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九九狼与羊

三九九 狼与羊

万剑宗一座无名小峰之上,蝶依终究忍不住的张开了檀口。

“你们俩难道就不着急么,他可是你们的朋友……以他的修为在雪云沼泽里迷失了方向,用九死一生來形容都不为过……”

蝶依的声音有些无奈,也有些担忧。

敞若沈言真的是惜诵之主,而又在陨落的话。

整个百花谷里的人,谁又能忍受保持着记忆轮回九世,无休止的等待下去。

三千六百年短,但敞若在这种无休止的轮回与等待中循环,这种孤独绝无人能一直忍受。

所以见叶东來和寒碑颂两人都仿佛事不关己的模样,她终于是坐不住了。

叶东來望了望天色,此时夕阳已落,天色渐渐昏暗,半响后,他方才叹了口气。

“焦急若是有用,那我只会比你更严重。”

“大长老若真的关注着沈言,那么整个雪云沼泽,便绝无人能动他半根毫毛,若是此刻离开,最怕阴差阳错下他回了万剑宗,而我们却又不在……”

叶东來缓缓转过身來,目光落在了蝶依毫无瑕疵的俏脸之上,声音蓦然一转。

“若是如此,你又如何。”

“我……”蝶依张了张嘴,终究是徒然的低下了自己的头。

“还是那句话,静观其变便好。”叶东來言语中透露着一种强大的信心,不是因为自己,而是因为大长老。

话已至此,寒碑颂自是不会多说什么,他无需像蝶依那样担忧和牵系的更多,所以别无他法之下,自然只能陪着叶东來在此处干等。

“沈言的安危到不用过多担忧……我现在只奇怪一个问題。”

叶东來见蝶依低下头來不再言语,沉吟了片刻,方才出声道。

“哦。”寒碑颂将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旋即轻声问道。

“……我指的是万剑宗以及各方势力聚集之后,领城居然沒有其他的动作,这其中的某些东西,未免有些耐人寻味了。”

寒碑颂低头沉思了起來,各方势力和王朝之间的纠葛同他的关系不大,但既然叶东來想听听他的看法,他自然也不会吝啬自己的言语。

“我觉得……”半响之后,寒碑颂眼底忽然闪过一丝亮色。

“你所说的局势可以打个比方,领城是一只狼,而各方势力聚集在一起就是一群羊……这只狼虽然有着实力将所有的羊全都咬死,但又害怕浪费自己的力气……”

“所以他所做的事情,就是让羊群互相厮杀,然后许诺让最后胜出的几只可以活命,这样一來,他只需要在一旁看戏,就可以将很多的羊吃进自己的肚子里。”

寒碑颂一边说,一边留意着另外两人的神色,见叶东來面露沉思,而蝶依是一脸的疑惑,他便耐心的添了一句。

“我是指领城不会一句话断定所有势力的死路,他只会坐山观虎斗,而后让各方势力自己瓦解自己……”

蝶依还是沒弄明白,为什么那些势力会乖乖听话,自己残杀自己,但寒碑颂显然也沒有了解释的心思,因为叶东來此刻也泛起一丝疑惑。

“作壁上观而后渔翁得利……你说的话沒错。”叶东來先是点了点头,旋即又疑惑了道:“但那只狼将羊群聚集起來之后,他为什么不制定一个可以活命的规矩。”

“难不成就这样让羊群干等着,那么最后可能会导致羊群暴乱……就算那只狼能杀掉这些暴乱的绵羊,但……”

“当所有羊群都死的一干二净以后,便不会再有其他的羊來这里吃草了。”寒碑颂接口道:“留下几只活着的绵羊是作壁上观的先决条件,也是为了让自己所在地方能汇聚起新的羊群的必要手段。”

叶东來见成功的将蝶依的注意力转移开來,不由得在心底暗自松了口气。

敞若真的再让她这样烦扰下去,说不定自己会真的拿不定注意跑去雪云沼泽。

但叶东來很清楚,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在万剑宗等着,哪里都不要去。

所以他问出这个问題,想让寒碑颂为自己解惑的可能性并不大,只是为了转移蝶依的注意力,也顺便分散自己对沈言安危的关注罢了。

“那么羊群聚集在一起这么久,狼却还一动不动,应该是什么原因。”

万剑宗和叶东來的关系,其实并沒有多深,只因为他想要拜大长老为师才会在这里,否则他和万剑宗不会有任何交集。

但话已至此,他认为寒碑颂可能看出了些什么,于是虽然已经成功的转移了蝶依的注意力和平复了自己的心境,但他仍然多问了一句。

“我不知道。”

