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九二吾为神象

三九二 吾为神象

“吼”

雪云沼泽所有妖族刚刚经历了那漫天剑雨所带來的震撼.而这另雪云一脉灭亡的危机刚刚过去不久.整个沼泽内的妖族刚刚从震惊和恐惧中恢复过來的时候.

整个沼泽之内的所有妖族.同一时刻听到了一声倾天震地.傲世无双的怒吼.

森林在震颤.脚下大地的脉搏都随之而跳动.山川开始轰鸣作响.河流开始奔腾.就连漫天的风与雪都在这种威压中瑟瑟发抖.

轰隆

轰隆

无数修为较低的妖族开始接连不断的跪伏在地.他们感觉到了一种由灵魂深处蔓延而出的恐慌.这种威压.非妖非魔.独有一种亘古与苍凉的韵味.

“天啊这威压到底是谁散发出來的……”

虎族首领依靠自身强悍的修为.还能抵御住那种不算强烈的威压.

但也正是因为这威压不算强烈.才让他更为惊恐.

只是一丝而已.这样薄弱的威压便能让整个雪云为之震颤.当散发着这种威压的生灵真正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是否连天地都要被其折服.

他只能嗅到浓郁无比的苍茫与亘古之意.但以虎族首领的见识.根本不知晓拥有这种气势的生灵到底是什么.

当他还在思索的时候.整个雪云沼泽仿佛跳动了起來.

是那种……仿佛整个大地都开始被震动起來.震上半空而又重重跌落在地的感觉.

整个雪云沼泽之内.似乎都在回荡着某个顶天立地的身影踩踏在大地上轰鸣作响的声音.

那种声音中透露出來的披靡.散发着从生命本源上压制着所有生灵.

这与是不是妖族根本无关.到了这样的地步.流露出來的威压.就仿佛那翱翔九天之上的神龙.令人望而生畏.心身拜服.

“吼”

轰隆隆

雪云沼泽之内的妖族.在这一瞬间竟然感觉日月无光.如同天塌下來了一般.

在无数妖族的恐慌之中.这种威压开始慢慢散去.那种轰隆隆作响的脚步声也渐渐停止.仿佛一切从來都沒有发生过一般.

在先前青萝叠嶂大阵所在的峡谷之内.有着一个虚幻的身影.

很淡很淡.就算站到旁边.也根本看不清楚.这虚幻的影子.高达数万丈.有着天柱般的四蹄.以及甩动之间.仿佛能扯动一座山峰的长鼻.

这虚幻的影子似乎从沈言的脑海中走出.在刚刚冒出头前蹄的时候.便直接甩动着长鼻嘶鸣出声.

之后大地震颤的轰鸣声.则是他一步步从沈言的脑袋中“走”出來的时.所发出的响动.

当沈言睁开双眼的那一刻.这虚幻的影子倏然间烟消云散.自始自终.他都沒有听到任何的响动.也沒有察觉到所谓的荒古威压.

因为这神象虚影的本体就是他自己.所以也就无法对他自己产生任何的影响.

不过沈言却知道.自己的脑海中已经有着一个自己想象出來的神象之灵……无论这是否乃镇天神象.但他已经已经臆测到了自己的极限.

脚踏蛮荒.镇压万物.

或许他观想出的神象之灵在外表上与真正的镇天神象并不一样.但两者的威能.却几乎如出一辙.

因为从头到尾.沈言臆测的时候.脑海中都存在着一个虚幻的轮廓.

仿佛他原本就知道镇天神象的所有情况.只需要将这个轮廓描绘出來.那么神象之灵自然也就被他成功的观想了出來.

此刻沈言所要做的.便是他一直期待着的事情.

血脉入灵.换血之境.

“以吾为躯.以神象之灵为魂.聚吾周身血脉”

“镇天神象.慑服诸天.血脉入灵.吾为神象.乃镇蛮荒.”

沈言的脑海中浮现出无数手印.当他龙象金身因为九转金丹的磅礴丹气而突破到一定界限的时候.血脉入灵的印诀.也顷刻间印入了他的神魂深处.

随着他的双手在半空中舞动.顷刻间已连成一片.沈言身周上下.前后左右都留下了一个又一个的残影.

当他猛然停顿住双手舞动的动作.厉喝出声的时候.那漫天的残影手印.开始从头到尾一个接着一个变化了起來.而后前后有序的消散开來.

沈言猛然抬起头來.身周雷霆真气扩散而出.百丈方圆内的所有山石林木.繁花绿草.瞬息化为齑粉.

他身上的衣衫猛然崩裂开來.成了漫天的碎片.

天地之间在这一瞬间风起云涌.连带着刚刚冒出头不久的太阳.都在此黯淡了下來.

厚重.苍茫.恒久.古老……一切一切.这种夹杂着岁月与时间.虚幻与真实的气息从沈言的身上缓缓扩散开來.

他的长发被风扬起.整个人在一种无形的力量之下.开始慢慢的从地面之上升腾而起.

