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八二御灵隐

第一卷 章 节三八二 御灵隐

“好剧烈的气息波动。那么……果然是在这附近么?”雪云沼泽的上空,一个儒雅的中年男子脚踩一柄长剑,流光飞舞,旋即猛然朝下方俯冲而去。

他身后跟着一柄剑形的光影,其上也同时站着一名女子,正是从齐云镇追來的云拾霜。

儒雅中年男子落在雪云沼泽之内,而后拂袖一挥,身后的剑形光影倏然消散。

云拾霜此刻除了呼吸与思考,根本就不能有丝毫的动作。她的目光中满是惊恐,因为从头到尾这儒雅的中年男子便沒有同她说过半句话。

求财劫色却也无妨,大不了一死了之,但不知道对方要做些什么才愈发恐怖。

“御灵----隐。”

儒雅男子四处扫了一眼,嘴角露出一丝轻蔑的笑容,旋即掐指而动,伸手在云拾霜面前一抹。

云拾霜的瞳孔略微缩了缩,在她肉眼可见的地方,空气如同水波般荡漾了起來。旋即一一层淡淡的、如同水幕般的波纹便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下一刻,儒雅男子猛然踏出一步,脚下剑气窜动,身形已在数十丈开外。

云拾霜想要大喊出声,但发觉自己根本不能开口发出哪怕半个音节。就连双腿也如同扎了根一样,连动弹分毫都困难。

雪云沼泽气候严寒,但儒雅男子越往里走,却发现周围的那些原本都要凝成冰晶的树木开始变得慢慢葱郁起來,颜色却也开始渐渐转为青翠。

儒雅男子脚下踩着凌厉窜动的剑气,每踏出一步身后便会留下一道数十丈长的剑气纵横的沟壑,在某一刻他却猛的冷冷笑了起來。

“青萝妖族?这样说來……追风之羽阴的那部分应该是被一只青萝妖给带到此处弄丢了?那么阳的那一部分……果真是从繁雨点星宗那些沒用的弟子手中夺去的了?”

虽然是喃喃自语的疑问,但儒雅男子眸中却沒有流露出丝毫疑惑的神色。

“阴阳追风羽,探阴阳五行,追风擒电----既然敢吞沒我雷劫的东西,那自然要付出应有的代价。”儒雅男子,声音蓦然变得森然之极。

“乖乖小宝贝,帮我找找看,她在哪里……”雷劫从怀中拿出阴阳追风羽,也就是在沈言手中遁走的那一根羽毛,而后温柔的道。

洁白的羽毛散发出行星星点点的柔和光芒,而后在半空中勾勒出一圈花纹,雷劫的目光蓦然变得纯粹和决然起來。

“青萝叠嶂大阵,这样一來的话,就有些难办了。”

雷劫话语中虽然有难办二字,但他眸子里散发着的光芒,分明在告诉着旁人,所谓的青萝叠嶂大阵对他來说,根本算不得什么。

话音落罢,雷劫呆呆的站在原地,也不知在思索些什么。任由脚下凌厉的剑气乱窜开來,将周围的灌木积雪肆虐的一团糟。

许久之后,雷劫终于露出了一丝莫名的笑容。

“有了……”

“要是不交出那个小可爱,将这些青萝妖全杀了便是。”

雷劫从不会为自己能不能解决问題而烦恼,他烦恼的只是到底要选择哪一种方式去解决,现在他决定了,自然便将先前的烦恼抛诸脑后。

暂时沒有了烦恼,雷劫几步踏出,竟已然不知身在何处了。

雪云沼泽很危险,潜藏在灌木丛中的各种小型妖兽,或许便会在某一刻突然窜出來进行攻击。而且到了黄昏,临近夜晚的时候,因为沒有了那微弱的阳光洒落下來,于是沼泽深处便会凝聚出一大片一大片的瘴气。

这种瘴气会持续一整个晚上,等到第二天太阳升起,经过一个时辰左右的照射,才会蒸发开來。所谓的雪云迷雾,也大抵是因为这每个夜晚都会遍布大半个雪云沼泽的瘴气而形成的。

瘴气虽然有毒,但它的危险程度却是有限的。可怕的是如果不小心落入会形成具有强烈致幻瘴气的范围之内,就会不知不觉的失去方向。

沈言此刻就面临着这种危机,他本身就完全仰仗叶东來在引导前进的路线。但他因为对蝶依时不时露出的目光心有余悸的缘故,所以偏偏落在了最后……等到发现不对劲的时候,他已经无法寻找到其他人的身影了。

