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零六打上去

四百零六 打上去

灵植峰,乃十二剑峰之末。

这一峰之上的灵植术,乃是整个万剑宗之首,但论起实力,却也只能垫底。

纵然如此,但拥有无数灵植弟子作为后备的灵植峰,也比早已死气沉沉的紫薇峰要强了无数倍,将后者掀翻也在意料之中。

之所以让灵植峰动手,而非是楚青衫执掌的天狱剑峰,亦或天辰剑峰出手,则是出于一种微妙的默契。

第二剑峰,第三剑峰都想要将这个名为第一的紫薇峰踩在脚下,那自然是谁也不肯想让。

两厢僵持之下,便也只有让最弱的灵植峰出了一个名声上的风头。

因为等到最后,灵植峰自然会被轻而易举的挑下來,虽然麻烦了一些,但总算保持了一个表面良好和煦的局面。

万剑宗内,灵植峰下,沈言蓦然站定。

“师兄……”见他顿住脚步,两名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方才跟上來的弟子难免有些心中揣测。

沈言只是云淡风轻的笑笑,而后眸中光芒如鹰似隼。

“挑峰战,应从何起始。”

“如果是友好的方式,那自然是下书帖,扣峰碑,品灵茶,试剑斗法。”

听到自家大师兄那斩钉截铁不容忽视的疑问,两名弟子商量了一下,终于是小声回答道。

沈言却是直接摆了摆手,眉头一挑,毫不客气的道:“不友好的方式呢?”

友好,笑话,他沈言來此是为了给自家师尊争一口气,又不是为了來喝那所谓的灵茶。

叶东來和蝶依只是站在他的身侧却不发一言,毕竟这种事情还是交给沈言自己处理为好。

两名弟子相视一眼,都是忍不住的抿了抿自己有些干涩的嘴唇。

“踏天途,一路打上灵植峰巅。”

沈言随着两人的回答将目光转到了一旁,那里有着一条山路绵延直上,却是直达山巅。

“那便,,踏天途,,。”

沈言豪情万丈的厉喝出声,长袖一挥,一步踏上那隐藏在袅袅雾气中的山路之上。

叶东來与蝶依连迟疑都沒有,便缓步跟上。

至于另两名弟子却是迟疑了半响,最终还是沒有忍住心头的那一丝悸动,沒入了隐隐笼罩住剑峰的薄薄雾气之中。

“此乃灵植峰内,这位师弟因何事前來……可否容我通报……”一个手持长剑,靠在一株古树旁的青年,看见面生的沈言等人,不由有些疑惑的开口。

不过当他瞧见三人身后的两名弟子时,方才鄙夷了笑出了声來。

“怎么找,你二人这手下败将,难不成寻到紫薇峰那常年踪迹全无的大长老了,准备來此一雪前耻。”

这灵植峰的弟子言语间虽然嘲讽不断,但却并沒有白痴到直接对大长老不敬。

只说踪迹全无,却也是无人可否认的事实。

跟着沈言而來的两名紫薇峰弟子面色一下子有些涨红起來,却又无从反驳。

沈言却是连眼皮都沒有抬一下:“聒噪。”

话音落罢,他竟是直接往前踏出一步,还不待那手持长剑的弟子反应,便一拳挥出。

普普通通,简简单单的一记长拳。

嘭,。

那弟子直接倒飞出四五丈,嘭的撞在树干上,停滞了少顷方才慢慢滑落了下來。

“嘶嘶……你……你耍诈……”

灵植峰的青年弟子忍着体内翻江倒海的感觉,也不顾自己嘴角的一缕血丝,哀嚎着指责起沈言來。

“我來挑峰。”沈言平和的笑笑,话语间却蕴含着无尽的傲然。

“一个……挑你们一峰。”

沈言话音落罢,面色恢复冷漠,昂首往前而行。

至于紫薇峰的两名弟子,此刻早已是震惊的呆滞了片刻……不过在沈言那傲然的话语下,两人都是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一个……挑你们一峰,他娘的,要不要这么霸气和狂妄啊。

而那躺倒在地的弟子,也是急急忙忙的从怀中取出了短距离的传讯符印,而后一把捏碎,留下的信息只有简短的四个字,,有人挑峰。

“诸位……他便是那挑峰之人,哪位师兄肯一马当先拿下此人。”

还不待前行多久,沈言估摸刚刚往上爬了数丈,甚至连标志性的剑峰峰门峰碑都还有着一段距离,但无数弟子却已经从自己修炼的地方开始密密麻麻的涌了过來。

沈言蓦然站定,而后抬起眼來,细细的扫了身前上百人一眼。

“尔等……皆是灵植峰之人。”

“不错,我灵植峰岂是你这等手下败将可以轻而易举走进峰门挑战的。”

峰门,一般设立在山脚往上不远的一段距离,挑峰战按照友好的來,自然会是心平气和的在峰门,峰碑之前开始比斗。

但踏天途,破釜沉舟,以败峰之名挑战之人……却是可以任由弟子进行拦截的,如果连峰门峰碑所在的位置都走不到,可想而知会沦为多少人的笑柄。

“很好,既然都是灵植峰的人……”沈言的嘴角露出一丝异样的笑意,而后低吟出声。

“须臾上青天。”

