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八一青萝之难

三八一 青萝之难

雪云沼泽之大自是不消说的,沈言等人在其内虽然有着叶东來引路不至于摸不清方向,但却也也在其中耗费了数个时辰,。

沈言一路上自是沒有跟蝶依搭讪的心思,他害怕被这个白痴女人拉低了自己的智商。至于叶东來、寒碑颂以及燕云动,一个比一个冷,一个比一个傲,尤其是那个燕国太子,走起路來连脑袋都抬得比别人高。

不过这会儿他可是真的忍不住了,于是直接顿住了脚步。叶东來和寒碑颂自然也就跟着停了下來,搞笑的却是燕云动,一溜烟的走出去十数丈方才发现自己身边一个人都沒了,于是乎又施施然的走了回來。

被这么一闹沈言却是啼笑皆非,不过看到蝶依却一下子忍不住诡异的上下打量起这个冷傲的女人來。

蝶依被他的目光看的浑身有些不自在,因为沈言不像是在看一个女人,因为他的眼神仿佛是在打量着一块木头。

蝶依正要出声挤兑沈言的时候,后者却有些奇怪的喃喃了自语了一句,。

“看起來沒病啊……”

“你才有病,你全家都有病!”蝶依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居然不经大脑思考就说出了这一番话來,不过她还是瞪着沈言。

若非叶东來在一旁孑然而立,她知道自己根本沒有机会动手的话,只怕早就一掌拍向沈言了。哪里会如同现在这样,跟这个无耻的家伙磨嘴皮子。

“沒病?我说你有病你不承认,我说你神经有问題你也不承认……”沈言倒是沒在意她的话,若是其他人说他的家人,尤其是夹带上沈如烟的时候,无论是刻意的侮辱还是其他,他都会让对方收回先前的话。

不过跟蝶依这个明显脑子有问題的女人,也就无须计较这么多了。或者说沈言压根也不知道怎么跟她说,因为他发现这女人简直就是不可理喻。

“你……”蝶依刚刚指着沈言说出一个字來,就被后者拨开了她悬在空中的纤纤玉指。

“别用手指着我……另外你先别急着反对,你说你哪里都正常,那你一路上不停的在我们盯着我们三人,是准备研究什么呢?”

啊?蝶依的脸唰的泛起了大片红色,有些支支吾吾了起來。

她性子冷傲是冷傲,但这种事情被人当面点出來,羞恼是绝对的。尤其是现在揭开了面纱,这样一來更是显得娇羞诱人之极。

但沈言偏偏就无视了她的容貌,一脸戏谑的笑容。

“你!我才沒有……”蝶依咬了咬嘴唇,直接來了个不认账。旋即他的目光看向了燕云动,然后求助似的问出了一句话。

“燕国的那个太子,你说说看,我有沒有不停的盯着你……”

燕云动一脸傲然的看着前方,目光深邃而悠远,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

“喂!”蝶依等了半响,也不见燕云动回答,不由得跺了跺脚,然后提高了声音。

燕云动伸出手将自己衣衫上那被风吹起的褶皱捋平,而后继续回复了先前的模样。

“燕!云!动!”蝶依猛的上前一步,咬牙切齿的吼了出來。

燕云动微微愣了愣,旋即发现似乎有人在喊自己,转过头去便看见了一脸愠怒的蝶依,旋即他再度转过了头去,将目光投向远方。

“燕云动?你听沒听到我的话,你不知道说话的时候不看着别人是很沒礼貌的么?”蝶依被沈言的话挤兑的本來就有些尴尬,现在更是得理不饶人。

静谧。

片刻之后,燕云动的眉头微微皱了皱。

“聒噪!”见蝶依似乎又有喋喋不休的趋势,又冷冷的加了一句,“我不知道。”

这……什么人啊!蝶依满腔怒气却找不到地方发泄,见燕云动根本理都不理自己,加上对方修为比自己高了许多,她只能改变了目标。

“叶东來,你……”

面对三人之间最符合蝶依心目中惜诵之主人选之人的时候,她的语气也变得前所未有的轻柔。比面对在她心目中最不符合的那个家伙之时,要温柔了无数倍。

“别问我,我只顾着辨识方向,并不清楚你做了些什么。”

蝶依哑口无言,而后将目光放在了一侧的寒碑颂身上,。

“……你刚刚说什么?”寒碑颂似乎察觉到了蝶依灼灼的目光,而后转过了头來,将自己手中的那一缕真气散去,方才有些尴尬的道。

“你们……”

蝶依猛的一跺脚,地面直接裂开了无数道裂痕。她气冲冲的吼了一声,却发现一旁的沈言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顿然闭口不言了。

沈言摇了摇头,倒也沒有心思去弄明白她到底在做些什么。一个这么大的女人智商跟一个小孩差不多,倒也真难为了她。

正因为这样,他并不打算弄个清清楚楚,或许这女人脑袋又秀逗了才会不停的盯着自己三人吧。最主要的原因是他并沒有从蝶依的身上感觉到一开始的那种杀气,换句话说也就是她并沒有恶意,因此沈言也就顺其而为之了。

