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八七此时方来欺我

章 节三八七 此时方来欺我?

漫天的剑雨终于在亿万妖族的颤抖中,从难以丈量的高空触碰到了那些高达数十丈的苍天古木,在这一瞬间,无数的林木从光剑接触到的地方湮灭。

归为尘土。

无论是起伏的山巅亦或其他,仿佛都随着剑雨一层一层被抹去。

整个雪云沼泽中的所有妖族尽皆露出绝望之色,在这样非人力所能及的恐怖威能之下,无论是妖族首领亦或是普通妖族,都沒有生出丝毫抵抗的念头。

不是不想,而是不能,而是不敢,而是被吓破了狗胆。

所谓狗胆包天的人其实只有雷劫而已,但剑仙之威岂容三番五次的挑衅。

既然话已出口,说了要尽灭雪云一脉,那整个雪云便绝无存在的可能性。

无论是不是雪云一脉的妖族挑衅在先,只要有人对沈言出手,雪云一脉便只有灭亡一途。

这可以看成是大长老对所有人的震慑,告诉将目光放在此处的一切修者。

沈言是我的弟子,想要动他的人,便要考虑能否承担起这个后果。

于是所有的妖族只能绝望的等待死亡,以及在心底不停的咒骂着那个害死了雪云一脉所有妖族的不知名姓的家伙。

他们不是不想解释,而是想解释也沒有人敢去解释。

从那第一道剑光升起的地方看,那是雪云禁地的最深处,那满是积雪的八百万里范围之内,连上境强者都不敢等闲视之,谁又敢去?

更遑论大长老又怎会听他们的解释?震慑各方修者最有力的手段,便是抹掉雪云一脉。

盘膝而坐在雪天穹之巅的白衣男子,已断然不会收手。

且不说雪云沼泽里各方妖族的如何恐惧,在大宋朝的帝都,皇城之巅,老天尊在夜色之中孑然而立。

一身长袍随着风声而猎猎作响,他的目光一直落在大宋朝的最西方。

“看來……是真的不准备收手了。”

老天尊看了许久许久,知道那无以计数的剑光开始将它们所触碰到的一切湮灭之时,他方才有些沉重的叹息道。

他不想出手,但不得不出手。

否则危及的便是整个大宋王朝,当天下妖族祸乱之时,不单单是一州之地,而是整个大宋朝的江山都要起伏动荡。

雪云一脉翻手可灭,但它所承载的却是整个妖族的颜面。

否则当初赵清虚也不会将雪云沼泽与雪云边境隔绝开來,而是直接灭掉了胆敢侵犯定云城的那些狂妄妖族了。

当初沒有灭,那么现在就更不能灭。

赵清虚与老天尊怕的不是雪云一脉,而是这大宋王朝的所有妖族。

但老天尊也同样知晓,一旦动手,他们与北剑仙之间必定会结下因果,所谓有一得便有一失正是如此。

“皇朝天障!”

一声从大宋帝都皇城之巅而起的声音,在瞬间便扩散到了远在雪天穹之巅的白衣男子耳中。

与之相对应的,则是不知有多么辽阔的雪云沼泽边缘,慢慢拔地而起一道淡淡的金黄色光幕,在所有妖族的连呼吸都停滞的惊骇目光中,一点点的合拢起來。

淡金色的光幕将整个雪云沼泽由上至下完全笼罩了起來,仿佛一个弧形的罩子。

其上散发的淡淡皇气让人心神为之震撼,忍不住想要跪伏在地。

这是传承无数年的皇朝之气,是历朝历代帝王的天子龙气凝聚而成,可护住整个大宋皇朝六十五州之地。

天空中唰唰坠落的剑雨在接触到那淡金色的光罩之时,便在其上荡漾起一层层的水流,而后化为虚无。

以沈言的角度去看,天空中的金色光幕在不断的荡漾着,仿佛一汪巨大的深潭,而天空中白色的光剑则是雨滴。

溅落在其上之时,只能让光幕泛起阵阵涟漪。

不过远在皇城的老天尊,面色却已然惊骇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若非知道你已经消耗了九成九的精血,九成的修为,我根本不敢阻拦你对雪云一脉动手。但现在……却是为何?”

老天尊的瞳孔仿佛都要瞪出來一样,他从未有过这样惊讶的时刻。

他的本意只需要动用那无尽皇气中的一部分,就足以挡下这个已经风中残烛般的恐怖存在释放出的剑雨,但此刻整个王朝的皇气却在源源不断的流逝着。

在雪云沼泽内妖族的目光中是那些光剑化为虚无,但每一柄光剑消弭的背后,却是一缕皇气同时烟消云散。

老天尊算准了一切,算到了大长老此时虚弱到了极限,但他却绝沒有料到,那个在雪天穹之巅的男子,竟已经恐怖到了这样的地步。

如果是他巅峰的那一刻,自己能否挡下一招?

