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九五追至雪云的李敬之

章 节三九五 追至雪云的李敬之

雪云沼泽某处,一名素色长衫的老者同一袭黑衣的青年缓步走动着最新章节

那些剑雨以及未知生物的吼声,还有那突然碎裂的山川他们自然都知晓。

但无论如何这些事情离他们还太远,所以也就沒有必要关心。

当然,对于李敬之來说……最重要的还是抓住那个胆敢毁灭自己僵尸化身的沈言,让他跪地求饶。

虽然他明明知道沈言是大长老的弟子,但他却不相信大长老会真的为了一个弟子和他彻底翻脸,更何况从他的心底深处,也并不将大长老放在心上。

一个人的威风通常是和他的显露在外的实力挂钩的,但大长老已经数十年未在人前动剑……谁知道他是否外强中干。

万剑宗十二剑峰长老中,除了个别几个以外,大抵不拿大长老当回事的也大有人在,只是从未说出來过而已。

李敬之可谓是恨死了沈言,僵界中的珍宝可谓无穷之多……对于僵尸自身是沒有任何用处的,他的野心大计,完全就在沈言的手中而烟消云散。

若不能将沈言斩于剑下,怎能解他心头之恨,想他堂堂周天大成境界的强者,又如何能忍受这种赤~裸裸的打脸行为。

至于他这个叫做希麟的家伙……完全就是自己送上门來的一个可怜家伙。

因为李敬之知道沈言來了雪云这边,肯定是为了雪云秘境的开启。

但他却并沒有在雪云边境找到沈言的踪迹,于是就通过灵识查探到许多修者的踪迹,然后用真气显化出沈言的外表,让众多在雪云秘境周围徘徊的修者辨认。

李敬之自然不可能说自己是來找沈言报仇的,而是说自己乃是他的师门长辈……他的师尊受了重伤,虚弱到了极限,所以才來寻他。

不过以雪云边境的庞大,他虽然询问了一大批人,但仍然沒能得到确切的消息。

当他询问到希麟的时候,却发觉对方的神色有些略微的惊诧,以希麟炼髓境巅峰的实力,这些细微的动作自然是瞒不了李敬之的。

以师门长辈的身份一问之下,才知晓竟然是这两人联手将自己的僵尸化身给斩杀了的。

李敬之差点沒有一巴掌将希麟给拍死,不过思索了半响,还是决定要同时抓住他们两人之后,在好好的折磨一番,否则这般容易的便让两人死去,岂非太便宜了他们。

不过希麟也是不知道沈言确切行踪的,直到碰见一个叫做兰花公子的家伙,李敬之方才知晓沈言居然胆大包天到跑进了雪云沼泽里。

既然沈言都敢狂妄到进入雪云沼泽,加之诸多修者也闯了进去……他李敬之又有什么不敢进去的。

所以此刻李敬之正和希麟在雪云沼泽之内寻找着沈言的踪迹,但让他愤怒的却是,根本就沒有任何的蛛丝马迹可以让他探察到对方到底在哪里。

他沒有追风之羽那般的宝贝,自然也是无法轻易辨别方向的。

而雪云沼泽太大了……真的太大了,李敬之头一次感觉到,一个周天境修者的无力。

在这种到处是泥沼,处处潜藏着杀机的地方,饶是他也一直都将神经绷得紧紧的。

正在咬牙切齿的咒骂着沈言之时,李敬之却发现希麟突兀的停下了脚步。

“李长老……有些不对劲。”希麟的声音很凝重,还带着一丝谨慎,至于他对李敬之很恭敬的缘由,自然是因为对方一直到此刻都仍是一副师长的模样。

我自然知道。

李敬之不屑的翻了翻白眼,在心底暗道一声,他一个周天境修者,更是修炼的杀意剑道,对杀气和危机的感应,自然要比希麟强上许多。

不顾他此刻却是不能发怒的,正要强笑着应付几句,李敬之却陡然面色大变。

“天意,,杀风之念。”

杀风,就是极限的速度。

李敬之融入体内的灵剑倏然出体,而后被他紧紧握在了手中,瞬间而已,便朝着后方一剑斩了过去。

既然能杀风,那么他的剑自然比风要快,所以他出剑之时,竟沒有带起丝毫风声。

铮,。

一声铮鸣,李敬之脚尖死死的踩在地上,却还是往后滑出了数尺距离,他此刻方才看清楚击中自己灵剑的袭击者,竟是一只人身虎头的妖兽。

“你们这些修者果真是胆大包天,也不知道非要闯入我雪云沼泽到底是为了何事。”

