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九七爆体

三九七 爆体

“好重的杀意,。”

沈言的眼底露出一丝精芒,旋即直接厉喝出声。

“青萝,后退。”

他根本來不及解释什么,说完这句话后,全身的肌肉瞬间紧绷,而后轰然一脚蹬在地面之上,如同炮弹一般朝谷口跃去。

周天境的气息,至少周天大成,这是沈言的灵识告诉他的答案,对方身周所能沟通的天地之力,比他何止强悍了无数倍。

青萝不过刚刚步入换血境,碰见可以沟通天地之力的周天境修者,根本沒有丝毫反抗之力。

而沈言此刻修为一跃提升到了神醒境界,神魂觉醒,初步沟通天地,单纯凭借肉身之力,他还是有几分把握抗衡周天境修者的。

铮,。

青萝知道这种级别的战斗自己根本无法帮上任何忙,只好一脸焦急的站在原地,一堆水晶般的眸子里尽是担忧。

沈言的身形在跃到山谷入口处的时候,仿佛福至心灵一般,瞬间以雷霆之势轰出了自己的右拳。

当右拳与來着手中的灵剑触碰之时,竟发出了精铁交鸣之声。

沈言仰空后翻,而后轰然落地……脚下的地面尽皆龟裂开來,他的眸子此刻方才落到了了;來人的面上。

“李敬之,。”

沈言的眼中泛起一抹诧异,但心中的谨慎却沒有丝毫减弱。

“沈兄住手,他是你师门长辈,來此是知会你师尊重伤,让你返回万剑宗的。”

“希麟。”沈言眼中的惊诧更甚,因为从一旁树林中姗姗來迟走出來的,正是一袭黑衣如既往的希麟。

“我明白了。”

沈言心思闪转之下,猛然大喝出口。

“小心。”

李敬之阴沉一笑,手中散发着浓郁杀意的灵剑猛然倒转方向,一剑刺向了正满面呆滞的希麟,这一剑的位置,不是咽喉不是心脏……而是丹田。

他准备直接废掉希麟的修为,待得收拾了沈言之后再做计较。

“斩魄夺魂。”希麟一口精血喷吐而出,直接溅在了手中长剑之上,旋即一剑荡出,风起云涌,无数灰黑色的雾气,幻化出一个阴森的血盆大口。

死亡使者,吞魂噬魄。

李敬之的眼中尽是不屑和鄙夷,区区炼髓境修者,他甚至连丝毫多余的力气都不用费。

“龙象金身,爆体一阶段。”

但就在此时,从身侧传來的声音却让他瞬间面色大变。

因为这声音从第一个字起还离他很远,但在第二个字时,已近至他身前。

“杀风念,。”

风之快,斩风之杀念,李敬之匆忙之间,只來得及将手中灵剑逼迫出数尺长的剑芒,朝希麟凌空拍出一掌,而后倏然转变了方向。

沈言周身肌肉虬结,右手手臂几乎膨胀了三分之一,他的速度也在瞬间达到了极限,须臾上青天步法踏动之下,瞬间便在李敬之出剑之前,攻至对方的身前:“杀意,笑话。”

沈言森然一笑,李敬之修炼的乃是杀意剑道,,对于旁人來说,必然会在战斗中被影响到心神,但对他來说,连分毫的作用都不可能有。

“杀意对他无用。”李敬之的神色蓦然一滞,旋即却是转为凌厉。

轰,。

一声巨响在两人心中各有计较之时轰然爆发,李敬之一瞬间的面色变得难看之极……因为他发觉自己玄阶下品的灵剑,居然被沈言一拳打得仿佛其中的灵性都疲弱了不少。

而沈言感觉自己的手臂之上反馈回來一股浩瀚的真气冲击力量,但转瞬间却在他肌肉的无数次颤动之下,尽皆将其化为了虚无。

一拳相触之下,原本心惊胆战的沈言瞬间心神大定,李敬之此刻的实力虽然仍然够钱,但想在他的面前……对希麟或者青萝不利,也是绝无可能的。

“李敬之,你私炼僵界生灵为身外化身,难道还不知自己已违正道。”

沈言感受着从身体内涌出的浩瀚之力,以及神象之灵带给自己无穷无尽的傲气和尊崇,不由得怒声质问道。

他原本只是怀疑那僵尸的气息和李敬之有些相似而已,但是先前被对方的真气侵入体内,沈言才真正知晓……那僵尸原本就是对方的化身。

僵尸化身有多珍贵他不知道,但每一具化身对于修者來说都是一条性命。

变相的等于说沈言杀掉了李敬之一次,对方追到雪云沼泽不依不饶的寻找他,也是沒有丝毫可以意外的地方。

“毁我化身,还敢大言不惭。”李敬之森然的扫了沈言一眼,纵然对方的肉体之力强悍到了让他心惊的地步,但,。

周天境修者对于非周天境修者,拥有着绝对的优势。

“青罡杀剑。”

