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八三虎族首领的惊慌

三八三 虎族首领的惊慌

叶东來的目光阴沉如水。

“好恐怖的沼泽幻瘴……连我都不知不觉的着了道!寒碑颂的修为虽不过才神醒境界,但拥有那柄诡异的神兵,只怕能通周天小转一战。”

“至于那蝶依看起來神神秘秘的,想必保命手段也不少。最需要担心的还是沈言……炼髓境的修为在这里,实在是太过危险了。”

这些念头在他的脑海里已经盘旋了许久,但叶东來耗费了极大的精神,都沒有察觉到丝毫的端倪。

也就是说,就算是以他的修为,也不要想在这么浓密的沼泽幻瘴之内找到其他人。

而且他甚至连自己此刻的位置都不清楚,最诡异的还是走散的时候,连他都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发现沈言等人全部不见了。

“不如我先离开此处,回万剑宗等沈言?”

这个念头刚刚冒出來,顷刻间便被叶东來给否决了。

“不成,若沈言不单单和我分散开來,也和其他人分散开來,那么凭借他一个人想要走出雪云沼泽,无疑是天方夜谭。”

“为今之计,我在此地等待天明,待得这些瘴气散去,再做计较。”

叶东來身边的情况倒是沒有沈言那般诡异,因为他还能听到虫豸鸣叫,还有悉悉索索的小型兽类在灌木丛中,土壤低下运动着。

因为有雪云沼泽无数妖族首领共同的命令,所以沈言所过之处,所有的妖兽,无论是幼生的,亦或者是成年的,都是唯恐避之不及,哪里又敢在他面前有所动作。

让被那个煞星认为自己是有意针对他的弟子,只怕雪云一脉的所有妖族,也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雪云沼泽的夜晚來临之后,应当是最恐怖的。因为妖兽和人类不同,夜幕下的森林才是他们最喜欢的环境。

但青萝妖族领地的最深处,那青萝叠嶂大阵所在之处,却是一番迥然不同的情形。

青萝妖族的首领青葬正盘膝坐在青萝叠嶂大阵之外,准确的说是大阵之内的青萝面前。他的身周是一圈圈闪烁着莹莹绿光的诡异线条,这些线条密密麻麻的铺满了整个地面,随着青葬手中的印诀和不断翻动的嘴唇,这些线条的光芒越发明显和绚烂起來。

但青萝却从这些花纹和线条之中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让她的心脏不断的碰碰跳动着,影响着识海,甚至神魂。

“搜魂之阵。”

青萝阵法造诣比之青葬虽然差了许多,但该有的见识却分毫不差。这顶顶大名的搜魂之阵她自然是认识的,所以才会越发的绝望。

这个阵法的作用便是搜索神魂中的记忆,青葬想要用这种方法得到天虚引雷诀,虽然可能会残缺。

但也好过什么都得不到。

青萝知道凭借自己的能力,是决然不可能进入雷霆正宗去盗取天虚引雷诀的。她之所以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偷走天虚引雷诀,直到得手之后才被发现,是因为青冥九幽镜的作用。

青冥敛息,九幽隐魂。

利用青冥九幽之气将自身掩藏起來,纵然雷霆正宗是领地级的顶尖宗门,摸到了州级宗门的底线,但也决然无法发现她的行踪。

但这种隐藏遇到真正的大能,还是瞬间便能被勘破。这也是为何青萝只选择领地级的顶尖宗门,而不敢去触碰州级宗门的缘故。

州与领地,是决然不同的一个阶层。

整个大宋王朝,方才有六十五州之地,可想而知州级宗门的恐怖程度。

而且青萝从一开始,就将目标放在天虚引雷诀上。因为她知道雷霆正宗和殷玄领的一个阵法宗门交好,所以整个宗门全仰仗阵法之力,守卫的弟子反而很少。

青冥九幽镜的作用不是将修者隐藏,而是隐藏修者的气息,如果被对方用眼睛看见了,那自然也就代表着你被发现了……

可阵法却沒有眼睛,只认气息。因此青萝轻轻松松的就跑进了雷霆正宗,将天虚引雷诀的拓印玉符偷到了手,直到带出雷霆正宗之后,才被发现。

沒料到讨回了苍云郡,反而在穿越雪云沼泽的时候被青葬给抓了。

她原本想的是青葬如果替她杀掉杀掉父母的仇人,天虚引雷诀交给他也无所谓。可天不遂人意,青葬此刻已然是准备用强了,否则也不会耗费数个时辰去布下这搜魂之阵。

既然已经要死在对方的手中,兼之父母之仇也无法得报,所以青萝自然不可能将完整的天虚引雷诀交出來。

“按照阵法的构成速度來看,还有半个时辰的时间,就是青葬发动阵法的时间。”

