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七八差距

独步苍澜 三七八 差距

叶东來的眉头紧紧的锁在了一起。纵然是不久前被那灵玉公子困在阵法之内。他都沒有露出这样眉头紧锁的模样。不过纵然那张保命用的律令·星沉地动符印还在手上。他也沒有丝毫把握去面对赤幽玄。

甚至星沉地动落在对方的身上。能不能让这个老妖受到一些创伤。都是未可知的事情。更遑论……律令之符也不是大白菜。他的手中也仅仅有那一张而已。

真正让他感觉到难缠的是赤幽玄这厮软硬不吃。也不知为何。今日似乎是真的准备要尽皆灭杀了他们。

不单是叶东來眉头紧锁。连带着其余几人尽皆如此。

“惊世帝皇拳。。前世倾天。”“雷动九天。。九天九重唱。”

便在燕云动抬起右拳的那一刹那。沈言心中一片澄然。他已经料到了对方要做什么。于是自身的真气。尽皆爆发了出來。两者几乎是同时凝聚真气。朝赤幽玄攻去……

敞若换做他人。面对着如此庞然大物。雪云霸主。只怕连战斗的念头都不敢有。但沈言等人。又有哪一个会贪生怕死。

“天若老。情难绝。。”寒碑颂伸手虚空一探。那枪身漆黑。枪尖凛然如雪的神兵再度突兀的出现在他的手中。在沈言出拳的瞬间。他双脚点地。几乎发出了一声崩鸣。当身形跃上半空之时。方才有一声大喝传來。“情难绝。幽冥葬。”

幽冥葬情。天若有情枪法之中的一式。一点寒芒闪烁而过。随后枪如龙腾。发出阵阵龙吟。朝赤幽玄席卷而去。

“风雪绝杀。”蝶依的眼中泛过一丝犹豫。旋即不再迟疑。周身真气逸散而出。天空风雪倏然落下。越來越大……

金色拳芒。蓝白色的九道雷霆电光交织在一起。将这天地都映的通明。沈言和燕云动面庞之上的神采。傲然到那漫天的风雪的都不敢触及他们分毫。

金色拳芒一闪。竟恍若千军万马奔腾而过。滚滚烟尘。马蹄声响彻天穹。九道蓝白色雷霆在空中交错着。激荡着。竟似天地雷劫……九天九重唱。登峰造极。沈言的雷动九天拳法。此刻已爆发出了它所有的潜力。

那天空中鹅毛般不断飘落的风雪。反而成了最不起眼的东西。沈言修为较低。九道雷霆交错虽然看似威风凛凛。但其中蕴含的雷霆之意却无法震慑到蝶依……让女子感到吃惊的是那金色拳芒。千军万马奔腾的气势。

惊世帝皇拳。这便是倾天之拳势么。蝶依骇然无比。但她只能不断的将自身的真气凝为漫天风雪。准备这一式杀招。

莫管打得过。亦或者打不过。敞若拼不赢……惜诵之主生死。她又有何颜面去见宫主。有何颜面去面对百花谷内的所有人。

叶东來的直觉却告诉他。最危险的。不是沈言手中那交错的九道雷霆。纵然那已是达到了登峰造极境界的拳法。但毕竟施展的人还太弱。也不是那漫天的风雪。因为这种凉意只能让身体感到寒冷。而不能让心感觉到冷。

至于惊世帝皇拳。这绝对是一等一的霸道王道皇道拳法。在周天境的燕云动手中使出來。也绝对配得上惊天动地四个字。

但……这一切都比不上那一点雪白的枪芒。

天若老。幽冥葬情。这是什么枪法……叶东來的目光都有些凝滞了起來。因为他全身的气机都在这一枪之下被吸引住了。仿佛那一点枪芒便是这世间的一切。

(不是思索这个的时候……)

叶东來晃了晃脑袋。右手猛然探到身后。而后拔剑。踏步。出剑。

“相思苦。相思苦。朝朝暮暮思无属。”

木剑扬起。剑吟轻轻。天地黯然失色。他是最后一个出手的。但在一刹那间。却先于所有人之前。出现在了离赤幽玄最近的地方。

木剑的剑尖。带着一种凄绝孤苦的气息。便要刺入赤幽玄的眼瞳之中。后者仿佛直到这一刻。才回过了神來一般。

“萤火之辉。能与皓月争辉否。”赤幽玄猛然睁开眼眸。血一般的眸子猛然闪过一道光芒。而后他的眸子再度合拢。

风停。雪止。

千军万马奔腾之势。倾天之拳消散开來。

雷鸣阵阵。雷霆交错的轰鸣声化为虚无。

那一点寒芒。也静止在了半空之中。唯一能转动的。便只有寒碑颂那不可思议的目光。

叶东來的身躯倏然静谧。不过旋即空中仿佛波浪一般荡漾起涟漪。他手中的木剑开始逸散出一股危险之极的气息……他的身躯还在微微的颤抖着。

赤幽玄嗤之以鼻的冷哼一声。叶东來手中的剑终于静止。他的身躯也同时静止。

打量着众人目光中的诧异。不可置信。震惊……赤幽玄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

“尔等当真胆识过人……可却找错了试招的对象。”

