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八八雷劫陨

三八八 雷劫陨

“老天尊。”

赵清虚身形猛然踏出一步,而后便出现在了老天尊的下方。

两人落地之后,老天尊再度踉跄一步,而后吐出了一口鲜血。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老天尊一把抓住了赵清虚的胳膊,不断的摇晃了起來,一脸的不知所措。

仿佛一瞬间坚持的某些东西,在那不可抵御的一剑之下奔溃了一般。

“老天尊……你怎么了。”赵清虚沉吟了片刻,他是大宋朝帝王,直接出手便代表着一举一动都牵系着皇朝气运,所以他并沒有和大长老有过直接碰触。

“丹境,怎么可能是丹境。”老天尊失魂落魄的喃喃自语了片刻。

赵清虚的脑海中闪过一道惊雷,倏然将他整个人震的呆滞在了原地,同样一脸的不可思议。

“清虚,北剑仙……他多少岁,他多少岁。”老天尊不可置信的哆嗦着嘴唇,问出了自己也许本就知道的答案。

“我继位时,只听说过南酒仙与中神策之名。”赵清虚沉吟了片刻,将心头的那种震撼和惊惧压下。

“我继位三千八百年后,雪云一脉大举进犯定云城,此时西佛陀以及东魔祖方打出名头,我继位七千余年后……”

“魔门以及妖族联手进犯万剑宗,也即三十多年前……那个自称万剑宗大长老的人方才斩出了自己惊世正名的第一剑。”

老天尊急急忙忙的拉扯着赵清虚的袖子,沒有丝毫的风度和礼仪,仿佛一个糟老头子一般。

“结果如何。”

“结果苍云西郡境内魔门妖族尽灭,尸骨无存。”

“那个时候……他多少岁。”老天尊的神色开始变得落寂,他其实已经知道了答案。

“一百六十五岁。”赵清虚迟疑了一下,然后道。

这个答案,乃是当初发现苍云西郡那个人爆发气势后,通过皇朝之气探察其生命气息得出的答案,绝不会有假。

“一百六十五岁,登天第三境聚灵境。”

“三十余年后,丹境……”

老天尊一口气再度沒有缓过來,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來,洋洋洒洒落在皇城脚下那厚重的青砖之上。

“三十余年前他的修为还逊于我们,三十余年后,一根指头便能碾死我们,若非他此时修为几近全无,加之以皇朝之气作为屏障,恐怕……我已经化为灰烬了。”

丹境。

赵清虚不再执着这个问題,他的瞳孔在听到修为几近全无的时候,忽然猛的收缩了一下。

“那么雪天穹下封印着的……并非是我们所想象的那样简单。”

想明白这一点,赵清虚终于倒吸了一口冷气,这是什么概念,连丹境都要自损九成九的精血,九成修为,甚至炼化本命之剑才能镇压住的东西,会有多恐怖。

苍木州……若封印真的破开,所蔓延的绝不会单单是他们当初所猜测的苍木州,而是整个大宋王朝。

那其下镇压封印着的东西若是破除封印,只怕比大宋境内的妖族祸乱所引起的动荡更大。

“你说的对,他才配称为真正的剑仙。”

赵清虚忽然长叹了出來。

何谓护佑苍生,何谓大爱无疆,酒仙为何不管,中神策与西佛陀为何不管,因为此事波及不到他们,大不了一走了之。

大长老偏偏可以选择无动于衷,以丹境的修为绝对可以跃上大宋的巅峰层次。

但他仍然义无反顾的选择了舍弃自己,以为苍生。

甚至祸延大宋朝的雪天穹之变,皇室的那些老祖宗也根本沒有舍弃修为去镇压的念头。

因为只要修为在,可以建立起无数个大宋朝,但为了天下苍生付出自己,皇室的老祖宗同样沒有那样高尚。

不过到底是因为自私而不出手镇压雪天穹,亦或者是因为其他的什么缘故,都不是赵清虚所能臆测的。

“老天尊……那雪云一脉。”赵清虚斟酌了一下语言,而后询问道。

“由他去吧。”老天尊怆然的叹了口气,身形一晃,便消失在赵清虚的视线之中。

“北剑仙……”赵清虚轻轻的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他的眸子里闪烁着一种惊奇和难以置信,人……怎么可以妖孽到这样的地步。

雪天穹之巅,其实很冷。

原本的大长老是感觉不到的,但他现在整个人却不由自主的哆嗦了起來。

他觉得自己失血过多的身躯仿佛要凝滞一般,九成九分的精血被压榨了出來,他几乎可以称之为气若游丝。

先前的三清破云剑,已是他此刻体内所留下的能动用的真元发出的最后一击。

直接重伤了老天尊,但也让他自己无法动弹分毫。

脚下的雪天穹还在颤抖,那种细微的灰色虽然被无数的血痕压制住,但大长老知道若不能一举将其镇压,那么远在南大陆的擎天山,便会同样借助雪天穹的颤动而出世。

他的唇齿开始凝结出细微的冰晶,大长老整个人面前支撑着盘膝而坐的姿势,雪天穹之上的温度已经低到了常人无法相信的地步。

他雪白的长发,以及早已被鲜血染红的白色长衫之上都开始凝结出霜茬,大长老整个人的面庞被一层细细的白霜所覆盖,仿佛一瞬间苍老了无数。

远在大宋皇城的老天尊以及赵清虚之间的对话,他理应是听不见的。

当然……他若是想听见,自然也可以听见。

即便面上的白霜已经浓郁到了极点,大长老仍然是露出了一丝淡淡的苦涩笑容,这是他在雪天穹之巅第二次露出笑意,虽然很苦。

“我眼中的世界……”大长老轻叹一声,他的眸中倒映出那巨大的冰封王座,以及其内一袭黑衣,仿若或者的那个青年。

“你们看不见。”

