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八六万剑诀

独步苍澜 三八六 万剑诀

山谷内萦绕不绝的清风静止。青萝带着哭腔的呼声被凝固。

雷劫的身躯再不能动弹半分。无论他怎样用力。右手都不能再前进半分。

沈言的头颅离他的手掌只有几寸。但就是如此短的距离。却仿佛相隔了整个天与地。

他眸中的欲~火、愤怒。一切的一切尽皆冷却了下來。而后是不可抑制的恐惧。从灵魂深处蔓延而出的恐惧。瞬间充满他的整个身躯。

从亘古而來。虚实无定。飘渺的声音不知从何处而來。却直接在雷劫的脑海深处响起。令他的灵魂都为之震颤。

他的眼神出现了一阵迷惘。仿佛看见了一座高达万仞的山峰。直入天穹。而后是无数的星辰。闪烁着点点星辉的山巅。

山巅之上盘膝而坐的白发男子。猛然抬头。

男子眼中的光芒似能刺破苍穹。只是一瞬。雷劫便惊出了一身的冷汗。他努力的想要使自己的身躯有所动作。但这一切都是徒然。

“雷霆真如剑气。殷州殷玄领。雷霆正宗。”

白衣男子的声音。亘古流传不息。仿佛他就是这天地间的唯一。

雷劫更为惊恐和惧怕。这里已是从苍云郡地。为何会有这样恐怖的存在。

甚至他连对方到底身在何处都不知道。但他自己的一切尽皆暴露在了对方的眼中。

几乎是瞬间。他便想要出声求饶。

但倏然他便发现自己根本连丝毫的声音都发不出來。周围的空间如同死寂了一般。连风都已经静止。他又如何能有其他的动作。

前所未有的恐惧被无限放大。雷劫开始后悔。

“原來是雷霆正宗之人。唔~~小登天境。你是在挑衅本尊。”

沈言听不到任何声音。否则便会惊讶的说不出话來。虽然他现在原本就说不出话。

因为大长老第一次以这种傲然的姿态展露人前。自称。。本尊。

“尊上饶命。”

大长老话音落罢。雷劫顷刻间感觉一种特殊的韵律传來。他立刻连声求饶了起來。

如果不是整个人仍然被凝固在原地。他几乎都要俯身下跪。

“求饶。”大长老的眸子猛然一挑。而后声音变得冷冽。那种亘古的气息渐渐变得幽冷。彻骨的寒。

“迟了。”

“雪云一脉。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盘膝而坐在雪天穹巅的白衣男子猛然伸出手指。在面前的虚空轻轻一点。

“万剑诀。”

嘴唇微动。依稀能辨认出他所说的。是这三个字。

雷劫随着白衣男子的话音落罢。一种沒由來的心悸。让他倏然抬起了头來。

在极远极远的天际。一道剑光在黑夜之中冲天而起。带着无可披靡的气势划破苍穹。托着数百丈的白色剑芒跃上天空。

那一道剑光仿佛晨曦。刺破了黑夜的阴霾。雷劫感觉有些刺眼。

在沈言的目光中。那将天与地之间的黑暗瞬间粉碎的剑光倏然在至少数千万里远的天空中爆裂开來。

倏然。

如同星辰崩裂一般。整片天地都被映成了白色。所有雪云沼泽之内的生物。都能清晰的看清自己身前的东西。

仿佛无尽的黑夜在倏然间转为了白昼。

漫天星辰般的剑光朝四方飞射而去。将沈言目力所及之处。完全覆盖了起來。

一柄柄的白色光剑悬浮在这方天地之上。入目处足以亿亿万计。

雷劫面如死灰。已经沒有了丝毫反抗之力。沈言看的真切。他比沈言看的更远……这些光剑。将雪云沼泽完全覆盖。

除了最深处那无人能去的雪云禁地。几乎沒有任何地方可以幸免。

他也终于明白。白衣男子言语间所谓的“雪云一脉沒有存在的必要了”到底是什么意思。雷劫此刻沒有任何其他的想法。后悔、拼死一搏……什么想法都沒有。

不止是他。雪云沼泽之内。所有妖族尽皆颤抖了起來。

甚至包括无数的修者。尽皆瑟瑟跪伏在地。那恐怖的声威。几乎能让天地失色。

叶东來仰头看了一眼。旋即单膝跪地……执半弟子礼。他的眸子里。只有无尽的敬畏和震撼。

雪云沼泽某处。藏在深潭中的赤幽玄被这种死寂和恐怖的气息从修养中惊醒。

他刚刚带着满腔的愤怒从深潭之内窜了起來。便瞬间将整个身体完全趴在了地上。连嘴角的须髯都完全贴在了地面上。甚至尽可能的抑制起自己的呼吸來。

“你怎么能这样。你怎么能这样……”