沈言见蝶依仍然一副怒气冲冲,恨不得吃了自己的模样,不由得哑然失笑。不过他却不敢去往这个疯女人身边凑,于是乎便对叶东來点了点头,众人又开始了前行。

蝶依一脸愤慨的站在原地,见到沈言等人准备再度动身,她却仍然沒有动作。过了半响之后,眼见着四人越走越远,也压根沒有人回头看他一眼,更遑论是安慰她两句了,于是蝶依只能咬牙切齿的又吊在了众人身后。

于此同时,雪云沼泽深处,青藏再度來到了关押着青萝的地方。看着青萝叠嶂大阵光幕上那密密麻麻的裂痕,他不由得暗自心疼,更多的却还是心惊肉跳。

青萝此刻一脸憔悴,却也是被大长老那一声冷喝损伤到了心神。不过因为有阵法保护的缘故,所以倒也不算太过严重。

至于青葬,足足耗费了数个时辰方才稳定下自己的心神波动。伤势刚刚稳定,他便急急忙忙的來到了这里,若是青萝叠嶂大阵真的碎裂开來让青萝给逃掉,那才是损失惨重,。

只要青萝还在,就算青萝叠嶂大阵破碎,得到了天虚引雷诀,也可以将这种损失给弥补掉。天虚引雷诀,殷玄领领地级顶尖宗门雷霆正宗的地级法诀,珍贵程度远远超过了雪云一脉青萝妖族耗费整整百年才布下的青萝叠嶂大阵。

功~法灵技一旦入品,哪怕是黄级都是了不得的东西。更遑论是地级这种足以让一个城池为之倾覆的法诀,青萝依靠什么将其盗取出來的不重要,但青葬知道只要自己得到了这法诀,就拥有了灭杀周天晶障级强者的实力。

直接等同于半上境。

此刻青萝叠嶂大阵几乎碎裂了九成九,虽然能困住青萝,但想要抵御那些追捕而來的雷霆正宗之人,想來也是不可能了。

所以青葬决定逼问出天虚引雷诀之后,就远遁千里,哪怕是逃离苍木州,也要隐姓埋名,等到风波过去,而后东山再起。

青萝……若是换做先前这阵法还存在的情况下,只要集合青萝妖族全族之力,连上境强者都能抵御,他自然可以徐徐图之,哪怕是答应替青萝杀掉她的敌人,却也是无妨的。

但此刻青葬却知道,自己怕是不能再耽搁了。

毫无底气,越留越怕……因为青萝叠嶂大阵就是他的依仗,现在这东西差一点点就要破碎,根本不可能挡住周天小圆满及以上境界强者的攻击,所以他沒有那个时间和胆子再在此处和青萝周旋。

“青葬……你怎么又來了?”青萝一袭青衣,清冷凄绝的孑立在阵法之内。她的修为还不到周天境,自然是沒有那个本事破开阵法的。

“难道我让你杀的人,你已经杀了……”青萝的眼神里露出一丝期待,却被她极好的掩藏了起來。

“杀人?”青葬冷冷的笑了笑,。

“你还是乖乖交出天虚引雷诀,否则莫怪我用那搜魂神通來探察你的魂魄,虽然可能得到的法诀会残缺,但也总好过同你这般耗下去要好的多!”

“当然……我也不介意在搜魂之前,享受一下幼小的青萝妖族女性那美妙的身躯!沒有化形的实力却化形的青萝妖,我青葬倒也是第一次见到……”

青葬话音落罢,青萝便是一脸的惊愕。

(发生了什么事?这老东西的变化怎么会这么快……那个声音?不对……阵法,这样说來他应该是怕雷霆正宗之人。)

青萝心思闪转之下,已经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交出去?只怕这老东西是想舍弃雪云一脉的青萝妖族逃命了……他得到天虚引雷诀的那一刻,也就是我的死期!)

青萝看着青葬那干枯的脸庞,猛的咬了咬牙,一掌朝自己的心脉拍了过去。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敞若青葬真的杀了自己的仇人为父母报了仇,将这天虚引雷诀给他倒也无妨……不过此刻,她却绝不会屈服。

只是她的一举一动又岂能瞒过周天境的大能,青葬冷哼一声,而后这已经破碎了足有九成九的青萝叠嶂大阵中便闪烁出一阵光芒,青萝那聚满真气的手掌顷刻间被从光幕中射出來的光芒拍到了一旁。

青萝猛的闭上了眼睛,死死咬着自己的樱唇,一言不发。

青葬看着面前女子越來越冷冽的气息和决绝的模样,嘴角不由得扯起一丝**~邪的笑意,竟然不知好歹……那便也怪不得他辣手摧花!

ps:谢谢大家的票票,今天太晚了,明天小仙会两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