青萝面上的清冷之色不变,她心头的慌乱和绝望,也只有她自己知晓。

在被困在此处的那一刻,在迎接死亡的这一刻,不知道为什么,青萝回忆起的却只有那个宁愿为她损耗精血到昏迷男子……仅仅一次相遇,相处的时间也并不长,但她已经深深的讲那个昏厥的身影印刻进了自己的灵魂里。

这一次相遇,便注定了是前缘,又哪管它相逢在何日,相处的时间有多少。

青萝想着想着,不由痴了,她如星似月的眸子里,倒映出的却是远处那影影绰绰的林木轮廓……好似初相逢的那个森林。

在青萝所看不到的地方,一个中年儒雅男子正踏着凌厉的剑气在雪云沼泽内穿行。

所过之处,只有一道不知道有多长的沟壑。在他前方挡着的一切,无论是灌木,亦或是苍天古树,更甚者一座小山……都在那凌厉窜动的剑气之中,被绞成了渣滓。也在一座座的山峰中,留下了一段笔直的通道。

当天色黯淡到沒有丝毫光亮的时候,儒雅男子的指尖猛然一颤,他的眸子蓦然浮现出一阵阴厉的神色。

“天虚引雷诀……该死的兔崽子,竟然连看这些东西都看不住!繁雨点星宗那些家伙也是废物,早知这追风之羽阴的部分便不借给他们了,否则哪里会有这么多的麻烦事!”

“狗胆包天的青萝小妖,跑进我雷霆正宗不单偷了本尊的阳羽,竟还盗取了拓印着天虚引雷诀的玉符……”

随着他冷冽的喝声,指尖那一道可跨越一州之地的珍贵传讯符纸,顷刻间化为了虚无。

儒雅男子愤怒之下,脚下的剑光倏然消散,他整个人也爆发出一种无法抑制的狂暴气息,随着这气息的逸散,一声如雷霆般的暴喝轰然炸响。

“身如雷霆,雷霆化剑!”

雷霆化剑真诀,雷霆正宗的镇宗法诀之一。以身合剑,其威力绝伦。但在儒雅男子的盛怒之下,却被他直接用來赶路。

话音落罢,男子身形倏然消散,出现在原地的只剩下一柄闪烁着绚烂雷霆电光的巨剑。足有一丈之长,数尺之宽。

下一瞬,雷霆巨剑倏然消失,仿佛一道蓝色的飞鸿,须臾之间已在数千丈开外。

雪云沼泽大部分的妖族还是很庆幸的,庆幸他们及时醒悟过來让各自的族人不要攻击那个煞星的弟子,沒有像赤幽玄那个势力强大的老妖怪一样吃个大亏。

不过虎族的首领却很不高兴,因为他提心吊胆了一整天,喝了一大杯妖灵酒,准备睡个懒觉的时候,却被敲门声从迷迷糊糊的状态之中给惊醒了过來。

虎族的首领居住在一颗巨大的古树之内,当他一脸愤怒的走出木门的时候,还來不及发火,直接就被吓出了一头冷汗。

“虎老大……沈言,沈言……就是那个人的弟子,这会儿因为瘴气迷了路,跟他一伙的那些人分散了,正在胡乱的找寻出路呢,看其方向,只怕要跑到青萝妖族的领地去!”

跑來报信的是一头灰狼,只将两只腿化为了半人形,可以直立行走,其余的部位却沒有什么巨大的变化。

他气喘吁吁的把话说完,发现虎老大先是被惊得全身一颤,紧接着有轻松了下來。

“青萝妖族?别管了,我们虎族还有狮族都让开了……青萝妖族难不成还敢动手?让青葬那老东西交代手下的兔崽子,给那沈言放行,最好是间接的给他引路,让他能走出雪云沼泽!”虎老大理所当然的道,不过片刻之后,他的瞳孔却瞪得如同牛族一般大。

“虎老大,这事儿跟青萝妖族沒法商量……沈言直接头也不回的朝着青萝叠嶂大阵去了,就算青葬给他让路,他也过不去啊?保不准直接被青萝叠嶂大阵给当成擅闯者击杀掉,那可就糟了!”來通报消息的狼族,也是一脸的无奈和惊慌。

“草!老子去通知青葬,要真的让沈言闯进去,我们就都全完了……”

虎老大急急忙忙的留下一句话,刚刚走了几步,又转过了头來给狼妖交代了几句。

“你赶紧去问问周围的植物系妖族,看看哪些家伙闲來沒事弄出來的幻瘴,要是让老子知道,非要拔了它们这些操蛋家伙的根不可!”

狼妖打了个寒颤,看着首领急急忙忙的开始依靠周围的植物系妖族联系青葬,不由得赶忙跑去打探到底是哪一群操蛋的家伙在制造那些该死的瘴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