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七九能正常点么

章 节三七九 能正常点么

“雪云一脉,你们好大的胆子!!!”

无尽雪云沼泽之内,所有的妖族尽皆听到了这一声冷冽的怒吼。九成九的妖族当下便是一脸惊恐之色,更甚者直接一屁股跌倒在了地上。

“草!!!谁tm招惹了这人,赶紧给老子查……”雪云沼泽深处,一个人身虎头的妖族大能颤抖着身子抬起头來,发现并沒有感应到那人的气息,于是乎直接从自己的屋子里走了出來,对着一大群妖族便是怒骂了起來。

“大人……”

“沒听到老子的话么?你tm当我们虎族有几条命?还不快滚去给我彻查到底,要是我虎族之人触了那个人的霉头,直接杀无赦……”

“大人……要是其他族呢?”一个虎族长老看了一眼依靠着怒气來强行压制住自己心头恐惧的大人,戚戚然的问道。

“管他们去死!”虎头人身的妖族顿了顿,“要是其他妖族的家伙不小心触怒了那个人,你们都让我虎族的娃娃滚回來,要真牵扯进去,十条命也不够死的!”

“是……是是……”

周围一众长老陆陆续续的纵起身形,直接给各处的虎族下令去了。

“……怎么办,怎么办……要真是虎族的孽畜惹了他可就糟了……”虎头人身的妖族念及此处,却是忍不住的脸色发青。

“要不然我先溜了吧,如果跟虎族沒关系我再回來?”刚刚喃喃自语了一句,他又摇了摇头。

“不成不成,要真的是虎族的那些王八蛋惹了那个人,恐怕我逃到帝都去也沒用啊……”

虎头人身的妖族统领终于是否定了自己的念头,只能祈祷得罪人的事情跟虎族无关了。

囚禁着青萝的地方,随着这一声冷冽的喝声,一袭青衫,孤零凄楚的女子猛的抬起头來,她感觉自己的灵魂仿佛都要被震了出來一样,也不顾嘴角渗出的血迹,眸子里的光芒却是有着一丝期待。

但转瞬之间,她眼神之中的神采却又消散了开來。因为那从天穹垂落的光幕,虽然被震出了无数裂痕,但仍然不是她所能突破的。

雪云青萝妖族一脉居住的地方,却是山清水秀,绿树成荫,一座座巍峨的高山之下竟还流淌着一道道溪流,大片青萝藤蔓蔓延出的藤蔓林地正中有着一汪冷冽的清泉,其间还生长着一株滔天古树……

逼迫青萝交出天虚引雷诀的青葬长老正盘膝坐在清泉旁汲取古树逸散出來的元气,随着天空中一声惊天动地的冷冽声音落下,他猛然一口鲜血吐了出來,直接染红了衣襟。

“咳……”青葬心有余悸的看了一眼天穹,连半句怨言都不敢有。纵然那一声怒喝直接震散了他好不容易吸收到体内,还來不及炼化的元气。

“众妖听令,速速彻查雪云沼泽之内哪方势力与万剑宗之人发生冲突了……如果是那些偷偷跑进來的人类,直接杀无赦!”

“如果是妖族……”青葬话音略微顿了顿,旋即只能在心中暗叹了一声,而后语气猛的转为坚定,“同样杀无赦!”

“若有人肆意妄为知情不报,莫怪我手下无情!”

青葬说完这一切,心头一阵沸腾,差点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來。不过好歹被他强行压制在了体内,片刻后,丛林之内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无数青萝藤蔓开始波动了起來,许多青萝妖族开始和林木沟通,彻查起雪云沼泽之内发生的事情來。

……

嘭嘭嘭

跃上天空的数人尽皆跌落在地,那一声惊天动地的冷喝压根就沒有传入任何一个人类的耳中,能听到的只有妖族。

在那一声冷冽的喝声之下,被赤幽玄凝聚起來的空间瞬间恢复了正常,所以沈言,寒碑颂以及叶东來等跃上天空的人在那禁锢之力消散之后,便全部跌落了下來。

“……”沈言从几丈高空落下來倒是沒有感觉到丝毫疼痛,甚至连那一丝反震的力道都被他之力直接给抵消掉了,连让他的肌肉震颤一下都不能。

不过现在算是怎么一回事?赤幽玄难道准备放过自己等人么?

众人心头都是暗自不解,沈言也带着疑惑抬起了头來,他瞬息间愣在了那里。

赤幽玄的身体也同样从高空处跌落在地,半截身子在深潭之中,上半截却是直接瘫倒在雪地之上,而且他的身躯还在不断的抽搐和颤抖着。

“怎么会……”

赤幽玄的声音在沈言听起來,总有一种虚弱的感觉。

这条先前还不可一世的庞然大物此刻好像是濒死一般,沒有了丝毫威风的地方。整个人瘫倒在地,就仿佛一条放大了无数倍的蟒蛇……因为他全身上下至少有三成以上的地方出现了大大小小不一的伤口,其间血肉翻腾,鳞甲崩落。

沈言只大概看了一眼,便强行压下心头的惊骇,转过了身來。

“叶兄,碑颂……咱们走吧!此地是非莫测,不宜久留!”

