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七一赤幽玄要吃人

章 节三七一 赤幽玄要吃人

“本尊原本在等待甲子之后的化龙劫,不料被你手中的鳞片气息惊醒。”赤金蛟的爪子悬而又悬的静止在蝶依的面前,洛成已经被吓得瘫软在地,连喘息的声音都不敢发出。

“本尊很欣赏胆大的愚昧凡人,加上我赤幽玄从來是言出必行,但你得去给我抓上几个人类來……本尊今天好不容易醒來一次,却是要沾点荤腥才好”

赤幽玄的爪子倏然收了回來,他巨大的身躯也慢慢的退回了那深邃的湖水之中,只留下一个巨大的脑袋在半空中晃动。

“赤幽玄前辈……”蝶衣虽然小腿也有些颤抖,但却还是询问出声。

“是否我给前辈抓來几个人类修士,前辈就能给我一滴精血?”

“不是给你……而是赏赐,懂么?愚昧的凡人。”赤幽玄呼出了一大口气,直接将蝶依吹飞了数十丈,而后轰然跌落在地。

蝶依挣扎了几下,从地面上站了起來,虽然全身疼痛,但赤幽玄并沒有存心对付她的意思,所以并沒有受多么严重的伤。

看着同时跌落在自己不远处的洛成,蝶依淡漠的看了他一眼。

“你在此地等我……”

“蝶依……你不能丢下我啊,我要和你一起去……”洛成刚从地上爬了起來,听到蝶依的话,瞟了一眼眯起那灯笼般眼睛的赤幽玄,双腿都忍不住的打着摆子。

“你跟我去?”蝶依冷笑一声,“不想死就留在此处……这一次我是去抓人,周天境的修者一巴掌就能拍死你……你在此地和赤幽玄前辈在一起,整个雪云沼泽之内,便人能碰到你半根毫毛。”

“可……”洛成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赤幽玄,结果发现后者压根就沒有理会他,不由得稍稍松了口气。

“可什么?若非宫主的命令,你以为我愿意大老远的跑到这雪云沼泽來为你求取赤金蛟血么?”蝶依忍不住瞪了他一眼,虽是风情万种,可洛成此刻却沒有丝毫欣赏的心思。

“放心……即便是死,我也不会让你比我先死。”

话音虽冷,但却坚定比。

洛成微微一愣,旋即艰难的咽下一口唾沫,颤抖着看着赤幽玄。

“去吧……他不会伤你的。”蝶依知道赤幽玄这种恐怖之极的妖兽,绝对不可能会对一个普通的炼髓境修者动手。

说罢,也不带洛成答话,身形一晃,已然消失在了他的面前。

洛成听着周围诡异的寂静感,沒由來的心中一阵渗然,颤抖着抬起不受控制的双腿,朝着赤幽玄所在的地方挪去。

他生怕离这么远,被哪只妖兽莫名其妙的扑出來咬死,可就真是死的不明不白了。

虽然赤幽玄的确恐怖,但好歹勉强算是认识吧?所以洛成的恐惧感,再随着他接近的时候,赤幽玄只是抬起眼皮瞟了他一眼,便自顾自的打起了盹儿之后便消散了不少。

直到走到了先前他和蝶衣所在的地方,洛成才大口的吸了几口气,然后一屁股瘫软的坐倒在地。

“赤……赤幽玄前辈……”

也不知道是从何处,传來的声音,让洛成浑身一颤,忍不住颤抖的唤了一声。

“懦弱、龌龊、卑鄙、肮脏而又胆小的凡人……闭上你的嘴,否则本尊不介意吞下你这个沒有丝毫灵气的食物。”赤幽玄轻飘飘的话音落在洛成的耳中,却恍若惊天般的炸雷。

他的眸子里哪有丝毫的憎恨之意,只有尽的恐惧和颤抖……他根本就不敢对面前这单单一个头颅,就能一口吞下十个他的恐怖存在有丝毫怨念。

“吼”

赤幽玄话音落罢,便猛然张开了在洛成看起來几乎可以令人自己将自己吓死的血盆大口,仰天发出了一声怒吼。

洛成本已经准备迎接那浩瀚的音浪,但诡异的却是,分明可以看见赤幽玄藏身的那巨大湖泊,已经溅起了足有数丈之高的浪花,可他分明听不到半点声音。

啪啪

那在空中不断跳动的浪花,终于在洛成呆呆的表情持续了数分钟之后,轰然落在地上,发出了啪啪的响声,也直到这一刻,他的听觉方才恢复了正常。

回头一看,洛成一屁股直接瘫在了地上。

身后那原本萦绕不散的雪云迷雾仿佛被净化了一般,但让人震惊的却不是这个原因,而是洛成身后,或者说身周数丈方圆……也许更广阔,但他已然看不到更远处了,所有的一切尽皆化为了粉碎,所以洛成四顾之下,眼中一片茫然。

除了一地的白雪仍旧,面前的赤幽玄和他身下的湖泊依旧,他一眼望去,所有的地方都是平平整整白茫茫的一片,连一根草,一株树都看不见。

先前传入耳中令人心惊肉跳的声音也消散了开來,洛成却听闻赤幽玄嗤笑出声。

“一群蝼蚁,竟然知晓本尊已经从沉睡中醒來,还敢猖獗如斯……”

洛成面色惨白,知道只是因为那不知从何处传來的嘶鸣声,才会导致赤幽玄发怒,直接将这一大片区域内的所有它物,全部化为了齑粉。

……

沈言与叶东來和寒碑颂相视一眼,尽皆直挺挺的停住了脚步。呆呆的看着面前,极其分明的一道弧形线条。

他们所站的地方正是边缘,所以除了感觉到一阵清风之外,什么情况都沒有。但他妈的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沈言欲哭泪,前一秒面前还是数的苍天大树,灌木杂草,高高低低的丘陵小山,怎么瞬间而已,全沒了?