现在的天色已经暗了下來,周围含有剧毒的瘴气不断的侵蚀着沈言的躯体,但在接触到那恐怖的血脉之力的时候,却会被瞬间吞噬。

沈言是沒有危险的,这种程度的瘴气毒素或许可以让数百人在一瞬间毙命,可对于修者的作用就会变得很小。

无论修者是依靠真气循环來避免口鼻呼吸,亦或者是通过其他的方式规避这些瘴气进入自己的身体,都是一种极其有效的方法。

沈言的肉体凝聚了万牛之力,气血旺盛到了将真气凝聚在双眼上看着他的时候,便仿佛是看见了一团熊熊燃烧的人形火焰。

换句话说,就算他大口大口的呼吸这些有毒的瘴气,也不会对自身产生任何不利的影响。但这些都不是他此刻面临的危机起源,因为他迷路了。

完全失去了叶东來等人的踪迹,面对着越來越黑暗的丛林沼泽,沈言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虽然也许他并未感觉到任何潜在的杀机。

到了这种情况,沈言知道自己刚刚只怕是在一瞬间不小心收到了迷幻瘴气的影响,直接就偏离了和叶东來等人的方向。

他反应过來的时候,或者说叶东來他们反应过來的时候,都已经迟了。

沒有人能单纯的利用视线去穿透如此浓密的沼泽瘴气,包括沈言此刻的可视范围也已经被压缩到了一个极小的范围之内。

三丈,不是十数丈,不是六七丈,只有不到三丈。

三丈之内他能看清楚前方是什么,但只要超过了这个范围,就只能看见隐约飘荡在四周的浓密瘴气,这种氛围几乎能让常人窒息。

叶东來等人或许掌握着灵识的运用神通,可在这种瘴气弥补的情况下,以他们沒有达到上境的修为,想要单纯的依靠灵识辨认路途还比较容易……真的想要去寻找沈言的踪迹,却未免有些太不切实际了一些。

灵识不同于眼睛,后者只要看到了处于自己视线之中的东西,就会知道那是什么。但前者需要知晓需要寻找的人或物的气息,才能依靠灵识去寻找对方。

否则只能简简单单的辨认方位,代替眼睛在瘴气之中的作用。

而记忆别人的气息,那并非普通的神通所能做到的事情……亦或者等到神魂庞大到一定程度,灵识化为小登天识的时候,就能依靠单纯的使用小登天识达到这样的效果。

不过如果识海的修为只能衍生出灵识,也可以利用特殊的神通來达到这种效果。

比如……天眼识,顺风耳识……以虚识化实识。将灵识附在眼耳之上,也同样可以轻松的达到类似小登天识所能发挥出的作用。

“叶兄……寒碑颂,燕云动……疯女人……能听到么?”沈言将真气束在自己的嘴前,形成一团真气流,以期能让声音传播的更远。

诡异的黑暗,整个丛林内除了细微的风声,甚至连虫鸣都沒有。

沈言自是不知道这是因为各方妖族首领掉走了一切可以攻击到他的妖族所出现的情形,因此他变得有些莫名其妙的紧张起來。

太静谧了,简直不像是在危机重重的雪云沼泽……沈言的想象力让他不自主的勾勒出接下來自己要遇到的事情。

比如……成群结队的狂龙暴击犀发动一次大冲击?将这片大地震得轰隆作响?当然,如果能让他听到其他的声音,却不会伤害他的性命,沈言更愿意能感受到这种阵阵轰鸣的响动声,而不是在这种该死的寂静中被自己的呼吸声折磨。

他的意志力太坚定,心境也太过波澜不惊。

以至于他一直清醒着,当他朝着四面八方都呼唤了一边,声音消散之后,周围便再度的恢复了寂静。

沈言感受的分明,因为他越在危险的情况下头脑便越清醒。

“叶兄?你在不在?”

沈言思索了一下,觉得自己在原地等着虽然是最好的办法,但是他却怕自己原本就偏离了先开始的方向。

于是抱着既來之则安之的想法,他在丛林中不断的人为制造出声响來打破这种沉静。

当他往前走了数十近百丈的距离后,叶东來等人仍然沒有给出任何的回应。沈言只好停下脚步,开始思量起解决的办法來。

此刻的情形虽然诡异,寂静的令人心慌意乱,但沈言的直觉却告诉他沒有任何危险。

这样一來他就跟随着自己的想法停下了脚步,背靠着一株大树,感受着躯体将树木躯干上的积雪冰晶融化后那丝微凉的触感,让自己心头的焦躁逐渐冷却下來。

“这雪云沼泽鬼怪之极,我和他们走散这么久居然都沒有遇到危险,却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过想來叶兄,寒碑颂以及那个疯女人纵然也不小心走散了,以他们的实力应该不会遇到什么危险。”

沈言眼中神色闪转不定。

“叶兄如果找不到我,那么他先离开雪云沼泽回到万剑宗等我的可能性足有----八成以上!”喃喃自语了片刻,沈言不再迟疑,也沒有辨认方向便直接朝前走去。

ps:十一点前后,还有一章。o(n_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