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零五只能是第一

仙誓 四百零五 只能是第一 全本 吧

“好了……他们的伤势都不算严重,已经沒事了。”

沈言在兰维关切的目光之下,缓缓将手中的真气团散去,而后舒了一口气道。

“谢谢师兄。”无论如何,虽然整个万剑宗内诸多剑峰之上的弟子,大抵都是看不起他们这些紫薇峰上沒人要的弟子,但对于沈言,众人还是齐齐道了一声谢。

兰维却是咳嗽了两声,看着面前一群修为大多都在强身阶徘徊,只有两个人勉强步入了塑体阶的一众弟子。

他入紫薇峰的时日虽然最短,但修为却提升最快,所以理所应当的便成了众弟子的老大,因此他咳嗽了几声,先前还嘈杂的声音便一下子消弭了下去。

“诸位师弟,这一位便是我紫薇剑峰的沈言大师兄了。”兰维将目光落在了沈言的面庞之上,后者早在踏入这里的时候便想清楚了一切,所以面上的神情很平静。

“大师兄。”

另外六名弟子尽皆是一脸的诡异之色,大师兄这个词语在紫薇峰似乎像是天方夜谭一般。

因为大长老不收亲传的缘故,所以紫薇剑峰是无人拥有大师兄这个头衔的。

众多天赋不佳,用來凑数方才能留在万剑宗的记名弟子也仅仅是以修为高低來互相称呼一声师兄师弟。

所以兰维说出这一句话的时候,六名紫薇峰的记名弟子便是齐齐的呆滞在了原地。

“不必胡思乱想了,沈师兄的的确确是在大长老亲自点头后收下的弟子……”兰维笑了笑,然后解释了一番。

沈言其实从一开始就沒有隐瞒自己是大长老弟子身份的事情,但一直以來他都沒有时间來万剑宗,所以自然无从去承认自己的身份。

至于凌霜……那厮本意是为了不让沈言借助大长老的身份在万剑宗耀武扬威。

其实他哪里知道,整个万剑宗除了他,以及楚青衫等寥寥几人还保持着对大长老的敬畏的话,只怕也就不会可以隐瞒沈言的身份了。

“大师兄,。”

众人相视一眼,终于是齐齐的唤道,不过沈言却看到了他们眼中的一丝黯淡。

“你们这是什么表情,输给了整个垫底的万剑宗,自己从云端跌落进深坑里,难道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么。”

沈言看见他们眼中的黯然,突然便是出声厉喝道。

兰维正要开口说些什么,但刚刚张了张嘴,却又突然想到了什么般,于是便静静的站在一旁,也沒有了解释和辩驳的心思。

整个紫薇峰,可以说除了他这个心甘情愿成为记名弟子的人之外,可以说所有人的斗志都已经消弭了。

“我知道紫薇峰以前是个什么模样……也知道在这里的人多数也并非出自自己的本意。”

沈言毫不留情,继续数落起來。

“但你们既然是紫薇峰的弟子,便要将紫薇峰视为自己的荣耀。”沈言面色一冷:“想我们紫薇剑峰,乃是堂堂第一峰,竟然被最弱的灵植峰轻而易举的挑落下來……简直是耻辱,,。”

“这耻辱不是紫薇峰的,也不是我的,更不是大长老的,而是我们大家的。”

“大师兄……我们的修为,比起那些十二剑峰的亲传弟子,甚至是内门弟子,真的差距太大了。”一个高高瘦瘦的弟子,忍不住的出声嘀咕了一句。

沈言大笑了一声,然后目光凌厉的扫视了众人一眼。

“说得好,差距大,不如人家,但你们告诉我……你们真的,不顾一切拼尽全力,只为了护持住这名为第一的荣誉么。”

“不用说我也知道,,沒有,,。”

沈言只是漠然的扫了一眼众人面上的愧然之色,便知道他们至多也便是在和灵植峰战斗的时候,装模作样似的抵抗了几下而已。

“大师兄,你这句话未免有些太不近情理了……”一个皮肤黝黑,看起來异常壮士的弟子看了沈言一眼,终于忍不住开口道。

“哦。”沈言倒也沒有任何表示,只是淡淡的反问了一句。

不怕你问,就怕你连开口都不敢,在自己剑峰的大师兄面前都不敢开口反驳,那又如何去和其他剑峰的弟子斗。

怒是怒其不争,敢反驳自己是好事,沈言又为何要愤怒。

但这肤色黝黑的弟子接下來的一番话,却是让沈言的面色变得铁青。

“大长老收了你作为弟子,那么你作为大师兄理应在紫薇峰最危难的时候挺身而出,而不是躲着不出來,等到事情结束了方才出來教训我们。”

“而且我们只是记名弟子,大长老连收徒都不肯,我们又凭什么为紫薇峰拼尽一切。”

