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九八尘埃落定

章 节三九八 尘埃落定

“那是什么,。”

瘫倒在地的希麟眼中掠过一丝诧异,心中暗道,他似乎看到了沈言身后,蓦然出现了一个庞大的虚影,但又好像是幻觉一般。

李敬之的心神在数个刹那后方才回过神來,那种丛灵魂深处泛起的恐惧……差一点便将他完全吞噬。

若非沈言眼中的杀意瞬息即逝,只怕他此时心神早就奔溃掉了,但突兀之间回过神來,也绝不见得便是好事……

因为他蓦然发现,面前的沈言浑身上下正散发着一种让人法逼视的浩瀚气息。

不错,就是浩瀚……除了这个词语外,李敬之真的想不到任何其他的形容词。

他不知道一个人类的身上,怎么会散发出仿佛天与地般的浩瀚气息……而让他心惊肉跳的,则是沈言的身躯,竟在一瞬间暴涨到了一丈之高。

此时在他面前的根本不是一个消瘦的青年,而是一个肌肉虬结,必须要抬起头來才能仰视的巨汉。

“老贼,接我此拳。”

沈言的声音本來并不粗犷,但此刻却声如洪钟……因为将龙象金身运转至爆体二阶段时,他全身的之力,已经凝实到了一个极恐怖的地步,以至于声音都变得雄浑不已。

“杀剑,滔天杀意。”

李敬之强一口真气,而后用手中的灵剑凝聚出自己的剑意……他此刻也算是知晓了将杀意散发出來去影响沈言的心神,根本就是异想天开。

因此这一剑,将杀意与真气凝为一体,限的放大了剑招的单体杀伤力……但对于心神的影响却沒有多么大。

换个简单点的说法便是这一剑单纯针对,先前的招式则是动荡对方心神。

沈言此刻感受着自己体内的力量,却是有苦说不出……爆体,他终于知道这两个到底是什么意思了,那是真正真正的将自己身体的一切力量爆发出來啊。

一阶段的时候还不觉得怎样,但到了二阶段的时候,他却发现周身虽然仿佛拥有着能将一座小山举起來的力量,但出拳的时候,却沉重的仿佛手臂上正压着十座山一般。

他沒有动用任何招式,雷动九天拳法此时所能起到的作用已经微乎其微。

因此他借着一声厉喝为自己气,而后便直挺挺的轰出了一拳,就是简简单单,沒有任何花哨的一拳。

挥拳出去的时候,连带着整条手臂都如同不堪负重般颤抖了起來,那种汹涌澎湃的力量,让他的身体都有行受不住。

“狂妄之极。”

李敬之心底却是暗自嗤笑了起來,肉身之力再如何强悍,又怎能直接和灵剑接触,先前沈言还用出了雷霆怒此招,但现在……未免有些太自负了一些。

他手中的灵剑乃是玄阶下品的宝物,沈言的在不借助某些招式法诀增幅的情况之下,就算不被直接削落下來,也要受到很严重的伤势。

滋滋,。

沈言那足有常人两倍的右拳青筋暴露,瞬间落在了李敬之手中的灵剑上。

沒有轰然的巨响,李敬之手中的了灵剑在一刹那间从剑尖之处龟裂……倏然蔓延到了剑柄之处,而后化为了漫天的碎片。

沈言的右拳去势不止,轻飘飘的砸在了李敬之的胸口。

“啵”的一声轻响,李敬之面庞上因为灵剑碎裂而露出的惊诧之色瞬间转为了恐惧,旋即他的躯体便在这一拳之下抛飞而起。

轰嘭,。

李敬之的身躯在抛飞出去十数丈后,整个人全身上下仿佛漏水了一般,鲜血尽皆汹涌的激射而出。

他的身躯也终于是在鲜血洒落一地之后,撞在了数十丈外的一株苍天古木之上。

随着轰然的一声巨响,那满是鲜血的躯体嘭然落地,除了脑袋还勉强完整着以外……整个人胸口及以下的部位,全部化为了一滩烂泥,沒有了丝毫声息。

若李敬之还有那么一丝念头的话,也绝对是在心中后悔……自己为何会那样自负,沒有动用神通,沒有动用保命的律令之符……

但这一切,注定沒有如果。

沈言的身体在李敬之倒飞出去的一瞬间,便仿佛漏气一般干瘪了下來。

他整个人的面庞之上满是疲色,仿佛大战了几天几夜一样。

“嘶”

勉强呼吸了一口空气,沈言的便感觉五脏六腑火燎似的疼痛,他两腿已然,终于是忍不住的朝地上瘫倒而去……

“沈大哥。”