青罡杀念,名字由小青罡煞雷而生,这一招是绝对的杀招。

李敬之手中灵剑微微上扬,衣襟无风自动……飘扬而起,轻轻往前一踏,剑尖瞬息便出现在沈言的胸前。

“雷霆怒。”

沈言那因为龙象金身衍生出來的爆体诀而暴涨三分之一的右手手臂,竟然是高高的扬起,仿佛一柄重锤般轰然落下。

李敬之面上泛起一丝鄙夷,暗道沈言战斗能力的薄弱,他手中灵剑微微一篇,光芒闪烁的剑刃便直端端的对准了沈言那从上方砸落下來的拳头。

但当两者接触后的下一秒,李敬之全身倏然一颤。

因为沈言的右拳从上空垂落而下,触碰到剑刃的那一刻,竟然仿佛砸落下一道巨大的雷霆……直接将他给劈了个正着。

李敬之猝不及防之下,一头飘扬的长发也是瞬间变得焦黑起來,他的脸庞之上,也是微微窜起细小的电弧。

周身真气运转之下,这种酥麻的感觉瞬间被他剔除,但他的面色,却变得更为难看和阴沉起來。

“竖子焉敢。”

李敬之心头的怒火勃然而生,差一点连自己都被引燃。

他这怒火半是愤怒,半是震惊……这才多久,沈言的实力,居然提升到了此等地步。

要是再过上十数天,岂非就直接能踩着他的脑袋拉屎撒尿了。

“杀剑,殇意。”

李敬之在沈言拳头猛然收回的瞬间往后暴退开來,而后一声冷喝,手中灵剑剑芒吞吐不休,竟然散发出淡淡的怆然之意,让人心神紊乱。

“吼,。”

沈言猛然张开嘴怒吼出声,神魂颤动之下,李敬之沟通天地之力凝聚出來的威压,瞬间被这犹若龙吟般的巨吼震散开來。

空间传递出來的压迫感消散之后,沈言身周便是猛的轻松了下來。

而李敬之剑招中席卷而來的怆然之意,比之以神象之灵入灵血脉的时候,所感受到的那种亘古和沧桑,根本连什么都算不上。

星辰陨落,日月倾斜,寻常修者如何能想象其万一。

至于那剑招中恐怖的杀意之剑,对于沈言來说更是笑话。

杀意剑不是有心中幻化出杀意,李敬之剑中之杀意根本就是虚有其表。

当他斩杀无量地底魔族之时,李敬之如何能知晓那是一种怎样的腥风血雨,他身上的杀意几乎沉入了灵魂,即便跨越到了天元界,都被天道法则所不容……

比之李敬之这样在天道法则之下仍然可以堂而皇之显露出來的杀意,简直是苍穹与尘土之间的距离。

“李敬之,,你非杀我不可。”

沈言的一拳砸退那在寻常修者看來无可披靡的殇意之剑,而后双眸中暴起一阵寒芒,凝重喝问出声。

“我念你乃万剑宗十二长老之一……与我师尊也算有同仁之谊,不若你我就此罢休如何。”

沈言不怕李敬之,但他必须要为自己身后的一切着想。

洞天机沒有找到,青萝又是处于刚刚突破的虚弱期……希麟也是在李敬之的一掌之下被轰的周身经脉尽碎。

他难不成还能跟对方一直在此处纠缠下去不成,就此罢休,也算是最好的结果。

“罢休。”李敬之觉察到手中玄阶灵剑中的灵性再度被震散了一部分,眸中的怒火更甚,听闻沈言的话,直接便是冷声笑了起來。

“说來容易,,你将身后那女人送给我,此事便罢休如何。”

青萝心神一紧,但瞬间芳心却是怦然而动……因为沈言的身躯在一瞬间因为巨大的愤怒而不停的颤抖起來。

“老贼痴心妄想。”

“你不愿。”李敬之嗤笑了起來:“那僵尸化身于我來说,便如同这女子于你一般……罢休,简直是天方夜谭,满嘴胡言。”

“今日你我必要分出个生死,绝无二路。”

听到李敬之的冷喝,沈言的目光也在瞬息间澈冽下來。

“那你便去,,死吧,,。”

李敬之周身真气瞬间从无数经脉中喷涌而出,而后凝聚在自己的灵剑之上。

“杀剑,杀意。”

“杀意。”沈言嗤笑一声,神魂对于心底杀念的压制瞬间湮灭,眸底深处露出一阵幽然的寒光,而后猛的瞪向李敬之。

“啊!。”

李敬之手中的长剑刚刚斩出,但在接触到沈言眸子的那一刻,瞬息间便恐惧的嘶吼了起來,无穷无尽的恐惧感,不断的压迫着他,仿佛要将他的灵魂都吞噬了一般。

与此同时,整个天地间也是乌云遍布,雷霆滚滚……天地仿佛在瞬息间阴沉了一般,沈言急急忙忙散去了自己那不小心流露出一丝的杀意,然后用死人般的目光望着心神早已紊乱到极点的李敬之。

“龙象金身,爆体二阶段。”

PS:雷声滚滚,吓死人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