那虎妖看见李敬之挥手之间挡下了他的攻击,知晓自己也奈何不了对方……除非是打定了注意两败俱伤,否则还是不动手为好。

“我劝你沒事还是速速离去吧,我们虎族的首领,以及其他族群的首领都下了命令,这几日不得以下不能伤害修者的性命……”

“真不知道虎首领到底是什么意思,一个个炼髓境的修者也往雪云沼泽里跑……你身边这小子虽然有你护着,不过炼髓境的修为,仍然是太低了一些。”

那虎族也不等李敬之接话,继续嚷嚷了起來。

“既然能接下我一招,加上一路以來也沒见你肆意妄为,我劝你还是速速离去的为好。”

李敬之的面色有些青红不定,不过让他就此离去却也有些不甘心。

至于开战那自然也是沒有想过的,他为何一路行來不对那些妖族下死手,就是知道雪云沼泽里毕竟是妖族的地盘,自己还是收敛一些为好。

更何况,他连面前的虎族能否打的过也是一个未知数,至多也便是两败俱伤,但这种结果却不是他想要的

沉吟了半响,李敬之终于出声。

“我万剑宗内的弟子走失了……以他的修为只怕在雪云沼泽之内会有绝大的危险,加上他的师尊身负重伤,所以特來寻他回宗……”

李敬之的这番话着实有些莫名其妙的意思,一个修为较低的弟子怎么会跑到雪云沼泽來的。

不过希麟知道沈言那种人根本不能等闲视之,就算他以强身阶的修为跑到雪云沼泽來也不足为奇。

何况时间过去了这么久,以对方的天赋,只怕也已经和自己不相上下了。

至于这只虎妖,脑袋里更是一根筋了……他听到李敬之的话,却是忽然回想起虎族首领的吩咐來。

“那沈言就是个烫手的山芋,谁碰了他谁倒霉,万剑宗虽然算不上什么,但那个家伙实在是太恐怖了,有他在万剑宗,你们就给我好好的在沈言面前做缩头乌龟。”

“他现在在青萝妖族的领地之内,你们谁都不准靠近……他此刻应该沒有危险,不过万一出了什么事情的话,在那里也用不着我们负责任。”

“最主要的是……他从青萝妖族那个布置着什么青萝叠嶂大阵的山谷里出來之后,你们想法子将他给我弄出去,最好直接送回万剑宗,,。”

虎妖的回想起虎老大三番五次的盯住,顿时露出了一丝如释重负的神色。

“你是万剑宗的人。”虎妖虽然已经听的很清楚,但还是忍不住的确认了一次,能送走沈言这座瘟神,简直是太不容易了。

现在万剑宗的人來亲自带走他,那自然是再好不过的结果了。

“不错,我正是万剑宗的长老……怎么。”李敬之略微一愣,旋即有些疑惑的道。

“沒什么,只是我记得虎老大似乎说过,两个唯一沒有达到周天境的修者,其中一个就是你们万剑宗的。”虎妖摇了摇头,连忙将自己给撇的干干净净。

他虽然脑袋一根筋,但却不是个笨蛋。

要是这家伙來接沈言,后者來个不愿意走……再打听出來是自己透露他行踪的,只怕自己就要倒大霉了。

“他在哪里。”

李敬之一听,心头几乎已经肯定了百分之九十,如果那个人不是沈言才奇怪,只要是万剑宗的弟子……除了那个变态,谁敢以这么低的修为跑进雪云沼泽。

只有这个敢将他僵尸化身弄得神魂俱灭的小子,才是唯一的可能性。

“青萝妖族布置青萝叠嶂大阵的山谷……”虎妖想了想,然后走到一株巨大树木的身旁,念出了一些莫名的音节。

“好了,向这个方向走就可以了……话说你们赶紧将他带回去吧。”虎妖补充了一句,想象又觉得有些太明显了。

“我的意思是说,最好你们找到他就赶紧离开……因为我并不知晓这几日不准伤害修者的期限到底是多久。”

李敬之看着周围那些明显汇聚成一个箭头模样的树藤,不由得露出一丝惊异之色。

但旋即他的眸子里却泛起了一丝寒芒,抓到沈言之后,他会将自己僵尸化身湮灭后所带來的损失,完全转为其他的痛苦加诸在对方的身上。

当然……还有这个白痴的希麟,李敬之在心底冷笑了笑,希麟现在还跟在他的身边,在他心底的定位,早就成了一个沒有分毫判断能力的家伙了。

至于为何不怀疑这个虎妖的用心,则是因为对方如果想要对付他……简直太简单不过了,沒必要如此大费周章。

更遑论雪云沼泽和修者的关系一直处于一种微妙的平衡,也许万剑宗在整个雪云一脉妖族眼中不算什么,但也沒必要无端端的惹上这个麻烦。

因而李敬之丝毫不用担心这只虎妖,是用这种方法将他引诱进一个陷阱里。

“希麟……咱们走,沈言应该就在那个山谷之内。”

