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九三神魂觉醒灵识乃现

三九三 神魂觉醒,灵识乃现

沈言感觉自己的身躯仿佛在不停的颤栗着,从灵魂深处涌起的悸动,让他的呼吸仿佛都停止了一般。

那种悸动越來越猛烈,似乎要将他整个人撕裂开來一样,但这种撕裂却并非痛苦,而是无比的畅快。

仿佛自己体内某种潜藏着的东西被激发,而后扩散出來,这种分裂般的感觉,是顺应着自身修为的提升,仿佛整个天地都在为他欢呼着。

在这种全身心乃至灵魂的悸动中持续了不知道多久,沈言终于发现自己识海深处,仿佛有什么东西轰然破开了无数的阻隔浮出了水面一般。

他不知何时已紧闭的目光在这一瞬间朔然睁开,望向身前那高达千丈的山峰,而后,。

“吼,。”

随着一声撕裂天地的长鸣,脚踏云层的沈言身后蓦然出现了一个高达数万丈,几乎已经顶破了苍天的虚影。

那虚影猛的甩动长鼻,在沈言仰天长啸的声音中,猛然抽搭在了他身前那足有千丈的绵延山川之上。

嘭,。

轰隆隆,。

沈言的身影瞬间从高空坠落,仿佛所有支撑他站上天空的力量在这一击直接尽皆消散了般。

他的身形在往下坠落着,但整个人的气势却在不断的攀升着。

神魂觉醒,灵识乃现,神醒之境,初步觉醒灵识,与天地沟通。

在他的下落的一瞬间,那绵延无数里,高达千余丈的山川轰然碎裂开來,无数的土块与巨石携带着滚滚的轰鸣声,直接坍塌在了地上。

整座山峰完完全全的四分五裂,在顷刻之间化为了一地的碎石,仿佛这里从未有过那绵延的一片山川……有的只是这些乱石。

同一时间整个雪云沼泽的妖族与修者在轰鸣声响起的时候,不约而同的将目光投向了山川所在。

离得越远,所感受到的情形也就越发的震撼,整座山川在刹那之间坍塌为碎片,这种视觉上的冲击力,足以让无数人全身都忍不住的**起來。

那雷鸣般的嘶吼,那滂沱的大雨和此刻山川碎裂的情形有机的结合在了一起……整个雪云之内的所有人都在心中惊惧的询问自己。

如果面对这样恐怖的一击,能不能存活下來,答案是否定的。

无论是虎族的首领,亦或者是狮族的首领……亦或者魅惑人心,媚儿不荡的狐族长老……都得到了一个让自己心寒,但却不得不接受的答案。

在那种铺天盖地的威压之中,所有妖族能勉强站立着已是他们的极限,更遑论是提起心思來与之对抗了。

沈言的身形其实沒有任何人看见,镇天神象之灵,足以湮灭一切真实与虚幻间的隔膜。

他即便高高的站立在沒有任何遮挡物的云端,但仍然沒有哪一个修者或妖族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

至于神象的虚影,自然也就更不会被任何生灵察觉到了,所以除了那雷鸣般的嘶吼外,沒有任何迹象供这些心惊胆颤的妖族來推测真实的情况。

于是这座山川怎么会突兀的碎裂,也就直接的成为了一个谜題。

更有甚者,某些妖族认为山川之所以碎裂,是因为先前那镇天憾地的嘶吼太过于恐怖,直接将这绵延的山川给完全震坍塌了。

无论各方妖族是肝胆俱裂亦或是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山川坍塌后的局势,事情的始作俑者,此刻正狼狈不堪的从近乎两丈余深的巨大坑洞中爬了出來。

“呸……”

沈言连连吐了几声,方才将吃进嘴里的泥土和杂草给吐了出來,他的模样狼狈之极,但整个人身上那种若有若无的气息,却让任何人都无法忽视。

九转金丹的丹气在助他突破到神醒境的那一刻,便突兀的消失了,不是耗尽,而是又不知潜藏到了哪里。

沈言此刻方才知道这沈家祖坟中留下來的那一枚九转金丹,到底有着多么恐怖的效用。

那些丹气或许连十分之一都沒有,但已经助他真气修为突破到了神醒境。

但最主要的,还是他此刻的肉体之力……十头荒兽云纹虎之力集合于一身,骨如精钢都不足以形容其万一。

用修者们通用的灵晶來和他的拳头对轰,可能都会碎裂,就算不会碎裂开來,但沈言的拳头也是绝对不会有丝毫损伤的。

而他此刻也终于知晓一头镇天神象的肉身之力换算成云纹虎,换算成铁甲牛有多么恐怖了,以至于他直想吐那编写杂书的作者一脸唾沫,因为那些记载的数据甚至连一个零头都不够。

真正的镇天神象,长鼻可以卷住蛮荒大地上的日月,颠倒昼夜。

可以在一瞬间吸干蛮荒大地上三千条弱水河中的一条。

神象怒时,天地黯然,风雨滂沱,整个蛮荒大地都会在他的踏动下碎裂开无数的深渊裂缝,他吹一口气,可以卷起蛮荒大地上那高达数十万丈的山川,他长鼻甩动之下,可以在一瞬间将蛮荒大地之下的九幽魔狱涤荡的干干净净……