沈言死死的盯着他,直到后者的神色都有些发怵时,他方才缓缓出声。

“且不说我躲与不躲的问題,这一点你们都未有亲眼所见,单凭我自己说出任何理由來,只怕你们也都是不信的。”

沈言自然知晓,此时谈论自己是否先前躲藏的问題,根本就不可能争论出个结论。

于是他直接将这个话題抛诸脑后,纵然是被众人认为是默认,那也无妨。

“你们口口声声想要拜入大长老门下,但却连为他拼尽全力去保护万剑宗第一剑峰长老的名头都做不到,就算他真的肯收你们做弟子……谁又配。”

“你还不是也在这里大言不惭……”虽然某个弟子嘀咕的声音极小,但仍然被沈言听得清清楚楚。

“我告诉你们,不要妄图想着任何不劳而获的事,大长老是什么,整个万剑宗名义上最强的人,那么想要拜他为师,自然要付出自己所能付出的一切。”

沈言连理会那微弱的嘲讽都沒有,话音越來越凌厉。

“你们天赋不好,才会落到來紫薇峰的地步,否则要么是做杂役弟子,要么就是滚出万剑宗,莫不然,你们谁又肯呆在这个地方。”

“时至今日,紫薇剑峰的名头已经一落到底。”沈言话音至此,却是微微一顿。

“我想……这座原本是作为荣誉,有名无实的剑峰,很快也就就沒有了存在的必要,因为……他已经不是万剑宗的第一。”

“现在想走的人……我沈言,绝不挽留,你在紫薇剑峰呆着的时间内依靠自己努力得到的东西,尽可以带走。”

沈言话音落罢,却是略微站到了一旁,微微阖上了自己的眸子。

待得少顷之后,沈言再度睁开双眼之时,硕大的房间之内,已经只留下了三个人。

兰维,以及那两个唯一步入了塑体阶的弟子。

那两个弟子的年纪都很大,约莫都在三十五六上下,也许正是因为修炼的时间太久,方才在天赋不佳,而且沒有资源的情况下,突破到了塑体阶。

“你们……为什么不走。”沈言打量了他们片刻,终究还是出声问道。

“大师兄,我二人年少时拜入这万剑宗成为外门弟子,若非有紫薇剑峰这么一个特殊的地方,我们恐怕也已经成为了杂役弟子,或者直接被逐出万剑宗了……”

沈言听二人言语后,不屑的笑了笑,然后说道:“被逐出万剑宗,至少可以过得很不错,我看另外的那些弟子,只怕早就想离去了。”

“若非先前还有两位外长老在此打理诸多事务,只怕紫薇剑峰早就连一个弟子都沒有了。”

现在紫薇剑峰直接被灵植峰挑了下來,那两位外长老自然也就沒有了再留下去的心思。

他们这一走,沒有了约束……所有的弟子,自然是一个接一个的相继离去了。

“话虽如此……但近乎四十年岁月,毕竟已经对紫薇峰有了感情,真要离开了这里,虽然天大地大,我们也不知道哪里是个安身之所。”

这是天赋低下的修者的悲哀,有些时候,可能一辈子都只能守在门派之中虚度一生。

“你们……希望紫薇剑峰仍然是万剑宗的第一么。”沈言点了点头,而后忽然问道。

两名弟子对视一眼,而后尽皆露出了一丝苦笑。

“自然是想的,哪怕只是一个虚名……但至少也算是一种慰藉了。”

“想,那便和我一起……将紫薇剑峰,再度推上万剑宗第一剑峰的位置上,,。”

沈言看着二人如同见鬼一般的神情,有些自嘲的笑了笑。

“你们两个懦夫……敢……还是……不敢。”

“我们不是懦夫。”两人齐声反驳道,刚刚说完心中便有些揣测,不知道会不会惹得沈言不高兴。

但看见沈言只是似笑非笑,不屑而又鄙夷的看着他们时,两人心中那一丝已经熄灭的尊严与勇气,仿佛再次被点燃了那么一点……那么一点点。

“敢不敢。”沈言再问道。

“敢,,。”这一次,连带着兰维也一同朗声应道。

除了兰维眸中的豪气沒有散去外,另两名弟子刚刚吼完这个字……便仿佛泄了气的气球一般,又萎靡了下來。

因为在他们心里,这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但沈言却是放声而笑,对他來说,两人此刻是担忧,是不安都已经不重要了。

他说需要的……仅仅是他们吼出那个“敢”字之时那一点点的尊严和勇气而已。

只这一点点,便已足够。

“那么……诸位。”

沈言蓦地转过身去,而后从桌上拿起一根代表着紫薇峰弟子的紫色木钗,将自己的长发隆起,而后将其插在了发髻之上。

“随我共赴灵植峰,,从哪里倒下,便从哪里站起來。”

“紫薇剑峰,只能是第一,,。”

ps:这会儿再写第三章的话,估摸着得到一点多快两点去了,所以就沒有第三更了,明天争取还是早点写,然后继续两更吧,o(n_n)o~