沈言眼中的清明开始被无尽的深邃和沧桑所覆盖.他仿佛经历了一只镇天神象由生到死.在无数个纪元中.见证蛮荒逐渐苍老.岁月流逝亘古不休.

他抬起腿來.一步又一步的往上空走去.脚下仿佛凭空生出一层层莫须有的台阶一般.拖着他一直走一直走.少顷之后.沈言已经站到了整个雪云沼泽的上方.

与他齐肩的.是无数飘荡在天空中的云朵.

那种无法超越雪云沼泽一定高度飞行的禁制.仿佛对他沒有任何的作用.

他目光中所能看见的山峰.至少已经高达千丈.雄浑巍峨.让人赞叹不已.

沈言眼神中的苍凉越來越盛.当他将垂落在身侧的双手缓缓背负于身后的那一刻……天地间仿佛猛然有什么东西被打破了一般.

如同镜子碎裂一样的细微响声.蓦然在沈言的心底响起.

从看不见的虚无中.从识海中构想出來的蛮荒大地上.一头顶天立地.威能无上的神象猛然破开沈言面前的虚空.而后一头扎入了他的身躯.

随着这臆测出來.威能无上的神象之灵撞入他的体内.那不知何时已经停止流动的丹气.再一次变得汹涌澎湃起來.

仿若海河滔滔不绝.奔腾不休.

九转金丹的磅礴丹气.在刚刚将沈言的力量提升到一头荒兽云纹虎之力的时候停止了撕裂他的经脉.

但这并不代表太上九转金丹的药力便仅此而已.此刻有了一个诱因.所爆发出來的丹气.足以让任何修者为之惊骇不已.

沈言修为的屏障在一瞬间被轰碎.换血境界的强大气息逸散而出.

这是荒古镇天神象的气息.

沈言的眼神从平视转为俯视.俯视这天地间的一切.

他修为的屏障一个接着一个被冲破.九转金丹的以及荒古镇天神象气息所向披靡.一瞬间便已从换血境一重天暴升到换血境四重天……

而后这个速度还有越來越快的趋势.

换血五重天……换血九重天.

“吾为神象.镇压蛮荒.妖魔慑服.莫敢不从”

随着沈言呢喃般的话语在他心底虚构出來的蛮荒大地之上回荡.无数的妖魔开始在他的想象之中衍生出來.而后在神象之灵猛然一脚踩踏在大地上后.天地间的一切再度归寂静.

他的修为在这一刻.轰然突破至内息之境.

体内真气循环生生不息的开始运转.但在九转金丹丹气的极限洗刷经脉的速度之下却仿佛一个蹒跚的老人.

内息一重天.内息二重天……内息九重天……沈言的衣衫开始猎猎作响.他的目光落在身前那千丈之高的巍峨山川上.静谧而深邃.

“吾为神象.镇压万物.妖魔颤栗.谁能战吾”

体内的真气猛然冲出头顶.跃上天穹.灿烂的蓝白色光芒.让天地开始轰鸣.

沈言眸中尽是沧桑亘古.镇天神象來自蛮荒.存于荒古.比之这一方天地存在的时间都要更加古老.

当着一声大喝落下后.沈言的双手猛然握紧成拳.发出骇人的骨爆声.因为他的肉~体之力太过强悍.这骨爆的声音听來竟似雷鸣.

他的修为也在一瞬间破入并济之境.体内刚柔并济.实力大增.

……

雪云沼泽之内的妖族是看不见站在云层之中的沈言的.但他们却听到了天地的震怒.以及那雷鸣般.凭空而生的巨响.

所有的妖族都有一种想要惨嚎的念头.今天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一件接着一件恐怖到极点的事情.偏偏就都发生在了他们的面前.

所谓无知才能无惧.当他们看到了今天的一切之后.心底的恐惧已经被无限的放大了.

知道的越多.那份畏惧便越來越重.

漫天的剑雨.护住整个雪云沼泽的光幕.莫名其妙的滂沱大雨……现在又是不知从何而來的威压.无端端响起的轰鸣声……

整个雪云沼泽的妖族.觉得今天可能是他们这一辈子经历的最诡异.最震撼人心的一天了.

……

沈言感受着体内的强大力量.沒有丝毫要压制这暴增的修为的想法.

他在见到青萝为自己挡下雷劫那一拳的时候.便痛恨自己的弱小.

更遑论.他也不需要特意去压制暴增的修为……因为他的境界.仍然在.那无边的杀意能被他压制住而不是爆发出來.可以想象他的心境修为达到了何等的地步.凭空臆测出镇天神象之灵.这份心性修为又是何等的不可思议.

更遑论九转金丹的丹气太猛烈.他就算是想要压制.也根本沒有那个本事去压制这种剧烈的冲击.

他连感受自己实力到底提升了多少的时间都沒有.修为便再一次的突破了……接连不断的突破.无法抑制的突破……

PS:话说大家希望他这一次达到什么境界的说呢.O(∩_∩)O~准备回去搞李敬之.欧阳岚了.然后是整个苍云郡各方势力的洗牌了.靠谱点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