所以他很明确的知晓了用荒兽云纹虎的力量去对比镇天神象的力量,应该是怎样换算了……只有四个字,无以计量。

云纹虎再多,它们聚在一起能将天空中的日月挪动位置么,它们不停的对着那高达数十万丈的山川吹气,能让山川晃动分毫么。

沈言是真真切切的在观想出神象之灵的那一刻,感触到了镇天神象的恐怖和威能,所以他此刻所知晓的,比当初那些神话传说中记载的,不知要清楚和准确了多少倍。

所以他已经沒有想法去计算自己所谓的十只云纹虎应该是镇天神象多少万分之一的力量了,因为根本沒那个必要,算三天三夜他也算不出來。

不达其位,不知其威,你不能站在拥有这样力量的生灵同等的位置上,你是根本无法真正知晓他拥有多么浩瀚的威能的。

只有当你自己站在了那个位置,你才会自然而然的明白这一切。

否则就算别人想说,也只能描述出一个大概,所谓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放在修者的境界上,大抵也是如斯。

而为什么师父收徒还要分个外门,内门,真传几个等级,因为传承修炼的境界是无法用言语來描述的,只能展现自己的体会和领悟给弟子们感悟。

就如同大长老在念月小峰留下的那千般剑道真意,这种东西想要具现化,首先你就得从自身的领悟中分裂一小部分出來,才能让别人來感悟。

否则就只能是有其形而无其神罢了,镇天神象有多厉害,别人如果要问沈言,他也直能将自己先前的念头如实告诉别人而已。

但那种笼统的回答,所谓吹一口气将山川掀起等等……也只能让人感觉到他很厉害,但真的厉害到了什么程度,仍然是未知数。

沈言现在知道是知道了,但他仍然一头雾水,因为他境界和修为不够,沒有达到那个标准的时候,什么东西都是虚的。

就算镇天神象将自身的无数感悟交给他,他能掌握么,显而易见的不能,更多的可能性还是会被这种感悟中蕴藏着的规则韵味给湮灭,化为灰烬……或许连灰烬都不剩。

不过这些都是沈言所不需要的担忧和关心的,因为蛮荒到底是个什么地方,只怕整个大宋王朝都无人能够说出个一二來。

他现在庆幸的则是自己的肉体力量,从近乎千余丈的高空中坠落下來,连丝毫的真气都沒有动用,居然丝毫的损伤都沒有。

甚至于……除了下落的姿势有些不雅观而多吃了几口泥巴外,连皮肤都沒有磨破分毫。

“青萝,。”

沈言刚刚从坑中站起來,连思绪都沒有平复下來,顷刻间便是面色剧变,他似乎记得,自己将神象之灵贯入血脉中的时候,用去了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

当他猛的看见那一团晶莹剔透的血团之时,却是陡然间愣在了那里,因为青萝身体上开始散发出细微的生气,而且也渐渐的有了心跳声。

沈言疑惑的不是生命气息恢复这一点,以赤金蛟精血的强悍生机,只要沒有直接被轰碎了头颅,连识海都彻底消失的话,就算是心脏被轰成渣滓,也能完全重新衍生出來一个。

当然这种效果只能是赤金蛟本身的精血才可以,当血脉入灵进入修者体内之后,虽然修者的寿命会大增,但想要达到这么恐怖的修复能力,却也是不可能的。

因为在融合的时候,修者获取的都是血脉之力,而不是妖兽本身的愈合力,血脉是血脉,妖兽躯体的强悍,同他深层的血脉所体现的是两种不同的含义。

沈言之所以纳闷,是因为这赤金蛟精血内的威压居然完全消失了……不过转瞬之间,他紧锁的眉头却是又松了开來。

“看來当镇天神象之灵凝聚出來的那一刻,这血脉威压便已经直接被粉碎了,以镇天神象的尊崇,是不容许任何生灵在他面前放肆的……”

沈言心中的猜测其实大抵也沒有出错,只是时间上略微偏差了一些。

赤金蛟精血中的血脉威压,是在他突破到神醒境的那一刻,身后汇聚出镇天神象虚影的那一刻被湮灭的。

他以为自己融合神象之灵耗费了许多时间,但其实也不过是小半刻钟的时间不到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