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零一做我弟子吧

四零一 做我弟子吧

叶东來接过浅雨潇递给他的护心丹,直接无视了对方那有些异样的眼神。

“多谢浅长老了,我就先去替沈言疗伤了,改日再叙。”

浅雨潇脸上的绯红未褪,痴痴的看着丢下一句冷冰冰的话语便直接转过身离去的叶东來,也不知道到底在想些什么。

而叶东來此时却是直接來到了一座无名的山峰之上,顺手用真气布下一个屏障,而后将沈言放在地上,彻头彻尾的检查起他的伤势來。

“所幸破损的程度并不严重……”叶东來喃喃自语了一声。

不过让他有些诧异的却是就这么短短的小半刻钟不到,沈言的伤势似乎比之先前要轻了不少,这也让他暗暗惊讶对方的恢复能力。

叶东來伸出右手捏住沈言的下巴,轻微用力后便直接将护心丹塞了进去。

旋即开始利用周身真气,小心翼翼的渗入沈言体内,为他修补起那些破损的经脉來。

殷州某地,有着一片绿草盈盈,千红万紫交相辉映的山谷。

这山谷名为风下谷,在整个殷州并不算出名,但这座山谷内,却隐藏着一个让北剑仙都要高看一眼的人物。

风下谷内的天机阁,无人能觅其踪影。

亦或者说中神策只要有心藏匿,便是同为五方大能的东魔祖,西佛陀,南酒仙……也是绝难找他的藏身之所的。

此时在那被幻阵遮掩住的风下谷内,天机阁巅,却站着一个一袭青衫的青年。

他的面庞很年轻,却又散发着一种不容忽视的沧桑感。

那一直都满是疑惑的目光,却偏偏又透露出一种洞察一切的睿智。

他及腰的墨色长发披散在身后,只从尾端往上约三寸的位置用一根青色的发带扎住。

“管……”站在天机阁巅许久,他终于是幽幽的叹了口气。

“亦或不管,却怎生的教人如此为难……”

青年眼中的疑惑很浓郁,但他的声音却充斥着满满的睿智与自信,半响之后,似乎他仍然沒有将这个问題思索明白,于是只好无奈的从怀中取出了三枚有了不少年份的铜钱。

“正面便去,反面则藏,若是……若是立于掌中……”

青年犹豫了半响,终究还是沒有若是出个什么來,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而后随着掠过耳畔的一缕清风,蓦地抛起自己手中的铜钱。

三枚古旧的铜钱在半空中翻转着,而后全部被他轻轻接住。

青年只是简简单单的将自己那白皙如雪的手掌摊开,却未动用分毫的力气。

当三枚铜钱齐齐竖立在他的手掌中时,青年眼中的疑惑终于消弭……而后深深的,仿佛用尽了自己前世今生,所有的力气般叹出声來。

“去也罢……留也罢……自在我心,由不得你。”

