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八四雷劫之欲

章 节三八四 雷劫之欲

沈言感觉有些不对劲,因为他发现有什么东西意图引导自己的方向。

“这些妖族的手段还真是厉害,先是用幻瘴拆散我们,现在更是用这些藤蔓诱导我,小爷我偏偏还就不上当了!”

沈言在原地细细的回忆了半响,终于找到了诱导自己的东西是什么。不就是随处可见,缠绕在林木上的那些藤蔓么。

那些藤蔓居然诡异的生长,将他想要走的地方乱七八糟的堵起來,其他方向则是利用两道藤蔓引导出一条道路。

这样悚然的情况,沈言怎么可能察觉不了。

于是乎沈言直接无视了那些藤蔓引导出來的数条道路,直接朝着正前方走去。

因为这里偏偏就被那些藤蔓有意无意的遮掩着,沈言心下自然认为这是故意在诱导他。于是他直接就直挺挺的走了过去,那些藤蔓并沒有想象中的结实,被他一撞直接就让开了道路,不过好像也沒有断裂。

沈言有些疑惑的打量了一眼被他一撞之下直接散架了一般铺满一地的藤蔓,不由得撇撇嘴,大踏步往前走去。

“这些妖族居然用这种东西來拦我?未免有些太莫名其妙了点吧……”沈言一边走一边嘀咕着。

开玩笑……那些藤蔓的本体一个个都在心中暗自道,谁他~妈敢对你发动丝毫攻击,那才是真的莫名其妙呢。

挡路,引导出一条能走出雪云沼泽的路线已经是他们的极限了。万一真的因为被他们前行阻挡了,然后沈言之后又出了事情,被那个煞星怪罪到头上,只怕真的会后悔莫及。

这些藤蔓自然而然的随着沈言的身躯刚刚接触到他们,或者说还沒有接触到的时候就自然而然的散了开來。

毕竟他们是挡路的,不是送死的。

既然对方还要执意往青萝妖族的青萝叠嶂大阵闯去,那么他们也沒有其他什么好的办法,只能将这里发生的事情如实禀报给青葬了。

阴沉灰暗,弥漫着无数瘴气的雪云沼泽深处,有着一道雷霆巨剑疏忽千丈。

“雷霆化剑真诀,收!”

一声暴喝传來,雷霆巨剑倏然消散,一个儒雅的男子飘然落地。

“是这里么?”儒雅男子微微闭上眼睛,终于感受到了那一丝微弱的气息,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笑意。

他的步伐开始变得悠哉起來,缓慢的往已经沒有了积雪的丛林之内走去。

……

“青葬!那沈言自以为是的避开了阻挡的藤蔓,继续朝着青萝叠嶂大阵而來!”

青葬再度睁开了双眼,虽然愤怒,但却无奈之极。他看了一眼身边的搜魂之阵,本來早就应该完成,却因为那个人弟子的缘故,拖到了此刻还差一线。

不过这个时候,他也不敢再继续催动阵法,毕竟如果沈言不慎闯入了这里,而被青萝叠嶂大阵轰杀,那么他就算得到了天虚引雷诀,只怕也沒有分毫活命的机会。

于是乎青葬只好在青萝诧异的目光之下,第二次站起身來。

他也不去理会青萝的目光,反正后者也不可能逃离此处。青葬走出阵法的核心地盘,然后开始來回踱起步子。

片刻之后,他神色微微一动。

“有了……那人的弟子不过是炼髓境界,我布下一个幻阵,他自然而然也就会迷失在阵法之内,到时在引导着他走出这雪云沼泽便是。”

青葬毕竟是一族首领,思绪闪转之间已经想到了办法。

对付一个炼髓境修者的幻阵,还是很轻松便可以布置出來的。不过因为是那个人的弟子,所以他还是耗费了约有小半刻钟的模样。

看了看将通往青萝叠嶂大阵的入口处完全遮掩起來的幻阵,青葬满意的点了点头。

搜魂之阵毕竟天地不容,所以以他的修为布置起來也是极其耗费精力。但这样一个小小的幻阵,也就是转瞬之间就能弄出來的东西。

而且因为青葬对沈言的高估,所以这个幻阵足可以让内息境的修者在其中迷失。

只要沈言走进了这里面,他就有办法让那个小子乖乖的走出雪云沼泽去。免得留在这里,弄得各大妖族的神经都一直紧绷着。

青葬再度查探了一番,发现并沒有什么明显的破绽,于是心情稍微变得轻松了一些。不过他却沒有时间休息,搜魂之阵越早布置成功,才能越早的得到有关于天虚引雷诀的记忆,以便能离开这里。

不过他坐回阵法之内的时候,还是给身旁的一株大树传递了一下消息。

这株大树将自青萝这里得到的消息开始一层层的往虎族和各大妖族首领所在的地方传递而去,几乎是片刻之间,远在沼泽另一方的虎族首领就松了一口气。

“还好还好,青葬这老东西脑子果然好使……这样一來,也不会对那沈言造成什么伤害,而且还能将他给弄出去,简直是一举两得!”

