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八五浴血青萝

章 节三八五 浴血青萝

沈言沒由來的感觉到了一丝心悸,他抬头看着远处那个看起來绿树成荫的山谷,犹豫着到底是直走还是绕路。

这种感觉算不上好,那里给他的感觉是极度危险。但偏偏沈言心底又不愿意绕路,所以他有些迟疑了起來。

可以预见的一点便是那山谷之内如果真的隐藏着危险,想必绝对是可以致命的,否则他不会有这种仿佛擦着刀锋跳舞一般的感觉。

思索了半响,沈言还是决定绕路。

“虽然可能会迷路,但也不是第一次了。更何况看模样,最多还有不到两个时辰天应该就亮了,三个时辰之内这些瘴气应该会消散……”

瘴气消散之后,沈言的目力才能看到数十丈外的东西,那个时候他才会稍微安心一些。哪里会如同现在这样,出了三丈之外完全是一片朦胧。

所有的东西都仿佛蒙上了一层雾般,看不清看不透,沈言很讨厌这种感觉。

沈言自是看不到山谷的最深处,雷劫正死死的握住青萝的脖子,而在他身边的地面上,则是仍然在翻滚着,伤口的鲜血根本无法止住的青葬。

沈言转过身去,准备离开。

但片刻之后,他又有些迷惘的停住了脚步……而且又将目光投在了山谷的入口处,里面似乎有一种淡淡的,熟悉的气息在吸引着他。

那种味道……有些像他曾经服用过的九转金丹。

“这东西,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沈言再度踟蹰了起來,他绝不是个爱涉险的人,除非需要他涉险的人真的在他心底占据了一定的地位。

叶东來、寒碑颂、蝶依……甚至是燕云动,都被他一一剔除在外。这些人不可能会在这里,那么山谷里面的人……会是谁?

山谷里的危险气息几乎可以碰触到沈言的鼻尖,他感受的分明。但直觉却告诉他,山谷之内或许有他不得不进去的理由。

时间在犹豫之中悄然滑过,半盏茶的功夫过去,沈言的识海中猛然传來一丝颤动,冷冽之极,断天刀魂。

他恍然回过神來,竟发现自己已是满身冷汗。

“前世我筑基期就敢直面金丹……今生怎么反而束手束脚!”沈言自嘲一笑,再沒有了犹豫,朝着前方不远处的山谷踏出一步,心境已然更上一层楼。

……

叶东來笔直的站立在原地,任由夜风冷冷的吹拂着。

唯一飘扬起來的,只有他满头的长发。而他身上的长衫,在如此凌冽的夜风之下,却仍然沒有一丝褶皱。

他的目光沉静而平和,他在这里等待着天明。

等待着天空中的阳光垂落而下,将这些该死的沼泽迷雾尽皆蒸发掉。

他不敢动,也不敢生出去寻找沈言的念头。因为他知道,或许因为这些幻瘴的缘故,其他人虽然都站在他的身边,但他也看不见。

敞若走动之间,受到幻瘴的影响而偏离了自己所在的地方。那么想要在这硕大的森林中找到沈言等人的可能性,便会缩小到极限。

“千万不要出事啊……”叶东來听着耳畔冷冽的风声,心底轻声叹道。

……

雷劫感受着那种异样的刺激,直到下身的喷发完全结束。他才缓缓的闭上了双眼,掐住青萝的右手忍不住的用上了几分力气。

听到那浅浅的低吟声,雷劫感觉自己的食~欲前所未有的高涨。妖族女子的肉他吃过不少,但如青萝这般稚嫩的,却还是第一次。

化形草,天地奇珍,这种机缘,百年难求。他已经在心中决定,今夜要将青萝每一寸都啮食的干干净净。

他相信这样极品的每吞食一口,都会让自己达到前所未有的高~潮。那种从灵魂中发出的颤栗,让他的下身瞬间再度耸立了起來。

“呜~~”青萝感觉自己所能呼吸到的空气越來越稀薄,抓住自己脖子的那只手的劲道也越发变得更大起來。

她沒有丝毫恐惧,这种浅浅的呻~吟,完全是下意识的因为缺氧而发出來的。青萝甚至想着,就这样被捏死,也好过真的被面前这个变~态糟蹋了自己要好。

但她却想象不到,自己这种似是而非的呻~吟声到底具有多么诱惑的力量。

雷劫的目光落在她已经有了一道伤口的脸颊之上,他的眼神之中只有渴望和兴奋。他终于记起來自己想要吞食的是达到高~潮时,全身血液沸腾起來的青萝,而非一具死去的、冷冰冰的尸体。

“小可爱……为什么要偷拿我的追风之羽呢……更让人伤心的是,你居然还拿走了雷霆正宗的天虚引雷诀……”

雷劫目光变得深情,仿佛他真的很舍不得杀掉面前的女子一般。但青萝却从那深情的目光中看到了毫不掩饰的食欲,以及肉~欲。

她的身体开始变得不安起來,如飞瀑般的青丝也逐渐向着青翠的绿色转变着。这种充斥满整个躯体的不安和恐惧,让她在身躯上体现出青萝妖的一些特性。

“好美……”雷劫看着那青翠的绿色长发,感受着其中蕴藏着的巨大生命气息,忍不住的将青萝的头颅提到了面前,而后扯下一股碧绿色的青丝。

“好美味的生命体……”

青萝吃痛之下,却是沒有发出惨呼声,她甚至沒有流露出丝毫情感上的波动。

雷劫喃喃的说完了先前的那一句话,而后将手中的长发塞进了嘴中,细细的咀嚼起來。片刻之后,随着他喉头上下动了动,竟然将这些青翠的长发全部吃尽了肚子里。

“忍不住了,我忍不住了!”