他话音落罢,猛的将手中的铜钱扔了出去,这一次,他并未用手去接。

待得下方传出叮叮的轻响后,青年不经意间低下目光望了一眼……而后倏然呆滞。

在距离天机阁巅数丈的青石地面之上,三枚古朴的铜钱……稳稳当当的竖立着。

远在殷州发生的事情,沈如烟自然是不知晓的。

她此刻正靠在城墙根下,一脸幸福的用满是灰尘的手抓住一个热乎乎的白面馒头,慢慢的将其一口一口的送进自己的肚子里。

这个城池叫什么沈如烟并不清楚,她只是非常感激那个让她收拾摊位后,给她两文钱买了两个热馒头的摊主。

沈如烟不知道自己这些天來肚子不经意间咕咕叫过多少次,但无论饿的多么厉害,她从來沒有想过要吃嗟來之食,亦或者是行偷盗之事。

可以说从家走到这里,每一口吃的东西,都是她付出了自己的劳动而得到的。

朔云城的战斗让她这一路,看见了无数的尸体,也流下了无数的泪水。

直到数天前,她才彻底脱离了发生战斗的区域……所以现在能靠在墙根下,吃下两个热乎乎的馒头,看着周围忙忙碌碌的普通人,她就感觉很幸福很幸福。

她现在已经不像刚刚出门那般无知了,也明白了上云城到底距离自己多远……但她从來沒有想过,要放弃寻找沈言的念头。

可以说沈言现在已经是她唯一的精神支柱了,能支撑这么久,全靠着自己心底的那一丝信念,所以无论万剑宗有多远,哪怕是爬……她也要见到自己的弟弟一面。

若是生,那自是皆大欢喜,这一路上所有的苦痛都是值得的,若是沈言已经被歹人害掉了性命,她也定然是不会独活的。

沈如烟将樱唇放在手中的馒头上,因为心里想着问題的缘故,所以半响都沒有咬下去。

直到她心中那一丝委屈被自己的信念再度压了下去,沈如烟方才回过了神來。

但是突然出现在面前一张脸,却是吓得她一个趔趄,身子蓦地往后一缩,连带着将手中吃了几口的馒头都给落在了地上。

不过还好另一只手上拿着的热馒头,还被她稳稳当当的捏在手里。

沈如烟嗔怪的瞪了面前的那个脏兮兮的老头一眼,然后露出一丝可惜的神色……却是连犹豫都沒有,忙不迭的将落在地上的馒头捡了起來。

她虽然数日前在河边洗过澡,不过每一次都是一身的仆仆风尘,所以此刻的模样看起來就算不是个乞丐……那也至少是半个乞丐,所以这番举动却是沒有丝毫的违和感。

“小姑娘你从哪里來。”

沈如烟看了一眼一屁股坐在自己身旁不远处,满身油腻的老头,沉吟了片刻,轻柔中带着一丝疲累的声音方才响起。

“我从紫云城來的,你怎么知道我是从别的地方來的。”

“紫云城……”老头想了想,然后恍然大悟:“你从那么远的地方來这里做什么。”

“你还沒回答我的问題。”沈如烟脸上泛起一丝愠怒,她明明都已经回答了对方的问題,但后者却沒有回答她问題的意思,反而又询问了一个问題。

以沈如烟的想法,我回答了你,你就得回答我。

“啊!”那浑身上下脏兮兮的老头眉头一挑,然后点了点头:“是该如此,是该如此……你穿着如此破旧,若非逃难便自然是远行……”

“起先我只道你是从朔云城周边來到此处的灾民,却沒料到你竟然是从紫云城那样远的地方來赶來这里的。”

沈如烟孺子可教也的看了一眼解释了许多话的老者,在她看來,人与人之间的交谈,就应该这样礼尚往來。

“我是要去找人的。”

“找人,找谁。”老头面上的神色更为古怪,甚至有些诧异。

“找我……弟弟。”沈如烟面庞上突然浮现出一抹黯然,旋即隐去。

“不错不错……”老头面上的诧异转为了赞赏,重亲情在他看來是非常有必要的。

沈如烟脸上掠过一丝微微怒意,难道我找不到自己的小弟是让你很高兴的事情么,还满口不错不错的。

“哎呦呦……”

老头却仿佛沒有看见她眼中的怒意一般,突然捂住肚子哎呦呦的叫唤了起來。

“你怎么了。”沈如烟眼中的那一丝愠怒倏然消弭,顷刻间便转为了担忧。

无论从哪一个方面來看,她似乎都不是一个会一直憎恨别人的人。

“刚刚空着肚子喝了太多酒……这会儿酒意散了,肚子又饿起來了。”老头一边紧锁着脸哀嚎道,一边将目光贼兮兮的落在了沈如烟手中热乎乎的馒头上。

如果是他人,只怕会顷刻间将这老头当做是混吃骗饭的赖子,但沈如烟纵然心底冒出了这样的想法,但在一瞬间却也被她否决了。

在她看來,只要还有任何其他的办法,那就沒有人会做这样的事,所以她看到老头佯装哀嚎的模样,还是沒有丝毫犹豫的将手中那沒有落在地上的馒头递给了他。

“好味道,好味道。”

老头仿佛一下子來了精神,一把将沈如烟手中的馒头抢了过去,一边大口的吃着,一边啧啧的赞叹道。

沈如烟看见他大快朵颐的模样,不由的暗自耸动了一下喉头。

“这馒头的味道真是不错。”

老头意犹未尽的抿了抿还带着馒头渣的嘴唇,然后一脸陶醉的道。

“为了报答你请我吃了一个如此美味的馒头,你尽可以提出你的要求,只要我能做到的……都可以帮你办到。”

沈如烟眉头微微一皱,然后等着老头讲话说完,迟疑了片刻方才开口。

“无论在怎样的困境之下,做人做事都要切合实际,我能送给你这一个馒头,是我力所能及的时候,所能做到的对你最大的帮助。”

沈如烟说道这里,轻轻笑了笑。

“虽然将这个馒头给你我可能会饿肚子,但至少你的意愿得到了满足……我就很开心了。”

老头眨巴了一下眼睛,旋即苦笑了起來。

什么时候,他南酒仙也成了别人口中不切实际的人了,不过……似乎他刚才所做的事情,配上他的那一句话,的确有些不切实际的感觉。

但听到最后,老头眼中的那一抹异色却是越來越盛,等沈如烟话音落罢,他终于是凝视着女子那张被灰尘覆盖起來,却仍然比这世间无数女子都要美丽的面庞,缓缓说出了一句话。

“小姑娘……不如你做我弟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