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七零为自己而活

仙誓 三七零 为自己而活 全本 吧

冷风猎猎。

朔云城主一脸惊惧和震撼的看着远方那如铁壁铜墙般的一队兵马,所有人兵甲染血,杀气汇聚在一起,几乎让人喘不过气來。

那一千五百人中,高高耸立着一面殷红的旗帜,其上如刀锋般刻下了一个字----

“惊!”

韩将军和朔云城主并排而立,两人目光之中的神色都微微带着一抹苦涩。这只一千五百余人的队伍,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來的……

第一次交锋,朔云城五千兵马,不到三个时辰,被对方全歼。但是那一千五百余人却只重伤了七八个,死亡的却是一个都沒有。

第二战,朔云城派遣一万二千余人……斩敌三十二,己方在七个时辰后,全灭!

朔云城主以及韩将军根本不知道这到底是怎样一个队伍,而且去请教学士的时候,对方居然也说,不知道苍澜领内哪一个势力是挂的“惊”字旗。

……

陆云怔怔的站在院落之中,直到陈偏将离去了足有小半刻钟,他的目光之中,方才泛起了一丝坚毅。

“既有敌对势力攻來,想來其他大镇预谋不轨的行动也应该不会影响到本就已经混乱到了极点的局势……这样的话,我所知道的情报,就沒有用了。”

“那么这一次,我便为自己做一次决定。”

陆云的心底猛然下定了决心,他的心头再度回忆起数月之前,一番改变了他人生轨迹的话语。

最后一句,他记得尤其清晰----

你是陆云,要为自己而活。

他猛的冲上前去,一把拉开了房门。只看见呆呆坐在桌旁的沈如烟,此刻她早就将衫裙再度扎了起來,倒是连丝毫春光都沒有露出去。

“你走吧!”陆云上前几步,对面色憔悴之极的沈如烟道。

沈如烟抬起绝美的面庞,如水的眸子轻轻扫了他一眼,却是浅笑着摇了摇头。

“我走了……你和城外那些百姓,就要遭殃了。”

陆云一愣,他沒料到在这种情况下,这个白痴女人居然还是呆呆的坐在这里。

“你走啊……敞若陈偏将回來,你知道自己要面临些什么!”陆云忍不住的吼出了声來,不过转瞬间声音又轻了下來,似乎是怕吓到了这个已经憔悴的犹若风中残烛般的女子。

“我不走。”沈如烟再度摇了摇头,而后平静的道。

陆云心头思索一阵,忽然记起一事來,这女子话语间的韵味,似乎夹杂着江南春雨间的柔意,仔细思索,想來应该不会是朔云城以西这些城池之人。

“你为什么会到这里來?”陆云绝对不是笨蛋,他敢赌面前这个女人绝对不可能是因为战乱才到此出來的。

否则她为什么不往外围跑,还一直往城内凑?显然來此地,绝对是有什么她绝对放不下的事情,促使她一个弱女子奔波如此。

陆云忍不住暗骂了一句,也不知道是谁,竟然让这个白痴女人在这种情况下到处乱跑。

“我……”沈如烟面色一黯,旋即幽幽的叹了口气,“我是來找我弟弟的。”

陆云心头一动,有戏。

“你弟弟在哪里?”想來应该是因为战乱走散了,所以这女子才会不离开这里,而在此处徘徊去找她的弟弟。

“……万剑宗。”沈如烟话音刚落,陆云便再度呆滞在了那里,半响之后,方才干涩的看了一眼憔悴如斯的沈如烟。

“你从……哪里來的?”他心头想到了一个猜测,但却有些难以置信。如果真的是从东南方的某个城镇过來的,那么她……走了多远?

“……湘云……紫云城。”沈如烟本想说湘云镇,但多少也知道大宋王朝村镇无以计数,所以只好说出了名义上管辖湘云镇的紫云城。

“紫……紫云城?”陆云的声音有些干涩,旋即有些忍不住的提高了起來,“你说你从紫云城,经过白云城,复云城,墨云城,静云城等等城池的范围,走到了这里?”

“陪着你的家仆呢?侍卫?车队?都在战乱之中冲散了么?”

“我……”沈如烟摇了摇头,似乎也回想起自己这一路的艰难,忍不住咬了咬樱唇,“只有我一个人……”

“你不要命了!”陆云终于忍不住怒喝出声。

“你一个弱女子从紫云城那么远的地方走到这里來,还沒让人给抓去,当真是幸运之极啊!你那个狗屁弟弟,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不许你这么说小弟!”陆云突然发现,即便是陈偏将说出那等污言秽语之时,语气都依旧平淡的女子,在他话音落罢之后,蓦地站起声來,愤恨的盯着他。

“好……我不说他。”

陆云一想起面前这个女子数月以來受到的苦楚,只怕能让人心中酸楚到落下泪來,所以只好如此说道。

“就算我们不提他,但你是來找你的弟弟的,难不成就被陈偏将困在此处?你此时不走,这一生便等于毁了……”

“你永远不可能再见到你的弟弟,也永远不可能踏出朔云城半步。”陆云斩钉截铁,丝毫沒有作伪的道。

陈偏将的为人他在这里混迹了数月自然也知晓几分,沈如烟这般的女子,只怕今后会被其视为禁脔,所以今后再也不可能踏出朔云城,倒也并非虚言。

沈如烟的樱唇几乎被银牙咬的渗出了鲜血來,她感觉自己的心中从未有过的慌乱和难以抉择。

“……不。我不能走……我走了,陈偏将一定会拿你和那些流民泄愤的,我不能因为自己的缘故而害了你们!”

