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九一血脉威压

独步苍澜 三九一 血脉威压

沈言在嘶吼了无数声后。终于放弃了这种徒然的举动。

也许大长老这个时候根本无暇管顾于他。也许大长老这个时候面临着很危险的事情……但无论是什么原因。也就代表着。眼前的困境要依靠他自己來解决。

青萝的身躯被血脉之力中的威压涨的越來越庞大。连带着整个人都臃肿了起來。

“血脉威压。”

沈言的神色忽然一亮。他发现自己识海深处。断天刀魂开始不断的颤动了起來。

这种颤动从识海开始。而后倏然间便席卷了他的整个身躯。

沈言猛的闭上双眼。他感觉自己身体的所有经脉开始刺痛了起來。这种刺痛。仿佛蔓延到浑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里。

“这……这……”

沈言内视之下。身体内的情况仍然沒有变化。但在转瞬之间。每一条经脉之内翻滚涌动着的真气庞大的无数倍。而且隐隐带上了一抹不断变动的色彩。

赤橙黄绿青蓝紫白黑……周而复始。不断循环。

九彩九色。九转金丹。

这种光芒在急速的运转之中循环了九次。而后在沈言的体内爆发出亿万丈的金光。

纵然内视之时并不是依靠双眼。但沈言仍然感觉自己的瞳孔仿佛都被刺的看不见任何颜色了一样。

这种金色纯粹的几乎让人窒息。其内的磅礴丹气。几乎能吞噬掉一切。

沈言的身躯开始自我的运转起他一直在修行着。但提升却并不明显的龙象金身诀。

功法的速度几乎是在瞬间开始了剧烈的突破。万牛之力……三万牛之力。五万牛之力……体内经脉在磅礴的金色丹气下被瞬间撕裂。

但在龙象金身诀做出大突破之后。那被撕裂开的经脉又瞬间凝聚在了一起。

全身经脉撕裂开來的痛苦。换做普通的炼髓境修者只怕早就已经晕厥了过去。

甚至于当全身经脉断裂之后。也就代表着这个修者成了废人。但沈言此刻的情况全完全不适合这种说法。因为他的经脉断裂之后。便会瞬间被修复。

九转金丹逆生死。酥合晚雪转轮回。

当然沈言目前是不知晓这种说法的。但九转金丹的丹气在他的身体之内潜伏着。可以说只要不是被外力在瞬间击杀。所谓的经脉断裂。简直是挥手之间就能解决的问題。

修复。。断裂。

一次次的循环之中。沈言感觉自己的意识仿佛都因为接连不断的巨大痛苦而恍惚了起來。

他茫茫然之间仿佛看见了那一柄散发着森然寒意。冰花四溅的刀。

断天刀魂其实一直都存在于他的识海深处。这一点沈言是很清楚的。

但当他借助万年土石精灵引动锋芒九式第一式覆灭了整个沈家之后。断天刀魂便直接陷入了沉睡。

如此清晰的感觉到断天刀魂的存在。是沈言根本就沒有料想到的。

可以说断天刀魂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是无比重要的。他的记忆中甚至沒有一日缺少这柄刀的存在。

