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两件宝贝换个丹

四百 两件宝贝换个丹???

其实寒碑颂等人对于经脉破碎的理解并不多,纵是蝶依,虽然也是周天境强者……但在百花谷内几无斗争,所以也并不知晓这种伤势具体是怎样的情况。

几人之所以安下心來,则完全是因为叶东來所谓并不严重的话语了。

不过沈言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却是只有他自己才明白。

叶东來离开众人之后,并沒有如他所说的一般去密室给沈言疗伤,而是托着后者來到了天月剑峰之上。

天月剑浅雨潇乃是十二剑峰长老中唯一的女性,论其实力比凌霜要更甚一筹。

当叶东來來到天月殿的时候,整个天月峰根本就沒有任何弟子能察觉到他的踪迹。

不过当他一步跨入内殿后,着一袭色天蓝,上绣彩蝶、金凤,以银线为边罗裙的浅雨潇豁然便站在其内,看那模样明显就是在等他。

“叶东來……你闲來无事跑來我天月峰作甚么。”

浅雨潇的目光清冷若仙,话音虽然淡漠,但仍然让人心神为之一颤。

这是一个比蝶依要高傲了无数倍的女人。

蝶依那种淡淡的高傲,只是一种自身的姿态,认为这个世界上,除了惜诵之主,便无人能让她折腰。

而浅雨潇从骨子里散出的,则是身居高位已久,坐在万剑宗十二剑峰长老的位置上看待旁人的傲然。

不过她面上的清冷以及高傲只持续了片刻,便在看到叶东來用真气托在身后那人的模样之时倏然崩溃。

瑶宫仙子下凡尘,大抵便是这样的感觉。

“他他……他是沈言。”浅雨潇语气虽然一如既往的清冷,但从她收缩到极致的瞳孔,可以看出她内心并沒有多么平静。

这份震惊,不是源自于她回忆起了沈言暴露在她们面前的惊天杀气。

看见浅雨潇仪容清冷的形象瞬间坍塌,叶东來也有些莫名其妙了起來,他看了一眼沈言,然后点了点头,不过再一下秒,他全身便是猛的一颤,不经意的将舌尖都咬出了血來。

“他是沈言。”叶东來的目光瞬间和浅雨潇相触,两人都是一副见鬼的模样。

“开什么玩笑。”这句话倒的的确确是同时从两者口中冒出來的,他们的震惊沒有丝毫掩饰……纵然两人都是周天境的修者,但此刻也有些倍受打击。

“他这是什么修为,神醒,神醒,叶东來……你确定你不是闲着无聊沒事干寻我开心呢?”浅雨潇倒吸了一口凉气,有些语无伦次了起來。

叶东來也是一脸的苦涩。

他先前因为牵系沈言的伤势,所以居然沒有注意到这一点。

直到此刻浅雨潇点了出來,他方才认真的探察了一番沈言身上散出來的气息……和周身天地隐隐有着联系,这绝对是已经步入了神醒境界的标志。

可问題是……这才相隔多久,一天两夜,就算加上今天,也不过是两天两夜罢了。

在雪云沼泽的时候,沈言在他和寒碑颂战斗结束后出现在他身边时,他就已经被对方炼髓境的修为给惊了一跳。

沒想到时隔不久,这一次竟是直接从炼髓境跨入了神醒境界。

可能单单这样去想并不觉得差距有多么大……但换血九重天,内息九重天,并济九重天……整整三个大阶,二十七重天的境界。

如果算上换血境血脉入灵,神醒境的唤醒神魂……这么多的因素放在一起,能在十年内完成这些突破的,放在整个苍澜领都是有数的天才。

可沈言只在短短的数日之内,便完成了一个天才都需要十年才能做到的事情,那么他有算什么……妖孽么。

叶东來念及此处,苦笑着摇了摇头,而后总算是想起了正事。

“浅长老,沈言经脉破碎,我想……”叶东來话还沒有说完,便见浅雨潇的面色一冷。

“叶东來,你的意思是,想让我将那护心丹给你用來救他。”

叶东來点了点头,然后解释了起來。

“我想护心丹可以护住他的心脉,免得待我疗伤的时候,不小心真的将他的经脉弄得彻底断裂,那这伤势就真的难办了。”

浅雨潇不答话,只是又恢复了那副清清冷冷平平淡淡的模样,待得叶东來话音落罢,她方才嗤笑了几句。世纪文学

“这些我自然知道,可问題是单单凭借你几句话我便要将护心丹给你么。”

还不待叶东來回答她的问題,浅雨潇又道。

“更何况,你真的知晓护心丹价值几何么。”

“难道大长老的弟子……”叶东來张了张嘴,最终还是说出了这句话。

浅雨潇猛的一拂衣袖,带起一阵香风,黛眉却是紧蹙了起來。

“大长老的弟子,大长老若是自己來问我讨这护心丹倒也罢了……”浅雨潇言及此处,却又话音一转。

“但我为什么要凭借你三言两语便将这价值不菲的护心丹给你,这丹药我也不过仅有一枚而已,虽然它的的确确是保命之物,但也要看保谁的命。”

浅雨潇清冷的目光中带着一抹冷意。

“他的命,还不值这个价。”

听到对方冷冰冰的森然话语,叶东來并沒有愤怒,他沉吟片刻,却是微微点了点头。

“好,你赢了……”