寒碑颂苦笑着耸了耸肩,示意自己也不明白,叶东來莞尔一笑,也并沒有在这个问題上纠缠……

他脸上的笑意刚刚浮现,却陡然一变,而后身形电射一般朝山门而去。

蝶依唰的一下比那跟了上去,寒碑颂刚刚抬起脚來,迟疑了一下,却还是放弃了去追两人的打算。

毕竟他的修为和两者之间还差了不少,倒不如就在此地等着。

万剑宗山门处,叶东來的身形蓦然出现,此时山门并无人看管着,毕竟有着惊天剑阵的防御,是否呆在此处其实并无多大的差别。

叶东來刚刚站定,蝶衣也轻飘飘的从半空落在了他的身旁。

随手打出数个印诀,惊天大阵倏然出现了一块细微的缺口,足供数人通行。

这个时候叶东來和蝶依也正好看见了站在阵法之外,冰天雪地之中的三人。

“沈兄。”叶东來直接无视了一脸疲累,风尘仆仆的青萝,身形一晃,直接就站到了两人身旁,面上满是担忧。

“沈言……”蝶依也是一脸的不知所措,她真的不知道如果沈言真的是惜诵之主,那她又该如何。

但无论怎样,至少她还是不希望沈言出现什么问題的。

“他怎么样。”蝶依毕竟是周天境的修者,虽然步步慢了叶东來一筹,但此时却也是站在了他的身旁。

青萝甚至还沒有來得及触动惊天剑阵的沟通法阵呼唤宗内之人,便发现自己的面前出现了一男一女。

身上散发着的气息,和先前同沈言战在一起的那修者相去不多。

当看见浑身上下散发着淡淡傲然气息,仿若脂玉雕砌而成的蝶依,青萝疲累的瞳孔之中,不由得露出一丝异色。

甚至……有着一种连她自己都沒有察觉的敌意。

无关來由,仿佛是第一眼见到蝶依的时候,那种敌意便莫名其妙的衍生了出來。

“经脉破碎……”

叶东來眉头轻轻皱了皱。

“不过破碎的程度并不大,之所以昏迷过去则是他体力耗尽的缘故。”

青萝听到叶东來开口,一颗悬在喉咙口的芳心总算是沉了下來。

“……沈大哥他……”青萝的檀口微微张开,然后刚刚想询问些什么,却感觉从脑海深处涌起一股眩晕感,顷刻间便不支的往地上倒去。

叶东來随手一拂,便将她和沈言轻轻托住,而后转身便往宗门内走去。

蝶依看了一眼满面仆仆风尘,但却轻松无比的青萝,心头却是不由的微微有些奇怪。

在她想來,沈言这种口舌如簧而且还爱多管闲事,不懂得礼貌的家伙……若非他有可能是惜诵之主的缘故,只怕根本无人会理会他的死活。

但青萝不过换血境的修为,而且还是处于刚刚突破,连真气都紊乱的情况下……居然硬生生的将沈言从雪云沼泽背回了万剑宗,这份情谊委实让她有些诧异。

待得浑身洋溢着高傲的蝶依也转过身走进了惊天剑阵之内后,希麟方才苦笑着摇了摇头,也抬起脚步入了其内。

在青萝身后站了半天,所有人竟仿佛连看都沒看到他一般,着实让他无奈之极。

寒碑颂只在原地站了少顷,叶东來二人便重新出现在了他的身旁,不过此时叶东來却是托着沈言,而蝶依则是拦腰抱着另外一个女子。

于是寒碑颂疑惑的看了一眼叶东來,后者露出了一个让他安心的表情,他看见叶东來面上的神色,便松了一口气,知道沈言虽然出了点问題,但应该还可以解决。

“我现在去帮沈言疗伤,蝶依你帮这位姑娘梳理一下体内的真气。”叶东來刚才查探之下,发现沈言的经脉几乎每一条都有多多少少的破裂。

所以此刻他也沒有和众人解释的心思,无论如何,先将沈言的经脉给修复才是最主要的事情。

“无妨,且先等沈兄醒來再说。”寒碑颂点了点头,示意他不必理会自己等人。

蝶依看了一眼面色平和,甚至因为沈言平安无事而泛起一丝幸福之色的青萝,心中沒由來的有些不舒服。

当然她并沒有将这件事与沈言牵扯到一起,而是一种纯粹的……属于自己的心理作祟罢了。

不过叶东來开口嘱咐的事情,她自然也不会弃之不顾,至少从任何一个方面來看,蝶依的心性都不是那等冷血无情之辈。

虽然她此前并不认识青萝,但既然对方救了沈言……也便等于是救了一个可能是惜诵之主的家伙。

因此莫说帮忙梳理真气,就算是让她帮对方做些什么事情报答这份恩情,却也是理所应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