试招。试你妹啊。沈言欲哭无泪的眨巴了一下眼睛。明明都已经拼命了。还被对方如此轻而易举的动了动眼神全部给拿下了。他们还能说什么。就算这会儿赤幽玄放开他们。众人只怕也沒了那个动手的心思。

“哦。惹得本尊心情舒畅的小子。你那般神色。可是对本尊有所不满。”赤幽玄看见了沈言眨眼的动作。直接冷声道。

沈言连忙摇头。不满。他哪里有什么不满。面对这条老妖怪。他就算有不满也只能在心里嘀咕两句了。至于所谓明知必死。不如逞一时之快的事情对他來说未免显得太沒有风度了。所以他自是不会去干的。

“沒有不满为何一副哭丧着脸的模样。莫不然本尊想要吃了你。你竟然心中不畅快吗。”赤幽玄一声怒喝。双眸中毫不掩饰的倾泻出杀机。

沈言差一点沒有直接无语问苍天。尼玛你要吃了我啊。还不许我不畅快。有你这么当霸主的么。这哪里是霸道。简直是强盗啊。

“本尊也不与你们多话……”赤幽玄话音一转。目光又落在了蝶依的身上。“还有你个小女娃娃。本想放你一马。不料你竟胆大包天到对老子动手。”

“老子现在吃了你。杏含蓿她照样连个屁都不敢放……”

沈言感觉到一种冥冥中的杀气。他甚至怀疑如果赤幽玄现在稍微松一松手。身后那个女人会不会直接扑上去用牙齿撕咬对方。虽然那些鳞甲她也不一定咬得动。不过那个什么杏含蓿在这个女人心目中的地位。还真是有够高的。

“死到临头还敢三心二意。本尊便先吞了你……”沈言刚刚偏头看了一眼蝶依。立马便听到了赤幽玄的一声冷喝。

“不要。”蝶依的声音。

“住手。。”叶东來的声音。

“放肆。。。”燕云动的声音。

“沈言。。”寒碑颂的声音。

赤幽玄硕大的龙头猛然冲上半空。而后朝沈言俯冲而來。在这一刹那。他直接解开了对其他人的禁锢。但众人的声音却根本无法对他产生丝毫的影响。

先前之所以一顿在顿。无非是兴趣使然罢了……耍一耍这几个蝼蚁般的凡人。也正好调剂一下他自己的心情。不过既然沈言等人先动了手。他自然不会客气……而且也正好借着这个理由名正言顺的杀了蝶依。正如他所说的。就算杏含蓿知道。也是决然不敢來寻他报仇的。

雪云霸主。力压无数妖族的存在。又岂是虚言。

“这是。。”赤幽玄的眸中猛然泛过一丝诧异之色。沈言身上开始散发着一种淡淡的气息。但却同他的威严和霸道分庭抗礼。

“凌云冲天剑意。。是他。”赤幽玄心中惊呼出声。盘旋在空中数十丈的身躯竟是猛的一颤。直接往回缩了一大截。不过片刻之后他的神色却又恢复了正常。

“是他的弟子么。那就更不能放过你了……”赤幽玄心头又恐又惊。若非念及这一点。恐怕他早就转身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这件事如果沒有和他扯上关系。他也会躲到越远越好。哪怕面前这个炼髓境的小子只是那个人的弟子。

可现在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他还敢放掉沈言么。

“哼。一缕凌云冲天意。也敢在本尊面前放肆。”赤幽玄闷哼一声。直接震散了沈言身上刚刚冒出头來的凌云冲天之意。至于他神色之中的惊恐和不那么自然的镇定。却是沒有任何人注意到。

……

雪天穹之巅。无数星辰洒下点点光辉。将山巅映衬的星光闪烁。

山巅之上盘膝坐着一个白发白衣。孤苦孤傲的男子。他在这里盘膝做了多久无人知道……只是那雪天穹下方的黑色气息却一点点的开始散去。不再往上蔓延。

男子的神色很苍白。甚至可以说是惨白。惨白如纸。沒有丝毫血色。他九成精血都耗费在了镇压雪天穹之上。此刻已经虚弱到了极点……给人的感觉就仿佛是被风一吹就要被掀飞起來。但他眸子里的神色。却一如既往的冷傲孤绝。

“又惹麻烦了么……”男子的嘴角忽然勾勒出一个微笑的弧度。似是在无奈的笑。但那个弧度太小。甚至显得有些不真实。他的唇角居然也苍白无比。其中连丝毫的血色都看不见。仿佛已然要油尽灯枯一般。

“赤幽玄。”他忽然闭上了眸子。刚刚呢喃出声。旋即整个人的气息变得越來越冷冽。仿佛要冻结这天与地。

瞬息之后。男子猛然厉喝出声。

“雪云一脉。你们好大的胆子。。。”话音刚落。那盘膝而坐的身影却猛然一颤。而后大声的咳嗽了起來。

“咳咳……”随着咳嗽的声音。他那本就已经沾染了少许鲜血的衣襟。再度浸红了一片。轻轻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男子的气息再度变得孤独孤傲……仿佛先前的冷意和那令无尽星辰都猛然一颤的厉喝根本不曾出现过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