叶东來和寒碑颂虽然之力沒有沈言强悍,但当初后者从骆驼峰山摔落下來都沒有事情,他们自然也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听到沈言的声音,两人同时点了点头,旋即身形一动,也不见他们怎么动作,便倏然出现在了前者身边。

“你说的不错……这个地方看起來的确有些诡异,我们的确得赶紧离开为妙!”叶东來点了点头。

“毕竟大长老还将你托付给我去找中神策解万剑之危,我们的的确确要速速返回万剑宗取那律令之符才好!”

沈言略微愣了愣,有些疑惑的问出声來。

“中神策?”

“中神策就是洞天机,至于大长老则是北剑仙……”叶东來突然打住了话茬,“难道他沒有跟你这个唯一的弟子说过么?”

沈言摇了摇头,也想起來当时大长老的确告诉他,如果对方问他是谁,就提一提北剑仙的名头。

不过万剑宗在苍云郡的西方,怎么师尊的名头反而是北剑仙?晃了晃脑袋,沈言也沒有打算在这个时间去研究这些。

“走吧!”

寒碑颂见两人停止了交谈,仍有些心悸的看了一眼那瘫软在地上,依旧沒有停止抽搐的赤幽玄,不由得沉声道。

遇见这种情况太过诡异了……由不得他心情不沉重。

所谓有对比才有差距,如果不知道赤幽玄的真实实力,只怕现在心头的震撼和惊惧也不会有这么强烈。

但他们却已经见识了赤幽玄的本事和实力,凝滞空间,六十年后度化龙劫,百花谷加上叶家,再加上沒有提出來的万剑宗,若是算上那个莫名其妙的燕国,就是四方势力都不能让对方心生顾忌,可想而知这条半蛟的实力之恐怖。

可现在的情形实在太诡异了,沒有任何人出现,也沒有任何灵气的波动……完完全全就是他们从天空中跌落下來的那一刻,赤幽玄就直接瘫软在了地上。

若非众人都是意志坚定之辈,恐怕都会产生自己是不是在幻境里的念头了。

“诸位,可否让我随你们走一程,离开这个鬼地方之后我便会离去!”三人正要离开,燕云动却是挡住了他们的路。

对视了一眼,叶东來和寒碑颂都沒有丝毫的反应,沈言只好无奈的点了点头。

寒碑颂耸了耸肩肩膀,表明他也有些莫名其妙。不过他是被岐山部落的先知给送过來的,而这个燕云动才是真真正正的踩到了什么阵法……

“多谢,若日后有机会,云动定会报答诸位的大恩!”

大恩不大恩的不知道,但沈言却发现自己的头有疼了起來。因为那个疯女人正一脸好奇的站在他们面前,虽然极力掩饰,可仍然能感觉到她的目光在不断的打量着自己等人。

“你探头探脑的看什么呢……我脸上有花啊?”

不过叶东來和寒碑颂这种性子的人妄图让他们开口去让这女人让开,却是有些不切实际,于是沈言只能闷着头往前走了一步,而后嚷嚷道。

“沒呸,谁看你了!”

蝶依刚刚摇了摇头,旋即耳根一红,毕竟盯着三个大男人看來看去的确有些丢人。

“沒看那就让开,好狗不挡道……要是等赤幽玄恢复过來,我看他第一个就得吃了你!”沈言翻了个白眼,心头暗自无奈,你说你沒事挡着我们的路干嘛?

“你说谁是狗?”

蝶依眼中翻过一丝怒意,她甚至已经直接将沈言踢出了候选名单之外。她要是惜诵,也是不可能忍受这样一个自大,无耻,傻了吧唧的家伙作为他的主人的。

“谁挡路谁是。”

沈言皱了皱眉头,他感觉这女人总有点无理取闹。

“管好你的嘴!本姑娘做事还轮不到你指手画脚……”若说嘴仗蝶依定然不是沈言的对手,于是她的指尖再度凝起一缕寒芒,朝着沈言的头袭來。

她自然不是准备击杀沈言,而是想给他一些教训罢了。

“哼!”

叶东來冷哼一声,长袖一挥,而后直接一巴掌甩了出去……倒是沒有打在蝶依的身上,不过女子却是滴溜溜的转了几个圈儿方才控制住自己。

蝶依又气又怒,不过看着神色古井无波的叶东來,知道自己想在对方的面前对付沈言是决然沒有那个可能了,于是乎居然掀开了自己的面纱。

那是一张清冷中夹杂着傲然的绝美脸庞,但沈言等人却沒有因此而露出丝毫垂涎之色,甚至四人的心境仍然无比的平静。

“人家找不到路了,你们能不能带着人家一起出去嘛……”蝶依强行按捺住自己心头那种翻江倒海想要呕吐的感觉,嗲声嗲气的说完了这句话。

她算是弄明白了,面前这几个家伙都是软硬不吃的主儿。除了这个方法,她实在想不出自己还有什么借口跟着他们來旁敲侧击谁是惜诵之主。

不过她显然高估了众人的承受力,准确的來说叶东來和寒碑颂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头,至于燕云动仍然一副臭屁傲然的模样,沈言却是浑身上下直接打了一个冷颤,然后见鬼一样的看着她,扔出了一句让蝶依差点暴走的话來。

“你能正常点说话么,听得我都快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