赤幽玄的声音几乎都带上了一丝哭腔。

“妈~的。这次被那些兔崽子给害死了。你们有事沒事去招惹沈言那个家伙是嫌命长么。”他忍不住的谩骂了起來。但声音小的只有他自己能听到。

赤幽玄这辈子从沒有有过这样小心翼翼的状态。甚至连说话的声音都压抑着。

雪天穹之巅。

白衣男子的身躯散发着一种暮气。衰弱到仿佛顷刻间就会晕厥一般。

他的面色苍白的如同他的发。

但他的身躯却分明沒有半分颤动。他点在虚空的手指。倏然扬起。而后轻轻落下。

沈言的呼吸几乎凝滞。漫天光剑倏然开始下落。

剑雨。这是一场光剑凝成的剑雨。

沈言丝毫不怀疑。当这片剑雨落下之后。整个雪云沼泽之内。能存活的人与妖。绝对是寥寥无几。

光剑太高太高。从距此地足有千万里远的高空迸裂开來。达到能让众人看清的地步。不知已离地多高。

因此在所有修者与妖族的目光中。那些光剑下落的速度极慢。仿佛异常绚烂的烟花雨。

雷劫知道。自己无能为力。只能等死。

所谓的小登天境。面对如此大能之时。竟连反抗之力都沒有。这样的一种境界。他只能心存敬畏。

能死在这种强者的手中。却也值得了。

况且。还有亿万雪云妖族给他陪葬。敞若其他人还会怀疑这些光剑的威力。不过雷劫却知道其中蕴含着怎样恐怖的力量。

哪怕只是一柄。他便连抵挡的力量都沒有。

雪云边境上游荡的无数修者。也同时睁大了眼睛。看着离自己并沒有多远的漫天剑光。但剑光的边缘偏偏就在雪云沼泽和雪云边境的交界线。根本沒有逾越分毫。

无穷光剑在下落之中。无数修者的目光也锁定在这不可思议的场景上。

但有人却很踌躇。

大宋王朝。帝都。御书房。

赵清虚踱着步子。眉头紧紧锁在一起。看着远处天穹那微弱的漫天光剑。在帝都的大部分人是看不到的。因为离的太远。

但他可以。

片刻之后。赵清虚终于猛的咬了咬牙。而后转过了身去准备离开此处去见老天尊。

当他刚刚转过身來的时候。面前的空间如同水流般微微晃动了片刻。熟悉的苍老身影再度出现在了他视线之中。

赵清虚露出了一丝苦笑。又慢一步。

“你的心。不够静。”老天尊似乎知道他要说些什么。却是直接打断了赵清虚的话。

“朕也知道。可问題是现在。朕如何静的下來。”赵清虚无奈摇头。“看这声势。当是那人出手。如果借他之手抹去雪云。也算是一件好事。毕竟我们并不好出手。”

老天尊摇了摇头。

“好事也可能变成坏事。”

赵清虚苦笑了起來。

“朕犹豫的也是这一点。如果妖族那些疯子真的将此事无缘无故算在我大宋朝头上。那么其后引发的后果。怕是比雪天穹封印被破还要严重。”

老天尊听他提到雪天穹。却是忍不住的露出了一丝敬佩之色。

“整个大宋朝。只有他才配被称作剑仙。”

赵清虚有些疑惑的望着老天尊。不明白他为何这样说。

“耗费自身九成九的精血。损耗自身九成修为。甚至将本命之剑炼化进雪天穹之内弥补那残缺的封印。”

“所谓护天下苍生以为大德。莫不如是。”

老天尊话音落罢。赵清虚的眸子里露出一丝惊叹和讶异。

“这么说來。雪天穹的事他是准备管到底了。”赵清虚的声音。有着一种莫名的意味。说不上尊敬。反而觉得大长老有些傻。

“他是真的将苍木州的生灵当做生灵。而你不是。”

老天尊的声音很平静。仿佛在阐述一个事实。

“朕坐拥六十五州之大宋王朝。一个苍木州。纵然毁掉。却有何妨。”赵清虚不以为然。他不认为自己的想法有错。

“不错。”

老天尊赞赏的点了点头。而后沉吟片刻。

“这也正是为何你是大宋朝的帝王。而他只能是北剑仙的缘故。”

赵清虚的眸子里突然泛起一丝疑惑。忍不住的再度询问出声。

“你说他将苍木州的生灵当做生灵。那么为何又要灭掉雪云一脉。”

“因为雪云沼泽里。有他在意的人。而且……有人三番五次的触怒了他。”老天尊说完。却也补充了一句。

“或者是因为他心底有些无助。所以需要一场杀戮。”

“无助。他也会无助。”赵清虚的声音略微提高了些许。

“或许就是这样。你不能完全否决。”老天尊点了点头。

“那么。这件事……我们应该怎么办。任由他将雪云一脉抹去吗。”赵清虚不在执着于大长老的事情。终于将话題引回了正轨。

“当然不。那样的损失你承受不起。”老天尊摇了摇头。“我会阻止他的。”

“那这样……岂不是……”赵清虚有些迟疑。

“是敌也罢。是友也罢。料也无妨。”老天尊身形一晃。消失在赵清虚的视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