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九六要珍惜性命

三九六 要珍惜性命

而在沈言猛然捏碎雷霆珠的这一刻……远在殷玄领的雷霆正宗内,一群聚集在一起的修者正齐齐盯着面前那虚幻的光幕。

其上一个消瘦的男子冷冷笑看着他们,眼底满是不屑。

“放肆。”一个须发皆白,身穿一袭淡蓝色,其上用银线修者无数雷霆图案长袍的老者平复了一下窜动的真气,而后怒声道。

“简直狂妄之极,丝毫不将我雷霆正宗放在眼中……”

“我雷霆正宗不出十年便能步入州级宗门的地步,若非此番距离那雪云沼泽距离实在是太过遥远,加之是苍木州境地……否则我非要将此人挫骨扬灰不可。”

一个个修者都忍不住的怒骂起來,丢人……太丢人了,这么多的人齐聚在一起,为了抢回那追风之羽,居然都沒有成功。

反而还被那个狂妄的小子给鄙视辱骂了一番,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

“诸位暂且息怒。”

待得众人三三两两的声音终于先后停顿下來时,一位散发着渗人气息的光头男子,方才沉声说道。

“今上在试探雪云一脉的态度,也在估量他们背后那妖族大能的影响力……我们万不可在这个时候触怒他的威严。”

光头男子见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他的身上,顿时出声道。

“苍木州和殷州毕竟相距甚远……纵然我们有神通秘术可以在短短的时日之内赶过去,即便能杀了那狂妄的小子,但说不定也会搭上自己。”

“那你说应该如何是好,追风之羽这种阴阳全属的追踪内灵器绝对是不可多得的宝贝……当初我便说不要将此物传给雷劫,但你们偏偏不听。”

一个脸上满是褶皱的老人,声音有些急促和不忿。

“现在可好,阴阳追风羽被那小子给毁了……我们手中这一大堆利用虚灵幻镜弄出來的伪品,全部都失去了效用。”

“追风之羽虽然珍贵……但怎比得上我等的性命,现在去雪云沼泽,谁又知道会遇到什么意料之外的事情……”光头男子冷笑了一声,看着满面皱褶的老者暗讽道。

“且不说苍木州……暂且等苍澜领的局势稳定下來,再提雪耻之事也不迟。”

光头男子说完,也不再理会那已经成了一片朦胧的光幕,直接离开了此处。

而诸多雷霆正宗的长老对视一眼,终于无奈的接受了暂时不能雪耻的事实。

沈言毁掉雷霆珠的那一刻,心底好不舒畅,被雷霆正宗的那些家伙这一手车轮战弄得他愤怒不已,所以才会做出如此极端的事情來。

不过他自然也知道……无论他毁不毁掉追风之羽和雷劫的储物手镯,其实和雷霆正宗的仇怨也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雷劫死在他的面前,这是毋庸置疑的。

无论人是否死在他的手中,但以雷霆正宗那群身居高位的强者的心思……自然要灭杀掉一切胆敢蔑视自己宗门的修者。

这无关乎所谓的公道,也不需要任何理由。

谁的拳头大,谁就有理,不过沈言此刻却不担心雷霆正宗那些人能很快的找到自己,因为他知道整个大宋朝明面上拳头最大的,还是皇室。

雷霆正宗顶了天是领地级巅峰,州级末流的宗门,他们就算有心想要报复自己,也必然是力有不逮。

雪云沼泽毕竟还在苍木州的地段之内,而雷霆正宗之人想要灭杀苍木州的修者……显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无论出于哪一点,苍澜领领地级宗门也必然会站上他们的对立面。

就算雷霆正宗真的已经有了碾压领地级宗门的实力,但苍澜领上面毕竟还有着一个苍木州。

闹到了赵家那里,显而易见的绝不可能是苍木州这一方的势力为此事负责。

如果雷霆正宗的高层强者都是一群不要命的白痴,那么沈言才是真正的危险。

但很显然……雷霆正宗那些地位高高在上的长老们,都不是白痴,而且一个比一个将自己的性命看得重。

所以沈言暂时是很安全的,而他自己也很清楚这一点,因此心境根本沒有半分的慌乱。

反而因为一拳砸碎了追风之羽和那储物手镯摆了一道雷霆正宗那些联手对付他的老家伙,想起对方此刻的脸色,沈言心底就是无比的爽快。

“哈,车轮战……两败俱伤也是你们活该。”沈言笑出了声來,然后方才将目光落在了青萝的身上。

“青萝你沒事了吧,……我看看,修为也已经达到换血境巅峰了,不错不错,这赤金蛟血脉的力量果真足够强大。”

沈言面上的表情很澄澈,他是真的为青萝高兴。

毕竟吞服了化形草而化形的妖族女性,的的确确是要面临诸多危险的,只有尽快达到周天境,方才勉强拥有了自保之力。

“赤金蛟血……”青萝咬着樱唇喃喃出声,她虽然在血脉入灵之时感受到了那种威能,但仍然沒有想到沈言居然会将如此珍贵的东西随手就浪费在了她的身上。

赤金蛟精血,对于修者來说必然是无上的珍宝,尤其是在某些大家族,大宗派的眼中,这种可以让一个天赋绝佳的弟子增加九千年寿命,并且以一种极强悍的姿态步入换血境的至宝,绝对是可遇不可求。

