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九四宝贝别跑

章 节三九四 宝贝别跑

论那一滴赤金蛟精血内的血脉威压是如何消失的都不重要,因为青萝的性命的的确确是保住了。

青萝的肩膀以及半条手臂中的骨头完全被雷劫给打成了粉末,而且沈言观察的时候,发现她的心脏几乎都碎裂了大半。

这种伤势,就算放在他的身上,只怕都不是多么容易痊愈的事情,也唯有依靠赤金蛟血脉的强大愈合能力,才能让青萝变得完好如初。

在沈言心急火燎的等待之中,那一团晶莹剔透的血团中的女子开始慢慢的有了知觉。

而后整个人开始运转起体内的真气,青萝本身也不过是炼髓境界,此刻运转功法,引动的天地灵气并不算多。

否则以沈言先前吸收周围天地灵气的速度,只怕青萝现在根本就法汲取到足够的灵气來进行突破。

步入换血境的时候,如果要以强悍的妖兽血脉入灵,它所自带的血脉威压才是最麻烦的。

而现在青萝根本不需要去面对所谓的血脉威压,所以她想要成功步入换血境,应当是极其容易的一件事情。

青萝那半的身躯上浮现出一层薄薄的晶莹绿芒,将这剔透的血团映衬的绚烂之极。

她的衣衫早在雷劫用真气凝结出來的长鞭抽打下被撕裂了开來,所以此刻那一对硕大的酥胸完露了出來。

先前浑身鲜血的时候倒还不觉得怎样,但当青萝疑是的运转着功法盘膝坐起來,而身上的伤痕渐渐愈合之后,通过那一团晶莹的绿芒,反而有着一种朦胧的美感。

沈言的心头沒由來的颤动了起來,有种口干舌燥的感觉。

不过当他心底蓦然间闪烁过一个影子的时候,就仿佛一盆当头泼下的冷水,将这份躁动和火热倏然浇灭。

于是他略有些抱歉的在心底谴责了自己一番,而后手中蓝色真气喷薄而出,将青萝的身躯遮掩了起來。

再过了半响,青萝似乎还处于突破的紧要关头……不过从她平稳的呼吸和越來越有力的心跳声中,沈言知道她并沒有危险。

他松了一口气,而后却是忧心忡忡的思索起青萝突破到底还需要多少时间來,毕竟大长老交代给他的事情,还连个眉目都沒有。

更遑论现在叶东來他们……在雪云沼泽等他的可能性不是很大,那么很显然就是返回万剑宗去了。

不过着急也沒有用,他也不可能直接将青萝扔下不管自己走人。

片刻后沈言突然记起來雷劫和那个已经昏迷过去好久的青葬,后者因为直接撞在了山壁之上,所以离他的距离倒是比较远了点。

沈言想了想,觉得自己这样做应该不算违背道义,毕竟是别人想杀自己在先。

于是乎沈言带着一丝期待靠近了雷劫的躯体,他的眸子里还流露着欣喜和狂妄……这是当他挥拳的那一刻所流露出來的表情。

也就等于说他脖子上的剑痕出现的那一刹,雷劫都根本沒有反应过來。

沈言撇了撇嘴,倒是沒有被对方的眼神吓到什么的……前世断天刀下的亡魂,在这个世界都能引起天谴,可以想象这种场面对他來说简直是小儿科。

随手将雷劫的眼睛抹上,沈言就在他的身上翻动了起來。

“这是……”沈言从雷劫的怀里摸出來一个玉瓶,打开盖子嗅了嗅,忍不住鄙夷了起來:“这厮身上居然还带着,简直……”

随手将手中的玉瓶扔在了地上,沈言继续在雷劫的身上摸索着。

“完整的追风之羽。”沈言将那洁白的羽毛捏在手中的时候,脑海里自动浮现这样一道信息,入了品的宝物,只要被赋予了名称,那么几乎都可以让初次接触它们的修者知道名称以及浅显的效果。

这东西倒是和当初那一半的追风之羽功效相差不大,主要就是探寻别人气息的范围扩大了数。

沈言现在可以将自己熟悉之人的气息模拟出來让它接触,然后追风之羽就会引导着他去找到对方。

当然一点是你要找的人修为要比你低,另外则是能准确模拟出对方的气息來,让沈言此刻用追风之羽去探察叶东來在哪里,他却是办不到的。

因为叶东來的修为比他要高,和天地的沟通也更多……能很容易的便屏蔽掉这种探察。

至于为何雷劫能依靠追风之羽找到青萝,则是因为只要接触过这宝物的人,都可以被他原本的主人察觉到残存下來的气息。

所以熟悉与否并不重要,因为追风之羽阳的那一部分,是青萝从雷霆正宗盗出來的。

不过青萝被雷劫追杀的时候自然也就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了些什么,所以慌不择路的逃到了那山腹之内,和那暗影金猿打了一架后就将这一半追风之羽给落在了山腹里。