所以在最初來到天元界的时候。他在知道断天刀魂跟随自己一起來到这个世界后。才会一瞬间便安定了下來。

但在这种情况下感觉到断天刀魂的存在。沈言并不知道其原因到底是什么。

或许是因为九转金丹的丹气太过庞大。逸散到身体各处。便直接唤醒了陷入沉睡的刀魂。

总而言之。若是方才其他任何时候。沈言都会因为再度看见自己熟悉的断天刀而兴奋不已。

不过此刻他虽然仍然高兴。但所有的心思仍然是在牵系着青萝的生死。

“……什么。”沈言被这种迷茫的感觉拉入了识海之内。茫然间似乎感觉到了断天刀魂在颤动中传递过來的一丝信息。

就如同当初将九转雷霆养身诀交给他的时候。那种奇特的律动一样。

“步入换血境。以自身的血脉威压。粉碎掉赤金蛟血脉的威压。”沈言倒吸了一口冷气。这种念头实在是……太疯狂了。

赤金蛟那是多么恐怖的妖兽。这种妖兽的血脉简直是强悍到沒边了。或许真龙会拥有比他强悍的血脉。

不过屠龙。还是算了吧。赵清虚都沒有这个胆量。说出屠龙的话來。

倾大宋朝之力。只怕也根本无法动真龙一根毫毛。

赤金蛟历万年。度化龙劫。成为蛟龙。

蛟龙初时鳞甲为赤色。万年后转为橙色。再万年后转为黄色……紫色鳞甲便要历经整整七万年。

而后是鳞甲褪色转为灰。再万年转为黑色。又万年则是白色。整整十万年后。蛟龙鳞甲须发皆成白色。入海升天全无不可。

再等十万年。度真龙劫。以劫雷炼体。历尽十二万九千六百道劫雷轰击。全身鳞甲才会转为金色。

这个时候才是真正的龙腾四海。举世无双。

赵清虚继位连一万年都不到。让他去思索着怎么杀掉一只至少度过了二十万年岁月的真龙。除非他的脑子真的有病。否则绝不可能会生出这种滑稽的想法。

真龙以及另外九色的蛟龙都不是轻易可以寻找到踪迹的。那么赤金蛟这种半蛟龙的血脉。几乎已经无出其右者了。

沈言从哪里找到比赤金蛟血脉还要强悍的妖兽。來让自己步入换血境粉碎这种威压。

与其有这种想法。其实还不如去求万剑宗主出手将这滴精血之中的威压彻底消弭要來的简单。

如果现在青萝就在万剑宗。那么就算是真的去请求万剑宗主。亦或者是楚青衫那种强者。沈言也是绝对不会迟疑分毫的。

有所为有所不为。真到了无法抉择的时候。哪怕对方让他跪下求情才肯出手。沈言为了青萝也断然不会拒绝便是。

但现在即便是他想要求人。都沒有这个时间。

这里到万剑宗不远。但青萝绝对等不住。沈言估计按照她身体膨胀的程度。最多只能撑上小半个时辰。

所以就算他肯放弃自己的尊严去低声下气的恳求别人。也沒有那个机会。

更遑论到了那些周天境圆满的境界。就算他肯求对方。人家会不会帮他也不一定。

因此沈言现在别无他法。只能依靠自己。

青萝现在已经属于半休克的状态。或者说无论是休克或清醒着她都已经快要面对接下來“蹦”的一声变成漫天齑粉的情形。

而沈言自己。是决然不能容忍这种情景出现的。

但让自己在不到两刻钟的时间里突破到换血境。而且还要拥有比赤金蛟血脉入灵更强的威压。这怎么看都不是一个能轻易达到的目标。

或者说。这个目标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沈言还來不及叹息。断天刀魂的颤动却在他心思闪动的瞬间变得剧烈起來。

那种奇特的韵律再一次在他的心底响起。让沈言忍不住的将思绪从青萝身上收了回來。仔仔细细的去分析它所代表的含义。

“凭空臆测。观想比赤金蛟血脉更强的妖兽來为自己的血脉入灵。配合九转金丹。可以让我的龙象金身决。真正的入门。”

沈言嘀咕了起來。

“且不说我能不能观想出來比赤金蛟血脉还要更强的妖兽血脉來入灵换血境。难道现在五万牛之力都沒有真正的步入龙象金身的门槛么。”

断天刀魂再度颤动起來。那种律动中传达的不屑之意。沈言感受的分明。

“龙象龙象。我现在还停留在可以用凡牛之力來衡量自身的力量。所以弱的可以。”沈言的目光有些难以置信。

五万牛之力。足有五千虎之力。他甚至猜测此刻自己能一拳砸死某些弱小的换血境修者。无论他是什么层次。

“换算成荒兽云纹虎。不过才堪堪有其千分之一的力量而已……”

沈言分析出这个信息。顿然知晓自己的想法可能从一开始就错了。

真正的龙象金身决判断力量的标准。和他所想象的完全不是同一个等级。但断天刀魂传递的信息。却让他沒有任何理由便相信了。

“什么。。。”

沈言心头的惊讶还沒有散去。断天刀魂的颤抖忽然变得急促起來。他忍不住的在自己的心神深处惊呼了出來。

“你的意思是……让我凭空臆测荒兽镇天神象的血脉之力來入灵换血境。”沈言的言语中充满了不可思议的味道。

“这怎么可能。镇天神象我连见都沒有见过。怎么可能……”

沈言说到这里。忽然愣了愣。旋即苦笑了起來。

“就是因为沒有见过才叫做臆测。如果失败的话……也就代表着青萝必死么。”

沈言感触着断天刀魂传达出來的信息。心头忍不住微微的抽搐起來。

旋即他心神猛然从识海深处浮于表面。而后睁开了双眼。

当目光落在那晶莹剔透的一团精血内。那个被撑的越來越大的身影之时。沈言面上的神情慢慢转为坚定。他已经……别无选择。

“龙象金身。镇天神象。”沈言的气息开始变得磅礴。体内的经脉仍然在九转金丹的庞大丹气下撕裂而又愈合。

但到了这种地步。他居然突兀的感觉不到那种疼痛了。

沈言再一次闭上双目。这一次沒有断天刀魂。沒有任何其他的念头。只有识海之中。介于虚实之间的。那一片广阔无垠的荒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