雷劫忽然大声的喊叫了起來,他猛的将青萝摔倒在地。而后一脚将青葬踹飞,后者直接撞在了山壁上,而后晕死了过去。

“我要干你,我要在这里你!”

雷劫面上的儒雅被他言语之间所流露出的疯狂破坏的一干二净,青萝感觉在这一摔之下,全身的力气都消失了一般,她甚至连动弹一下都难。

雷劫开始脱下自己的亵~衣,露出了病态的,苍白的上身。他眸子里血腥与残暴,食欲和肉~欲交织在一起,让人不寒而栗。

“嘶~”青萝一声低吟,因为雷劫手中凝聚出一条真气凝聚而成的鞭子,猛的抽在了她的身上,殷红的鲜血瞬间将身上玄青色的长衫浸出了一条血痕。

雷劫大笑了起來,手中的真气长鞭再度落了下去

青萝死死的咬紧银牙,身躯剧烈的颤动了一下,但却沒有再发出任何惨呼声。

“叫啊!我要干你,给我大声的叫啊!哈哈哈”

雷劫仿佛一个状若癫狂的疯子,他手中的长鞭一下接着一下的落了下來。

青萝的身躯不断的颤抖着,每一声脆响过后,她的身躯之上,便会猛然出现一道深深的血痕。泊泊的鲜血从其中流淌而出,几乎将身上的长衫染成了红色。

“嗤”的一声脆响过后,青萝上半身的衣衫直接被撕裂开來。露出了里面已经成了血红色的亵~衣,她的脸色已经苍白到了极点,眸子里除了绝望与回忆外……再无其他。

沈言猛然踏进了山谷之内,山谷之内沒有那些诡异的瘴气,因此他一瞬间便看到了十数丈外让他血脉轰然炸裂的一幕。

“青萝”

本已闭上了双眸的青萝,猛然听到了极熟悉的一声怒吼。在欣喜与难以置信间,她倏然睁开了自己的眸子,湛青色的瞳孔散发着一种致命的诱惑。

雷劫眼中的火焰似乎已经要喷薄了出來,在他正准备动手撕裂青萝那已经完全被染成血红的月白色亵~衣之时,身后的怒吼声,直接将他硬生生的从那种颤栗的快感中拉扯了回來,他蓦然回过了头去。

熟悉之极的气息一闪而过,雷劫在这种情况相爱,居然再度露出了一丝笑容。

“追风之羽阳与阴的部分,是在你手中聚合在一起的吧……这种气息,好美味……比她还要美味……”

“我要吃了你,完了她就将你们一起吃掉!桀桀”雷劫的笑声,几乎已经变了味道,尖锐的让人心头渗然。

沈言的眸子猛然变得阴沉下來。

“沈言走啊!别管我”青萝的声音很虚弱,但她仍然用自己全身的力气大喊出声。俏脸之上,已满是苍白和真正的绝望。

“我的字典里,只有一个词,那就是”沈言看着青萝浑身浴血的模样,心仿佛都要痛的撕裂开來,但他的语气却平静的让他自己都讶异之极。

“生死与共!”

雷劫面色倏然凝滞,他最讨厌男女之情,最厌恶有情有义之辈。

几乎是沈言话音刚落,他的身形便如一道电光,倏然而至,而后如出一辙般握住沈言的喉咙,将他从地面上提了起來。

“不要……不要……”即便在刚刚那样绝望的情况下都沒有落泪的青萝,此时只能无力的在原地撕心裂肺的低声呢喃,眼角处也同时滴落两行清泪。

“死!”雷劫不准备让沈言活着,只有杀掉他,干起身后那个女人才会享受到她处于绝望和巨大痛苦中时真正美妙的。

雷劫的手倏然握紧,沈言的头颅倏然低下。

而后是山谷内萦绕不绝的风,倏然静止。

雪云沼泽最深最深的地方,风雪凛然不绝,遍布八百万里的积雪几乎将这天与地都映成了白色。

在这方纯白的雪地中心,耸立一座直入云霄的山峰,它叫雪天穹。

雪天穹山峰原本通体晶莹如雪,但此刻却是暗灰色。但比之初时那令人心悸的黑色,此刻已经不知纯净了多少倍。

雪天穹之上的金色印痕早已消散、破碎……此刻镇压,缠绕在其上的花纹,已经是令人渗然的血红色,闪烁着点点金芒的血色。

那些密密麻麻的奇特纹络,正一点点蔓延,不断的让暗灰色的雪天穹一点点变得更加晶莹剔透。

无论下方是白天亦或是黑夜,雪天穹之巅永远处于黑暗之中。因为它太高,高到了足以触碰到星辰的地步。

星星点点的光辉洒落而下,披落在那盘膝而坐,身形已经消瘦到仿佛一截朽木般的白衣男子身上。

他身体上的一切生命气息几乎停止,唯有布满了血丝的眼神仍然一如既往的逸散着某些难以言明的神采。

“当真狗胆包天……”

不知何时,白衣男子目光中的神色突然变得凌厉,旋即用一种极其虚弱的声音喃喃道。

ps:又要指望大长老了,这章小仙写的还挺顺畅的。on_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