老天尊心头倒吸了一口冷气,连他自己都无法准确的给出一个答案來。

他不敢再借用皇朝的皇气,而是瞬间提起全身真元,而后倏然爆发,以自身真元为主,皇气为辅作为笼罩來形成一道新的光罩护住雪云沼泽。

于是在沈言等人的目光中,天空中淡金色的光幕缓缓转为了耀眼的红色,其中流动着丝丝缕缕的金芒。

“哈哈哈哈哈为苍生故,镇妖封魔,修为谪落九成有余,尔方來欺我?”

雪天穹之巅,那漫天的星辰仍不断的以一种恒定的轨迹转动着。

盘膝而坐在山巅的白发男子,目光中猛然掠过一丝冷意和讥讽,而后抬起头來仰天大笑,状若癫狂。

那雪白的长发无风自动,而后飘荡起來。

白衣男子忽然面色变得惨白,一口猩红的鲜血吐了出來,而后一下子朝前方倾倒了过去。

他倏然伸出左手按在地上,而后习惯性的伸出右手往虚空一探。略微愣神之后,才记起來自己为了镇压雪天穹,已经将本命之剑炼化进了脚下的山峰里。

于是他露出了一丝苦笑,而后缓缓的支撑起自己的身子。

“太清生一一,上清生二二,玉清生三三,三清合道,万剑恒一。”

他再度恢复了先前盘膝而坐的姿势,左手按在左膝之上。右手无名指、小指以及大拇指扣笼,中指与食指则并在一起。

而后那仿佛从亘古而來的声音再度响起,白衣男子的右手缓缓在面前挥动起來。仿佛有着一道细微的光线,随着他的手指被拖曳出來。

“三清破云剑!”

舌灿春雷,仿佛一声龙吟,山呼海啸般的剑鸣声从他的口中爆发了出來。周围的无数星辰在这一瞬间忍不住齐齐的颤动了一下,仿佛感受到了那种无尽的威能。

白衣男子右手猛然停滞,他的目光凝视在面前虚空的某一点,而后倏然抬起手來,并在一起的两指瞬间点在面前的虚空之上。

“噗”

做完这一切,白衣男子终于再度喷吐出一口鲜血,将自己白色长衫上最后的一角白色染红,而后身体前倾,轻轻瘫倒在地。

雪云上空,所有沼泽之内的妖族尽皆发现天空中那些不停落下的剑雨静止了少顷。

还不等他们舒一口气,那无穷无尽的光剑开始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光芒……一瞬间,整个雪云沼泽之内所有的生灵尽皆闭上了双目。

在远处注视着此处的无数大能,遭受的刺激比雪云沼泽之内的生灵更为恐怖。

更甚者连某些站在虚空之上观看此处发生的情形的大能瞬间捂住了双眼,而后从高空中直挺挺的摔落了下來。

这种刺目的光芒,直接让他们的眼睛在一瞬间刺痛到了任何东西都看不见的地步。

甚至连神魂都受到了那种针刺般的疼痛感,只是那剑光所爆发出的无尽光芒,便足以让无数大能为之后怕不已。

而远在王朝帝都皇城之巅的老天尊,也感觉到了那种刺目的光芒。

但因为距离已经远到极限的缘故,所以老天尊并未察觉到任何不适。

不过他的神色仍然在一瞬间变得慎重起來,因为在他的视线里,天空中无穷无尽的光剑爆发出万丈光芒后,瞬间朝着其中一柄飞射而去。

唰唰的声音接连不断的在老天尊的脑海中回荡,那处于所有光剑正中的一柄剑开始变得越來越巨大,它吞噬掉了剩余的亿万柄光剑來壮大自己。

“这……”

老天尊的惊讶还沒有完全出口,便发觉那即便隔了如此远,仍然仿佛一座山峰般的巨剑倏然从高空中坠落而下。

无物可挡。

“皇朝天障!!!”

于是老天尊不再高估自己的力量,随着一声大喝,他将全身所有的真元以及无数年來整个大宋皇室积累下來的皇朝之气的万分之一全部灌入了那将雪云沼泽笼罩起來的光幕之中。

随着光幕越发凝视,竟然不在散发虚幻的气息,仿佛成了挂在天空中的一面金红色镜子。

天空中的巨大光剑中坠落而下,倏然间便触碰到了这金红色的凝视光幕。

沒有任何声响,仿佛一座巨大山峰般的光芒长剑与光幕接触的一瞬间,后者倏然化为漫天的金红色光斑,星星点点的从半空中飘落,一点点的化为虚无。

“噗”

远在皇城之巅的老天尊一口精血喷出,直接从直入云端的皇城之巅倒栽了下去。他的面色变得惊恐,变得震撼,变得无所适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