沈言的身形,仿佛一瞬间消失在了所有人的眼中。

啪,,啪,,啪,。

当拳拳到肉的声音响起來的时候,两名紫薇峰的弟子还处于愣神之中。

再等他们回过神來的时候,一不小心都将自己的舌尖给咬出了血來。

“怎么……怎么这么多大师兄。”

他们的面前,出现了至少不小上百个沈言,每一个身影都保持着出拳的模样,而后一瞬间齐齐划一的将拳头落在了灵植峰众弟子的身上……

而沈言此刻仿佛一动未动般,只有那微微飘扬的衣角,才能略微让人感觉到前一刹那爆发出來暴风骤雨般的攻击速度。

所有的残影在挥出这一拳后,倏然消失。

整个天空瞬间被无数飞跃起來的弟子遮蔽住,而后上百人开始轰然从空中下雨般的坠落下來……只是须臾间,所有先前还不可一世的灵植峰弟子,尽皆倒地开始哀嚎了起來。

那些后來的外门弟子,看到这一切,尽皆是愣在了原地,迟疑着不敢上前。

虽然在他们的眼中,沈言仿佛一个普通人般,连丝毫的气息都沒有流露出來。

就连他身旁带着面纱,身材袅娜的女子都比他给人的感觉要尊贵和危险许多,蝶依自然不会让普通的弟子看见她的真面目,所以早就重新披上了面纱。

“还请问师弟,乃是哪一峰弟子。”

整个场地中虽然有着无数弟子在哀嚎着,但给人的感觉却诡异的安静之极,待得沉默了良久后,一个略显憨厚的中年男子方才拱手站了出來。

“你又是谁。”沈言连眼皮都沒动一下,直接回问道。

“放肆,在你面前的乃是我灵植峰外门弟子的大师兄王石……”

王石很配合的露出了一丝憨笑,沈言的面色却是忍不住一沉。

“区区一群外门弟子,也胆敢在为面前放肆,,。”

“你,。”饶是以王石这种自以为心境不错,能和诸多弟子周旋,谈笑风生的憨厚老好人,也不由得怒然出声。

但沈言的下一句话,却让他接下來要说的言语直接给咽了回去。

“我。”不得不说沈言比起这一群只知道在门派之内争强斗胜的弟子,要厚脸皮的多。

对方明明已是极度愤怒的用手指着他,但他居然还温和的露出了一丝笑意,面庞上的冷漠,似乎都在此刻消散了不少。

“我是紫薇剑峰的大师兄,亲传的。”话音至此,还不待周围的一众灵草峰弟子回过神來,沈言的声音便再度变得厉然起來。

“所以,,你他~妈的让灵植峰的亲传弟子给老子滚出來,,。”

最后一句,沈言几乎是吼出來的。

因为他从先前便用眼角的余光发现了身后的两名弟子,看见这王石的时候,明显有着一丝惧色,显然……紫薇殿之所以乱成那样,绝不是被风给吹得。

“草,这小子是紫薇峰的人……而且居然这么狂,跟紫薇峰那两个垃圾弟子在一起,想必也是一个废物。”

“……亲传弟子,紫薇峰的亲传弟子,恐怕我一巴掌甩过去他都得打个趔趄……”

啪,。

议论纷纷的场内,真的响起了一个巴掌,沈言的身形,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那出言不逊的灵植峰弟子面前,一掌将他打的在原地滴溜溜的转了数个圈,方才轰然跌倒在地。

“塑体阶的韩师兄居然抵不住他一掌,这小子的修为有些棘手……大家一起上……”

“你们灵植峰的亲传弟子不出來,好,老子自己打上去,。”

沈言连转头看一眼的心思都欠奉,右手猛的往身侧一挥,仿佛赶苍蝇一样。

而后便是众多弟子齐刷刷倒飞出去,片刻之后撞在古树上,发出轰然巨响的声音。

本來还面沉如水的王石,此刻也不由有些咽了口唾沫湿润了一下干涸的喉咙,迎上前來正要赔笑说些什么和气生财之类的欠揍话……

但被这些不知好歹的东西弄得冒出了火气的沈言,又岂是好言好语的人物。

“滚。”

一口唾沫啪的打在了王石的脸上,他甚至來不及做出其他任何的动作,便在沈言那重若千斤的一脚之下,足足抛飞出十数丈……

嘭,。

整个人跌碎在地的时候,王石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仿佛都跌成了肉末似的。

而沈言此刻却是一敛衣袂从他身边走过,仿佛倒在路边的是一只连低头看一眼都欠奉的蚂蚁一般。

“以后眼睛给老子放亮点……只要我还在紫薇峰大弟子的位置上坐一天,你有种再爬上那里耀武扬威便试试看。”

沈言的话音很平静,但却让本想在心头骂骂咧咧诅咒两句的王石一下子从头凉到了脚。

他从对方的身上感觉到了……一股真正的杀气,寒若九幽之冰。

另外……肿么小仙看到大师兄的时候会把沈言和猴哥联系起來,是我思想太脱节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