那虎妖为了脱身,跟森林的木族沟通之后,知道李敬之不会找不到地方后,立刻就不知道消失到哪里去了。

李敬之也沒有关心他行踪的意思,反而转过了头來,对希麟和善的笑道。

希麟点点头,然后两人便顺着周围大量藤蔓在树干上,以及地面上形成的箭头……朝着虎妖口中的那个山谷走去。

但这一切,沈言自然是不知晓的。

他此刻正处于一种以之力,和雷劫脖子上那雷霆珠僵持的状态之中。

似乎察觉到了他要毁掉这个东西,那雷霆珠中居然泛起一股浩瀚的精神力……依靠着这个链接点,和沈言的力量对抗着。

“简直是……一群王八蛋。”

沈言忍不住骂骂咧咧了出來,差点被这雷霆正宗的雷劫给弄死,沒想到最后眼看到手的追风之羽以及那储物镯,竟然还能被别人给收回去。

这种僵持的程度足有半刻钟,但沈言发现……雷霆珠内传出來的浩瀚精神力居然沒有丝毫减弱的趋势,不过却在韵味却在不断的变换着。

“草,车轮战是不是,。”

沈言看了看自己右拳之上那已经根根暴起的青筋,这一拳落下,管你是精钢还是好铁,也保准连渣都不剩。

但雷霆珠那一面的精神力量太过浩瀚,以至于……他有一种有力无处使,仿佛被一大团沒有边际的棉花给纠缠住了一样。

右拳和雷霆珠僵持着,左手中的储物镯以及追风之羽也在不断的颤动着……雷霆正宗毕竟是领地级宗门,强者众多。

依靠着雷霆珠作为通道,一边可以抗衡着他毁掉这个传输精神力的特殊通道,一方面仍然可以通过手段收取储物手镯和追风之羽。

“人多欺负人少算什么好汉……”沈言眼中泛起一丝不服输念头,但毕竟他也会感觉到累……本以为对方会比自己先承受不住消耗,但他哪里能料到这群家伙居然会更他來玩车轮战,明显的违反规矩么。

当然这个规矩,是他在自己内心下的定义。

沈言似乎并沒有什么好的办法能将和对方继续纠缠下去……如果他一直不放手,最后的结果只怕会变成他直接脱力,手中的宝贝仍然会被对方给收回去。

“唔~~”

“沈公子……”

沈言正在这种纠缠的境地下思索着解决的方法,却突然听到了身后传來一个清冷悦耳的声音,他略显疲惫的脸上,总算是露出了一丝笑意。

“青萝……你沒事了吧。”

“我已经沒事了。”青萝不经意间看见沈言的目光有些扭捏,不由得低头看了看,见自己那粉嫩的娇躯完全着,顿时忍不住俏脸绯红,而后赶紧从地上捏起一大堆的草藤树蔓,而后催动妖力,竟是做出了一剑藤编的绿色长衫。

当她抬起头來的时候,见沈言的目光明显沒有乘着她制作衣衫的时候偷看……不由在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有些略微的失落。

“我草。”

沈言的脚步一颤,而后大骂了出來。

青萝被吓了一跳,似乎不敢相信沈言居然会这样毫无风度,不过当沈言转过头來有些尴尬的对她笑了笑时,她忍不住轻轻的捂住樱唇,眉眼轻轻上翘,如画一般。

沈言之所以骂出声來的缘故,是因为从雷霆珠内涌出一连串结合在一起的浩瀚精神力,轰的一声便顺着他的手臂灌入了识海……

如果不是断天刀魂在识海之内瞬间将这些作乱的精神力湮灭,他此刻只怕早就因为识海陷入争斗而晕厥过去了。

“真是一群卑鄙无耻的家伙……我得不到,你们也别想要。”

沈言猛的朝着雷霆珠大喊一声,然后左手猛然一松,倏然转过了身來。

追风之羽以及那储物手镯瞬间便准备远遁千里,但沈言却蓦然大喝一声,右拳带着无尽的声威砸了出去。

轰,。

伴随着一声巨大的轰鸣声,追风之羽以及那储物手镯,倏然间变成了漫天的碎片,而后化为了尘土,被风吹散。

沈言冷冷的笑了笑,知晓因为沟通这两件宝物的那人精神力必然受到激荡,于是抓住机会摘下雷劫脖子上的雷霆珠,瞬间将其捏碎开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