本來按照常理雷劫就算找到了那丢弃在山腹内一半追风之羽,也是法准确探测到青萝在哪里的……

因为那是阳的一部分,而青萝本身为妖,又是女儿身,更是吃了化形草修为低到沒边的女妖……依靠阳來寻阴,是寻不到的。

但好巧不巧的沈言又被那暗影金猿带了过去,他身上藏着追风之羽阴的部分,两相吸引之下,追风之羽有阴差阳错的给融合了起來。

而那个时候雷劫也正巧感应到了自己的宝贝融合之后传递回來的完整烙印信息,于是乎追风之羽就直接消失在了沈言的面前。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么简单……从某种程度上來说,是沈言害青萝被雷劫找到。

但从另一个方面來说,如果不是因为这样,那么青葬可能会早些布置好搜魂之阵,那么青萝也就自然会魂飞魄散。

一饮一啄,莫非天定。

“草。”沈言刚刚紧握住追风之羽,突兀的发现雷劫腰间的一块玉牌猛然颤动了一下,而后轰然化为了齑粉。

而他手里的追风之羽,也散发出比巨大的力量想要朝远方飞遁而去。

但沈言此刻的力量又是何其巨大,当他死死的握紧手掌之时,仍由这宝贝在自己的手中乱撞,竟也沒有分毫的本事能脱离他的手心。

“又玩这一招。”

沈言当然知道所谓的法宝都有灵,被下了烙印之后,自然而然可以呼唤它们。

但他沒料到这追风之羽,居然不单单被雷劫印下自己的精神烙印,连带着那个莫名其妙的雷霆正宗里的其他人居然也在深处留存有精神烙印。

所以在山腹之内发生的事情,又再一次的重演。

不过这一回沈言哪里有那么容易放手,虽然他感觉到手掌中的追风之羽窜动的速度越來越快……但以十只荒兽云纹虎的力量凝聚一生,纵然此刻追风之羽的窜动的力度再大上十倍,只怕也是沒有丝毫逃脱的可能性的,问題是,沈言忍不住的想要骂人啊辛辛苦苦的得到一件宝贝,连番两次都是转头就要被被人给收走,哪里有这么玩人的。

“不是吧。”沈言还在跟手中的追风之羽街着,却发现雷劫手腕之上的铁灰色镯子突然脱落,然后朝远处飞遁而去。

“你他妈在逗我。”沈言此时神魂沟通天地,虽然只能沟通身周的一小部分,但也已然足够,他猛的伸出空闲着的左手,再度一把将那铁灰色的镯子给牢牢的抓住。

“储物镯,想跑……沒门。”

沈言咬牙切齿的冷哼了一声,两者之间虽然坚持不下,但他却不相信远在殷玄领的雷霆正宗强者,精神力能跟他单纯的來比消耗。

如果真的这么耗下去,沈言可以分的肯定,筋疲力尽趴在地上站都站不稳的人绝对不可能是他。

冷静,冷静,

沈言一边和手中两件宝贝街着,一边深深的吸了口气,在心底对自己暗道。

好不容易平复下來思绪來,他终于耐住性子开始依靠灵识來探察雷劫身上的东西。

九转雷霆诀在他突破到神醒境界的时候,自然而然的将一气玄元雷、以及两仪震天雷的使用方法衍化了出來。

与之同时赋予他的,还有一门名为雷霆御神的神魂之力的操纵法诀,神魂之力,在上境之下其实就是灵识,到了上境也就是所谓的小登天识。

雷霆御神所谓的操纵神魂之力,也就代表着这门法诀应该在理论上,至少能控制突破到上境之后衍生的小登天识。

小登天识还太遥远,沈言也沒有打算去深想的意思。

不顾前世在神州,以精神力探察周围的境况这种事情他也沒少干过,现在得到了雷霆御神这门法诀,使用起來倒也是得心应手。

探测之下,雷劫整个人身上藏着的宝贝,也就全部出现在了沈言的目光之中。

两个玉瓶中装着什么丹药不清楚,不过沈言却突兀的察觉到雷劫脖子上带着的一颗珠子,正在他的灵识探测下闪烁着星星点点的光芒。

他的神色也在一瞬间变得若有所思了起來,片刻之后终于恍然大悟。

“我说怎么离着这么远,你们都能将精神力逸散过來……原來是依靠着这枚雷霆珠。”沈言冷笑了起來:“看我将它给毁掉,你们这些狗东西还能玩出什么花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