大长老猛然跌倒在地,雪天穹之巅仿佛倏然停滞了片刻,只有那冷冽的寒风在大长老的身躯上雕砌出一层一层的冰霜,渐渐将他掩埋。

“死。”

那厚重的霜层仿佛冻结了一切,但大长老的嘴角还是细微的动了动,虽然沒有传出任何的声音,但依稀知道他想说的是这样一个字。

话音落罢,他的指尖微微抬起少许,而后终于跌落在地。

归于死寂。

雪云沼泽。

所有的妖族带着一种劫后余生的喜悦,但沒有一个人发出任何欢呼。

在这样的场景中,在今天这个不算漫长的夜里,雪云沼泽之内的人或者妖,懂得了一个很简单的词语。

敬畏。

沈言呆呆的注视着天穹之上那渐渐分崩利息的巨大光剑,仿佛它是与那金红色的光罩一同碎裂开來了一般。

但沈言却清晰的感觉到,那光剑本身中蕴藏的力量只消弭了少许,它仍然有着无比强大的威力,但转瞬之间却渐渐消散。

仿佛……仿佛这柄光剑瞬间失去了力量的來源一般。

沈言沒有在意这一点,他忽然发觉自己的身体慢慢可以动了。

而让他感到惊惧的则是面前的雷劫从一开始的震惊,到希冀,到现在身躯可以动作的狂喜,沈言的感觉,却是绝望。

“去死吧,狗屎的小杂种。”雷劫极度憎恨面前这个好运的小子,虽然他不知道先前那无数的滂沱剑雨因何而起。

当然,若是他同样听到了大长老那一声冷喝的话,可能他此刻所想的应该是怎样躲开沈言。

可惜他不是妖族,大长老那针对妖族的一番警告,他并不知情。

所以在手臂能动作之后,雷劫猛然朝着沈言一拳砸來,真气萦绕,以他小登天境的实力,足以瞬间将后者轰杀成渣。

“不要,。”

青萝一声凄厉的惨呼,猛然以沈言都无法想象的速度从地面上跃起,而后瞬间挡在了那只有不到一尺的空挡之中。

“青萝。”沈言瞬间反应了过來,顷刻间便用手去推面前的一身血迹的女子。

但雷劫的一拳却已经印在了青萝**在外,已满是伤口的香肩之上。

青萝瞬间撞在沈言的身上,两者一瞬间倒飞出去数十丈,轰然撞在山谷的山壁之上,片刻之后方才跌落了下來。

即便是透过青萝身体传來的巨力,都让沈言猛的一颤,他心头瞬间翻过一丝惊恐。

在下降的瞬间他将青萝抱在怀中,此刻却发现青萝的肩膀以及那满是伤痕的胸脯往下,所有的骨头尽皆碎成了渣滓。

他的手抚过去,竟仿佛捏着一滩烂泥。

雷劫诧异的看了看自己的拳头,他的心底只來得及闪过一个细微的念头,为什么面前那个美味的女人沒有变成碎片。

下一瞬,他的脖子上便出现了一道剑痕,伤痕瞬间变大,雷劫的身躯随之轰然倒在了地上,再沒有了丝毫的声息。

若他还有思维便会知晓为何青萝沒有变成碎片,因为他那一拳的力量根本连百分之一都沒有爆发出來。

大长老最后抬起手指,晕厥的瞬间,所做的动作便是为了杀他。

所有人都可以活,唯独对沈言有着巨大威胁的雷劫必须要死。

所谓师如父,莫过于斯。

这一切沈言自是不知,他甚至來不及惊讶,只能看着自己怀中的青萝,不断的从口中涌出大片大片的鲜血。

其中甚至夹杂着肺腑的碎片,沈言看着自己双手之上的血迹有些手足无措了起來。

青萝不顾最终涌出的大口鲜血,露出了一丝凄绝的笑意,颤抖着伸出自己被雷劫抽出了无数血痕的胳膊,而后抚摸着沈言的脸庞。

“我就知道……你会來的……你一定会來的……”

“哇,。”还沒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來,青萝便“哇”的一声,再度吐出了一大口夹杂着肺腑碎片的鲜血。

沈言颤抖着抓住了她的手。

“怎么那么傻,你怎么那么傻……”

“我……”青萝的黛眉微微一蹙,刚刚开口,嘴角的鲜血再度泊泊往外流淌。

“别说了……别说了……我替你疗伤,我替你疗伤。”沈言不知所措的将自身的真气涌入手中,而后贴着青萝的胸口将真气输送了进去。

酥胸上那一抹诱人和魅惑的雪白与血痕,却沒有引起沈言丝毫的注意,感受着青萝体内渐渐消散的生机,沈言的声音都不知觉的带上了一抹哭腔。

“不要了,我不要了……心脏都碎了大半,叫我怎么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