青萝早就在李敬之倒飞出去的那一刻朝他奔跑了过來,此刻总算是在他倒地的那一刻,将他揽在了怀里。

“你沒事吧……”虽然明明是个很用的问題,但青萝仍然忍不住内心的慌乱问道。

“……我沒事……”沈言笑了笑,眉头忍不住的抽搐了一下,说完这一句话,他挣扎了一下,便从青萝的怀中站了起來。

但刚刚站起半个身子來,沈言两眼一黑,再度朝后仰倒下去。

青萝缓缓的将沈言放平在地上,然后心疼的用手将他脸上的灰尘擦拭干净后,方才站起身來,询问了希麟一声。

“你还能动么。”

希麟先前被李敬之一掌拍过去,也幸亏因为他所修死亡剑道正好可以中和掉李敬之一招一式中的杀意,否则绝不会是重伤这样简单。

“我沒问題。”希麟摇了摇头,然后尝试了一下,果然是半蹲着勉强直起了身來。

他此刻心底有些自责,沈言现在的状况看起來比他还要遭。

虽然李敬之來到这里并不全然是他的原因,但毕竟他还站错了立场指责了两句沈言……

也幸亏后者沒有因为他的话而在战斗中有丝毫的疏漏,否则若真的出了什么问題,他怕也只能以死赔罪了。

当时与那只僵尸交战的时候既能生死相托,此后自然也理应如此。

“……那我们赶紧去万剑宗吧,或许沈言的师尊有办法救他。”

青萝不知道沈言的师尊是谁,但万剑宗的实力也算是郡地顶尖宗门……送回那里去找他的师长,总比自己等人在这里束手策好。

“这……”

希麟面色有些尴尬。

“怎么了。”青萝眼中的焦急略微一滞,然后疑惑道。

“我现在已经迷失方向了。”希麟从进入雪云沼泽之后,因为雪云迷雾的缘故,早就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了。

李敬之有灵识辨认方向,但是他却沒有,之所以能走到这里來,还是完全仰仗那虎妖的帮助,但要让他按原路返回,按时决然不现实的。

“呵我认得路。”青萝抿嘴轻笑了一下。

希麟忍不住微微一呆,在看到女子眼中的笑意转为清冷后,他方才反应了过來。

“抱歉……”

“沒关系,我们还是赶快去万剑宗,一切等沈大哥醒來了之后你再做商量不迟。”

青萝摇了摇头,然后走到了沈言的身边,缓缓蹲下了身來。

“沈兄他现在这样……若不然等他稍微清醒一些再行赶路如何。”希麟有些诧异,不知道以沈言此刻的状态,他们应该怎么离开这里。

青萝听到他的话,并沒有回答,只是轻咬樱唇,旋即伸出手从沈言的腋下绕过去,然后将后者背了起來。

希麟面上的神色又是忍不住一滞,却见青萝已经背着沈言走出了数步,于是平复了一下心绪,便紧跟了在了两人身后。

毕竟在这该死的沼泽里,一抵离开來。

青萝认识路或许可以找到出口,但他只怕真的要转死在这沼泽之内,凶多吉少了。

不过让他惊异的却是青萝并非依靠自己的记忆來辨认方向,而是沒走出一段路,便会触摸着一株树木,片刻之后才再度起程。

希麟只道是一门可以和植物沟通的特异神通,却是不曾料到青萝的真实身份,其实是名副其实的妖族。

一处荒凉的原野之上,有着一条绵延迂回的道路。

道路两旁灌木丛生,人烟稀少,极其幽静,在夕阳的映衬下,一个摇椅晃的身影,哼着杂乱章的曲子从远处而來。

待得近了,便依稀可以听见他哼出的眼。

“哟……有酒乐悠悠,酒斟……斟满一杯愁……”

“愁也愁,愁也不愁……愁來有酒解我愁……愁饮酒意更浓……”

哼着这莫名其妙的曲子的人,却是一个满身油腻,浑身上下脏乱不堪的老者,他的腰间挂着一个红色,但却沾满了油腥的脏酒葫芦,整个人仿佛喝的酩酊大醉一般。

哼着哼着,这曲子却是不经意间变了调。

“北方那个傻大个哟……你说你傻不傻……”

“这苍天不管我有沒有酒……他皇帝沒酒也不愁……你个傻……你个傻哟……竟用性命换一杯酒,这酒味可浓。”

“今儿个你命大不休,命大不休……老儿却沒这胆去赌那一杯浓浓的酒……”

老者眯着眼睛,整个人摇椅晃的在夕阳下,托着老长老长的影子,也不知道朝哪里去。

而他有时候整个人的身子椅的都差一点贴在了地面上,可偏偏还能维持着步伐继续走动着……若有常人看见,只怕会惊讶的合不拢嘴。

哼哼了半天这乱七八糟胡拼乱凑起來的曲子,老者终于抓起自己的酒葫芦递到了嘴边。

不过他扬了扬葫芦,却是有些意兴阑珊的叹了一口气。

“诶……又沒酒了……”

ps:其实……最后这个老者应该是出现过一次的,不知道哪位亲还有印象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