浅雨潇目光中清冷的神色不变,却是一直落在叶东來的身上,那意思很明显,到了这个地步,难不成还要我留你做客不成么。

“我暂时很需要这东西來保证沈言的万无一失。”叶东來瞧见她冷冽的神色,不由的淡然一笑。

以他叶家家主之子的身份,护心丹虽然在周天境强者的眼中算是宝贝,但其实真的不足一晒,只不过此刻他人在万剑宗,却也有些不得已。

当他这句话说完,浅雨潇正准备出言直接让他离去的时候,那张清冷绝美的面庞,却霎时间凝滞……

准确的來说,是落在了叶东來手中那散着凌冽寒意的一片绿色薄纱上。

“碧寒光纱。”

叶东來沉声道,旋即将其直接抛给了浅雨潇,话音中带着一丝坚决。

“我用它换你那护心丹。”实际上,救沈言不用护心丹也可以,但总归是有出现危险的可能性,所以叶东來为求万无一失,也不惜损失自己的利益了。

单论价值,碧寒光纱至少是护心丹的十倍不止。

将其贴身穿戴,便可以起到凝神定心,驻颜养气的作用,对于女修來说,绝对是不可多得的绝世珍宝。

这东西也是叶东來从叶家带出來的众多宝物中的一件,就是为了以防万一在外有什么需要的时候,可以用它來作为交换。

“你……”

浅雨潇的声音似乎是带上了一丝愠怒,不过当看到那碧绿色,闪烁着星星点点冷光的薄纱快要掉落在地的时候,她仍然是忍不住的伸出凝脂般的玉手将其接住。

虽然叶东來此举有些蔑视她的意味,但浅雨潇同样是一个女人……对于传闻中可以驻颜养气的宝物,自然是向往不已。

尤其是当她的手指感觉到碧寒光纱那细致和冰凉的触感之时,心头的悸动更甚。

不过出乎叶东來的意料的,却是浅雨潇强行压下了自己心头的那一丝悸动,平复了半响后,方才樱唇微启,声音中的冷冽之意更甚。

“叶东來……你这算是,在辱灭我的尊严么。”

无论浅雨潇的表情是漠然,是在碧寒光纱出现时的一瞬间悸动,亦或是现在的森然寒意。

叶东來面上的神色除了因为沈言的修为而变动过外,始终都是那样的淡然。

浅雨潇再美,再高傲,甚至纵然她是整个万剑宗的十二长老之一,但在叶东來的眼中,这都算不得什么……或者说,整个万剑宗内,除了大长老外,谁能让他心悦诚服。

“拿回你的宝物,我不需要。”

浅雨潇将拿着碧寒光纱的右手伸了出來,但她眼底深处的犹豫和踌躇,却让叶东來看的分明。

不过他却沒有嘲笑和讽刺对方的意思,人皆逐利,修者更如是,对于女修來说,驻颜与养气谁都不能轻易忽视。

叶东來轻轻笑笑,将浅雨潇的手拨开,然后再度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一物。

浅雨潇的目光赫然间变得炽热起來,不过其中却夹杂着几分魅人的羞怯。

因为叶东來手中的东西……竟然是一块红色,其上绣着一只金凤的肚兜。

而这个肚兜在整个苍澜领,或者说整个苍木州都有着鼎鼎大名,在女性修者之中,更是美名远播……所以远在苍云西郡的浅雨潇,也听过这东西的名头。

“火凤肚兜,加上它,又如何。”

叶东來嘴角的笑容很轻,但落在浅雨潇的眼中,却有着一种下作和无耻的感觉。

甚至于在对方将目光落在她那张略微泛起红霞的面庞之上时,浅雨潇都觉得叶东來是故意用这种东西來打击自己高傲的心态。

火凤肚兜,日积月累下可以将其内的能量散入女修的体内,让肌肤变得晶莹剔透,温润滑嫩。

而且还能依靠真气幻化出一只虚幻的凤影來进行攻击,绝对能让任何一个女修为之疯狂。

浅雨潇紧紧咬着樱唇,目光一直炽热的落在叶东來手上那火红火红的肚兜上,仿佛用了很久很久一样,她猛的长呼出一口气。

正要说话间,却见叶东來直接拉过她的手,而且以后者的修为,她竟然根本无法闪避开來……

待得对方将火红色的肚兜放在她的手心里,浅雨潇的俏脸已经红的几乎能渗出血來。

这是……她第一次被一个男性抓住自己的玉手,而且她甚至还能察觉到,叶东來的居然还在她的手掌上揉捏了几下。

“不要违背自己的本心了,你的眼神早就告诉了我你的想法是什么。”

叶东來的眼底深处,带着一丝莫名的笑意,浅雨潇的高傲让他很不爽,因为他也是一个周天境的修者……

所以刚才抓住对方的手抚摸了几下,完全是出自他想要填补自己那份不爽的心境而衍生出來的恶趣味罢了。

而他自己本身,对浅雨潇却是沒有其他任何想法的,对方的确是一个很美的女修,但这一切……与他又有什么关系。

“我……”浅雨潇咬了咬自己的粉唇,先前还高傲无比的她此刻却有些扭扭捏捏了起來。

半响之后,她方才低下了半响都未将红潮退散的俏脸,轻轻的嗯了一声,以此來示意自己答应了这次的交换。

PS:谢谢霖雅的票票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