虎老大这会儿心情又轻松了起來,只要沈言出去,那个人的警告自然也就不成立了。到时候他们也就不必提心吊胆,生害怕不小心让后者受伤了。

不过事情的变化总是令所有人始料未及的,因为在不到一盏茶的时间后,儒雅之极的雷劫已经站在了青萝叠嶂大阵入口的不远处。

他的嘴角扯出一丝轻蔑的笑容。

“这么低阶的幻阵?难道是为了拦住某些爬虫么?不过看起來似乎对我产生的作用并不算大。”雷劫伸手朝着前方一点,面前的幻阵顿然分崩离析开來,仿佛一面碎掉的镜子。

他的身形晃动之间,便來到了这一处山谷的最深处。

“噗”青葬猛然感觉到外面的幻阵被破,自身也察觉到身后那恐怖到如同刀锋架在他脖子上的恐怖气息,顿然打乱了真气运行,一口鲜血瞬间便喷吐了出來。

雷劫站在他身后负手而立,一脸平淡,面上的神色仍旧儒雅之极。

“你是谁……”青葬缓缓站起身來,而后艰难无比的将自己的脑袋转了过去。

“原來那个小可爱是你啊……”雷劫的面上浮现出一丝儒雅的笑容,让人如沐春风,他伸手一探,青萝瞬间被他抓住脖子提在了手中。

而他面前的青萝叠嶂大阵也在一瞬间变成了漫天的淡蓝色光斑,将这昏暗的沼泽映衬成了浅蓝色,片刻后归于静谧。

“上境”

青葬一脸震惊,刚刚惊呼出口,便直接被雷劫冷厉的眼神给吓得将惊呼声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谁允许你在我说话之时插嘴?”

雷劫指尖亮起一道雷霆剑芒,倏然掠过。在过去了足有数个刹那之后,青葬方才猛然反应了过來,凄厉的惨叫了起來。

他的右耳直接掉在了地上,伤口处泊泊的渗出大片的血迹。

上境之下,皆为蝼蚁。

上的伤势倒是其次,最主要的是雷霆窜入体内,那种深入灵魂的疼痛,以青葬的心性都忍受不住。

他开始在地上打滚,仿佛这样便能减轻那份疼痛感。

青萝的脸色有些涨红,雷劫手上的力道控制的很好,虽然他只需要一用力,就能掐死这个连换血境都不到的小妖。

但是随着他鼻尖的细微的动作,连带着他的表情也开始变得兴奋起來。

“化形草,太上九转金丹……你吃掉的宝贝还真是足够多的,不过这九转金丹的味道怎么淡淡的?”

青萝心头一颤,想起來自己似乎在沈言昏迷的时候,用舌头舔掉过他嘴角的血迹。想必这人口中所谓九转金丹的气息,应该是在那个时候沾染上的。

至于化形草,的的确确是被她给无意识的吞服掉了。

“想來你的肉一定很好吃……”雷劫的眸子里泛起一丝欲~望,而后他猛然用指甲在青萝柔嫩的脸颊上轻轻一划,一道伤口便出现在后者的脸庞之上。

雷劫用手指在伤口处轻轻抚摸了一下,然后将手指放进了嘴中深深的吸吮着。

“好美味的血液……九转金丹,化形草,半地阶造化丹,处子……我决定了,就在这里吃了你……”随着雷劫急促的话音,他的下身居然高高的耸了起來。

“不过就这样吃掉你,实在是太可惜了……”雷劫眸子里的欲~望之火越來越猛烈,那是赤~裸裸的食欲。

随着话音落罢,他居然开始用一只手解开自己的腰带,仿佛根本无视了仍然在地面上惨嚎的青葬。

“我要让你在高~潮中喷发出自己的精血,想想都令人振奋……”雷劫很快就将自己的衣衫解开,只穿着淡蓝色的亵~衣和亵~裤。

他想象着那喷薄的鲜血,不由得微微闭上了眼睛,声音也仿佛是在呻~吟一般。片刻之后,雷劫颤抖了一下,他下身的亵~裤居然瞬间湿了一大片。

青萝的眼睛紧闭着,她几乎能嗅到雷劫身上狂热的欲~望,那是一种毫不掩藏的欲~望。对方想要的并非她的身体,而是她的血肉。

不寒而栗,青萝沒有想到表面上儒雅到了这种地步的男子,居然会有着这样变~态的心理。但被对方抓在手中,她却连自杀的机会都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