一个天赋绝佳,资质极高的弟子,拥有九千年的时间……就算不能让宗门和家族的势力再上一层楼,但要维持住这份基业,也会决然沒有问題的。

而她青萝,只是一个家破人亡,机缘巧合下吞服了化形草……得到了青冥九幽镜这种神物的小妖,何德何能去以这种瑰宝让自己步入换血境。

或者说……就算她拥有青冥九幽镜,可以掩藏住自己的气息不被他人法诀。

但还能真的从赤金蛟身体内弄出來一滴精血不成,盗出天虚引雷诀不过是机缘巧合,但真的妄图从某个修为强悍的生灵身上偷取什么宝贝,那就是痴心妄想了。

天虚引雷诀的拓印玉符是被阵法保护着,所以才能被她盗取到手。

但如果这东西是放在雷劫的身上,就算青萝的修为再强上十倍,只要接触到对方的身体,便会顷刻间被发现。

青冥九幽镜就算能掩藏气息,藏匿掉神魂波动……但触摸到一个和身周天地略微有了沟通的修者,也必然是会暴露无疑的。

正因为如此,青萝才知道赤金蛟精血的珍贵。

可以说在这雪云沼泽之内,只要不是赤幽玄愿意送给你……那么雪云沼泽之内的所有妖族,沒有任何人能让他屈服。

甲子化龙劫,赤幽玄的实力早就比上境还要强悍,雪云一脉的那些老祖宗都沒有这个本事能将对方斩杀,至多也就是斗个旗鼓相当罢了。

“你……”青萝的声音略有些颤抖,眼神深处流露泛起一抹痴痴的神色。

沈言视若无睹,却是直接打断了她将要出口的话。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不过一滴赤金蛟精血而已,对我來说算不得什么。”

他实话实说,因为镇天神象之灵,碾杀十万个赤幽玄都绰绰有余。

不过这话落在青萝的耳中,却是因为不想让她担心而佯作轻松的模样,不由让她更是歉然和感动。

“对了,我倒是忘记问了……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

沈言见的青萝的目光,有些尴尬的转移了话題,不过这件事他的确有些奇怪,因为按道理说……往南方走的话,不可能会來到雪云沼泽的。

“我去了殷州。”

青萝平复了一下心思,然后望着沈言清澈的眸子道。

“殷州。”沈言猛的一愣,旋即更加的疑惑起來:“你去殷州做什么,那么远的距离,保不准会有很多危险……你不过炼髓境的修为,为什么会想到去殷州。”

沈言噼里啪啦的询问了一大堆,青萝也不恼,只是一直轻轻笑着。

她的心底此刻很温馨,也很快乐……好像一直纠缠着她的那些事情,稍稍的因为沈言对她的关心而变淡了。

“我的意思是……”沈言连续说了一大堆,方才反映了过來,急急忙忙的添了一句。

青萝微微扬起如玉般的右手,贴在自己的樱唇上,眼角的弧度变得更大了一些。

“雷霆正宗的修者或许与我父母的死有关……但我却不知道到底是雷霆正宗的哪个人做出了那种天怒人寰,整整剿灭我们整个族群的事情。”

片刻之后,青萝方才轻声解释道,她的眼底,还是有着一丝消散不去的落寞。

“全族尽灭。”沈言倒吸了一口冷气,当初青萝所在的族群,纵然比不上雪云一脉的青萝妖族,但也不会是寥寥数十人。

否则以青萝的性子,也不至于说出天怒人寰这等言语來,至多也便是想要报了杀父弑母之仇而已。

“我当初听父亲说过……似乎这件事还牵扯苍云郡的某个家族。”青萝的眼睛里泛起一抹感伤,沉浸在回忆中。

“得知雷霆正宗可能与此事有关,加上青冥九幽镜中恢复了一些用处,我就想去探察一番。”

沈言听到此处,赶忙追问了一句。

“然后呢?”

“然后……然后我才发现,我除了在雷霆正宗躲躲藏藏之外,什么事情都探察不到,那些隐藏着机密的地方,都有着弟子把守……”

青萝言及此处,突然露出了一丝狡黠的笑容。

“不过我却听到了天虚引雷诀拓印玉符存放着的地方,于是就将它给盗了出來。”

沈言听她提起此事,蓦然记起先前青萝将这枚玉符递给了他,于是赶忙从怀中将其拿了出來,然后摊开手。

“……这件东西是你冒了极大危险拿出來的,既然现在你已经转危为安,也就不需要我为你保管了,便将他还给你吧。”

青萝的脸颊蓦然泛起一丝绯红,眼底的神色有些迷惘,片刻之后方才轻轻张开檀口。

“我知道你修炼的是雷霆一脉的功~法,以这天虚引雷诀的引雷之术,必然可以让你进境大增,从一开始……我就是因为你……才打算将它偷出來的。”

说到最后,青萝的言语早已是微弱不可查。

若是先前,沈言自然可以听得清清楚楚……但当他还沒有将青萝的话听个真切时候,面色陡然变得凝重之极。

PS:大家看到什么BUG和不合理的地方记得给小仙提出來……霖雅找出來的这个BUG很大,他提出來之后我修改了一下,也就不会影响阅读了。

但如果大家不说出來,小仙一个人根本沒办法将一切做到完全沒有丝毫漏洞……所以请大家多多帮忙喽,共同抓抓“虫子”,俺好消灭鸟他们~O(n_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