沈如烟的眼神一变在变,几乎让陆云有些奔溃的时候,终于死灰般的说出了这一句话來。

“你他~妈是猪脑子么?”陆云指着这个绝美到极点的女子,居然沒有丝毫怜香惜玉之心的怒骂了起來。

“你他~妈以为自己是谁?你留在这里就能救我和那些人?我告诉你,给陈偏将十个胆子,他都不敢再城中乱杀流民!”

“你要是再不走,就等着你和你的弟弟永远天人相隔吧!”

沈如烟的眸子有些晶莹了起來,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点了点头。

“好,我走……”她说出这一句的时候,又一次感觉到了自己的无用。这是她因为沈言而改变自己本心的决定,硬生生将自己心中的决定撕成了两半。

那种刺痛和无力感,几乎让他瘫软在地。敞若不是沈谪仙这三个字在支持着她,只怕沈如烟就要昏倒在地。

“我带你出去……”陆云终于松了一口气,他此刻想的最多的不是放了沈如烟自己会如何如何,而是这个白痴女人总算是想通了。

沈如烟因为心中的坚持因为沈言而违背的那种刺痛感,让她根本就说不出半句话來,见陆云朝门外走去,她方才一步步的跟在了对方身后。

……

“你们要干嘛?”在院落之中倒是无人阻拦他们,但到了门口的时候,一名侍卫却贪婪的在沈如烟那曼妙的娇躯上狠狠看了几眼,然后拦住了二人。

“陈偏将让我将她带到白泽居去……”

“放你娘的狗屁!”那侍卫猛然吼了一声,“陈偏将刚才交代过我,这个女人哪里都不能去……你居然还想带走她?是不是不要命了,想要带走这个大美……咯咯……”

见他的动静越來越大,陆云伸手往怀中一探,一缕冷冽的光芒闪过,这个不过锻骨阶三层的修者,在他的偷袭之下,嘴中的话语全部因为气管被划开而变成了奇怪的“咯咯”声。

沈如烟猛的往后退了一步,看到先前一个活生生的人以为她的缘故就这样失去了性命,她又忍不住习惯性的咬紧了自己的樱唇。

“西门被围,陈偏将去了南门调兵……你从北门出去往西北方向走,三十里之后越过一座丘陵,便直接径直往西去,再走上三五十里,应该可以看见一个村子……那个村子的位置很隐秘,你可以暂且在那里休息一两日之后,再往万剑宗而去!”

“可是……你……”沈如烟忧心忡忡的看了陆云一眼,因为先前那侍卫的闹出來的动静,她已经听到了府中叮叮咚咚的脚步声。

“我替你拦着他们……你要是还想见你那个狗屁的弟弟,就给我滚!别忘给我带一句话,我陆云看不起他,一个男人竟然会让你跋山涉水如此之远……无论是什么理由,都不能否认他的无能和窝囊!”

“你……我们一起走吧,他们人很多的……”沈如烟话还沒说完,便直接被一声怒喝给惊得后退了一步。

“给老子滚!!草!!你他~妈听不懂人话么?”陆云矮胖的身影,猛的一窜,用巧力将沈如烟推开了数丈,然后握紧的手中的短剑,朝着已经出现三三两两出现在门口的众多侍卫扑了上去。

“我陆云这一次自己给自己做了决定,我不是个窝囊废……”

“我----为自己而活!!”陆云一声大喝,扑进了那个有死无声的圈子之中。

沈如烟眼角的泪水潸然而下,却也知道自己若是再不走,只怕真的会让对方死不瞑目,她也不知从哪里來的力气,提着裙角,极快速的朝着北城门跑去。

陆云一人堵在偏将府门口,这些侍卫之中大多是塑体阶,但和他同阶的锻骨境修者也不少……可他偏偏用尽全力,死死的守在了门口,未退半步。

不经意间回过头去,那个绝美的凄楚身影早已沒了影子。

“保重----”

“噗----”只这一回头,便有数柄刀剑直接刺入了他的身体之内。陆云一口鲜血喷出,反手再取两名塑体阶修者性命。

他的身体终于在无数修者的轰击下瘫倒在地,一柄又一柄的刀剑在他的身体上不断进进出出,但陆云却发出了无比渗人的笑声,随着这些侍卫几乎将他的身体捅了稀巴烂,陆云的笑声渐渐变得越來越轻微,而后终于沒有了声息……

ps:求票有用么?來几张pk票把那个七万多名改变一下么。o(n_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