全沒了,只剩下一地的茫白,除了这一切以外,什么都沒有。

除了震惊之外,沈言等三人唯一剩下的念头就是庆幸,差一步……就差一步,如果他们先前不是直接顿住了脚步,恐怕此刻会如同面前所有的一切般,尽皆化为虚。

“有道是踏破铁屑觅处……”

三人正准备回身另寻它路的时候,却听闻一个清清冷冷的声音。沈言神色略微一凝,旋即倏然将目光投向了右前方……

若是先前遮掩着比浓厚的雪云迷雾,他自然是看不真切数十丈外的场景的,但此刻根本沒有任何东西挡在面前,自然便是一览余。

來者是一个面上披着薄纱的女子,沈言目光刚刚落在她的身上,顷刻之间,便发现远在数十丈外的身影,已距离自己三人不过数丈。

“好快的速度……”

沈言心头一惊,但却沒有多么慌张。毕竟叶东來在他身边,除了遇到某些周天境的超级强者,否则几乎不可能会有什么差错。

他们实在是不敢浪费时间在那个越來越危险的地方多留,所以此刻叶东來的实力,也不过恢复了七成而已。

但沈言和寒碑颂都理所当然的认为,面前这个女子绝不会是对手。

“阁下……”叶东來眼眸微微眯起,旋即出声道,不过他的话音刚落,面前的女子却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我叫蝶依。”

蝶依清冷的声音,带着一抹傲然,那是在洛成面前从未浮现过的姿态。

奇怪……

沈言心头忽然一动,感觉这女子身上的味道有些熟悉……并非指对方身上那种丝丝缕缕的幽香,而是一种似曾相识的气息。

记不起來在哪里见到过了。

“蝶衣姑娘,却不知你有何见……”叶东來沉吟了片刻,和寒碑颂悄悄的交换了一下眼神,沉吟片刻后再度出声道。

“不必多说,让他和他跟我走吧……你自己离开,我懒得跟你打。”蝶依玉指在沈言和寒碑颂的身上轻轻点了点,声音一如既往的清冷和傲然。

“我们……跟你走?”沈言讶异的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你该不会是……”

蝶依微微一愣,面纱之下的脸颊却是不由得掠过了一丝绯红,不过沈言三人根本看不见分毫。

她再如何冷漠傲然,始终是个女子。沈言这番话她略一思索,便也知晓自己先前的话的确有些让人误会,后者必然认为她是那种魔门亦或者妖族修细和合之法的人了。

“哦。我倒是忘记跟你们说了……赤幽玄前辈要吃人,你们俩勉强能凑合一下。”蝶依先前也被四周倏然化为齑粉的一切给震得呆滞了半响,不过她本身却沒有丝毫的损伤,刚刚抬起头便看见了在数丈外的沈言等人。

所以瞬间便朝着此处赶了过來,所以才会有先前的一番话。说來也是赤幽玄阴差阳错之下,给蝶依解决了不小的麻烦。

否则在这硕大的雪云沼泽之内想要找到几个修者,哪里有那么容易。而且一旦遇到的人太多,蝶依知晓自己虽强,但也不可能是七八个周天境修者的对手。

现在看见这三人之中只有叶东來一个人是周天境,剩下的一个是神醒境,一个居然才是炼髓境,不由得在心底暗自庆幸自己的运气。

因为沈言的实力太弱,所以她的目光稍微在前者的脸上多停留了片刻。但是她沒有看到除了冷静之外的任何眼神波动……沒有在她的躯体上徘徊,也沒有因为自己突然出现在此处而流露的恐慌。

这倒让蝶依心中暗叹,若是自己那个白痴主人能有面前之人的一半胆气和秉性,那便好了……不过赤幽玄的吩咐,她还是必须要办到才是。

错过了面前这三人,就算她有灵识的帮助,只怕也得花费许多时间才能再找到其他人。

“赤幽玄?”沈言目瞪口呆,这他妈怎么会遇到这么奇葩的一个女人?莫名其妙的让自己和寒碑颂跟她走,还说劳什子的赤幽玄要吃他们?

叶东來身躯猛然一颤,面色剧变。

“雪云霸主赤幽玄那个快要渡化龙劫的赤金蛟?”话音虽是询问,但却极其肯定,因为整个雪云,名为赤幽玄的妖族,只有一个。

“不错,既然知道,你就哪里來的回哪里去吧……想來这两个人,也足够赤幽玄前辈勉强满意了……”蝶依不由的看了叶东來一眼,而后冷笑着点了点头。

ps:既然都看不惯洛成跟着蝶依……好吧,那小仙就准备终结他了。虽然死的早了点,不过早死晚死都是个死,也就沒多大关系了。

另外,感谢碑颂的票票on_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