碑颂虽然非是周天。但毕竟也已觉醒了神魂。和她真的杠上反而不妙……这些挤兑和试探的话由你说出來。却是最为合适的。”

三人哪里有一个是简单之辈。沈言先前如此说法。也无非是试探罢了……不过最后他们却徒然发现。只怕这个女人说的。很有可能是真的。

沈言年纪和寒碑颂差不多。但是他的修为低。自然会让别人以为实力浅薄而又年幼无知……有叶东來在身后撑着。先前的一番言语说出來。自然也沒有许多顾虑。

“不过话虽如此……我还是感觉有些悬。敞若真的被这女人带进了赤幽玄的领地。只怕对方直接就会一口吞了我们。”

沈言见叶东來和寒碑颂都轻轻点了点头。旋即也说出了自己真正想交代的话來。

“叶兄。不如你离去吧……否则拖上三人的性命。那就真的是白痴所为了。我相信寒兄对此事也不会有什么意义的……”

寒碑颂直接冷哼一声。

“我自是不会有意义。虽然相处时日尚短。但为了朋友。赔上这一条性命却又何妨。只是叶兄怕不会轻而易举的同意你的提议……”

“沈言。”叶东來的眸子里泛起一丝冷意。

“你修为如今虽然尚浅。但你是他看重的人。无论如何我都要保住你这条性命。假以时日。你恐怕能成长到连我都要仰视的地步……”

“更何况。让我眼睁睁看着你二人去送死。你还真当我叶东來是那等狼心狗肺之徒。若是那样。我宁愿做一个白痴。也总要一起死了才好。”

沈言也早已料到了答案。知道叶东來不愿意离去。看着身侧那个傲然无比。一脸臭屁的女人……不由得心神一动。

“叶兄。碑颂~我想到一个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